来自一个男人的自述:“我反复道歉她都不原谅,我还以为她真的敢离婚呢!”
情感 生活

婚姻生活:来自一个男人的自述:“我反复道歉她都不原谅,我还以为她真的敢离婚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许诺言
2020-09-17 19:00


实在是烦的受不了了,我给大家讲讲我的家事吧。
不知道当年我是不是瞎了眼,非要和这个女人结婚,自打结婚就没过几天消停日子。
早知道这么烦,我接个鬼的婚哦,真是有病,给自己找了一大摊子事。

我叫郑宋辉,大家都叫我辉哥。
张婷婷是我的老婆,我和婷婷从小就认识,就是大家口中说的青梅竹马。

读书的时候,她每天像只跟屁虫那样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那时我挺烦她的。
高中的时候,竟然有三个男生明目张胆要追她,我才发现婷婷长得还挺耐看,我用拳头解决了一个势头正盛的男生,所谓杀鸡儆猴,从此以后,没有男生敢靠近婷婷。
婷婷理所当然成了我的女朋友。

婷婷的父母不乐意了,找到我爸妈,说婷婷是上名牌大学的料,希望我不要耽误她的大好前程。
搞笑哦,女人的大好前程不就是找个好男人吃香喝辣吗?婷婷既然当我了我的女人,我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

我们两个不顾双方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在一起。
读完高中我们就不读了,反正我也不是读书的料,而婷婷成绩本来挺好的,和我在一起后,她也放弃了考大学的念头。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女人的最终归宿不就是结婚生子、相夫教子吗?
那些高学历女人最后不还是要嫁人。
我俩在学习这件事上其实是达成了共识,婷婷虽说功课不错,但是骨子里也是不喜欢学习的,她乐意跟着我谈情说爱,早早走上社会结婚。
读那么多书没什么用,能赚钱就行了。当时我俩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俩家境都不相上下,我父母开了两家大排档,她家有个干洗店。
我爸妈就我一个独子,婷婷还有一个弟弟。

高中毕业后,我们游手好闲了几年的时间。不是跟朋友吃喝玩乐就是两个人一冲动就买票飞去全国各旅游,可以说全国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都被我们玩了个遍。

父母对我们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只叮嘱我们在外注意安全就行了。
当然,他们一个个都忙着做生意,以前还会关心一下学习成绩,现在没读书了,他们也乐得清闲。

正当我们打算出国旅游的时候,婷婷竟然怀孕了。双方父母见我们在一起也这么久时间了,而且我们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再耗下去对谁都不好。
婷婷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就披上婚纱嫁给我了。

结婚没多久,我爸就出了次车祸,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也得休息一段时间。
自此,家里的大排档生意只能交到我的手上。

以前,我整天只顾着游山玩水,父母也没有教给我做生意的经验。突然一下子被推到风口浪尖,我还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好在,我妈能每天抽空来店里手把手指导我。
毕竟家里也做了十几年的生意,大部分做的都是熟客,我要管理好员工和把控食材采购。
刚接手大排档的生意,我几乎天天夜不归宿,有时候累了直接就在店里打个地铺睡上一觉。

做过夜市生意的都知道,大排档烧烤摊做的就是晚上的生意,忙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
等客人都走了之后,我们收拾一下店铺,差不多也到了早上的时间。

也就是这段时间,婷婷开始隔三差五跟我闹脾气,说我不体谅她怀孕辛苦,每天把她一个人扔家里,和公婆没有共同语言,她说自己得了抑郁症。

我哑然失笑,我只听过产后抑郁,她还没生孩子怎么就抑郁症了?我看她就是闲得慌。

大排档生意上手后,我妈就没怎么过来了。她在家一天六餐煮饭伺候婷婷,每天下午还给切好水果放到房间,就连内衣内裤都是我妈给洗好的。
我不知道婷婷还有什么不满足?

婷婷委屈巴拉地跟我说,别人去医院产检都是老公陪着去的,我现在都快生了,你就不能陪我去产检吗?
我说我天天忙得晕头转向的,哪里有时间陪你去医院产检?
再说就算我过去了也帮不了你什么忙,医生是给你检查,又不是检查我。

婷婷吼我,郑宋辉,你不要太过分了!
每当她连名带姓叫我名字的时候,事情就有点严重了。我只得给她找了台阶下,说道,你非得找个人陪你去产检,让妈去不就行了,随便你妈我妈,你选一个。

我也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话,婷婷突然就嚎啕大哭,哭得差点喘不过气了,我是给你生孩子,又不是给他们生孩子,凭什么让妈去,我就要你陪我去。

正当我想骂她无理取闹的时候,我妈进来,二话不说掐着我的耳朵,命令我必须去医院,否则就不要进家门,还特意交代我今天不要管生意上的事,专门负责陪婷婷就好了。
既然我妈都那么要求了,我不得不遵从。

产检回来,婷婷还是一脸的闷闷不乐。朝我扔枕头、扔拖鞋,像个泼妇一样对我大喊大叫。
她埋怨我,不管是去医院的路上,还是在医院排队等候检查中,我接了八个电话,人是在她身边,心却飘哪里去都不知道。

那我接电话也是为了做生意,又不是没话找话和别人聊天。我都愿意放下工作上的事情陪婷婷去产检,她怎么还那么挑剔?
女人真的很难伺候。

我烦不胜烦扔下她,甩门而去。
可我没想到,因为我的离去,婷婷居然被气得早产了。我的本意是想让婷婷冷静一下,我觉得我继续和她争论,她只会越来越生气,我担心动了胎气,想不到还是早产了。

因为孩子早产的事,我被双方父母骂得无地自容,说我怎么就不能让着孕妇?
多说几句好话哄哄婷婷就好了,为什么非得和她对着干?还好孩子没事,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肯定打断我的腿。

好在我们的儿子健康平安,就算被大家骂得抬不起头也值了。

儿子的到来让我一下子觉得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许多。
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必须为了我们的家庭好好努力奋斗。

儿子满月的时候。我请了很多同学和发小来参加。
彼时,大家在外面做着形形色色的生意。我跟同学们说以后有饭局多来我店里捧场。

因为我人缘不错,同学们都很照顾我的生意。
每次有同事聚餐或者生日什么的,大家都优先考虑我的大排档。

去年,这条街相继开了三家大排档,档次还比我家高级。我爸因为身体原因已经无暇顾及大排档的生意,以前的老顾客也渐渐流失。
我知道,我得靠自己的能力去拓宽业务,积累人脉。

所以只要老乡朋友能过来捧场,我就算陪酒到天亮也甘愿。谁让他们尊称我一声“辉哥”呢。
人家来店里吃饭,叫你一起喝酒是给你面子,如果你拒绝了,长此以往谁还照顾你的生意。

为了多拉点生意,我不得不陪他们喝酒到深更半夜,凌晨回去是常有的事。

每次我喝醉酒回来,婷婷就跟我撒泼,要么把我关在门外不让我进房间睡觉,要么她就抱着儿子回娘家不让我见儿子。
我被她搞得心烦意乱,你说我当初怎么就非这个泼辣女不娶呢?

婷婷一抱着儿子回娘家,我就得马不停蹄去丈母娘家把她接回来。
我从晚十点忙到早上六点还没合下眼,一见她不在家,就又得去接回来。

我好言好语跟她解释,我在外面喝酒是为了应酬,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呢?
你说我总不能扔着客人不管吧?我眼神瞄向丈母娘,希望她能帮我说说好话。

婷婷情绪激动跟我争辩,郑宋辉,你不要颠倒黑白了,你敢说昨天晚上是陪客人喝酒吗?
经婷婷这么一说,醉醺醺的我酒醒了一点。
昨晚是我的好哥们阿强来店里吃饭,他边吃边跟我痛哭流涕说最近和老婆吵架了,老婆要闹离婚,他心里不舒服。

我看他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不得陪着他开导他?我们是认识十几年的好哥们了,我怎么能扔下他不管。我是个男人我要在社会上生存,我不能不要朋友吧?

婷婷要是懂事,怎么会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

我怒不可遏,我陪哥们喝酒怎么了,我又没有找女人。
我觉得不能在气头上和女人辩是非,她能把所有的旧账给你翻一遍。

婷婷先是指责我在她怀孕的时候不着家不陪她;后面又把我和我爸相提并论,说我爸以前开大排档怎么不用陪客人喝酒,轮到我怎么就夜夜陪酒·····
最后得出结论,我就是酗酒如命,美名其曰为了应酬实则是我自己喜欢喝酒,我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一听这些,瞬间就火了,借着酒劲上头,我冲上去拎着她衣领,扬起右手想一巴掌打下去,可是我下不去手,这毕竟是我老婆。
丈母娘见状,冲上来把我拉开。

婷婷却对我不依不挠,像个狮子般扑上来对我拳打脚踢。没几下,我的脸上脖子上手臂上就被婷婷挠得是血痕斑斑,连丈母娘也拿她无可奈何。

我忍无可忍一把将婷婷推开,她不偏不倚撞上沙发,头部可能碰到桌角,我看了一下,好像没什么大碍。
婷婷却夸张地放声大哭。

见此情景,我不得不逃之夭夭,反正有丈母娘在,儿子媳妇暂时在娘家我还能耳根清净一段时间。

后来,我上门请了几次,希望婷婷能带着儿子跟我回去。我保证下次早点回家;保证不喝那么多酒。
婷婷对我很不屑,说我没有诚意,一丝一毫看不出我有浪子回头的决心。

既然她不跟我回来,我也懒得请了,反正她们母子早晚都得回来,让她消停一段也可以。
只不过,酒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它能让你上瘾,也能让你犯错。

因为大家都知道我酒量很好,所以一来我店里就要求我陪酒,我又不好意思拒绝人家,所以都是有求必应。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前几天,经常光顾我生意的朋友酒足饭饱后请我去我们当地的五星级酒店洗桑拿,我也不好拒绝人家。

那酒店也是做正经生意的,我以为洗了桑拿后顶多在酒店开房睡一觉就好了。谁知道他给自己叫了小妹,顺便也给我叫了一个。
我喝酒喝得糊里糊涂,莫名其妙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我想找那个朋友质问几句,可想想人家也是好意,毕竟那种酒店,住一个晚上也得好几千,价格不菲啊。
我都想好了,以后不管谁叫我去酒店我都不去。这件事就是烂在肚子里,跟谁都不能说出去。

可不知道哪个嘴巴没把门的将这事和婷婷说了,婷婷拿了我的身份证去查了开房记录
我瞬间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仍她宰割。

我知道这件事是我错了,我对不起她,可我也不想伤害她啊,人在江湖飘,都是身不由己。
我拜托亲朋好友和双方父母去和婷婷说情,希望她能原谅我,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也不想儿子没有爸爸。
可无论我怎么说好话,怎么道歉怎么劝,婷婷都不肯同意,非要离婚不可。
甚至直接就给我寄来了离婚协议书,说房子车子儿子全部归她,我净身出户。

那晚我喝的很多,喝完之后我把自己关在朋友家的房子里,抽了三包烟。
我是真的累了。

可能我真的对她关心不够,对家庭付出不够,可是我要养家,父辈交到我手里的生意,不能被我毁了。
我也很累,我努力赚钱让她和儿子过上好的生活,我总觉得,自己努力点辛苦点,她就能更安心点在家带着孩子,不要风吹雨淋,不要操心钱不够花。

我累的时候,疫情过后几乎倒闭的时候,我又该找谁去说,找谁帮我支持我?
还不是那帮朋友,还不是我人缘好,才能坚持挺过来?
为什么我也很累,却还要一直被骂被埋怨,一直要去哄着她还哄不好。

既然她那么想离就离吧!
想通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

第二天我告诉她我同意离婚,就按她说的,房子车子儿子钱,都给她。尽快办手续。
万万没想到,下午婷婷就跟个疯子一样冲到大排档找我闹,她又哭又跳,乱砸一气,口口声声说我要抛弃她们母子,我不是人!

这几天又是亲戚朋友轮番来劝我了,太TM搞笑了,是她哭着闹着要离婚,我答应了,却又成了我不是人了。
亲戚对我说:
"啊呀,女人嘛就是闹闹撒撒娇,她带着个儿子就算有车有房,以后咋生活?难道还能找到比你条件更好的人?就是吓唬吓唬你,你也别和她赌气了。”

我就纳闷了,明知道离了婚她自己连个工作都找不到,还闹啥?我那么苦苦哀求道歉她都不为所动,我还以为她真的敢离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忽然觉得特别没意思,说真的,现在是我真的想离婚了。
离婚了,我肯定不像现在这么大压力,这么累。整天面对一个吵吵闹闹的家,真的也会让人心情抑郁,我有点受够了。

现在,我们还在冷战,我是真想离,她却死活不离。
不离婚,她还不肯和我好好谈,意思我还得低三下四去求她。
唉,烦透了,我是真的没那个力气了。
可是我父母和她父母都在轮番给我施压要我去道歉,好吧,那就拖着吧。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