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她,请用行动表示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爱她,请用行动表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季夏
2020-09-17 20:00


钟绵绵有重度脸盲症,这件事没人知道。
 
开学都一周了,她还是分不清周围人的脸,只能尽量少说话避免尴尬。大家都以为她是高冷,其实她除了笑点高,哪哪都不高。
 
又是周一,闹钟被瞌睡虫打败,钟绵绵被人无情地拦在校门口,对方戴着风纪委员的袖章,长腿一伸吊儿郎当:“同学,校牌呢?”
 
抬头对上张好看的脸,钟绵绵尴尬地笑笑:“我忘带了,能不能通融一下……”
 
男生眼睛一眯,露出两个饱满的卧蚕:“想走后门?”
 
“有吗?”钟绵绵惊喜地问。
 
“窗户都没有,”男生笑容一收,干脆利落地说,“班级,姓名。”
 
笑面虎!钟绵绵心里狂吐槽,吞吞吐吐地报上名,看到对方校牌上“高一(3)班,周然”几个字,才发现居然是同班同学。她恨恨地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然而对脸盲症患者来说,“记仇”这事显然有点困难。
 
忙着记仇的钟绵绵早自习又不幸迟到,被班主任拦在门外思考人生,身后有人走过来,意外地说:“怎么又是你?”
 
“你也迟到?”钟绵绵对他笑笑,“都是因为校门口那家伙耽误我时间,不然我早踩点进教室了,你是不是也被他查了?”
 
“谁?”男生莫名觉得耳熟。
 
“说起来那厮凶神恶煞,青面獠牙,正是高一(3)班,周然是也。”
 
男生:“?”
 
钟绵绵叹了口气:“唉,校规千万条,牢记每一条,上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啊。”
 
下课铃响彻校园,钟绵绵溜进教室,男生迟疑地喊住她:“钟绵绵,你不认识我?”
 
钟绵绵回头,上下打量他半天:“这话说的,难道你叫刘昊然?”
 
看着对方头也不回的背影,男生喃喃地说:“我不叫刘昊然,可是我叫周然啊……”


钟绵绵的同桌叫叶米,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整天小嘴嘚吧嘚,最爱八卦。
 
早自习时分,她把课本立起来遮着脸,小声道:“呐,倒数第二排那个就是周然,校篮球队副队,长得帅球打得好,你打听他干什么?”
 
“哎,说来话长。”
 
钟绵绵叹了口气,自从上次的乌龙事件,她好像就得罪了周然,这人不但天天查她校牌,还经常出其不意地和她打招呼,想看自己能不能认出对方。
 
结果她十次有八次认不出来,对方的脸眼看着越来越黑,快能媲美张飞了,钟绵绵很怕有一天他会从背后掏出把丈八蛇矛,把自己给单挑了。
 
叶米不懂她的悲伤,自顾自偷吃着零食,钟绵绵扫了一眼教室门,那里站着个脸生的人,不由问道:“哎,那个是咱们班谁啊?长得真够着急的啊。”
 
“你这脸盲症真是没救了。”叶米无奈摇摇头,叼着薯片抬头看去,“那不就是……”
 
“嗯?”钟绵绵半天没听到回答。
 
薯片“吧嗒”掉在桌上,叶米眼角划过一丝忧伤的泪:“钟绵绵,你怎么连教导主任也不认识啊,呜呜呜……”
 
两人在教导室反省了一个钟头,回来后不仅被没收了所有零食,同桌的位置也被拆散了。
 
新同桌是个男生,戴眼镜,钟绵绵看着对方整理书本,不好意思地问道:“那啥,我叫钟绵绵,你呢?”
 
周然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钟绵绵忽然背后一凉,讪笑两声,试探道:“你长得有点像周然,不过他不戴眼镜啊……”
 
于是,周然把没度数的平光镜取了下来。
 
钟绵绵:“妈呀,更像了。”
 
周然:“……”

放学铃声终于响起的时候,钟绵绵像是被妖精吸干了精气一样,一头栽倒在桌子上。罪魁祸首周·小妖精·然今天一整天不仅没和她说一句话,还不时用鄙视的眼神无差别攻击她,这简直是精神上的谋杀。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校门,刚拐到左边一条巷子里,还没等钟绵绵反应,矮墙上就跳下两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其中一人晃着弹簧刀,笑着说:“小姑娘,既然遇上了,是不是该拿点钱给哥哥花?”
 
钟绵绵退了一步,对方立刻逼近,不给她一点逃跑的机会。此时天色已经不早,昏暗的小巷里根本不见其他人。
 
她结结巴巴道:“我……我没带钱包。”
 
“没事,”小混混拿出手机,“支持支付宝微信扫码。”
 
钟绵绵:“……”现在抢劫也这么与时俱进的吗??
 
“好吧。”钟绵绵慢慢掏出手机,趁机按下手电筒,闪花了两个小混混的眼睛,转身就跑。
 
“靠!臭丫头!”
 
身后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显然是对方追了上来,钟绵绵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就在她觉得快跑不动了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银色的山地车猛地停在了面前。
 
“钟绵绵?”
 
一听这个声音,不用看脸她都知道是谁:“周然!后面有狗追我!”
 
小混混:“……”
 
周然也来不及多问,立刻说:“上车!”
 
山地车连个后座都没有,钟绵绵只能踩在后面,刚站稳,山地车就闪电一般飞了出去。
 
“啊啊啊!”钟绵绵尖叫。
 
“抱紧我!”呼啸的风带来周然的声音,钟绵绵不敢拿生命开玩笑,赶紧抱住他的腰。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人终于被甩掉了,周然骑车速度慢下来,侧过头说:“那些人经常在巷子里勒索学生,以后不要走人少的地方,看见他们也躲着点。”
 
“是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们。”钟绵绵迷茫地说。
 
周然闻言,取笑她道:“就你那个记忆力,见过也早忘了。”
 
“我记忆力好得很,就是脸盲而已。”
 
周然奇怪地问:“脸盲?”
 
“就是所有人的脸在我眼里都差不多,分不清楚,也认不出来。”钟绵绵认真解释,“所以啊,认不出你不是故意的。”
 
周然静默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像我这种特别帅的也没用吗?”
 
钟绵绵:“……”谁给你的勇气说这话的,梁静茹吗?
 
半小时后,周然把钟绵绵送到家门口。她这才发现周然的校服后背湿了一片,估计是骑车的时候累的,不由有些感动:“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你也快回家吧。”
 
周然踩着车蹬,说:“咱俩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记住哥这张帅脸啊!”
 
钟绵绵难得没怼他,点头,笑得眼睛弯弯的。

事实证明,女生的嘴,骗人的鬼。
 
周然阴沉着脸,看着钟绵绵在教室门口对个男生打招呼:“周然,早上好!”
 
男生:“?”
 
明明感觉很像啊,居然又认错了,钟绵绵捂脸,一路低头回到座位,周然果然已经坐在那里,一脸自己欠了他八百万的表情。
 
钟绵绵想了想,但还是垂死挣扎道:“那什么,大家都穿校服,看起来都差不多。”
 
“不,”周然认真地说,“就算都是校服,我也是最帅的那个。”
 
钟绵绵:“……呵呵,你开心就好。”
 
可惜周然没开心过两节课,月考卷子就轻飘飘击碎了他的自信。全班五十多号人,钟绵绵排第一,他排第二,不过是倒着数的。
 
钟绵绵看着他万里江山一片红的考卷,不由得感慨道:“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你认识我,我不认识你,而是题认识你,你不认识题啊。”
 
周然幽幽地转过头,说:“你什么意思?”
 
“别怕,本学神罩着你。”钟绵绵拍拍胸膛,“神爱众人,愚人也不例外。”
 
周然感觉膝盖又中了一箭。
 
前排女生听到钟绵绵的话,转过头不好意思地说:“钟同学,我有道题能请教一下你么?”
 
“还有我,你数学居然满分,太厉害了,能分享学习经验吗?”
 
“我能借你的笔记吗?”
 
眼看围着钟绵绵的人越来越多,周然忽然有种强烈的危机感。他拿过一本笔记翻了翻说:“你这笔记才记了一半,重度拖延症啊。”
 
又拽过一张试卷,看了看说:“考试时间那么长,你居然没做完,考试焦虑吧?”
 
“还有你,每道题都写上解,一道题也不会答,强迫症没救了。”
 
众同学:这是什么意思,先确诊再治疗,对症下药有疗效?
 
周然长叹一声,下了结论:“他们都没救了,我不一样,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对吧?”
 
钟绵绵看着好像大型犬一样摇尾巴求摸的周然,认真地点点头:“那确实。”毕竟都倒数第二了,但凡考前看点书,他不进步谁进步?

不知从哪天开始,周然的哥们惊奇地发现,他的衣服竟然从黑白灰跳跃到荧光色,好不好看还另说,但不管坐在哪都是人群中最亮的星,给各科老师指明了提问的方向。
 
对于哥们的疑问,周然淡定表示:“春天来了,想穿得青春点。”
 
哥们转头看看外面呼啸的北风:“?”
 
周然仍岿然不动,强行解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明白了,”哥们了然地点头,“你发春了。”
 
周然:“……靠。”
 
周然委屈地想,根本没人懂他的良苦用心,为了拯救钟绵绵的脸盲症,他牺牲了自己的盛世美颜!
 
周五下午学校举办篮球赛,周然特意提醒钟绵绵去看,钟绵绵也没含糊,在场边玩命喊了半天加油。
 
半场过后,周然大汗淋漓地跑下场,气冲冲地控诉道:“钟绵绵,那18号跟你什么关系?”
 
钟绵绵黑人问号脸:“你不是18号吗?”
 
他指着胸前硕大的“10号”,问:“告诉我这是几号?”
 
她尴尬地低下头,不去看周然那张仿佛被渣男抛弃的怨妇脸。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初中同学陶洛:“绵绵,你也来看球赛啊,我们打得不错吧?”
 
钟绵绵点头,笑着说:“我记得你初中打球就挺好的。”
 
话音刚落,周围的气压顿时降低,陶洛看周然表情不对,奇怪地问:“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没事。”周然盯着钟绵绵,委屈巴巴,“为什么队长你都记得,就不记得我?”
 
钟绵绵小声道:“没有为什么,你该上场了。”
 
周然坚持:“你先告诉我。”
 
“等你比赛完我告诉你……”
 
陶洛终于后知后觉说:“你们在吵架吗?”
 
“没有。”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
 
哨声已经吹响,钟绵绵看着固执不肯走的周然,眼一闭心一横说:“因为他初中外号大猩猩,长那么高那么壮很好认啊!”
 
周然一愣,然后笑了,揉揉她的头发:“走了,记得给我加油!”
 
钟绵绵抓抓被弄乱的刘海,嘴里抱怨两句,却也笑了。
 
陶洛:“???”等等,我做错了什么?

“钟绵绵,有人找!”
 
钟绵绵还没应声,周然就迅速抬头,不出所料地看到了站在教室门口的陶洛。
 
“他怎么天天老来找你?”周然微不可查地歪了歪身子,挡住钟绵绵的视线。
 
“哦,估计是来借笔记的。”钟绵绵拿着数学笔记走出教室,周然盯着她的背影,就看到陶洛笑着接过笔记,两人站在走廊里聊起天来。
 
周然默默戴上平光镜,总觉得这样能看得更清楚一点。
 
叶米转过头,没看到钟绵绵,不由笑道:“哟,隔壁班帅哥又来找绵绵了?”
 
周然定定地看着叶米,直看得她有点心虚,才说:“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
 
“你觉得,”周然指了指外面的陶洛,认真地问,“到底是他帅,还是我帅?”
 
“切,这还用说嘛,当然……”
 
叶米看着对方忽然锐利的眼神,里面写满了“送命题,请谨慎作答”,原来想说的话立马吞了下去,从善如流道:“你帅,你最帅,你就应该叫周帅。”
 
周然满意地点点头,叶米又说:“你帅也没用啊,他俩可是初中同学,青梅竹马,他认识绵绵比你早多了。”
 
“我建议你不要乱用成语。”周然说完,立刻起身走出了教室。
 
钟绵绵正和陶洛聊天,看到周然无所事事的样子,不由道:“你干嘛呢?”
 
周然淡定地答:“路过。”
 
钟绵绵:“……”
 
陶洛倒没在意,笑着继续说:“周六初中同学聚会,你会去吧?”
 
见钟绵绵点头,他又说:“我记得你家离我家不远,周末我骑车载你去吧?”
 
周然猛地顿住脚步,钟绵绵倒是不好意思道:“不用了,太麻烦你了。”
 
“没关系,我们是朋友嘛。”陶洛扬了扬手里的笔记本,“谢谢你的笔记,我先回去了。”
 
钟绵绵点头,转头看着还在路过的周然,突然有点想笑。
 
隔天就是周六,苦逼高中生难得能睡个懒觉,却早上五点就被晨练的老妈叫了起来。
 
钟绵绵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不满地说:“妈!天还没亮呢,您干嘛啊!”
 
“我还要问你呢,”钟妈妈一脸莫名其妙,“推开门就看到有个人杵在家门口,差点吓死我,说是找你的,这么早你准备去打太极?”
 
“什么找我的?”钟绵绵一头问号,拉开窗帘往下瞧,结果看到周然站在楼下,靠在单车上打瞌睡。她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顾不上洗脸刷牙,钟绵绵踩着拖鞋跑下楼,周然看到钟绵绵下来,立马站直身子说:“走吧。”
 
钟绵绵莫名其妙:“去哪儿?”
 
“你不是要去同学聚会么,我送你去。”
 
钟绵绵安静了一秒,然后一个爆栗打在他头上:“你家同学聚会早上五点半就开!这大冬天的,就是鸡也不会起这么早!”
 
“鸡已经开始工作了,”周然揉了揉发红的额头,无辜地指指旁边的肯德基。
 
钟绵绵:“……”
 
半小时后,洗漱完毕的钟绵绵和周然坐在肯德基里,她点了杯牛奶,然后把一套物理卷子放在周然面前:“说好了帮你补习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先把这套题做了。”
 
周然雀跃的心情一秒平静:“今天可是周六哎,不能休息一天吗?”
 
钟绵绵的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你以为学霸当得那么容易吗,都是表面淡定装逼,背后玩儿命学习。”
 
周然认命摊开试卷,嘟囔道:“你们这些学霸,心真黑。”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等钟绵绵打电话给陶洛,让他不用来接自己时,嘴角还是偷偷翘了起来。
 
自从上次遇到小混混后,周然就经常送钟绵绵回家,山地车上也安了一个丑丑的后座。钟绵绵坐在单车上,百无聊赖道:“其实我不想去同学聚会,我朋友不多,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周然把车子一停,毫不脸红地说:“我也觉得还是复习物理更有意义。”
 
“你竟然觉悟这么高,”钟绵绵伸出大拇指,“牛顿要是听见,都能克服地心引力,从棺材板里坐起来鼓掌。”
 
周然黑脸:“我要拿出自己四十米的大刀了,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钟绵绵哈哈一笑,又说:“以前我脸盲,不敢交朋友,现在认识了你和叶米,我已经很开心了。”
 
周然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夹杂了一丝笑意:“所以我,嗯,还有叶米都排在陶洛前面?”
 
“按饭量可以,按成绩估计不行。”
 
周然:“……”
 
聚会的地点一到,周然将外套随手搭在车上说:“早点回家。”
 
“周然,谢谢你今天送我。”钟绵绵笑了,眉眼弯弯。
 
周然看着神采奕奕的女生,有些失神。街角传来一阵口哨声,他的眉头狠狠皱在一起,立刻道:“注意安全,让陶洛送你回去。”
 
钟绵绵还没开口,就看到周然骑车撞向街边几个小混混,几个人被他冲散了,眼看着他踩着山地车,又迅速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那些人嘴里骂骂咧咧的,立刻追了上去。
 
钟绵绵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不用想就知道是上次的那群小混混,她立刻转身跑进酒店,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陶洛说:“你……你打球打得那么好,打人应该也不错吧?”
 
陶洛一脸黑人问号:“你是不是对我们篮球队有什么误解?”

暮色四合,天上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小巷子里原本的寂静,周然靠在墙上头发湿漉漉的,不知是汗水还是雪水。
 
钟绵绵撕开一片创可贴,按在周然的胳膊上,听到对方“嘶”的一声,不由得道:“你是笨蛋吗?”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放轻了不少。
 
“对待那些坏人,应该找人把他们堵在巷子里,套麻袋狠狠打一顿,打完就跑!那样他们连谁下的手都不知道!你一个人逞什么英雄,怪不得被揍得这么惨!”
 
周然愣愣地看着连珠炮似的钟绵绵,好像第一天认识她似的,直到被警察叔叔打断:“小妹妹,以暴制暴是不对的,要不是有围观群众,还真不好说谁是受害人……”
 
钟绵绵尴尬捂脸,就在半小时前,她喊陶洛帮忙,谁知道中二期的男生们听到打架一呼百应,于是一场“30VS3”的单方面群架开始了。
 
等到围观群众报了警,小混混抱着片警大腿不松手的时候,警察叔叔也有一瞬间的混乱。说好的抢钱一时爽,一直抢钱一直爽呢,怎么转眼就痛哭流涕改过自新了呢?
 
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外加上了半小时思想教育课,陶洛认为以后同学聚会可以改名“复仇者联盟”,为了纪念今天他们一举清扫了学校周边的邪恶势力。
 
周爸爸来接周然回家,好奇地问钟绵绵,“姑娘,你是武术特长生吗?”
 
钟绵绵脸一红,讷讷道:“那什么,我妈平时爱练太极。”
 
周爸爸恍然大悟:“没想到是武术世家,失敬失敬。”
 
月光温柔,映得雪花也温柔。告别之前,钟绵绵忍不住说:“周然,你真的挺帅的。”
 
回到家后,周然红着脸一口气跑上八楼,直到吃晚饭也没平静下来,吃两口饭就嘿嘿笑两声,笑完再吃,吃完再笑。
 
周妈妈碰碰周爸爸的胳膊肘,小声说:“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检查,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期末考试前夕,凌晨三点。
 
钟绵绵做完卷子,给周然发消息:化学做完了吗?
 
周然秒回:还没,我感觉自己快要昏迷了。
 
钟绵绵:你难道不想看看凌晨四点的窗外吗?
 
周然:除了科比,谁有那个兴趣?
 
钟绵绵邪魅一笑:天真了吧,少年,等着看。
 
一分钟后,钟绵绵在班级群里发了个“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的表情包,三分种不能撤回了,才说:不好意思,发错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安静的班级群瞬间活跃起来.
 
【学神的小迷妹】:我就知道学神还在学习,凡人们颤抖吧!
 
【朕驾崩了】:扶朕起来,朕还能学!
 
【他曾是个王者】:昨天学到三点,学不动了。
 
【假装学霸】:楼上的,昨天半夜我还在王者峡谷见到你了……
 
【系统通知:假装学霸已被管理员移出群】
 
周然对这一套操作“目瞪狗呆”,甘拜下风。果然还是这群学霸们,心最黑。
 
在这种微妙的竞争气氛下,3班的期末成绩稳居年级第一,班主任看着漂亮的成绩单,感觉光秃秃的头顶都焕发了第二春。
 
学期结束后,照例是全校家长会。会后,周然对着钟妈妈连连鞠躬,语无伦次:“多亏了钟绵绵的帮助,我才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马上要新年了,祝您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钟妈妈连连点头,小声嘀咕道:“女儿啊,你们学习压力是不是太大了,好好一个孩子怎么……”
 
钟绵绵捂脸:“没事,他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都精神了。”
 
钟妈妈:“???”
 
钟绵绵赶紧把意犹未尽,觉得自己没发挥好的周然拉走后,周爸爸也对心目中的“武林高手”钟妈妈说:“你这个女儿,文武双全,很优秀啊。”
 
钟妈妈虽然不明白对方在说啥,但还是客气地笑笑,接着摸了摸周然前桌的头,慈祥地说:“你家这孩子很有文学天赋,出口成章……”
 
周爸爸:“???”
 
远处,周然一脸懵逼,问:“敢情你这脸盲症是遗传你妈?”
 
“不然呢,”钟绵绵吐槽,“小时候她带我出去,差点把别人家孩子抱回家,剩下一脸迷茫的我,也认不出哪个是我妈。”
 
周然:“果然你是靠运气长这么大的吗?”
 
夕阳西下,校园渐渐安静下来。钟绵绵背着书包,脚步轻快地跳下台阶,周然在她身后吞吞吐吐:“那个,寒假我能约你出来玩吗?”
 
“好啊。”钟绵绵点头。
 
“那,下学期我还能做你学习小组(唯一)的组员吗?”
 
“好啊。”依旧是爽快地点头。
 
“钟绵绵,”周然攥紧掌心,鼓起勇气说,“那我能和你考一所大学吗?”
 
钟绵绵刚要习惯性答好,忽然反应过来,疑惑的回望他。
 
周然紧张地抿着嘴唇,心里的小鹿疯狂地像在蹦迪。
 
终于——暮色笼罩下的女生眉眼弯弯,轻声答道:“好啊,那你要努力啦。”
 
周然使劲点头,胸膛的小鹿蹭了蹭柔软的心房,青春忽然圆满。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