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打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卢常青
2020-09-17 16:00

王彩特别喜欢打赌,可往往是十次打赌九次输。

开春,他与村里几个伙伴去城里打工。夜晚住在简易的工棚里,空虚无聊,哥几个就想喝点小酒解解馋。王彩提议打赌,谁输了谁出100块钱买酒买菜。

“我怕输了掏钱,就不参加了吧?” 小张露出一副可怜相。

“谁不参加谁是草鸡!”王彩不依不饶,扯开大嗓门喊。

“草鸡”,这个词是当地方言,比喻软弱,或者是胆小畏缩。男子汉大丈夫谁也不愿意当草鸡。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其他人表示愿意参加。

“小张,今天我们大家伙儿让着你,赌什么你说了算!”王彩豪气冲天,摆出了高姿态。

“好吧,有言在先,我输了你们可别笑话我。都挺听仔细了,还是以五分钟为限,有人答对了算赢,我出100块钱。如果没有人答对,算我赢。你们几个人摊钱。”

“别罗嗦啦,你就赶快出题吧!”王彩迫不及待了。

“都听好了啊,有一种外国烟,用烟叶卷烟,挺粗挺长劲儿挺大。”小张边说边一笔一划写出了‘ 雪茄 ’两个字。你们说到底念啥?”小张别出心裁,竟然用这个打赌。

“真是裤裆里放风筝——出手不高!我来回答,念作xue qie,下雪的雪,茄子的茄。这么简单,连我那上幼儿园的宝贝儿子都会念。哈哈,我赢啦!”王彩觉得胜券在握,高兴得直拍大腿。

这时,始终没发言的吴华拿出给女儿买的《新华字典》,手指蘸上唾沫翻到了[雪茄],大家伸长脖子仔细观看。上面写着:xuejia,用烟叶卷成的烟,形状较一般的香烟粗而长,也叫卷烟。[英cigar]。

王彩瞪大眼睛仔细看了几遍后,极不情愿地掏了100块钱。吴华和小李从附近超市买来了散白酒和熟食,哥几个狼吞虎咽,一直喝到了后半夜。

席间,小张几次捂着嘴坏笑。前几天他听广播,当听到雪茄烟正确读音时,以为播音员读错了,于是就查了一下字典。他就铆着劲儿找机会打赌,果然王彩就上了套儿。

过了几天,哥几个又馋酒了,一致同意晚上搓一顿,资金来源嘛还是打赌。

建筑工地附近是一条乡间土路,站在脚手架上的小李喊道:“你们快看,从远处来了一位大嫂。我马上在土路上撒一泡尿,她见到后肯定弯腰嗅嗅我的尿骚不骚。还是100块钱的输赢,有人敢赌打吗?”

“我敢!绝对不可能。人家会闻你的骚尿味?哼,你忒招人喜欢呐?”王彩上次打赌输了钱和面子,正想找机会赢回来,立即应战。

打赌开始了,小李快速跑到土路中间撒了一泡尿,立刻返回工地。一会儿,那位妇女走到那泡尿前,果然猫下腰来。

站在脚手架上的人们目瞪口呆,觉得不可思议。王彩又输啦,嘟嘟囔了一句,“我出钱就是了,小李你等着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下班后,王彩出了100块钱。哥几个露出了饕餮之相,大碗喝酒,大口吃菜,好不快活。

王彩喝得红头涨脸,追问小李用啥方法让那位妇女闻尿味。小李这才道出了秘密,原来他在尿旁放下了五元钱,用小土块压上防止被风吹走。乡间土路很窄,这位大嫂路过时就发现了钱,立刻弯腰捡起来。

“小李算你狠!”在大家的哄笑中,王彩气得直咬牙。

好战分子王彩屡战屡败,心里很是不爽。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哥几个去夜市闲逛,随风飘过炖猪大肠的味道。王彩使劲吸了又吸,嘴角流出了哈喇子。

“我能连着吃两大碗猪大肠,并且连荤油汤全喝了。谁敢跟我打赌?怎么,都成哑巴了?”王彩吸溜着口水挑战。

“东风吹,战鼓擂,世界上谁怕谁?”小张停下脚步,立即应战。

他们约定十分钟内,王彩如果能把两大碗猪大肠吃净喝干就算赢,由小张付费。反之,算王彩输,自掏腰包。

“老板,快给我们上两大碗猪大肠,多加点儿荤油,盛得满满的啊!”小张使劲向老板眨眼睛,使眼色。

周围的人听说打赌,立刻围拢过来看热闹。

王彩用筷子夹了一嘟噜大肠塞进在嘴里,一扬脖喝了一大口荤油汤。时间不长,满满的一大碗肥肠就见了碗底。

王彩是个“人来疯”,爱在大庭广众面前逞能。他夸张地伸长舌头,把大碗添得干干净净。还不忘调侃,“小张儿,钱凑足了吗?”见状,小张心里真没了底,“咯噔”了一下。

王彩吃第二碗时速度明显减慢。剩下少半碗时,喉咙里发出了干哕的声音。王彩感觉到了极限,实在难以下咽。

凡是喜好打赌的人,心理成因是,自以为是,争强好胜。王彩心里很是矛盾,继续吃下去实在吞咽困难。服输吧,当着众人的面很是丢面子的。他想起了电影《地道战》的一句台词,“最后的胜利往往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对,坚持就是胜利。

他一边干哕一边咀嚼,眼看就要把最后的三块儿肥肠吃完,可是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一股浊流透过王彩裤子,沿着椅子腿流到地上。顿时臭气熏人,围观的人们赶紧捂着鼻子仓皇逃走。

俗话说,“狗肚子里盛不了二两荤油”。王彩肚子里短短几分钟灌进去两大碗肥肠和荤油,就相当于灌进去了大剂量的泻药,哪能没有反应?

王彩愿赌服输,急忙掏出百元大钞扔给小张。他捂着肚子,提着湿漉漉的裤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厕所跑去。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两天后,颜面丢尽的王彩又在叫嚣:“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打赌?谁有胆量敢跟我一决雌雄?”


【作者简介】卢常青,河北唐山人。历任县文教局股长,县委组织部主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滦南报》社长,镇党委书记,县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局长,滦南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等职。已出版《乐亭大鼓鼓词精品选》《古韵新声》《沃土奇葩》等300余万字作品,9部作品(与人合作)拍成电影或登上国内国际大舞台,并且多次获大奖。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