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规则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规则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叶飞虹
2020-09-23 07:00


常常听到一句话:天性如此。到底啥是天性?

顾小辛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在跟周公博弈。“你在哪?过来接我一下。”报了个酒店的名字,最后还丢了句:“顺便给我带套衣服来。”

奈何前一晚赶方案到凌晨,睡意朦胧的我忘了带衣服这茬,赶到酒店的时候,顾小辛全身赤裸的躲在套房洗手间,而房间里满目狼藉,沙发上坐着一男几女。

情节老套,男人出轨被抓,参与者顾小辛。这种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只是这次有点狼狈,两个厮混的人的衣服被捉奸者撕得稀碎,男人仅靠一个抱枕遮羞,周旋半天才得以脱身,我和裹着酒店床单的顾小辛到马路上打车。

站在马路边,她问我要了支烟,悠然吞吐全然不顾旁人的目光:“你是不是很鄙夷我?”

“没有。”我语气清淡。

“我知道你有。”顾小辛歪着眼看我:“男人的天性就是如此,你怎么一直都不清醒,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坚贞不移的爱情,所谓忠诚,只因背叛的筹码不够。”

“嗯,知道了。”我一直看着远处的车流发呆。

顾小辛丢烟头的动作太大,险些将床单脱落:“看什么看,看得见摸不着,滚!”不得不说,她身材很好,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我要是个男人,估计也难以抗拒。

顾小辛是我从开裆裤到学士服的闺蜜,从小,两家父母都没把我俩当外人,我的性格火烈,她温柔如水,如果不是丁诚然的事情,大概我依旧是能为她抓棍甩流氓的那个人。

自去年她从西藏回来,一切都改变了。

顾小辛因为不堪被上级骚扰而辞职,休整的那段时间在网上被所谓的灵魂洗涤鸡汤灌溉,奋然不顾的去了西藏,临行前她对我说:“格格,我觉得我已经抑郁了,所以我要去可可西里净化心灵,去雪山抛开所有,去纳木错放空自己,我要直击我的天性,然后才能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以为只是不痛不痒的牢骚几句,谁知道第二天便不见了踪影,第三天告诉我,她已经在四川跟网友碰了头,要一起前往稻城。那个时候,我和丁诚然正在热恋,经常笑嘻嘻的看她发回来的各种照片,那时,我还有些微微羡慕。

所有一切,从我在丁诚然的手机里发现的一张照片而混乱。

照片里顾小辛全裸着,在一个不知名的湖水边奔跑,绿意盎然的山色,满满溢出春情的味道。出于本能,我没有给丁诚然看过这张,呵呵。

捉奸在床戏码的第一集,是在我的床上。尔后,没隔多久,就有了续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状况发生,我都会去救场。

“人的天性如此。”这是她每次事后都要跟我说的话,而我每次看见她雪白的躯体,就不停在纠结,到底什么是天性使然?奔放无羁的放纵,就是释放天性?没有顾忌,没有道德制约,没有敬畏,就是释放天性?

也许是那次捉奸的女人有点狠,隔了半个月遇上,还能将顾小辛堵着再打一顿。

“我今天出门是没烧香吗?COCO广场那么大,还能碰到那个疯子,自己男人管不住,来找我撒气!”鼻青脸肿的顾小辛骂骂咧咧:“死格格,你擦的轻点,弄疼我了。”

我深深叹了口气:“以后别招惹这些已婚和有女朋友的男人了。”

“什么,不是我招惹他们好吗?”顾小辛声音高了半分:“还有,你跟丁诚然分手那么久了,怎么还不投入新的感情?整天死气沉沉的,活着有什么乐趣?”

“我不想谈恋爱。”

“为什么?没事,你要遇到喜欢的,带来我给你过目。”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在学校的时候,连男生情书都不敢收的!”

“我这是追求内心真实的天性,天天压抑着自己有什么好?现在抑郁那么多,就是太束缚自己。”

我不再出声,话题在她强烈表明的天性里落幕。

半个月后,顾小辛身边又有一个男人,有些眼熟。某天的深夜,我在一条本地新闻里认出了他。

“最新消息,某某企业负责人被爆出因感染HIV入院,造成其公司股票大跌。”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