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哄骗老婆怀孕后,我开始物色情妇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哄骗老婆怀孕后,我开始物色情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春胖胖
2020-09-22 16:00


三年前,我被老娘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强行召唤回老家。

她说自己中风不能动了,可我一回村就看见老娘活蹦乱跳,生龙活虎地来迎接我,身后还跟着个丫头。

当年的秦春,模样比普通村里妞儿好看点,打扮的也不算太土气,勉强能入我的眼吧。

“这是春儿,水灵灵的丫头片子,才19吶!”老娘热情的介绍着,把秦春夸的天上仅有人间绝无,我却很清楚秦春的条件。

第一:她没啥文凭,就是个小学毕业的笨脑瓜,根本配不上我这个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要知道,我可是十里八村唯一的高档学府毕业生啊。

第二:秦春虽然模样还行,但是太黑,一双手也粗粗笨笨,一看就是地里做惯了农活儿的。

但我娘说她勤快的很,保证能把我的家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所以我勉强也能忍受。

还有,老娘背地里把我叫到一旁,说秦春虽然是个农村人,但是娘家还挺有钱,又是个独生女,以后我岳父岳母一死,秦春家还不是我说了算?

想想这些,我咬了咬牙,答应了这门婚事。

秦春的感情生活比较单纯,没谈过几次恋爱,根本架不住我的攻势。

在老家相处了几天之后,我马上把秦春带到了城市里,美名其曰帮她省钱,直接把人带到了我的出租屋中。

秦春果然手脚麻利,不到一天的功夫,就把我那猪圈一样的窝改造的亮亮堂堂。

我很满意,给她在网上订了几个小蛋糕和奶茶,用了满减券之后只需9.9,就把秦春迷的眼里亮晶晶,直夸我贴心。

我俩同居之后,秦春本来不愿意声张的,但我偷偷摸摸拍了好几张照片,一发朋友圈,老娘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拿着照片满村里炫耀显摆。

这么一来,全村都知道秦春跟我好上了。

秦春的爹妈打来电话,劈头盖脸把秦春一顿骂,她直接被说懵了,躲在床上蒙着被呜呜地哭。

我心里笑嘻嘻,脸上倒是一副暖男样,走过去拍拍她的背安慰着:“别担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咱结婚不就是了?”

我这么温柔,再加上秦春小孩心性没啥防备心,当晚就被我得了手。

我们结婚了,婚礼过程我都很满意,26岁的我在村里可以说是大龄青年了,很多村里人都来看我的热闹。

但秦春一出场,直接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她那天挺好看的,穿着二手婚纱,却也美得像个小仙女。

只可惜,还是黑了点儿。

我和秦春就这么结了婚,婚后我把秦春带到了城里,因为婚房在农村老家,所以我俩还是得继续租房。

秦春没有什么文化,在城市里找不到合适工作,我托了好几个朋友打听,终于给秦春找了份打扫卫生的保洁工作。

一小时能赚35元,一天干上七八个小时,也算可以。

我把安排给秦春一说,没想到她还不乐意了。

“我没干过这种活儿啊,我不想去。”秦春噘着嘴,还跟我撒娇卖萌,说我月薪那么高,她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帮我收拾屋子做饭不是挺好的吗?

我心里又气又恼:家庭主妇?她配享这种福吗?

婚前,我给秦家人说自己月薪一万,在外企工作。

实际上,我的确在外企,但不是部长而是个小员工。

月薪扣完税,也只有四千来块钱,刚够养活自己,再多一个秦春的话,我俩的生活就够呛了。

我又不能直说,只能苦口婆心的劝秦春:“现在女性都是自立自强的,你以为你还生活在旧社会,在家是大小姐、嫁了人是姨太太啊?”

被我一顿劝,秦春犹豫着,还是答应了。

她出去做了保洁,早晨跟我同时出门,晚上回来的倒是早。

因为四点多钟就得去菜场买菜,那时候不是高峰期,人比较少,可以静下心来精挑细选。

直到一年多之前,我的日子都过得挺美。

秦春虽然不是很勤快,一天才工作四个小时,但也能赚到四千二百多块钱。

这些钱,我都劝秦春攒起来,顶多拿出一千块买买菜什么的。

秦春也还算听话,每天做的饭都不错,一菜一汤加上香喷喷的大馍馍,把我吃得美滋滋的。

不过,我俩也不是不吵架。

去年夏天,秦春在一个女客户家里看到一条橘黄色的裙子。

不得不说那裙子真不赖,上面的印花半点不俗气,还挺显身材的。

秦春当天回家就不停地跟我说裙子裙子,话里话外都是想买条同款。

我当然听出她的意思了,但是看看秦春,又想了想住在高档社区的女顾客,我撇了撇嘴。

“你搞清楚一点,人家的身子又白又嫩,你再看看你吧,就快成黄脸婆了,还穿什么裙子?”

我的一番话让秦春清醒了,她走出屋子再也不提这事。

本以为这事儿翻了篇,谁成想秦春学会了网购,竟然自己买了一条裙子回来。

那天我下了班,回家一看秦春穿着新裙子,我顿时就火了。

那么漂亮的裙子,能便宜的了吗?而且秦春算什么东西,花这么多钱也不跟我说一声,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憋着火吃饭,时不时刺挠秦春一句:“哟,还是吊带裙啊,你这虎背熊腰的,好看?

在城里过了一年,你也快变成富贵小姐了啊?去年夏天,你一口气就买了三条裙子,现在又买新的?一个月赚多少钱啊,这么个花法?”

秦春低着头,脸涨得通红,过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才99块包邮呢,我在网上买的高仿。”

听到还不到一百块,我这颗心顿时舒服了不少。

不过一百也是钱,可不能让秦春尝到甜头,我好好教训了秦春一顿。

虽然这裙子已经穿过了没法退,但秦春跟我保证以后买裙子会先打招呼,所以最终结果我还算是满意。

只不过,我隐隐约约觉得,秦春看我的眼神跟以前不大一样了。

后来,秦春跟我闹说不舒服,老是想吐。

我挺不耐烦地带她去医院一检查,好家伙,竟然已经怀孕俩月了。

秦春怀孕之后,变脸变的比翻书还快。

她肚子饿,闹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的,看在我儿子的面子上我都满足了她。

谁知道这婆娘不知好歹,还想吃四十块一碗的即食燕窝!

她说那东西有营养,一天要吃一个,每个月都要一千二百块啊。

我心里不乐意,来伺候媳妇的我妈却偷偷给我说:“给她吃吧,就当是为了孩子!”

没办法,我只能给她买了燕窝,不过我留了个心眼,买的是同一个牌子的实惠装来糊弄秦春,这样一天只要十来块钱。

这东西反正都是燕子的口水,花一千多块吃口水?纯属有病。

随着秦春的肚子越来越大,她逐渐干不动活儿了。

到后来,连饭都不做,还得辛苦我妈给我们俩做饭。

我足足忍了秦春六个月,到了最后四个月,我实在是受不了秦春的大肚子,住进了单位员工宿舍。

外企单位有一点挺好,就是单位员工都是年轻人。

我和两个同事在宿舍里一起撸串,一起侃大山,别提有多快活。

秦春一开始也有意见,被我一句话就給噎回去了:“我不赚钱,谁给孩子买奶粉啊?”

到秦春快生产的时候,我的心被几个新来的女同事给拴住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