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为抱孙子事干到丧心病狂,疫情期间婆婆帮我老公藏了个发烧的洗头妹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为抱孙子事干到丧心病狂,疫情期间婆婆帮我老公藏了个发烧的洗头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俗世万象
2020-09-24 15:01


今天是陈芳芳戴口罩复工的第三天

陈芳芳弯腰坐在车间的小凳子上,埋头苦干踩着缝纫机,桌上码着堆积如山的布料。因为是计件,多劳多得,工人都闭嘴不说话,专注手中的活计,全场寂静,只有一片嗡嗡的机器声。

陈芳芳更是连水也不敢多喝,怕跑厕所耽误计件产量,复工后,一连几天,她都是车得又快又好的产量冠军。

陈芳芳是制衣厂的车工,因为新冠肺炎的肆虐己经困在家度日如年大半个月,好不容易熬到2月10号工厂复工了,迫切想加班加点在后20天里多干点产量,挣多点钱。

这么拼肯定是为了钱,陈芳芳二个女儿开学上幼儿园要交学费,公公婆婆又是二个多病缠身需供养的的老农民,那样不需要钱呀!

别人家都是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但陈芳芳是反过来,想起家中的小男人,她不由停下手中的动作,叹了口气。

仿佛是心有灵犀,手机响了,小男人打来电话急急地说:“老婆,你发工资了吗?我打麻将输光了,家里没一分生活费了,还有我发高烧了,家里没药也没钱,你赶快买些药送点钱回来,十万火急,等你救命。”

陈芳芳混沌的脑袋听清后,顿时吓得心慌意乱,失神间,车针竟从布料狂扎到手指,冒出鲜红的血珠,十指痛归心,陈芳芳倒吸一口冷气。

没钱,家里的老人小孩肯定沒吃没喝的,大过年的,老人小孩有多可怜,想起陈芳芳都心酸到想大哭。

刘章早不发烧,迟不发烧偏偏这时候发烧,不会患上了新冠肺炎吧,可刘章一直呆家里的呀,不会是和牌友打麻将时传染的吧,钱亏光了,居然还患了病毒?

陈芳芳生气地问:“你沒到处去,沒和外人接触吧?”隔着手机,刘章大声吼道:“天天在家,最多和同村兄弟偷偷打下小麻将,能去那里,那像你风流快活到处跑。”

非常时期居然敢聚众打麻将,真不要命了,幸好是和同村人,陈芳芳定下心来:“你八成是热气东西吃多了,上火所致,发烧去医院打一针就好。”

刘章一听张嘴就骂:“去医院,你这个死八婆想你老公给人抓起来隔离吗,隔离了没病也吓出病了,赶快给我送药送钱送口罩回来。”

烂赌男人病死了也活该,但老人和小孩多可怜,大过年的,寒冷天气,没吃沒喝的。

陈芳芳心急如焚地向主管请假,好说歹说主管还是不同意,说你出了厂门就暂时不要再来上班了,染了病毒回来会害大家的,你考虑清楚。

陈芳芳咬牙选了回家,走出厂门,去买了大袋米和一些退烧治流感的药,想起女儿,又咬牙买了牛奶,糕点,总共花了三百多块。

一刻也不敢耽误,陈芳芳马不停蹄开着电动车从市区回30公里农村老家,市里往返乡镇的公交早已停运,幸好出门时开了电动车,不然真是插翼也飞不回去了。

因为是本村人,又是在本市上班,在村口打一枪测了体温后,陈芳芳给放行回家了。

夜晚的风夹着凉意肆意吹打着陈芳芳的头发,吹成了一个鸡窝,脸冷手冷脚冷,但比不上人心更冷。

陈芳芳想不明白,她是怎样给猪油蒙了心嫁给刘章这个小男人的,对,年龄的确小,比自己小三岁,但身板一点也不小,重量是两个娇小玲珑的陈芳芳。

陈芳芳和刘章相遇很浪漫。

五年前,陈芳芳男友搭上了老总的女儿,还给陈芳芳送请柬,请她参加婚礼。陈芳芳坐在湖边哭,刘章在她旁边钓鱼,问小美女干嘛不开心了,把我的鱼都哭跑了,能说给哥听听吗?

悲伤的时候女人特别需要一个听众,陈芳芳抽抽泣泣地对刘章说她男朋友今晚结婚,邀请她见证幸福迎娶白富美。

刘章一听就拍手说,那就去喝喜酒,我当你现男友,和你一起去,气死他。

陈芳芳听从了刘章的建议,和他手挽手出现在前男友的婚礼上,刘章的英俊和体贴。让前男友气得牙痒痒,他想不明白,自己不要的女人,居然转眼找到了下家,貌似身体相貌比自己还好得多。

就因为这个仗义帮忙,陈芳芳认识了刘章,他是商场的保安,空闲时爱钓鱼爱打牌。

刘章每天早上变着花样给陈芳芳送早餐,每逢节日送花送礼物,光明正大追求陈芳芳。

陈芳芳欲拒还迎:“我比你大三岁,都可当你阿姨了,天下佳人何其多,你另觅年轻貌美的吧。”

“女大三,抱金砖,何况你长得细皮嫩肉,看起来比我还小,我要娶的人就是你。”刘章一本正经地答道。

陈芳芳的父母不让女儿嫁刘章,觉得他只会油嘴滑舌,人又懒惰,这么大的人还当小保安,连一门谋生的技能也没有,不是良配。可惜,女儿不领情,租房同居了,很快怀了刘章的骨肉。

不看僧面看佛面,父母只能答应。

就这样,刘章抱得美人归,还娶一送一。五年时间,陈芳芳相继为他生下了两个女儿。

二夫妻步入中年了,还是和公婆挤住在农村的旧房子里,男人以前追求时拍胸口说的三年买车五年买房成了一句空气。

刘章工作三日打渔二天晒网,有次打牌,刘章一晚赢了三千,他大喜过望,觉得找到了生财之道,连班也懒得上了,瞧不上那点辛苦小钱。

陈芳芳苦口婆心劝过,大哭大闹过,刘章收敛了一些,回乡下投标了一张鱼塘,养鸭养鸡,别人养鸭养鸡大都赚钱,刘章行情好时没得赚,行情差时亏到吐血,他养的鸡鸭,记得就喂喂饲料,不记得就让它们自生自灭喝西北风。

鸡鸭来不及长大,就饿死了一大半,把俩夫妻早些年的积蓄全亏光了。

生计所迫,陈芳芳辞去了公司清闲的文职,投身到工厂卖苦力,吃住在工厂,只为了每月能拿回五千块的工资帮补家用。

工厂只比以前做职员多二千元,但辛苦多了,起早摸黑,陈芳芳想干几年积些钱,然后首付套小房子。

但想不到,猪队友的刘章,竟染病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到家了,听到声音的两个女儿跑出来抱着陈芳芳的大腿,仰着小脸说妈妈我好想你,陈芳芳忍着心酸拿出了糕点牛奶,让女儿吃完后早点睡,千万不要上二楼找爸爸。

大女儿懂事地点了点头:“爸爸我找他也不理我的,我之前和妹妹上楼找爸爸,他赶我俩下去,他在二楼陪阿姨玩呢。”

那个阿姨?陈芳芳怔了一下,正要细问。婆婆走上来:“小芳,趁热吃饭,小孩瞎说的。”

公婆打断了母女俩的对话,将热好的一碗白饭和一碟青菜一钵咸鱼端了出来,陈芳芳匆匆扒了口饭就咽不下了。这样的饭菜,自己都吃不下,俩个女儿吃这些怎会有营养。

心急着小丈夫的病情,陈芳芳先给自己戴上了口罩,作了简单防护,然后倒了一杯温水,拿了一片退热药,来到二楼,拍了拍紧闭的房门,让刘章出来拿药吃。

门开了,刘章探出了一个头,皱眉对离一米远的陈芳芳说,不够,还要多一杯水,两颗药。

一个人,要两杯水,两颗药,呵呵,想起女儿天真无邪的话,想起公婆的左顾而言它,看来房间里有猫腻。

陈芳芳冲上来一脚踩开了房门,结婚的大床上正半躺着一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少女,她把玩着手机,看见陈芳芳凶神恶煞走近,吓得连忙缩进了被窝。

“哎,阿芳,不是你想那样的,小花沒地方住,所以来我们家住几天,我和她没什么的。”刘章急急地解释。

这个女人都躺到自己结婚的大床上了,还没什么,鬼话连篇,智障才信。

陈芳芳不是智障,刘章之所以发烧,原来是亲密接触了其它女人,这个女人,陈芳芳也认识,镇上发廊的洗头妹,别人叫她小花的,刘章经常去她那儿洗头剪头发。

陈芳芳上前“呼拉”一声将被子扯到床疷,洗头妹小花像西瓜般从被窝滚了出来,陈芳芳飞快脱下脚上穿的小马靴,手起鞋落,用鞋底对着她劈头盖脸一顿胖揍。

这个女人很可能有病毒,用手打她脏了自己的手,陈芳芳用鞋底,相比来说又臭又安全。

小花吓得一劲儿躲在刘章身后,用刘章作挡箭牌:“嫂子好凶哦,大哥我好怕怕。”

“你闹够没有,要不是你不肯生三胎,我用得找其它女人生,要怪还是怪你自己,生了二个赔钱货,让我在村里给人骂绝户,你不生,我找其她女人生天经地义。”刘章说到兴起,竟飞起一脚踢向陈芳芳的小腹。

这一脚让陈芳芳对他心凉透顶。

气得佛都有火,陈芳芳用力将杯子摔了,水和玻璃渣溅了满地,觉得还不解恨,陈芳芳疯了般把发烧药片用脚猛踹,几脚踹成了白色的粉末。然后打电话报村委,家里男人发高烧,还有一个来自重疫区的女人也发高烧

村委高度重视,很快一辆救护车停在了陈芳芳家的门口,刘章和洗头妹被强行带走了。陈芳芳、公婆和两个女儿都给隔离了,勒令不得踏出家门半步,每天要测量体温上报。

就算沒病毒,现在也不敢出门,自己出门复工,丈夫居然藏了一个洗头妹在房里,日夜和她鬼混,这样的桃色新闻让做妻子的陈芳芳颜面无存,戴几层面具也见不得人。

“对不起,芳儿,我老湖涂了,那个小花从湖北拼车回来的,她是我远房表妹的亲戚,但租房不让进,店铺也不让开。她从田梗抄路跑来这,求收留,我心软便答应了,想不到章儿会和她鬼混上的,我该死,害了一家人。”婆婆痛哭流涕。

陈芳芳让婆婆嚎哭,任婆婆表演。在她眼里,婆婆是鳄鱼的眼泪,儿媳辛苦挣钱供养一家吃喝,她却嫌弃没给生孙子,任由儿子和别的女人鬼混,不以为耻,反觉儿子有桃花运有女人送上门很光荣。

岂料,送上门的不是桃花运,而是催命符,啪啪打她的老脸。

几天后,检验结果出来了,刘章和洗头妹小花病毒核酸检测为阴性,应该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发烧,据他俩说,连吃了几天油炸的零食又不眠不休鬼混,身体免疫力差才中招的。

陈芳芳松了口气,幸好沒事,如果把病毒染给了俩女儿,她动手把这双狗.男女砍了也不为过。

不过,现今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疫情期间聚众打牌,非法收留重疫区外地人,还隐瞒不报,追究下来可是要量刑处罚的,够刘章喝上一大壶了。

接下来,就是离婚了,不作为的无耻老公留着何用,之前是看在他是两个女儿的亲爸才一忍再忍,如今,再也忍不下去了,这个男人己经将她原配的脸皮踩在地上任人践踏了。

何况,这个男人竟为了一己色欲,丧心病狂将女儿置于危险之中,不配为人父。

离婚后,女儿自己带走,自己赚钱,让娘家父母照看,每月给生活费,绝不能留在这,亲爸无耻,重男轻女三观不正的公婆也不是什么好人。

两个年幼的女儿再跟着,有害无益。

寒冬凛冽后,就会是春暖花开,陈芳芳相信假以时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是一路人,掏心掏肺也没用!付出最多,感动了自己,却感动不了别人。余生很贵,只能及时止损了,下半生,自己和女儿好好过,让渣男哭去吧!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