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唐僧误入大学城,行者大闹教务处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唐僧误入大学城,行者大闹教务处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林外只鸟
2020-10-05 14:00


话说唐僧师徒四人步入荒郊野岭处,前方突兀出一座城池来。

城门气派,竟不见砖石合缝,城外花草绿植,无一不整齐有序,一道镀金大匾额镶在城门正上,上书‘大学城’。

三藏道:“好徒儿,你且去查探一番,若有妖邪,去了再回来。”

行者笑道:“师父如今为何变得如此胆怯?”

三藏道:“这一毛不生之地,现此等城池,恐有妖邪。”

“师父勿忧,俺老孙已用火眼金睛打探过,无甚妖气。”

唐僧这才放心,纵马上前。

城外立有牌坊,十步一个。

一书,“既入此城,请说白话”,一书‘测量体温才能入校’,一书“此地禁止飞行”。

走进时,才看见人影绰绰,都穿的蓝白制服,有标签写道“保安”。

“你们先在这里等候,为师上去交涉一番。”

“是。”

唐僧下马,走近一位保安,问道:“阿弥托佛,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

“哎哎哎!打住打住,你进不进去?不进去别在这里耽误事情。”

唐僧暗忖道,这厮好没礼貌,我若就此回去,怕是要在徒儿面前落了面子。

于是唐僧端起身子来,嗔怒道:“无礼之徒,叫你们领导过来!”

保安见了这般阵仗,一溜烟的跑进一处帐篷处,不多时,一位白衬衫的中年男子走出来,自称刘主任。

唐僧拿出御弟风度,周身模样气度已压了这男子十分,施然开口道:“我奉东土大唐皇帝之令,要入大学,这是贫僧的关文。”

刘主任扫了一眼,连忙说道:“那我这就给唐长老办理入学手续,但有不知唐长老想当哪种学生?”

唐僧自知口误,但崩着面子没有回驳,只得硬着头皮问道:“都是哪几种?”

“一种是留学生,一种是研究生,还有一种是本科生。”

唐僧胡乱答道:“就当本科生吧。”

领了文件档案学生卡,唐僧带着徒弟三人和白龙马进入大学城。

除了唐僧,三人带马畅通无阻。

八戒像土炮进城,一走一个惊呼。

“哎呦我的师父,此地不宜久留,这么多女妖精!猴哥你带着师父先走,俺老猪断后。”

“你这呆子,好好赶你的路,可是忘了当初被绑着吊在树上?”

猪八戒嘟囔道:“我走我的,可眼睛管不住啊。”

消停片刻,又叫道:“哎呦我的师父!怪的奇来,这儿的物价怎么这么高!你看这一瓶水要这么多钱!”

唐僧扫了一眼,也被惊的心头一跳。

“悟净,咱的盘缠还剩多少?”

沙僧也扫了一眼物价,苦涩说道:“只够三顿饭了。”

“嗨呀师父,这儿这么多女施主,依你的模样,还怕化不到斋饭吗?”

唐僧道:“休要胡说,这儿物价这么高,怕是人人都自身难保,还是快些赶路,早日出城为妙。”

四人带马紧赶慢赶,半天到了关口却傻了眼。

悟空悟净悟能和白龙马能出,唐僧却被保安拦在了城内。

“本科生非必要不得出城。”

“阿弥托佛,贫僧自东土大唐。”

“谁管你从哪过来的,你是留学生不?还是研究生啊?”

“阿弥托佛,贫僧乃是本科生。”

“回去找学校领导批了通行证再过来,别的免谈。”

行者气得举棒要打,被八戒死活拦住。

“猴哥,猴哥,打不得打不得,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凡人,你一棒子下去又犯了杀戒了。”

四人无法,只得长吁短叹地回去找学校领导。

时间紧迫,师徒四人咬着牙买了一顿饭,委屈了白龙马先吃些路边的花花草草。

或许是唐长老的错觉,当他的学生证上被盖上章的那一刻,刘主任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瞬间的巨大改变。

“小唐啊,你为什么要出去呢?”

“阿弥托佛,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要往西天取经而去。”

“这可是请长假啊,还要出省。”刘主任连连摆手。“这我做不了主,你去找李书记吧。”

你挑担我牵马,师徒四人风风火火找到李书记。

“请长假加出省是吧。”李书记看起来很好说话。“行我给你批了。”

还没等四人高兴起来,李书记又说。

“不过你还要找到张院长再批一下,这是学校的规章制度,希望你能够理解。”

好像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师徒四人没有多说什么,转头就去找了张院长。

张院长坐在办公椅上,饮了一口茶。

“小唐啊,不是我不给你批,现在学校是这个状况,你能理解吧?”

行者说道:“俺老孙不能理解。”被张院长瞟了一眼。

“你能理解吧小唐?”

“阿弥托佛,张院长,事出紧急,还请方便则个。”

张院长吐了一口烟。“这样吧小唐,你再等等,现在正是学校的特殊时期,我也不好给你批,再过个三四天,再来找我。”

行者按耐不住性子,掏出金箍棒就要发作,被猪八戒使劲拉住。

“猴哥猴哥!这可是人家的地盘,都是凡人你收不住手。”

收了金箍棒,行者对惊魂不定的张院长恶狠狠地说道:

“三天过后,俺老孙亲自找你。”

为了节省花销,唐僧和徒弟讲定,他一人在大学城里呆着,让徒儿们在城外等他。

一日无事,唐长老在寝室打坐念经,但是心神不定。

因为寝室外面,同学三三两两地交谈。

“你听说没,学校东边的栏杆被开了一个洞,能钻出去。”

“听说长得黑的人能随便出去,只要给保安讲两句鸟语。”

“照你这么说,长得老的不是也可以出去?只要说自己是教职工。”

“还有自己造一个假的通行证。”

“我丢,这方法你都能想的出来?被逮到了岂不是开除警告。”

当年金蝉子在佛祖座下听经,就是因为打瞌睡被罚轮回转世。

今天打坐念经,这些言语就像魔音贯耳一般,一直萦绕在唐长老心头。

他思量道,若是取巧出城,留些盘缠,接下来的路途也好走。

前几难都是徒弟显威,我这做师父的倒像是花瓶摆设,多用几次智慧,也好让徒弟服我。

打定主意,趁着夜色渐浓,唐僧悄悄摸到城东面,要寻那出城缺口。

因为路黑,唐长老前前后后找了几圈,才看了一个似是缺口不是缺口的东西。
那是一个狗洞。

一个狗洞,唐长老叫苦不迭,心想自己堂堂御弟,竟然要受此等羞辱,不由得落下几滴泪来。

取经路上磨难多,我这当师父的应该以身作则。

没奈何,唐三藏还是钻了狗洞。

谁知狗洞门口,蓝晃晃的一片制服。

“回去!”

饥一顿饱一顿,唐僧死活挨到了第三天。

好家伙,正正好好是星期六,张院长不上班。

哪怕是从小吃斋念佛,唐长老也激出来几分火气出来。

“悟空!悟空!”

此地禁止飞行,悟空只好斜地里窜了出来。“何事师父?”

“此地围墙恼人,你砸了罢!”

行者嘿嘿一笑,也是第一次见师父动此肝火,拿出金箍棒,道了声大,那金箍棒迎风便长,直到有擎天之能。

“呔!”

一棒下去,只见那围墙毫发无损。

“你这顽猴,为何如此托大,不用全力?”

行者被激的面目通红,呲起牙来,用了一十二分的力气,一棒砸下,终于砸出一个小小缺口。

“怪哉怪哉,师父,这围墙奇了。”

可不是奇了,围墙竟口吐出人言来。

“只有本科生用肺呼吸。”

孙悟空登时头昏脑涨,呼吸不能,朝师父道了声罪,又从斜地里窜了回去。

这方悟空刚走,唐三藏也想趁着风逃城,谁知眼前一花,缺口处竟多了一圈制服保安。

“本科生非必要不得出城!”

就在唐僧和众保安眼皮子底下,一条中华田园犬,大大咧咧,一步一晃。

从缺口处出出进进,好不快活。

师父被困大学城,徒弟三人在城外商量。

行者道:“这城墙邪乎的紧,分明没有半点妖气,却能动用妖法。”

沙僧在一旁开口。“师兄你乃是大妖出身,不怪得不认识此等法力。”

“呵呵呵,当年俺老猪还是天蓬元帅的时候,也见过这等法力。”

行者拽住八戒耳朵,使劲一提。“你这呆子,莫不是嘲笑俺老孙没有见识。”

“哎呦我的好哥哥,俺老猪哪敢啊,你且松手听我说,此乃天庭法条,不知道玉帝老儿他撒什么疯,降下的法条化为这座围城,既然是官家阻挠咱们西天取经,可还有什么取头,照我说,咱们还是分行李散伙了罢!”

说完就要去分行李,被孙悟空一脚踹开。

“既然是官家的事,那就好说了,待俺老孙再去天庭闹上一闹。”

好行者,说罢便腾云驾雾,几个筋斗已经不见了踪影。


天庭倒没有双休日,今日照常开朝。

文武百官汇报着日常事务,突然被出现的不速之客打扰。

太白金星倒吸一口凉气,连忙以袖捂脸,却被行者逮个正着。

“好啊张院长,别来无恙。”

“李书记”文曲星见了,拉着孙悟空的臂膊连声劝解。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啊大圣,皇命难为,我们也只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刘主任”奎木星君缩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孙行者哼了一声,撇开太白金星。

“玉帝老儿,俺老孙被压五行山五百年后,就跟着师父前往西天取经,还没怎么来过你们这吧?”

“你给俺老孙说说,为什么要降下法条,化为围城阻我师徒路途?”

“今天要是没有个说法,俺老孙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说罢,孙悟空把金箍棒拿出来重重一磕,震得一些小神心头震荡不安。

座上的玉皇大帝哈哈大笑,左顾右言。

“你这泼猴,如今脾气还是这么急躁。”

“如今凡间瘟疫肆行,天庭有职责降下法条,协助人间抵御瘟疫。可是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法条变异,竟成了迂腐不堪的大学城。”

“也是你师父当有此劫,出家人图虚荣之面,硬称入学当本科生,他该受此苦。”

一席话说的面子里子都到了,但是并没有说出来解决方法,行者当然不依。

“法条出一不二,无法撤回,你要是想要金蝉子脱壳,我这儿倒有两个法子。”

“这第一,修完四年,本科毕业。”

行者瞪起眼睛。

“可是胡说!你这天上不过四天,要我师傅在下界等上四年?!”

“泼猴勿急,且听我说那第二条来。”

可怜,弱小,又无助,唐长老眼泪巴巴地望着寝室窗外。

自从和徒弟失联后,他是一天两次报平安,心里却一点不平安。

囊中盘缠渐少,就要见底,唐僧内心忧虑,加上那天晚上吹了夜风受了气,今天一起床,他就觉得头昏脑涨,一量体温,38.2℃。

他也不敢去校医院,听同学们说,发烧就要隔离,在医院隔离竟要自掏腰包,花销不菲。

按照现在所剩的银两,唐长老只能隔离几分钟。

这可怎么办啊!唐僧举目望天,又长吁短叹起来。

寝室外,同学们的交流又大声起来。

“你听说了没,今天晚上要闹起来呢!”

“早该闹了,这物价,真不让人活了,哪有这么欺负大学生的。”

“你要跟着闹吗?”

“闹它丫的!跟着喊两嗓子又不费什么。”

唐僧感觉自己的心又跟着活了起来,毕竟学生真闹起来,保安不可能罩的方方面面。

就在今晚,不成功,我就再等等悟空。

是夜,有人模仿狐狸的叫声叫喊道:“解除封校,放我自由!”

堪称一呼百应,群楼并起。

“解除封校,放我自由!”

哪怕是虚弱无比,唐长老也一股无名火起,怒而喊道:“解除封校,放我自由!”

声音碰撞,传到了围墙那里,再反弹回来,已经变了味道。

“学生?不过都是韭浪罢了。”

“为了领导的一切,一切为领导服务!”

“解封?只有本科生用肺呼吸!”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寝室楼联合起来,发出红色的光芒、传出反抗的声音,与周围一圈的围墙对抗着,一时间难解难分。

“悟空!悟空!”

唐长老把局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疾呼大徒儿助阵。

配合着唢呐,大师兄他这就来了!

只见孙悟空拔下无数毫毛,轻轻一吹,化为无数分身,从这头到那头,围住了整个围墙。

“好徒儿!推了这破墙!”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行者孙们竟反其道而行之,掏出砖瓦,盖起了围墙。

“悟空!悟空!别盖了,再盖为师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孙悟空嘿嘿笑道:“师父莫慌,等俺老孙给你边盖边说。”

“此围墙乃是天庭法条所化,原文是‘疫情期间大学应封闭化管理’,俺老孙去了趟天庭,向那玉帝老儿又讨了几个法条,化为砖瓦,要给这围墙砌上。”

“好徒儿啊,一条法条尚且如此威能,你再添几条,岂不是要困为师一辈子!”

“师父你且看着。”

东边的围墙短,行者孙们吭哧吭哧盖到了天上,神奇的是,封了顶盖后,这一堵通天围墙竟然逐渐透明,瞬间消失。

“这个法条名叫‘大学管理不应该一刀切’,师父你看,围墙岂不消失了?”

“好徒儿好徒儿,阿弥托佛,此劫终于过了。”

西边的围墙,北边的围墙,南边的围墙,也一并被盖到了天上,封上顶盖,一起都消失不见。

寝室楼彻夜欢呼起来。

也许大学最好的围墙,就是没有围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