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为了一个害我流产,勾引我老公的女人养孩子?我不是圣母,做不到!
情感 故事

情感生活:我要为了一个害我流产,勾引我老公的女人养孩子?我不是圣母,做不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悠然
2020-09-24 14:10


“鹃姐,要走啦!志远哥让我来吃饺子呢!”牛丽丽尖着噪子,洋洋得意的拉着长音。

我拖着行礼箱刚到小区门口,迎面碰上了这个马上要转正的小三儿,原配前脚出门,小三儿后脚就急不可耐地进门了。我在心里冷哼了两声,盘算着要不要和牛丽丽撕一场。

我看着眼前这个身怀六甲的孕妇,脸部的妆画得像油画一样,卷曲的黄头发,还挑染了两缕红色。跟她撕,降了自己的档次。

“那你多吃点儿,志远妈妈包的茴香味饺子挺好吃。”我极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哼!我才不吃茴香味的饺子呢!想吃啥我说了算,这可是让他孙子吃呢!”牛丽丽鼻孔朝天,斜睨着我,双手摸着她的大肚子。

我死死的盯着她的肚皮看,牛丽丽有些毛了,慌乱的双手捂肚子:“你想害我的孩子?”

我转身离开,心如刀绞。

我叫杜鹃,我学的是室内设计,在大城市工作三年后,用自己的积蓄在我们的小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叔叔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为我推荐了很多用户。小城像我这样新潮的设计风格凤毛麟角,很快客户就络绎不绝。我用三年时间,在小城买了自己的一套两居室,装修风格大胆新派,个性十足。这个房子作为展示作品,又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我的工作室由原来的一个人扩展到三个人,高志远是朋友介绍过来的,刚毕业的大学生青春洋溢,热情满满。高志远勤快能吃苦,跑现场测量,爬高上低记录数据,一下子解决了我最头疼的事儿。

很难得的是高志远很孝顺,定期给他妈寄钱,说他最大的心愿是在城里给母亲买套房子,让辛苦半辈子的妈妈颐养天年。

高志远是凤凰男,寡母,独子,小我5岁,但在他猛烈追求下,我还是动了心。

我想:面包我有,他给我爱情就好啦!

我俩在我的两居室里结了婚,婚后的日子甜蜜温馨。

婆婆并没有和我们一起住,还是在老家,她说城里房子小,不打扰我们的小生活,如果有需要她再来。过年过节会小住一下,婆婆很勤快,话也不多,总是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临别时包很多我喜欢吃的饺子,把冰箱塞得满满的,满心满眼都是对我们小两口的疼爱。

高志远对我的父母和叔叔尊敬孝顺,在亲戚朋友中得到一致好评,在他提出想要开自己的装修公司时,爸爸、叔叔大力支持,我也倾囊相助。

公司没有盈利前,都是我的工作室在托底支撑。公司一年后走入正轨,而且节节攀升。我的工作室和高志远的装修公司相互帮衬,利益共赢。

挣钱后的高志远,买了180平的大房子,房产证写了他母亲的名字,理由一是他从小到大的心愿,理由二是我的名下已经有一套房产,这样可以躲过收二套房产税,我稍加犹豫就答应了。

高志远拿着大红的房产证,把婆婆接了过来,志得意满,很亢奋的跟我表白:没有我老婆就没有今天的我,军功章有你的一大半,谢谢老婆!我泪眼朦胧,沉浸在幸福中。

我怀孕的消息像是糖上抹蜜,婆婆更是乐开了花,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还是唯恐营养不足,就急急地回老家,收拢很多土鸡蛋,土鸡,自家种的蔬菜水果,满满三大袋子,一起来的还有个她邻居家的女孩,牛丽丽。

婆婆说:“这孩子想到城里找活儿干,我想我身体也不好,以后孩子的月份儿大了,你也需要有人照顾。你看看丽丽行不行?”婆婆说的合情合理。

牛丽丽勤快能干,嘴巴甜,手脚麻利,做的一手好菜。我和婆婆都很喜欢,也不把她当外人。

转眼孩子七个月大了,我和牛丽丽在商场买了些产后的必须品,还给牛丽丽买了套高档化妆品,装在给她新买的包里,牛丽丽挎着包笑得合不拢嘴。

我和牛丽丽提着大兜小袋,向停车场走的功夫,一个小偷儿猛地从后边抢牛丽丽手中的包,牛丽丽死命的抓着不放,小偷见不好得手,又不敢逗留,就猛地松手,又对着牛丽丽猛力推了一把,牛丽丽踉踉跄跄后退几步,不偏不倚将整个身子压在了我的大肚子上,肚子一阵剧痛,一股腥热从体内流出,我眼前一黑疼的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孩子没有了。由于孩子的月份儿大,我又是高龄孕妇,以后怀孕的机会很渺小。

从天堂到地狱,那种缓缓下沉的感觉,扯的人心疼,我的眼泪簌簌的流个不停。

婆婆也偷偷抹泪,高志远脸色尽管也很难看,还是用毛巾给我敷脸,一勺一勺喂我吃饭。

出事儿后我没再见过牛丽丽,婆婆说她没脸见我,去了一家理发店上班。

我要恨牛丽丽吗?如果不是发现她常常偷用我的化妆品,我那天就不会给她买一套高档化妆品,她也不会那么死命的护着她那个包,那么我和我的孩子也就不会有事儿了。可世上最遗憾事的就是没有那么多如果。

叔叔在我流产出事后,报了警,警方提取了当时的摄像,那个小偷当时戴着帽子,大口罩,根本认不出来是谁,当他推牛丽丽时,像是有意对准我推的,那双眼晴眯着,露出诡异的笑意,那个眼神像针一样,刺疼我每根神经。由于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我没有再细细深究。

婆婆对我关怀备至,汤汤水水的养护着,身体很快就康复了。

高志远每天早出晚归,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婆婆尽管极力掩饰,但我能察觉到,她对我以后可能不能再生孩子这件事儿,感到伤心遗憾,常常一个人长吁短叹。

我也为这事儿变得敏感易怒,只要看他们脸色不对或是提到孩子,不管是说邻居家的孩子可爱,还是说亲戚家的孩子懂事,我就立刻拉下脸,气氛就一下子就结了冰。

不能生孩子这件事儿像一根刺一样,不能说,不能碰。让我们本来亲密的关系变得疏离冷漠。

高志远回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少, 婆婆的话也越来越少。

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态要有所改变了,就全身心投入工作,每天忙得天昏地暗。工作真的是治愈良方,我慢慢不再有意去关注高志远和婆婆的脸色了,心态也越来越平和。

冬去春来,我感到这个家逐渐恢复正常了,我们又有了欢声笑语,但牛丽丽的闯入打破了这份美好。

牛丽丽是挺着大肚子找上门的,她拉着婆婆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志远哥睡了我,要我给他生孩子。我爱志远哥,我愿意给他生孩子。”

我以为我的耳朵出了问题,不可置信的看着曾经像对妹妹一样待的女孩,牛丽丽转过身,朝着我跪下:“志远哥那么优秀,你怎么能让他无后呢?志远哥不敢说,我替他说,姐,我对不起你,你们还是离婚吧。”

这是什么混蛋逻辑!她在我心窝插了一把刀,然后说:对不起,刀已经插上了,你还是乖乖痛死吧!

婆婆拉起牛丽丽,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搓手跺脚叹气。

“让高志远来决定吧。”我良久转过神儿,想到了这个罪魁祸首。婆婆赶快给儿子打电话,高志远终于在他妈的千呼万唤下回了家。

牛丽丽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家里空气异常宁静。我和婆婆都定定的看着高志远,高志远看瞒不住了,支支吾吾说出来了事情的经过。

高志远为了照顾牛丽丽的工作,经常去她店里理发。

一天,牛丽丽边给高志远理发边说:总感觉对不住他,是她没有照顾好我,说着还呜呜的哭,然后高志远就劝,劝着劝着就喝起了酒,喝着喝着就醉了。

醒了就已经在牛丽丽的床上了,然后牛丽丽就怀孕了,高志远给了她些钱让她打掉,牛丽丽就回老家了。

谁知道牛丽丽过了几个月挺着大肚子出现在他面前,携着孩子就来逼宫了。

“鹃,对不起,我当时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决不会和你离婚的!可现在小孩大了,打掉孩子怕是大人小孩都有危险。”高志远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你和妈不是都喜欢孩子吗?不如让她生下来吧。我们给她些钱,你来抚养,好不好?”

高志远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婆婆像是觉得这主意也不错,也巴巴的看着我,他们都在等我点头。

荒谬吗?我要为一个害我流产,勾引我老公的女人养孩子?我不是圣母,我做不到!

我用尽全力给了高志远一耳光:“离婚!”

第二天,我便迅速的收拾了自己的衣物,告诉他们我去自己的房子那里住,我会尽快拟定好离婚协议。出门时我听到了婆婆的呼唤还有高志远的叹息。

在小区门口迎着牛丽丽后,我注意到送她来的一辆出租车,那个年轻的司机一直看着牛丽丽,眼睛眯着,是笑非笑。

我心头一颤,生出狐疑,便顺势打了他的车。车上我故意找他攀谈,发现他和牛丽丽一样有浓重的乡音。我加了他的微信,说以后长期坐他的车。

他的微信群里竟然有和牛丽丽的合影!他眯着的眼睛,似曾相识的眼神,那个诡异的笑!我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他就是害我流产的小偷!

我没费什么力气,就从高志远他们老家打听到,她有个同乡的男朋友,而牛丽丽也根本没有回老家养胎。理发店的老板告诉我,牛丽丽有个开出租车的同乡男朋友,牛丽丽在和他同居。

我正准备去警察局反应情况,却接到警察局的电话:牛丽丽出事了!

据牛丽丽的男朋友向警方交代,是牛丽丽看到了高志远给婆婆的房产证,嫉妒之心生出了邪念,找她好吃懒做的男朋友生了一计,先当保姆,再故意让我流产,和男友怀上孩子后,再搭上高志远,然后躲在她男友的出租屋里,等到时机成熟,逼高志远出一大笔钱,她就和男友远走高飞。

我一闹离婚,牛丽丽改主意了,她想成为房子的女主人了,她男友怕夜长梦多,怕她假戏真做,便在出租屋吵起来,牛丽丽不顾阻拦要搬到高志远的大房子里,推搡中,牛丽丽滚下楼梯,惨叫声惊动了邻居,邻居报了警。

贪婪是吞噬人性的黑洞,自私与贪婪相结合,会孵出许多损害别人的毒蛇。牛丽丽处心积虑、不择手段地想去不劳而获,邪念让她自己吞噬了恶果。

牛丽丽的孩子没了,住大房子梦也没了,等待她的是监狱的高墙。

至于高志远,他还在我的考察期内,想复婚,要看他什么表现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