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喜欢看每一个日落的样子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我开始喜欢看每一个日落的样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坚果
2020-09-18 21:00

我非常想看日落,你能命令太阳落山吗?”小王子坐在山丘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远方。

我很好奇,于是便问:“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我就能怀念我的玫瑰了。”

他说,夜晚的某一颗星星上面,有一株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他的玫瑰。


“你见过玫瑰吗?”

“当然见过,前面牧之路的那家花店里有很多,就摆放在门口。”我很认真地回答他,甚至抬手给他指了一下方向,告诉他那家花店大致在什么位置。

他说那不是,说完也不愿再和我聊下去,只是兀自低着头笑,像在回想什么好事。我不动声色地观察他一会儿,然后在手中的诊断单最后一栏,打了个勾号,初步诊断他患有某种精神性疾病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曾长期居住在北欧城市,刚回国定居不久,开了一家精神疾病咨询中心。他是王先生,是咨询中心开业以来的第一个病人。

王先生推开我办公室的门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哪位帮忙咨询情况的病人的亲友,因为他实在是一个阳光明朗又帅气的少年形象,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戴着一顶黑色的渔夫帽,穿着宽松的米白色毛衣和黑色的工装裤。

我先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又礼貌性地为他接了一杯水推到他面前,然后坐到他对面开始例行了解一些基本信息。

我们从彼此的姓名开始聊,然后聊病人的情况,聊了好一会儿我才得知,他就是我们口中那位需要诊治的病人。

我大为吃惊,“你可不像是有什么问题。”

“我也这么觉得,但显然不是。”王先生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把桌子上我为他准备的水端起来喝了一口,“他们每个人都不相信我的故事,都觉得我一定是有点什么问题。”

他的行为举止得体的恰到好处,甚至脸上的笑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我见过许多的病人,各种各样不同的症状,可像他这样正常到找不出任何破绽的病人,我确实没有见过。

大概是我见识浅薄,人无完人,这无可厚非。 

“故事?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吗?”我从办公桌上拿出一张诊断单,按照刚才我和他聊天的内容勾了几项,但我还是不怎么相信他是一个患有精神性疾病的病人,于是我先把笔放下,准备了解一下他的故事。

“是怎样的故事?能说给我听听吗?”


“我有一株玫瑰,我们很相爱。”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我惊了一跳。但我不能表现出来,我必须没有任何不当的言行,才能让他完完整整地把故事说完。我看着他的眼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天我刚睡醒就看见她坐在我客厅的沙发上,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我也赶不走她,无论我把她推出门外多少回,她都会回到我的沙发上。”王先生叙述故事的时候神色没有任何异常,就像是在说童话书中的故事一般。

原来玫瑰是个人吗?不过按理说如果真的出现这种状况,正常人都会慌乱地选择报警或者请求邻居帮忙。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突然正视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对我说道:“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恶意,甚至告诉我我们只是互相陪伴,我觉得这种情况,不太适合去报警。”

“所以你就让她留下来了?”我突然被他看穿了心思,有些惊讶于他拥有这般能力。之前只看他的表面,我坚信他没有任何问题,可他的故事一说出来,不难发现,到处都是破绽。我给他递了句话,让他接着说下去。

“是。她偶尔会消失,不过每天都会出现,有一次邻居来借剪刀,我向他介绍坐在沙发上的玫瑰,可他却说沙发上的那朵玫瑰很好看,问我是在哪家店里买到的。”

原来,还是玫瑰,看样子真的就只是一株玫瑰。

一开始毫无破绽,到现在漏洞百出,我在诊断单上思维紊乱这一栏打上勾号。“所以你来咨询?”

“不是。她不见了,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他神色迷茫,我终于在他脸上看到了从容之外的另一种神色,或许这才是正常的。

“你见过玫瑰吗?”

我重新给他倒了杯水,水里放了一些会对他好的药剂,看着他喝下去才让他离开。他是一个人过来的,从他的故事里不难得知,他也是一个人居住的。我递给他一张单子让他去下面缴费顺便取些药回去。

“下次再见到玫瑰的话,来这里找我。”我对他说,“我很喜欢你的故事,并且相信它是真的。”

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万象万物,都有他存在的原理与始终,可孩子们相信灰姑娘和王子一定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到成年了也这么说。

那么别人看见的东西也是存在的,它就存在于那个人的心里。只是虚无来自于虚无,来自于漫天遍处的风和绚烂星空,来自于更多我们触碰不及的地方,我们得把它归还回去,归还给宁静的夜,归还到它的来处。

急性短暂精神障碍症很容易治疗,在临床上通过药物很快就能好转。

所以没过多久我又见到了他,还是在这间治疗室里。

“玫瑰又出现了吗?”

“没有。”他还坐在上次他坐的地方,问我:“你知道玫瑰究竟在哪儿吗?”

“怎么这样问?”玫瑰没有再出现说明药物治疗是有用处的,他该高兴才是,我却觉得他在期待玫瑰的出现,这令我费解。

“我很怀念她。”

我面上无波,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像是有一阵风吹开了眼前的雾,又拨开远处那层层的云,突然让我窥探到了什么。

“陪我出去走走吧,我们去牧之路的那家花店。”

我们的目的从来都不应该是击败玫瑰,而是击败孤独。本末倒置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我和他从花店出来,我把手中买下的一捧玫瑰花放进他的手里,虽然两个男人之间送玫瑰实在是一种极其奇怪的举动,可我就是要在这人多的地方把玫瑰送给他。

店员小姐投过来的诧异的目光我看到了,我向她解释了一下“这花就是要送给他的。”

没有任何人规定送什么花一定是为了某种特定的情境。

当然也没人有权利这么规定。

我送的太坦然,他也没说什么就收下了,还问我是不是让他在这捧花中找玫瑰。

“当然不是。”我没打算把我的目的告诉他,只是让他拿着这捧花跟我一起向广场中心的喷泉处走。待会儿那里会有喷泉表演,一定会有很多人。

他抱着花站在人群中有些失措,甚至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我问他:“你看周围的人有你的玫瑰吗?”

他说没有。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见不远处有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很兴奋地盯着喷泉处,仿佛在跃跃欲试什么,我走过去问了一下,她们告诉我待会儿可以在这个喷泉下面玩游戏,如果能跑着穿过喷泉隧道并且身上没有被淋湿的话,她们就奖励自己喝一杯奶茶。

我问她们能不能带上站在我身后捧着花的人,我小声地跟她们说我这个弟弟有些自闭,不是很擅长和别人接触,请她们帮帮忙。

她们很欣然的答应了。进入喧哗并不能解除孤独,融入喧哗才能。

那天我把他送回了家,他的家离我的咨询中心并不远。

我告诉他让他回家再吃几天药,还是看不见玫瑰的话,再来咨询中心找我。

我回到咨询中心,助理给了我一本名为《小王子》的书,玩笑着说巧合的很,这本书也是小王子和玫瑰的故事,这书我当然是看过的,不过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还真是有些相似了。

果然,他再也没有看见玫瑰。他坐在我的沙发上,很惆怅的感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惆怅,但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再看见玫瑰,也知道他一定会再来找我。

“你第一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为了见玫瑰吗?”我问他。

“不是。是因为别人说我那样是不正常的,而我想知道什么是正常的。”

我点点头,“你现在就很正常。”

我起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水,水里放了很少剂量的安眠药,我需要让他的意识模糊一会儿。“喝了这杯水,然后休息一下吧。我想,你需要和你的玫瑰道个别,小王子。”

他虽然眼神有些不安,但还是喝下了。

我看见他的眼睛开始迷离,然后身子慢慢放松瘫在沙发上。

“还是醒着的吗?”我问他。

他没说话,几不可察的点点头,我很满意,我们心理学上管这个叫催眠治疗,根本不需要什么怀表或其他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把桌子上的沙漏倒过来。

“我也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你一定看过的,我们来说一说小王子和他的玫瑰。”

我知道他在听,所以我只是说我的。

我说到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小王子独自一人生活在他自己的星球上,度过了许多漫长的孤独的岁月,后来他的生活里出现了一朵玫瑰,玫瑰告诉他自己是一株只属于他的玫瑰。

小王子和玫瑰一起在那个星球上生活了很久,他们相爱了。直到有一天,小王子发现玫瑰开始枯萎,开始变黄然后变黑,直到最后,轻轻一触,玫瑰就支离破碎。

小王子很伤心,他想尽一切办法留住玫瑰,最后都没有成功。

玫瑰告诉小王子,他并没有离开,这无尽苍穹的绚烂星风,都是她。

“当你怀念玫瑰的时候,就抬头望天,或是看看自己的身边,说不定她就在某一颗闪烁的星星上,也说不定,她就是你身边的万事万物,是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的故事说完了,我不再打扰他,让他在我的沙发上好好睡一觉。

日落的时候,他了醒过来,太阳还没褪尽,启明星却已经开始若隐若现,他靠近我的落地窗去看。

“你说,玫瑰是不是就在我能看到的每一颗星星上面?”

“当然。”我没有骗他,心中的玫瑰,就在你眼睛看到的一切地方,“你还记得最早的那株玫瑰是谁送你的吗?还是你自己买的?”

玫瑰这种东西,应该不会是自己买的。

“她送了玫瑰之后就走了,去了别处,我想,我应该要去找她。”

他笑着和我道别,我把他的名字从我的病人名单里打上勾号,然后从桌下拿出我之前买的一株玫瑰递给他。

“把这个也带上吧。”

//

“我非常想看日落,你能命令太阳落山吗?”小王子坐在山丘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远方。

我很好奇,于是便问:“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我就能怀念我的玫瑰了。”

他说,夜晚的某一颗星星上面,有一株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他的玫瑰。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