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从拥有了超能力之后,想什么来什么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我自从拥有了超能力之后,想什么来什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法学段子手
2020-09-19 21:01


颜真从舞台上下来,喝了一口水。

她刚刚结束了一场公益演讲。在这场公益活动里,颜真一个人就捐出了五个亿,更别提其中又有多少人是冲着颜真二字才来捧场。

颜真是谁?

她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是一位完美无缺的圣人。

颜真身高一米六八,肤白貌美大长腿,明明能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本科期间平平无奇,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举考取名校研究生,同年彩票中奖一千万,男朋友也无可挑剔仿佛甜宠小说男主。这一年,颜真被无数人奉为转运锦鲤,时常被动活跃在各大平台的转发和用户头像里。

随后,颜真以奖金作启动资金,以令人头晕目眩的速度开始创业,在各行各业都做到领头羊的位置,商界流传“颜真出手,从无走空”。别人都是登顶福布斯,颜真则堪称把福布斯榜踩在脚下。

同时,颜真热心公益,在教科文卫医农商等等方面都创建了公益项目,单是助学一项,因助学公益而完成学业改变人生的寒门学子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圈。

颜真赤子童心,因曾喜爱某位电子竞技选手,便至今都依然大力支持他所在的战队,甚至还惠及选手家人——每年都会为选手的父亲、妻女送礼,甚至花钱给选手已故的母亲上坟。

每年还会到各个大学去讲座,学生但有所问,无不回答,答必诚恳,绝不藏私。

这就是颜真,是传奇,也是圣人。

没人不服气,无人不赞美。

哦,稍等,现在有了。

就在后台的通道里,一名青年持刀捅向颜真:“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圣人!更不是天才!”

颜真躲闪不及被刺中,血染透了昂贵的云锦。

但颜真并不见着急,她瞟了一眼扎进身体里的刀,伤口还在汨汨流血。

“你很敏锐嘛!”

颜真赞了一句,她毫不在意地伸手握住青年的手,把刀拔了出去。不可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颜真的伤口瞬间愈合,染血的云锦光洁如新,就连刀和青年的手都干干净净。

怎么会这样?

青年惊呆了。

“你很有想法,跟我学成功吧!”

颜真看着青年,脸上带着虚弱和满意。

青年名叫乔之,就此莫名其妙地跟在了颜真身边。

颜真真的很奇怪。

她似乎有某种收藏癖好。她的一个衣柜里摆满了小号的衣服,目测得是一米五左右的小姑娘才穿得上,鞋架上还有许多33、34码的鞋子,都不是颜真的型号。也不像是颜真会穿的东西——颜真上身的,哪怕一个鞋扣都是奢侈品,这种平价服饰,根本不应该出现在颜真的生活范围,何况是平价旧服饰。

颜真三百平的当季衣帽间里,常换常新,不变的是假发永远占领一席之地。流水的小裙子,铁打的假发套。有理由怀疑颜大小姐其实是个秃子,但是没有其他证据。

颜真的卧室里,还摆着许多照片,都是同一个人。里头的小姑娘有些像颜真,但颜真比她好看一万倍,所以只能是低配版的却充满活力、健康活泼的颜真。

可颜真不是独生女儿吗?看来真相只有一个!

“你生过孩子?不是我说,孩儿她爹基因拖你后腿了。”

“有没有看过那种霸总小说?在霸总身边干活儿,就当自己是个瞎了眼的聋子哑巴。”

而且颜真过于虚弱了,不是那种被他刺杀后伤筋动骨需要休养的虚弱,刺杀在颜真身上根本没留下痕迹。可颜真的身体状况是真的很垃圾。

一口气上五个台阶就腰酸背痛大喘气仿佛能当场厥过去。

哎,这身体差得连刺客都看不下去了喂。乔之劝她:“你锻炼锻炼吧,大姐。”

颜真很倔:“少骗我给健身房送钱,和锻不锻炼根本没关系。”

“要么去医院检查检查?”

“少骗我给医院送钱,和生不生病根本没关系。”

颜真的检查报告上真的毫无异样,最精密的仪器都显示她的身体毫无问题,非常健康。

但显然,颜真的表现并不是健康体魄应有的。

而颜真并不在意这些,她的身家乔之根本数不清,姑且就简单概括为富可敌国吧。富可敌国的颜真并不需要亲自爬楼梯,她把自己需要经过的地方都安装上了可供移动躺椅前行的电梯,如果不行,那就让乔之抱她过去。

“我不能养个闲人呀。你可以吃软饭但不能吃干饭呀!”

颜真心安理得地窝在他怀里,甚至还很有心情地戳了戳他的一边小酒窝。

乔之很想张口要求她老实一点,嘴张到一半看见一个保镖掏出枪来对着他们,顿时要说的话就变成了一声嚎叫。

“啊!!!”

怎么办,往哪里跑,现在把怀里的女人扔出去行不行?

颜真不为所动,乔之眼睁睁看着保镖们忽然集体身亡,又忽然全部消失。

比武侠小说里邪魔歪道的化尸水还要干净。

是颜真?乔之木木想到。

“想学吗?免费教你哦!”

颜真拍了两下他的脸,水嫩嫩的小年轻,手感真不错。

不想。

乔之心里冒出两个字。

随即又冒出一句话,驱散了它们。

真的不想吗?

真的不想吗?

财富、名望、强大的超能力或是异能,谁会不想呢?

乔之没有意识了,似乎还没能回神,好像点了点头,十分机械。

颜真笑了。

“诺,过来把流程走一下。这位是蓝精灵,你随便问个好,不问也行。”

颜真把乔之带到她的古董藏室里,拿起某个灯擦了几下,指着从壶嘴里冒出的蓝色灵体很随意地介绍道。

蓝精灵当场暴躁:“你又他妈来!”

“啧啧啧,都说一事不过三,过三就习惯,你怎么还这么暴躁?适应力不行啊,蓝老哥!”

“放你娘的屁,再说一遍,老子不是蓝精灵,老子是阿拉丁神灯!神灯!”

“哎呀,讲道理明明就是一个壶的样子为什么要叫神灯?还阿拉丁神灯。这样吧,咱俩各退一步,以后你就叫阿拉壶了。这总可以了吧?咦,总感觉这样叫你有点碰瓷......算了,不管了,你看看你,想当初咱们初见的时候,你是多么有礼貌,服务态度多么好,现在呢?满嘴脏话,这样不好不好。”

乔之:我感觉自己插不上话,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行了,你冷静一下,上班了,拿出工作态度来,给我这个小朋友走个流程。来来来。”

颜真拉过乔之的手,“你擦一下这个灯,然后你瞎许两个愿望,不用仔细想。

这两个愿望就当是满减赠品,毫不要紧。重要的是第三个愿望,你听姐的,过来人,第三个愿望你就许,心想事成。”

什么再来三个,都low爆了,看我中文博大精深、言简意赅、非常实用。

心想事成吗?乔之忽然明白了颜真的成功秘诀,和她种种神异之处。

她的确不是天才,也不是圣人,和异能者。

不,也可以说她是异能者,她通过在神灯许愿中搞的骚操作,赋予了自己一个不可思议的超能力,心想事成。

稍等,那为什么说她不是圣人呢?能力和品德无关,她克制有礼,有素质,德才兼备,不见任何嗔痴贪欲,是众人人眼中最有素质的人,从来不说脏话坏话,甚至从来没有刀剑一般的眼神和难看的脸色。修养一直是她的标签。为什么不是圣人?

让我想想,好像有哪里不对.....哦,想起来了,她杀过人,那些保镖。是被“心想事成”杀死的,只消在心里想一想,人就没得干干净净,就像她的伤口,和衣服上的血。

“你杀了他们,不觉得......”乔之努力措辞。

颜真笑了一下,仿佛听到小孩子童真的言语那样,“愧疚?难过?罪恶感?心理压力?都没有。又不是第一次。”

“那第一次?”

颜真指了指收藏室中的冠军奖杯,“是他妈。”

啊,是那个电子竞技选手。

“那一场他打得太垃圾了,我就在心里骂了一句‘孤儿打法,你妈死了’,然后就这样了。”

然后他的妈妈就真的死了,颜真为此补偿了这么多年。

“那个时候还年轻,谁知道这个心想事成分不清骂人和许愿,真他妈是想啥成啥。我也许愿过让他妈妈复活,结果神灯那个狗客服售后极差,说早和我说过许愿结果不能逆转。狗币,这是逆转的问题吗?这是识别不清的问题!总之那个憨批不给我解决问题我也没办法,只能物质补偿了,试问哪一个平凡普通的社会主义接班人能背负一条无辜人命的重量呢?”

颜真点了一支娇子叼在嘴里,斜着眼睛看他,嬉皮笑脸:“所以,你知道了?小朋友,管住自己的心,不然你会后悔的。”

就连在心里发泄也不能吗?难怪颜真会修成圣人。这样的副作用,但凡不堕落成麻木的魔,就必然会成圣的。

“我也要杀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你不配。”

“他们也要杀你,你咋不带他们来许愿?”

“他们不配。”

颜真吐烟圈的样子很好看,她说:“乔之,你值得,你要相信你值得。”

那个之字的音被她拖得很长,脸上似笑非笑,很吓人,也很好看。

颜真收了徒弟,众人用嫉妒的眼光看着那个平庸的男生,每年,不,准确说是每分每秒,颜真都会收到无数天之骄子的简历,最后她宣布,那个扔到人群里打不出一丝水花的男孩子,将被她倾囊相授。

“我们是一样的人。”她在媒体面前笑眯眯地解释。

媒体通稿解读为:和她曾经一样看上去毫不起眼其实拥有巨大的能量。

乔之却知道,这种相同,是带着诅咒的礼物。

不,可能真是诅咒。

乔之和“师傅”颜真一样,以令人头晕目眩的速度开始暴富。

与此同时,乔之发现自己的气血可能有些跟不上,头发一把一把地掉。

秃然有一天,乔之理所当然地全秃了。

颜真笑得肆无忌惮,然后热情又贴心地送了他一顶假发。

颜真笑颜如花,乔之忽然就很快乐,他把假发放到一边,顶着明亮的头颅,双手合十向颜真行了一礼:“阿弥陀佛,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途经宝地,想借宿一宿,化个斋饭。”

颜真就妖里妖气地拿腔拿调:“借宿可以,唐长老拿什么来偿呢?不如就拿这一身皮肉偿了我,遂了我长生不老的愿?”

“原来女施主竟是个吃人的妖精么?”

“是,也不是。我挑食得很,只瞧得上你。让我翻翻菜谱,清蒸还是红烧?”

入戏几回合,乔之忽然伸手拽掉了颜真的假发。

“果然,你也是——师太,这,也是心想事成的副作用罢?”

闹这一阵,颜真闹不动了,她真的太虚弱了。乔之也有些喘气。

“不止如此呢,小朋友。是不是感觉有点累,身体没有以前好了?我也是。你知道神灯怎么说吗?他说,这世间,没有白来的午餐。玄学上说因果相报,科学上说能量守恒。实现的每一个愿望,都会消耗相应数量的能量,就像手机运行程序是要耗电一样的。只不过,那种普通的愿望,属于低耗电的程序,手机本身的电量可以支撑;心想事成这种,就是很耗电的,手机负担不起不起,得插个充电宝。头发就是充电宝。头发没了,就要透支其他地方的能量了,什么心肝脾肺什么的,明白吧?透支多了,我们就盖木欧瓦。”

“我曾试图用心想事成许愿我心想事成不耗电,可惜,失败了。我能钻一个空子,终究没有另一个空子给我钻。”

颜真回忆了一下自己初次见到神灯的时候,她许的第三个愿望其实是“再来三个愿望”。小姑娘个头矮矮的,要略仰着头才能看着灯神。

那时候的灯神也是蓝色的,而且还非常有服务态度,以至于现在看着依然一身蓝皮但已经进化为暴躁小哥的灯神,颜真忍不住想甩他一句“蓝娇你几”。

面对熟悉的“再来三个”,那时还很有从业操守的神灯精灵说:“不好意思,这么钻空子的人太多了,我们已经出台了最新条款修复了这个bug,请您重新许愿,否则视为自动放弃!”

于是逼得颜真想出了“心想事成”这个大招。颜真:不愧是我。

从此颜真很快就拥有了能想到的一切。

长高。

变美。

名校研究生。

中五百万,不,一千万!

完美的男朋友。

全系列口红。

别墅豪车。

这是颜真的发家史。

再后来就是身体渐渐被愿望透支,是电竞选手丧母之后发现不可动妄念的限制。颜真捧着一本佛经,把自己关进了素质的笼子,成为众口交赞的圣人。

随后颜真就拼着一口气许愿把那神灯精灵连灯带灵搞到自己手里关着,变成家养许愿机,用来给乔之们许心想事成用。精灵暴跳如雷,金牌客服变祖安神灯。

社会我颜真,从来不吃亏。

乔之看了看眼前一戳就碎的瓷娃娃,仿佛见到了以后孱弱的自己:“那你还让我许愿要‘心想事成’?”

“怎的?”颜真又斜挑着眼睛看他,“你不想要?”

倒也不是。乔之忽然有点鄙视自己,但又觉得是人之常情,谁还真是个超凡脱俗的圣人呢?现世公认的圣人就在眼前,是一个坑了自己的坏妖精。

颜真漫不精心道:“你也不必委屈,我又不是只坑了你一个人。那小破灯说拿身体的能量充电你就真信啊?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要真说能量守恒,别提成就我如今的事业,就这么一栋房子,卖了我整个人,要了我一条命,也买不起。你以为你有多值钱?嘁。”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神灯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满足我的愿望?你以为是日行一善啊,他必然是有所图。不,他只是个可怜无辜又无助的小客服,是他背后的人有所图。我猜,能量守恒因果债是真实的,却不是我们割肉自食、自给自足,是我们在向神灯背后的人‘借贷’。”

“说不准,我们通过他许愿获得什么,就相当于签下了欠条——根据能量守恒因果债,我们的获得是必然要还的,我们在这里获得天降之财,在那里就会背负巨额债务。至于秃头和身体衰弱,充其量只能算是手续费。”

“别人知道了这些个,大概率是会控制自己许愿次数的。我偏不,我不相信他可以这样毫无节制地满足无限多的愿望,我非要看看他的极限在哪里。即使他没有,这两界往来传输的通道也会有极限,就像网络拥挤就会卡,网页会崩溃。如果许愿的人足够多、愿望数量和质量也很高,高到这个通道超负荷,会不会爆呢?”

“我很期待。”

“我是会死,你们可能也会。谁在意呢?你精彩地活过啊!我这不是在坑你,我是在帮助你。”

乔之总算明白,颜真确确实实,不是圣人。

她笑起来,那种我看世界皆蝼蚁,老娘自己也是蝼蚁的疯狂和一视同仁,既让人心悸,也美得惊心动魄。

乔之现在很为难,他站在阳光充足的大阳台上,在许愿与不许愿之间左右摇摆。

一方面,他很想控制自己,搞什么事情啊,当一个平凡普通的超级富一代不好吗?

另一方面,他觉得颜真的设想很有道理,也很有趣,他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想要搞事的心。

这就是人类啊,乔之叹息着,又许下一个愿望。

怎么说呢,这种心理状态可以拆分为两种层次,第一种类似于你妈不让你干嘛你非干,第二种类似于你知道应该靠自己努力学习来取分数,但如果你有偷看答案的机会也依然很难忍住。

想来颜真就是这样一步步虚弱的吧,如果是“言出法随”这样的技能或许还能控制一下,可“心想事成”,脑海里转念间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做到如指臂使呢?并且许愿不能逆转这一条,比起限制许愿人后悔,更像是在助纣为虐——让许愿人在自己的“转念”被当做正式“愿望”予以实现的时候,没办法通过“不不不,刚刚是我瞎想的,这不是我的愿望,请恢复原状”来要求神灯集团退还已支付的手续费。

本质就是垄断集团割韭菜罢辽。

“喂,”颜真从隔壁房间的阳台上探出半个身子喊他,“来玩个游戏,来不来?”

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疯狂赌约。着实是颜真和乔之这样万事万物唾手可得又每天在死亡边缘跳跃的人才会玩的东西。

赌约内容:二人互相指定对方为自己的遗产继承人。谁先死于心想事成,则另一人可获得他的全部正资产。

(注:不能使用心想事成诅咒对方早死,或许愿自己一定比对方寿命更长。)

“是全部的、所有的哦~”颜真强调。

乔之死的那一瞬间,忽然恢复了所有记忆,但他只来得及做了个抬手想指向颜真的动作,就耗尽了最后的能量。

乔之死亡之后,神灯精灵忽然飞到颜真身边:“我的新主人,阿拉丁愿意听从您的命令。”

颜真:“从此你就是蓝精灵了。”

神灯:???

颜真操纵神灯,打开了里头记录的许愿记录本,找到“颜真”一栏,密密麻麻是自己许过的愿望,从前两个普通的“中一千万”和“考上研究生”,一直到后来用心想事成许过的无数愿望,都一一记录在册。

颜真浏览一遍之后,一键删除。

颜真的身体恢复了健康。

“蓝精灵,除了之前‘不能许再来三个’这种无限型愿望以外,再添加一条:一切关于我的愿望,无我本人首肯都无效。”

“如您所愿,主人。”

“像从前一样,到处去寻找目标吧。”

“愿望记录本,目标颜真:

我许愿我能心想事成。

我许愿我这次投资大获成功

......

孤儿打法,你妈死了。

......

我许愿今年就登上福布斯。

......

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我感觉这一切有问题,我许愿,神灯真正的主人给我滚出来!

定身!许愿:说出神灯许愿背后的真相。”

心想事成的技能强大如斯,竟然连背后的主使都受其约束。乔之被颜真从本来世界弄到了她的面前。

你知道能量守恒吗?这世间的一切都是能量的一种,并且各种能量之间可以互相转换。只要你掌握正确的转换技术,你可以把一丝头发转换为相应的金币,也可以把纸巾转为等值的面包。

乔之的神灯技术就能实现这样的转换,神灯可以汲取山间的风、早晨的阳光,甚至是汽车的尾气,把它们转换为一切世人所想。

不过,你该不会以为这种转换是免费的吧?

转换的费用是在自以为是幸运儿的猎物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收取的,那就是人身体中的能量。普普通通三个愿望的能量就算被吸走了,也很难让人联想到神灯和许愿的代价。

掉头发?心律不齐?胃口不好?

熬夜而已嘛!

直到颜真,开创了“心想事成”的先河。

所以她身体的能量,并不是能量守恒的天平上的交换品,而是被乔之利用神灯赚走了。

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在这个想得出“心想事成”这种骚操作的姑娘心里。

“我许愿,你就此失忆直至死亡前最后一秒。

从此你就是人类乔之。

我许愿,伤口恢复,衣服如新,乔之的手和刀也干干净净。”

“你很有想法,跟我学成功吧!”

一口气许下这么多愿望,颜真显得更加虚弱,不过没关系,好戏就要开场。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