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对那个小三来个180°的转变,让我毛骨悚然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老公对那个小三来个180°的转变,让我毛骨悚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悠然
2020-09-19 07:00


我忙完娘家弟弟的婚礼,已经是三天后了。

弟弟带着弟媳回门,我也带着儿子肉肉回了家。父母年纪大了,弟弟的婚事琐碎,全落在我这个当姐姐身上,老公浩南说领导检查工作,我只好什么都亲力亲为,几天下来,骨头都散架了,现在只想回去好好洗个澡,睡个安心觉。

可当我把门打开,惊呆了,我怀疑自己走错了门,屋子里的东西井然有序,地也擦得透亮发光,连窗户都擦得一尘不染,跟我想象中的狗窝,真是天壤之别。

“浩南,你是不是请了家政?”我惊讶的表情,换来了浩南的不屑一顾:一个小时300,专业搞卫生的,比你平时搞的强多了吧。我孤疑地点点头。这好好的,请什么家政,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屋子里有一股陌生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怀疑瞬间冲淡了我的疲惫,我一眼瞄着卸妆水少了许多,原来是刻度是在400,现在却在300,卸妆棉也少了4片。
这个家,果然是进贼了……

我爸跟浩南的父亲是老战友了,当年,两人一起当的兵,感情深厚。

他们退伍后,各自回到原地,我爸回到城市的,进了一家工厂,浩南的父亲回到农村,当了一名农民,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情,两家结婚后,还是经常走动,比亲戚还要亲。

浩南爸从小看到我常打趣:这丫头我要定下来,将来留给浩南那小子做媳妇儿。而我也从小特别喜欢浩南,浩男长得帅,冰蓝色的眼眸冷漠又多情,高高的鼻梁,穿着哈伦风,酷毙了,每次见到他,我的心都会“怦怦”跳个不停。

我俩都不是读书的料,高中毕业后,我爸看我喜欢花草,并给我弄了一个小店卖花。

浩南则做了一名装饰工,他的梦想是想让他爸给他弄一装饰材料店开开,免得整天弄得跟白眉鹰王一个模样。

我喜欢浩南,两家人都看在眼里,可浩然心中有了初恋女友程美丽,我第一次见到程美丽便惊叹不已,同样是女人,差别就那么大,她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身材也婀娜多姿。

可他俩的恋情,却遭到了浩南爸的强烈反对。他说那姑娘,一脸妩媚像,不像个能吃苦做活的,而且家又远。我不知道浩南爸用的啥办法,浩南后来答应了我的追求。

结婚后,浩南对我始终像那湖面的水,波澜无惊。但我一如既往的把他捧在手心。谁叫我自己喜欢他。几年后,我们的儿子肉肉出生,我便把全部精力放在儿子身上,夫妻不都是这样的吗?

“这两天,咱家是不是来过什么人?”

面对我犀利的目光,浩南垂下了下眼眸:哪有什么人,别在这疑神疑鬼的。

“我的卸妆水少了,化妆棉也少了几块。”

面对我的咄咄逼人,浩然恼羞成怒:你别瞎折腾,我告诉你,为了儿子肉肉,咱就这样过,不过就拉倒。

我一听这话,仿佛被一根细钢丝勒住了喉咙,喘得说不出话来。

别的男人出轨,低声下气求老婆原谅,他倒好,还理直气壮,果然,被爱的都是有恃无恐啊。

后来,我稍微一调查就明白了,果真是旧情复燃了,而且这把火烧得比十年前更旺了,程美丽已经离了婚,两人好了快两个月了。我站在角落旁边,看着他们眼神,透出浓浓的爱意,就知道自己与浩南的感情,比那白开水还淡,瞬间被击得溃不成军。

这个我爱了十几年的男人,要被程美丽从身边抢走,仿佛从我身上割了一块肉那般痛,我不想失去他,肉肉也不能没有爹,我自己搞定不了,只有搬救兵了。

我抱着儿子肉肉,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公公,公公是个直性子,听完火冒三丈:兔崽子,反了他,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

随即,老爷子一个电话,那家伙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老爷子犀利的眼神一扫,浩南大气也不敢出。可他的眼神,却像一把隐形的剑,直直向我射过来,我赶紧别过脸去。

店里的钱给我挪一挪,老房子要翻修……里面传来了老爷子义正言辞的声音,我不禁苦笑不已,这种靠勉强得来的婚姻到底还能撑多久?过了好一会儿,门被打开,父子俩的脸色像退了潮的湖水,恢复了平静。

“老婆,对不起,我马上跟程美丽分手,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咱俩好好过,给肉肉一个完整的家。”

都说出了轨的男人,如同茅厕里的硬币,可我就是稀罕这块硬币,有什么办法呢?日子还得再过下去。

浩南的确变了,开始对我嘘寒问暖,下班回来的早,还会到厨房炒个菜,偶尔也会陪我和肉肉一起到楼下公园散个步,别人稀疏平常的日子,对我却弥足珍贵。我感觉日子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可惜我高兴得太早了。

程美丽找上门来了。

那天,肉肉不知什么原因,哼哼唧唧,搞得我心烦意乱之际,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猛的把门拉开,倒想看看是哪个冒失鬼,把门敲得这么急,却看见了一张让我头皮发麻的脸。

10年没见了,程美丽还是那么明丽动人,岁月还给她多增添一些成熟的韵味,“刘旭,我怀孕了。”程美丽轻轻的吐出几个字,像一颗颗炸弹,炸得我心惊肉跳,浩南说的都是假话,他俩一直没断过。

程美丽告诉我,当年他俩因双方家长的阻挡而没能在一起,彼此心中一直留有遗憾,而且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在离了婚后,两人更是如鱼得水,想尽力弥补错过的十年。

“程美丽,你以为怀了孕,就能威胁到我吗?生不生得出来,还是个问题,就算生出来,也就是个见不得光的野种。”

一想到眼前这个女人,不知廉耻的在我面前打起感情牌,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倾诉要看对象,就这种事跟我说,我会说,成全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吗?

我气得直发抖,把程美丽关到了门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却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我留住了浩南的人,却留不住他的心,这样的婚姻,有坚持的意义吗?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