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实录:亲妹妹和父母老公合伙欺负我,就因为我善良?
故事 生活

生活实录:亲妹妹和父母老公合伙欺负我,就因为我善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夏花
2020-09-22 15:00


我叫李霞,今年28岁,有一个1岁半的女儿,和老公孙玉平共同经营着一家便利店。日子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却也平淡温暖。

然而,从今年年初开始,我的小幸福出现了危机,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我的亲妹妹。

事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我家里姐妹两人,妹妹比我小3岁,叫李菲。上学时,我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就和亲戚到南方打工。而妹妹脑子聪明,学习也用功,就一直读书

高中时,父母掏空积蓄,将她送到一所离家较远的寄宿学校。

在学校里,她认识了一个男生,就是我的老公孙玉平。当时他两在同一个班级,加上又是同一个地方的人,每次回家也顺路。

一来二去,情窦初开的两人便在学校三令五申明令禁止早恋的情况下恋爱了。

都说恋爱中的人幸福是写在脸上的,初尝恋爱滋味的妹妹并不善于隐藏自己的小心思,很快就被学校发现。老师叫来双方家长,父亲很生气,打了妹妹一巴掌,命令她和孙玉平尽快撇清关系。

倔强的妹妹当众和父亲争执起来,并说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孙玉平分手。

孙玉平的父亲也要求老师将他调到离妹妹教室最远的班级。

但这一切都没能阻止两人感情的持续升温

沉浸在初恋幸福中的妹妹学习分了神,成绩也直线下滑。后来即使奋力复习,也只勉强上了个外地的三本院校,而孙玉平在本地上了大专。

虽然都说异地恋很艰辛,但两人却将这份感情维持得很好。每次放假,孙玉平都会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妹妹学校看她,还会给她带一大包她爱吃的特产。

妹妹大四的时候,毕业后的孙玉平直接到妹妹上学的城市找了份工作,两人在校外租了间小公寓,正式开始同居生活。

妹妹毕业后,幸运地应聘到了一家不错的企业,工作的地点刚好在老家所在的城市。

孙玉平便辞了工作,和妹妹一起回了老家。

毕业了,也有了各自的工作。中学时遭到双方父母反对的两人,现在成了亲戚朋友眼里的金童玉女。

孙玉平虽然长相不算出众,家境也一般,但为人诚恳,父母都很喜欢他。

女大十八变,加上越来越会打扮,妹妹属于人堆里的标准美人儿,孙玉平的父母对这个准儿媳妇儿十分满意。

两家人就定好日子,准备将二人的婚事办了。

父母高兴地给所有亲戚朋友都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我,沉默了几秒,还是开口对母亲说“妈,别瞎忙活了,妹妹不会和孙玉平结婚的”。

“谁给你说的。”,我明显能感觉到母亲的震惊,甚至可以想象到她此时的表情。

我将前两天妹妹打电话给我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那天早上,因为前晚上加班,我还在睡觉。迷迷糊糊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她情绪很低落:”姐,我该怎么办呀,其实我不想嫁给孙玉平”。

“为什么呀?”我很惊讶地问她。

妹妹说自己之前眼光太狭隘了,认为孙玉平就是自己的一切,工作以后才发现,原来外面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有更帅的,更有钱的,更有才华的。她觉得孙玉平配不上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要和他结婚的念头。

最后,妹妹哭着说:”姐,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问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爸妈,告诉孙玉平,说自己不想嫁就可以了。

妹妹却说,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她不想伤他的心。而且父母也喜欢孙玉平,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说不嫁的话,父亲一定会打死她的。

我只觉脑袋一团乱麻,妹妹在电话那头一直哭。

母亲听完我的讲述,没说一句话便挂掉断电话。

过了一天,母亲又打来电话。她叹了口气,对我说:“霞儿,你看能不能请个假,回家一趟”。

虽然我也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妹妹有些过分,但毕竟是亲姐妹,感性告诉我应该要帮她。

第二天一早,我便踏上回家的列车。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父亲铁青着脸一个劲儿的抽烟,母亲边流泪边给妹妹擦眼泪。

我正准备安慰父亲几句,他却先开口说:”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以后怎么做人”。

我张了张嘴,终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晚上,母亲来到我房中,拉着我的手,想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我反过来握着她的手:“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心里慌乱得厉害。

母亲抹了一把眼泪,理了理我披散下来的头发:“霞儿,妈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菲儿不听话,已经将你爸气病了。街坊四邻都知道菲儿和孙玉平的事情,可这孩子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悔婚。你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玉平这孩子,虽然比不得外面那些男人,但心眼儿实诚,适合过日子。我和你爸已经和他父母商量过了,他们也没多大意见。”

我心里一惊:这是要我代替妹妹出嫁么?

我正准备拒绝,母亲又抹了一把眼泪:“霞儿,妈知道这为难你了。你先好好想一下,答不答应都没关系啊”。

说完母亲便离开了,留我一个人呆在原地,心里怎么也接受不了这巨大的转变。

这个孙玉平,我连见都没见过,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我脑袋嗡嗡直向,翻来覆去睡不着,感觉自己就像落入了圈套。

早上吃过饭,妹妹又跑过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抱着我一直说让我帮帮她,搞得我手足无措。

一连几天,我几乎都是躲着母亲和妹妹,就像自己做错了事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这天夜里,父亲一直咳嗽,我看见母亲披着外衣给他煎药,灯光照着她花白的头发,刺痛了我的眼,我在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孙玉平父母带着他上门来。我躲在门后偷偷瞅了他两眼,四目相对时,我红着脸低下头。

经过几番交谈,我看见父母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几天之后,我和孙玉平领了证。


没有婚纱,也没有婚礼,亲朋邻居在一起吃了个饭,我的准妹夫摇身一变成为我老公。

有时候想来,生活就是如此戏剧!

起初,我和孙玉平的生活免不了磕磕绊绊,但日子长了,倒也渐渐磨合出了默契。

我辞去南方的工作,在双方父母的帮助下在小镇上开了一家便利店,生意不算红火,但也够养家糊口。

我怀孕后,孙玉平也辞掉工作,一边帮忙打理店铺,一边照顾我。

一天下午,店里生意比较冷清,我坐在门边打瞌睡,孙玉平在厨房给我炖汤。

母亲兴冲冲地走进店里,说:“霞儿,你妹妹要结婚了。男方是城里人,挺有钱的,房子是复式,车子也是现成的,而且家里是个独子。”。

“那挺好的。”我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淡淡应了一声。

这时孙玉平也端着洗好的水果走出来:“听说李菲要结婚了,恭喜啊。”

母亲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大笑着说:“日子都定了,你们提前过来陪陪她。”

妹妹的婚礼定在市里一家高档酒店,豪华又热闹,亲朋好友都纷纷称赞妹妹找了个好人家,父母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我的孩子也在等待中降生了,是个可爱的小公主,孙玉平抱着她,亲了又亲。

孩子满月时,妹妹给她买了衣服玩具,包了个大红包。

之前几乎从不上门的妹妹,现在隔三差五就往我家跑。拿起我给女儿买的衣服反复看,逗着我女儿说:“瞧你妈给你买的这什么呀?怎么能穿呢?以后小姨天天给你买漂亮的,小姨不差钱!”

看着妹妹得意的笑脸,我竟一阵恶心。

刚开始,妹妹每次来时,孙玉平就借口出门。但次数多了,总会有碰在一起的时候。

 有一次,小家伙饿了,一个劲的哭。我就让妹妹帮忙抱着,我去冲奶粉。

“李霞,孩子怎么哭成这样?”,孙玉平正好回来。推开门看见抱着孩子的妹妹,脸色沉了下来,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从我手里接过奶瓶:“你去哄孩子,我来吧。”
妹妹将孩子交给我,咬了咬嘴唇:“姐,那我就先回去了”。

妹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我们家。

一天中午,我正在哄孩子睡觉,她走进店里,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有泪痕。

我将孩子放在床上,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妹妹说想要离婚。

我很震惊,一直追问,她终于向我说出实话。

她老公虽然家境不错,但结婚以后,两人并没有买房,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婆婆是个强势的女人,一开始就看不上妹妹。结婚以后,更是觉得妹妹抢了她儿子,处处针对她。
她老公属于典型的妈宝男,妹妹和婆婆有矛盾时,他总是反过来责备她。时间长了,两人矛盾加深,关系也一步步恶化。

今天妹妹顶撞了婆婆几句,刚好被她老公看见,就上前打了她两耳光,忍无可忍的妹妹和他大吵一架,哭着跑了出来。

说完,妹妹再次哭得梨花带雨。孙玉平递给她几张纸巾,妹妹接过纸巾,眼里闪过一丝羞愧。

后来,妹妹老公过来将她带回去。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缓和多少,但妹妹目前也没有真正离婚的打算。

妹妹说她也二十五六的人了,现在离婚,不一定能找个更好的。虽然受点气,但至少不缺钱花。

这件事情过后,妹妹再来我家时,孙玉平就不再找借口躲出去,甚至还会主动留她吃饭。

当然妹妹也毫不客气,开始和孙玉平有说有笑。

这天,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的气管炎又犯了,让我买盒药送回去。我把孩子留在家里让孙玉平照顾着。送药回来时,我竟然看见妹妹靠在孙玉平身上,逗着摇椅中的女儿,笑得前仰后合。

我站在他们身后咳嗽两声,妹妹回过头来有点尴尬的看着我。

我抱起女儿就离开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种情况也许是第一次,但并不是最后一次。

我去孕婴店给女儿买纸尿裤,回家时看见孙玉平窝在沙发上,妹妹面对他站着,双手搭在他肩上,距离近的差点就亲在一起了。我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回来晚一点的话,会发生些什么。

我气愤的将纸尿裤扔给孙玉平,转身进屋。

我不止一次地告诉妹妹,让她和孙玉平保持点距离,毕竟现在是她姐夫。没想到妹妹掩口一笑:“我说姐,你也太小心眼了吧,我和他那都是过去式了。”

我也一次次地告诉自己孙玉平和妹妹之间不会有什么,但我感觉自己的婚姻似乎在一步步陷入危机。

之前孙玉平是个不爱玩手机的人,手机也从来不设密码。但最近总是抱着手机发信息,经常乐得嘴都合不拢,而且手机也设了密码。趁他手机留在桌上时,我试了几次密码都不正确。

我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一次,孙玉平又在神神秘秘地发信息时,店里来了一位顾客买东西,他随手将手机放在茶几上,忘记了锁屏。我走过去一看,正好有一条信息发进来,我瞟了一眼,居然是和妹妹在聊天。

我正准备拿起手机看时,孙玉平走过来一把夺了过去。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大声问他既然娶了我,为什么还要和我妹妹纠缠不清。

孙玉平立马就火了,说我捕风捉影,蛮不讲理。然后怒气冲冲地离开店里,彻夜未归,我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无人接听。

第二天一早,我索性借了来店里买东西一位顾客的电话打给他,没想到我还没开口,妹妹慵懒的声音就传进我耳朵。

我吓得立马挂掉电话,感觉自己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两耳光,脸上火辣辣的。木讷地将手机还给顾客,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一整天都魂不守舍。

到下午时,孙玉平回来了,不过是妹妹和他一起。看见他们时,我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妹妹上前扶着我的肩膀说她正准备过来看我和孩子,结果刚好碰见了孙玉平,就一起过来了,说完伸手抱起我女儿,也不敢看我.....

我知道她说的是假话,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又能怎么办?她是我的亲妹妹啊!我也想过离婚。但我的孩子还小,我又不想让她从小失去父爱,失去完整的家。

所以现在的我,整天陷入无边无际的辛酸和苦闷中。原本以为的幸福生活,如今,一日一日仿佛变成了阵阵噩梦一般。可我又该怎么办?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