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我的婚姻被老公夸的那个女人拯救了
情感故事 故事

婚姻生活:我的婚姻被老公夸的那个女人拯救了

作者:柚子妈
2020-10-04 16:00


给艾琳打这通电话,我差不多给自己做了1000次心理暗示,豁出了自尊。

艾琳是
我的闺蜜,我这次是想找她借钱,给我妈买一件生日礼物。

忘记说了,为了买这个生日礼物,我和我老公何向宇几乎闹到了
离婚的地步。

还有个把星期,是我妈过60岁的生日,老人家60大寿有蛮重要的意义,我想给她买一个黄玉龙手镯。

何向宇一听要五六千块钱,说我疯了,买这么贵的手镯干嘛,直接包个红包不就得了。

我有点生气了,说,何向宇你什么意思,我妈不值得这六千块钱啊?

何向宇瞪了我一眼,生日每年都要过,干嘛要浪费这个钱,未了还说一句,钱不用你挣哦,只出不进。

这句话成功挑起了我们之间的战火。

我为这个家尽心尽力操持这些年,开口要钱给我妈买件礼物的权利都没有?

吵了一架何向宇还是不肯松口,叫我有本事自己去借钱买。

我摔门离开,心里堵得厉害,把通讯录翻了个遍,能借我这笔钱的只有艾琳。

而艾琳是我最不愿开口求的人。

等这通电话接通,我心里挺煎熬的,脑中闪过无数个尴尬,被拒绝的的画面。

我和艾琳已经两年没联系了,准确说是我避着她。

这几年来,凡是艾琳出场的地方,我一概不去,同学会,熟人婚礼,连过年回娘家我都会和她错开时间,她找我叙旧,我会找各种的理由推脱。

追其根源,不过是自尊心作祟。

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窘迫与难堪,唯独在艾琳面前不行。

我和艾琳是发小兼同学,住在同一个小区,在家都属于不受宠的孩子。

艾琳家庭比较复杂,她妈在她很小的时候丢下她跟人跑了,她爸再婚生了个儿子后,一直不待见她。

所以艾琳性格张扬,叛逆,打架,逃课一样不落,是老师同学眼中的不良学生,常常被教务主任带到办公室上教育课,写检讨。

我温顺内向,有点讨好型人格。

这种“奉献”精神,为我在街坊领居和同学面前拉了一波好人缘和赞美。

从某种程度上我比她更具优势,或者说比她讨喜。

艾琳这种性格不讨女生喜欢,却很受男生欢迎,她异性缘非常好。

再加上她长得不错,平时穿衣打扮,给她献殷勤的男生从初中到高中,从来没断过。

今天隔壁班某男同学向她告白,明天楼上某副班长给她买一大袋零食送过来,后天哪个学长约她去吃饭。

换教学楼搬书什么的,根本就轮不到她动手,喊一声就有好几个男生过来帮忙,顺带把我的书也搬走。

被男生众星捧月的艾琳从来不缺男朋友。

而我就不同了,我思想比较保守,在全校严禁早恋下,我认为这个年纪谈恋爱的女孩都是不正经。

青春时期,哪个女生不想被几个男生关注,暗戳戳送情书什么的,我也一样,一边克制羡慕着,一边劝艾琳不要谈恋爱。

这种羡慕的心理,听到别的女生拿我和艾琳比较,夸我更好时,心里才有了平衡。

我无意识把艾琳当假想敌。

事实证明,我确实优于艾琳。

艾琳忙着谈恋爱,我就加倍努力学习,高考成绩超出一本线50分,而艾琳只考了个二本。

我俩通知书是同一天寄来的,当天艾琳朝我露了个明晃晃的笑容,说,瑶瑶,你真棒。

我那点得意的小心思在这么真诚的笑容下,倒显得阴暗。

上大学时是我和艾琳难得的一段好时光。

我们有了各自的新生活,但不妨碍我们每天煲电话粥,交换彼此身边发生有趣的事。

她对我说,“瑶瑶,上大学了,可以谈恋爱了,不要只光顾着死读书啦。”

那几年,我们都会掐点为对方送上生日祝福,千里迢迢来回跑给对方过生日。

一切从什么时候变了呢,从我结婚后。

匆匆结束一段恋爱后,参加工作第三年我就和何向宇结婚了。

我是一个传统追求安稳的人,何向宇是本市人,条件还可以。

和他谈了一年多我们就领证了。

结婚不久,我怀孕了,怀的是双胞胎,何向宇叫我辞职,在家专心照顾孩子,说外面一切有他。

我本来也没什么事业心,心里以家庭为主,何向宇的提议正好衬我意。

我生了两个女儿,哺乳期时艾琳还没这么忙,日子过得依旧和以前一样,泡在男人堆里,工作,玩。因为同城她经常会买来大包小包礼物送给我女儿。

那时候我的生活状态还算幸福,我总劝她,不要光顾着玩,赶紧找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结婚,才是正事。

艾琳哈哈一笑,“瑶瑶,这种安稳按照规则走的生活可能适合你,但不适合我,你就别操心了。”

下半年,艾琳越来越忙,我们在各自生活的轨迹上,很少有时间见面。

她在职场上全力拼杀,知道利用自己身为
女人的优势,为自己谋来利益,身边依旧围绕很多异性朋友。

我看不惯她这种做法,有时会提醒她。

艾琳毫不在意,说“瑶瑶,我做事自有分寸,人活着不要这么拘谨,多没意思。”

不可否认,艾琳这种肆意,八面玲珑的性格为她带来很大的好处,当然,她自身能力也不差。

不到三年的时间职位节节高升,身价水涨船高,身边围绕的是更优质的男人。

她努力工作的同时,也不忘提升自己,考研,报很多兴趣班,完全不见以往吊儿郎当的模样。

气场和气质脱胎换骨。

而我在
婚姻中的琐碎,早已失望透顶,

在外人眼里何向宇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公,工作体面,为人大方,外面住酒店吃饭什么都是他抢着买单,对我又体贴,横看竖看都是好男人。

只有我自己知道,何向宇看似对我好,实则对我很抠。

每个月除了给我给固定的生活费,其余的开销不能超过500,我多拆两个快递他会说我乱花钱。

从我手里花出去的每分钱,他都要和我算账核对。

这日子过的和我想象中相差甚远。

艾琳不仅在事业上混的风生水起,在婚姻里也如鱼得水。

我结婚的第五年艾琳就结婚了。

她老公叫白辰,是她读研认识的。

白辰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出身书香门第,他自己创业做起了生意,人谦和有礼,很宠艾琳。

婚后艾琳一样爱玩,白辰从来不限制她,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有次,艾琳组局约我们同城同学吃饭,刚开饭,白辰的电话就打来问艾琳在哪。

挂断电话没多久,白辰下班直接赶来。

艾琳一脸嫌弃,“我同学聚会你来干嘛?”

白辰把她面前那杯酒移开,叫服务员拿瓶牛奶过来,嗔怪她,“我不来看着,等下你不知道要灌多少酒,你上个月才做的手术就忘了?”

白辰歉意和我们大伙说,艾琳才动手术不能喝酒,由他代喝。

出门时下着小雨,艾琳打了个喷嚏,白辰熟练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艾琳穿上,一双大手包裹着艾琳的手。

我站在边上听到白辰小声对艾琳说,“老婆,现在暖和点没?”

我心里酸涩无比。

白辰和何向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到老家也到处听到街坊领居夸艾琳的声音,有出息,嫁得好,男人挑得好。

我妈每天在我耳边念叨。

还有何向宇,也会拿我跟艾琳比较。

每回睡觉之前何向宇习惯性跟我算一些帐,有时聊着聊着我们会因为一些事吵架,这时何向宇就把话题引到我和艾琳身上,说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就会相差这么多。

说的我是哪哪都比不上艾琳,没有比这更扎心的事了。

女人之间的感情有时真的很微妙,友谊与攀比并存。

当曾经和你在一个起跑线上,甚至还比你差点的朋友,突然甩开你十万八千里,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看过了白辰对艾琳太多的好,对比自己的现状,我开始慢慢疏远艾琳。

不想在她面前暴露心酸,显得自己像条土狗。

艾琳多次约我,我都说没时间,她敏锐察觉到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总是回,没有,太忙了。

为了掩饰这种窘迫,我隔几天就在朋友圈晒一家四口幸福美满,岁月静好的文字和图片。

实则,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整整两年,我都不敢跟艾琳正面打交道。

一年前,因为工作原因,艾琳一家搬离这座城市,临走前,她给我发了条信息:瑶瑶,有时间的话随时联系我,我们聚聚。

当时我回了句什么已经记不清了,这两年我确实一次都没见过她,偶尔聊下天,我们之间仿佛也隔了条银河。

电流声沙沙地响,我握着手机的手不由抓紧,十几秒的时间好像很长很长,在我准备挂断时,艾琳的声音传来过来,“瑶瑶?”声音有些不确信。

“艾琳,是我。”

艾琳的声音很惊喜,说一些好久都没见面了,过得怎么样之类的话。

我们聊了很久,几乎都是艾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踌躇半天,我还是把借钱的事说了。

艾琳想都没想,直接问我要多少,等会儿就转给我。

说实话,我脸上躁得慌。

挂断电话之前,艾琳抢先一步说,“瑶瑶,我们很久没见了,聚一聚吧,糖糖和果果生日也快要到了,我很久没见到这两个小不点了。”

我顿了一下,说好。

艾琳不提,我都差点忘了,我妈生日不久后,就是我两个女儿7岁的生日。

这两年来艾琳虽然没和见过面,但每年糖糖和果果生日时,她都会寄两份生日礼物过来。

不惊不扰,在微信上给我发一句祝福语。

一时之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去给我妈过生日那天,何向宇看到我手中的手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冷冷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他。

六千块钱不是什么大事,而是何向宇对我的态度,和把我放在心里的位置。

我要重新审视了。

时隔两年,我再次看到提着大包小包礼物来我家的艾琳,心里五味陈杂。

这次是她一个人来。

实不相瞒,见到她我心里升起一股自卑,还是有些窘迫,把她招待进来,说了几句话就去厨房忙了。

艾琳陪糖糖果果玩了一会儿,进来厨房帮我。

摘菜,洗菜,切菜,动作熟练的让我不敢相信。

以前的艾琳不会做饭,更不会进厨房,读书时她父母不在家,她就来我家蹭饭。上班后,吃腻了外卖,就朝我撒娇,“瑶瑶,我想吃你炒的菜了。”

我正想的出神,艾琳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想,我以前跟着瑶瑶你真是幸福,厚着脸皮蹭吃蹭喝的。”

这句话打破了我的僵硬,拉进了我们的距离。

艾琳继续说,“瑶瑶,现在我才明白,为一个人心甘情愿做饭,真的觉得对方很重要才愿意的。”

艾琳说有一回她心血来潮,照着美食谱做了两道菜,白辰和她儿子吃了后都说好吃。

看他们吃的开心,她才有动力进厨房。

没一会儿,艾琳撸起柚子,拿过我的围裙,叫我给她打下手,今天由她来掌厨,试试她的手艺。

我站在一旁有点不自在,看着艾琳熟稔翻炒青菜,摆盘,有时指挥我去拿个碗筷什么的,像极了我当年叫她打下手。


艾琳吃完饭没多久,工作临时有点急事先走了。

在上车前,她突然抱住我说,“瑶瑶,以后要常联系我啊。”

我身子一怔,僵硬地点了点头。

晚上睡觉前收到艾琳发来的一条短信,她说,“瑶瑶,你主动联系我我很开心,这两年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觉你在避开我,我想走近你都没机会,你有什么难处可以和我说,别一个人扛着啊。”

我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滋味。

从小到大我都把艾琳当成假想敌,总觉得要处处优于她心里才舒服。

一旦她压我一头,这段友情的天平就倾斜了。

看到艾琳受异性欢迎,和他们相处得很好,我表面看不惯,瞧不上,心里深处又很羡慕,因为那是我做不到的。

人的心理有时就是这么别扭,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总是用不屑一顾来掩饰。

看到婚后艾琳照样和异性朋友玩,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白辰不仅没有反感她,依旧很爱她。相比一心一意为家庭,还得不到何向宇谅解的我,打击还挺大的。

差距拉开,无法控制的嫉妒就冒了出来。

是我心胸太狭隘了。

我给艾琳回了一条短信说,“好,我们常常要聚。”

以前我总想着女人把重心放在家庭就好,现在我明白,女人要活成艾琳那样才潇洒精彩。

不要死抓着一个方向不放,要四处开花,事业,朋友,追求自我。

我和何向宇能走到今天这步,不就是给他一种离了他,我就什么都不是的错觉吗?

我下定决心重回职场,何向宇不允许,说两个孩子怎么办,家里怎么办?

我提议,孩子的事俩人轮流接送,家务事俩人平摊,生活开销AA,谁都别为难谁。

为这事我们冷战好久,何向宇终于妥协了。

有了工作后,我的生活也丰富多彩起来,不再拒绝别人的邀请,聚会,体验从未有过的畅快。

何向宇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我一出门他就追着我问要去哪,和谁一起,什么时候回来。

也更舍得在我身上花钱,为我买礼物。

有个周末,艾琳来这边出差,找我约饭。

当晚我和何向宇说了没有回去,像小时候跟艾琳并排躺在床上,聊了很久。

聊着聊着,艾琳突然说一句,“瑶瑶,我们很久没有这样敞开心扉聊天了,这种感觉真好。”

艾琳侧头看着我,挂在脸上的笑很诚很大,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艾琳眼中还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庆幸。

陈瑶瑶不知道,艾琳面对她的冷淡还默默守着这份友谊,是她曾给过她光和温暖。

艾琳受她妈不光彩的事的影响,不止她爸待见她,连那些街坊领居也看不上她,同龄人避着她,只有陈瑶瑶肯接近她,将她视为朋友。

成年人对一个人有足够的宽容,是因为那个人给过她柔软的善意。

长大后,很多人走着走着不就散了吗,艾琳会在原地等,她觉得陈瑶瑶值得。

艾琳盯着我看了好一会,我有点不自在问她,“我脸上有什么吗?”

艾琳移开目光打了个哈欠,说要睡了。

睡之前说了一句,“瑶瑶,你变了很多。”

我心里想的是,因为你是我现在学习的榜样啊。

以前何向宇在我面前夸艾琳我会不舒服,现在我觉得很自豪。

有一个优秀的朋友该值得庆幸,而不是心存嫉妒别扭地推开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