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天庭实习生“跨行就业第一天”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天庭实习生“跨行就业第一天”

作者:Araybellar
2020-10-06 16:00


“在各部门领导的鼎力支持下,在全体同仁的不懈努力下,公司本季度营业额已基本达标……”

“最新市场部调研结果表明:行业寒冬,信仰滑坡,下季度神仙信誉值将再创新低……”

“河海市反馈,根据《违章建筑管理条例》,将拆除该市的第二十三所月老祠……”

“新兴电商业务的发展将会对传统祈福领域造成怎样的冲击?今天的《小缘访谈》,我们请到规划部杨戬杨部长来为我们解答……”
 
一路上经历了无数大喇叭“悦耳”声音的洗礼后,实习生郑小秋接受了第一个事实。

她来的这个主营传统文化的公司,是真的很传统。

她还第一次见公司里面传递信息用广播喇叭的。

十米一棵蟠桃树,十树一个大广播。

不过有一说一,这广播声音是真的洪亮。
 
踩点走进办公室,郑小秋发现对面桌的主管居然不在。

虽然今天是她进入科室实习的第二天,但是她早就听说过自己的主管“万年劳模”的传说。

她赶紧拿起手机拍照发到同学群里。

“震惊!!公司第一劳模张主管今天离奇消失。”

群里跟着弹出各种各样的震惊表情。

郑小秋偷笑,退出群聊界面,才发现主管居然早早就给她发了消息。
 
也不怪她漏看,主管的头像和公司公众号一模一样,这谁能认得出来?

郑小秋戳着屏幕,是五条连续语音。

她长叹一口气,一个个点开来听。

“小郑,我今天生病来不了,你代理我一天工作。

“下周人间华夏区高考,记得处理一下考生们的祈愿,好像不多,也就二十万条左右。

“别紧张,直接批处理就好,我们的文曲笔自带这项功能。

“剩下的事项,直接看你的书簿好了,我都转给你了。

“哦,别忘了参加今天辰时三刻的主管研讨会。加油。”
 
“嘟”的一声,语音听完。

郑小秋心里想了一万种拒绝的理由,纠结了一分钟后,她默默按出两个字:

“收到。”

实习第二天代理组长,这待遇也没谁了。

不过也没办法,她们文运科学绩组算上组长一共四个人,一个出差,一个休产假。
 
郑小秋在群里吐槽了几句。很快有摸鱼的同学回复她。

“我听说今天主管研讨会就是批斗大会。”

“是的是的,说是这个月技术部绩效又倒数,姬部长很生气。”

“你组长是不是躲这个啊,然后让你去趟雷?”
 
郑小秋握着手机认真思考了一番,觉得同学们说的有些道理。

她赶紧打开通讯录,找到人事服务科的发小的座机电话,拨了过去。

对面是一个清脆的女声:“小秋,什么事?”

“舒,你知道我们组长为啥休假嘛?”

“你说张哥?嗨,他昨天和财运科的人应酬,吃蘑菇中毒了,现在在瑶池仙子那儿治病呢。”

“噢。”

“你有事找他?”

“没事,没事,就是问问。”
 
撂下电话,郑小秋打开书簿,各种飘浮的弹窗瞬间铺满在她眼前。

“求文曲星君保佑我今年过一本线。”

“求文曲星君保佑高数不挂科。”

“求文曲星君保佑我今年高中,文曲星君您救人之难,济人之急,悯人之孤,容人之过,一定会保佑我的。”

“求文曲星君保佑我和她考一个学校。”

等等,这最后一个,应该发给姻缘科吧。
 
郑小秋晃了几下文曲笔,发现批处理功能根本不好用,这功能只能适用于措辞高度一致的情况。

这帮考生平时怎么没见这么有文采,祈福时这遣词造句,可真是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诡谲多变,神鬼难测。

更气人的是这个笔的消除功能她用得倒很熟练,短短几分钟,操作都撤回好几次了。

郑小秋只能眯着眼一个个点击详情,仔细筛选。

她现在也彻底接受了第二个事实。

就是作为一个传统武术专业的毕业生,被分到了文运科学绩组。

她真的也想祝那个给她分配科室的大哥“文运昌隆”。

辰时三刻将至,会议提醒声响起,郑小秋看了眼手机,才注意到研讨会地点居然产品设计中心,也就是在她们所在的运势大楼一公里开外。

天,纵使她大学四年体育课成绩都是A+,她也做不到三分钟跑两里地。

郑小秋不敢多想,拿起书簿夺门而出。
 
她气喘吁吁地冲进设计大楼,悄悄摸到主会议室门口,技术部姬发部长正在里面高谈阔论。

“最近新兴的电子祈福业务流水不错,公司要求我们技术部门也考虑开发这种接口,产品科什么想法?”

“领导,通常开发这种新业务我们至少得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咣咣咣。”姬部长狠狠敲了几下展板。“两年?你跟我说两年?我任期还有一年半,你跟我说两年?其他人,有没有好想法?”

“领导,或许我们可以请一个西方神祇公司的专家来,他们在新业务领域做的很成功。”

“是的,听说北欧阿萨幸福公司刚刚和挪威广播电视公司敲定合作,将在电视上投放祈福广告。”

“请专家?别想了。公司可没那闲钱。”

下面的科长和主管们低下头去。
 
姬部长皱着眉头打量着面前这些部门的顶梁柱,想怒斥他们,又觉得没什么作用。

正犯愁时,他注意到门口有个人貌似刚刚才到。

“那个谁,就门口那个,你说说,我们应该怎样做业务转型?”

郑小秋僵住,她正倚靠在墙壁边上准备溜进屋里,现在可好,一半身子在屋里,一半在屋外。

她像个八爪鱼一样靠在门框上,想够墙却够不到。

部长的一句话,让屋里的前辈大佬们齐刷刷地扭头看她。
 
这一刻郑小秋的大脑飞速运转,从修仙炼丹到祈福种树,从神话传说到路边小摊。

体育生的大脑马上就要报废。

她开始联想自己日常总刷的八卦新闻的来源渠道。

某博,某乎,某瓣,某音……

“要不,直播?”
 
姬部长眉头皱得更深,他摩挲着下巴,半天才问出一句话:“直播是啥?”

“就是,通过在线视频,即时播出。”

姬部长没出声,郑小秋只好继续说。

“我们可以和销售部门一起,找到电商合作,把我们的技术亮点通过直播形式向大家介绍。”

“来,到前面说。”姬部长摆手示意。

郑小秋颤颤巍巍地走上台。

自己编的瞎话,怎么也得圆回来。
 
“我们公司相比其他西式公司来说,传统业务领域更深入更有经验,但是不容易被大家理解。”

郑小秋在展板上画了一棵略抽象的大树。

“而且整个市场信誉都在下滑,人们越来越不信神。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我们是什么。”

郑小秋在大树里面胡乱涂抹。

“如果我们技术部门能直接向凡人介绍我们做了什么,怎样帮助凡人通过祈福提升命数或运势,那么凡人自然会选择我们了。”

郑小秋最后在大树里面画了一颗实心。

但她的心却没有她画的那么踏实。

她不知道自己这番“胡言乱语”会不会被领导痛骂。
 
姬部长停顿片刻后轻轻点头,开口道:“有点道理,可以试试。”

“那?”

“这位同事说的很好,我们是应该拓宽眼界,更全面更多维度去分解问题。”

“我?”

“这个方案,与公司新战略也高度契合。传统业务领域我们不能放弃,新业务领域我们也不能错过,要两手抓,要两手硬。”

“啥?”

“关于新业务,我们也不必完全照搬外国公司的套路或模式,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说创新,真正的创新是既创造又革新。”

啊?

最后的这个字,郑小秋没有发出声。

她觉得她的回应好像不那么重要。
 
“我这就联系销售副董后土娘娘,让她帮忙介绍一家靠谱的电商,然后你就可以直接去做直播。”姬部长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板砖手机。

“领导,就一件事,我原来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你是哪个科的?”姬部长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文运科学绩组,郑小秋。”

“哎,张梓潼今天没来吗?”

“领导,组长他生病了。”

“噢。没事。还愿的事往后放,直播更重要。后土娘娘那头联系好了,你现在出发,我让我文秘开车送你。散会。”
 
各科长组长应声离开。

郑小秋一脸僵硬地跟在姬部长后面走出屋。

她原计划这个时候为自己 机智反应而窃喜,现在却掉进了自己挖的深坑。

而且一向神经大条的她是真不知道那些嘤嘤怪是怎么做直播的。

关键时刻,看来还得求助同学们。

有姬部长伟岸的身躯挡在前面,郑小秋可以趁机低头发消息。
 
“紧急求助!如何避免直播尬聊?”

“小秋你做兼职啦?”

“天,小秋你是被盗号了吗?做直播!?”

“做直播,身材,口才,颜值,总得占一样吧。”

“我听说最近杂技主播也挺火,我记得小秋好像会金枪锁喉?”

我……

郑小秋气得想摔手机。
 
“小秋你可以看看国外那些神做的直播,他们做的据说蛮好。”

有道理。总算有个神仙说了句神仙话。

郑小秋连忙下载几个直播软件,在软件里面搜索着西方神灵主播。

她发现在一某播的排行榜页面中,居然有魔王撒旦的身影,还是前几名。

她手忙脚乱地点进直播间获取情报。

她用她石灰级的英语听力努力理解。
 
“今天最后再送10个魔王抱枕,先到先得,大家礼物刷起来。”

“抱歉,诅咒神石已售罄。记得在专业人士指导下使用喔。”

“米迦勒的黑料?那个不好说啦,他很小气的哈哈哈。这段掐了别播。”

“感谢安妮家的小熊送的礼物。”

“感谢沙卡拉卡送的礼物。”
 
郑小秋切回到聊天界面,在群里打了几句话。

“为啥觉得魔王撒旦直播,有点奇怪?是本人吗?”

“嗨,年轻人,这年头谁直播还真上啊,都是演员。”

“我听说是特效合成的,我们经理说他去澳洲出差时,路过海岸,看到魔王撒旦在冲浪。”
 
“所以,我们也可能合成直播么?”郑小秋认真地在群里发着消息,她在想法设法逃避直播带货的工作任务。

“我们哪有资金啊,听说我们还要裁员呢。”

“是啊是啊,最近公司就在明察暗访,想去掉几个冗余科室。”

“我觉得我们科室有点危险……”

刷着群聊消息,郑小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演播室。

姬部长的文秘把郑小秋丢在这里后,立即开车离开。

留下郑小秋看着满屋子的陌生道具发呆。
 
有一个精致妆扮、穿着粉色小西装的女主持人看到郑小秋进屋,眼前一亮。

“来自神界的主播已经到了,大家快准备。”

她快步走到郑小秋面前,亲切地握起郑小秋的手。

“神界的人果然不一样,都这么年轻,皮肤还这么好。”

郑小秋被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呛的不行,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听说你们今天将会推荐最新设计的考试用尺,可不可以先给我说一下都有什么特色啊?”

“我……”
 
还没等郑小秋说话,那边有个大叔嗓吼过来:“安娜,线路接通了,直播马上开始。”

“知道了。”安娜一边答应着一边拽着郑小秋坐到长桌前,对着机位。

郑小秋看着镜片反光出的自己,才意识到自己忘了直播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化妆。

虽然素颜的自己也没有多么差,但就是,有点草率。

旁边的主持人早已进入状态,正在热场。

“欢迎亲们来到直播间,今天给亲们介绍的,是全新设计的,由赫尔墨斯代言的考试用尺。”安娜一边说着一边从桌上拿起一把普通直尺。

赫尔墨斯?这个名字有点熟悉。郑小秋感觉情况有点不对。

“这此的尺在上一版基础上不仅提升了工艺,还添加了更多奇妙的功能,保证您在考试中,得到智慧的指引。”
 
等等,智慧的指引?那不就是作弊嘛?

“请问,智慧的指引是什么意思?”郑小秋下意识问道。

旁边主持人的尬笑表情定格住,嘴角有些抽搐,她仿佛在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您还真是幽默,这个问题当然由来自神界的您来解答啦。”

安娜说完后,还把尺子直接塞到郑小秋手里。

“是用尺子考试时,尺子为我指出答案?”

安娜点头。

“还是,尺子为我划掉答案?”

安娜继续点头。

“还是,尺子直接替我写答案。”

“以上都是。”安娜突然鼓起掌来。“所以,大家还不赶快下单嘛。”

“可这不是作弊吗?”
 
“喂喂喂,大姐,你什么意思,你是来拆台嘛。”郑小秋身后有一个清爽的男声在回应。

“喂,叫谁大姐呐。”郑小秋忿忿地回头道。

她面前是一个金色短卷发的蓝眼少年,欧洲长相,正撩着布帘弯腰看着她,看起来确实比自己年轻。

但年龄输了,气势可不能输。

“你看我像大姐吗?”

“这位神,您坐的位置,是我的。”

郑小秋的凶狠语气看起来有几分效果,对面的气势果然软了下来。
 
既然人家给了面子,她作为一个神仙,自然也不会跟一个普通凡人计较。

“不好意思,我这就起来。”

郑小秋自觉地站起来,把位置让了出来。

对面这家伙也毫不客气,也没搭话,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开始对着机位打招呼。

“Hello,亲们,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布塔,还记得我嘛,赫尔墨斯的第二十二个儿子。”

赫尔墨斯。

郑小秋这下记起来了,是希腊神里那个神使,不过,是负责什么业务来着?

商人,偷盗,骗术?

怎么越想越觉得不是好神。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我们这把考试用尺:新工艺让亲们写字更顺滑喔。通过伟大的神的祝福所添加的智能辅助功能还可以帮助亲们更好更快地答题。”

旁边的主持人也补充道:“这款尺平时售价是19.99刀,今天直播间我们特意为亲们争取到整整10刀的让利,仅售9.99刀喔,限量200份,请尽快下单吧。”

就这么一把尺子,加了点神的祝福,卖这么贵?

郑小秋心里犯嘀咕。

按刚才自己感受到的神力水平,所谓伟大的神的祝福,估计也就是让赫尔墨斯看了一眼。

“呀,已售罄,感谢亲的热情支持。”安娜拍手道。

郑小秋一脸问号。

现在凡人的钱这么好赚?

“好,接下来,我们为大家介绍下一款产品,也是赫尔墨斯代言的,智慧圆规。”

天,郑小秋掩面惊呼,再这么卖下去,自己得增加多少工作量啊。

她们文运科的一项业务就是筛选这些作弊手段,减去作弊者的文运,现在这么一卖,她不知道自己又得戳多少次屏幕了。

“你们这是作弊。”郑小秋急匆匆地冲进去,打断了两个人的直播。

“姐姐,你怎么又回来了。”布塔扭头看她。

“世间文运自有定数,不能轻易篡改,重者,会伤及个人的运势。”

“姐姐,我们西方神,不懂你们东方神的规矩。”布塔双手托脸,眨巴眼睛盯着郑小秋看。
 
“喂,这位朋友,大家都是神仙,都知道操作方式,运势本就是此起彼伏。”

布塔摇头。

郑小秋长吸一口气,转身站到布塔面前,身子挡住了大半个机位。

“神使赫尔墨斯是诡计之神,他所谓的施加祝福,不过是拿明天的气运换今天一刻的好事,将来总是要从其他地方还回来。”

“大家都是同行,你这么掀老底,可不好吧。”

“你怎么懂这么多汉语词,你是外国人嘛?”

布塔眼神飘乎,嘟着嘴答复道:“这不重要,反正我们的文具有用就行。”
 
“不行,你们卖完,烂摊子还要我们来收拾,你知道我们一天得戳多少次屏幕来调整这些作弊者的文运嘛?”郑小秋叉着腰责问道。

“有人下了300单,要买,智慧圆规。还有500单,智慧橡皮。”旁白的安娜拿着手机惊叹道。

500单?

郑小秋感觉空中在下橡皮,砸得她头晕目眩。

“安娜,能不能先暂停一下售卖。”

“不好意思,这位神,我们的直播间售卖是不跟着我们机位走的,是在后台统一定时放置链接的,大家要买我们也没办法。”安娜摊手挤咕眼加努嘴,标准的职业道歉表情。
 
看着装傻的二人,郑小秋总觉得心里窝着一团火,不发出来实在难受。

她走到布塔边上,抓住他的肩膀,把他一把从座位上提起,然后自己坐下去。

她转头对安娜一字一顿地说道:“请把这些作弊道具拿过来,我要用文曲笔消除这些虚假的祝福。”

“那个,这位西方神?”安娜转向布塔。

布塔这次有些慌,他急促地说道:“喂,大家都是玩概率的,何必这么赶尽杀绝嘛。”

“我是第二十三届泛神界全运会基本格斗亚军,请问您是?”

“我……”

这一招果然好使。

郑小秋拽下自己的蝴蝶型发带,放在桌上,散开原来的单马尾,披散到背后。

她掰了几下手指,准备开始操作。
 
看着文曲笔在各种文具上面挥舞,布塔的脸色五彩斑斓,从粉白色,到红色,最终变成标准苦瓜色。

“我们也不是想刻意当君子。但我们天庭公司,从来不会欺骗任何一个用户或凡人。我们为每一个凡人的命运负责。”

郑小秋终于记起来要给公司打广告。

“所谓文运,除去天赋,还要靠自身的努力,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诚心。

“就算文运真的不济,也可以尝试其他的嘛,我们部门还有武运科,财运科,刑事刑法科。”
 
“请问神,姻缘可以改善嘛?”安娜好奇地问道。

“姻缘是我们公司全资子公司月老红娘姻缘联盟公司的业务。不过我可以帮你咨询一下。”

“安娜姐,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天庭公司派来的神仙到了嘛?”

天庭公司,好耳熟,郑小秋正写得忘我。

等等,天庭。

她心里咯噔一声。

郑小秋僵硬地抬头,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帅哥,吞吞吐吐地像是说了一句外语:“您好,我就是。”

郑小秋悄悄扭头瞟向身边的布塔,看到他气鼓鼓的脸,和瞪圆了的眼。

她好像懂了。
 
“那个,我今天,公司有点事情,我先撤了。”

“您是郑小秋吧,代理文曲星官。”西装男主播脸上是标准职业假笑。

郑小秋先点头又要摇头。

“您的天庭公司技术部直播专场还有两分钟就开始了,请您快速准备一下。”

郑小秋扭头再一次看向布塔,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她觉得她再不走,布塔就要送她走了。

“那个,公司部门有急事,改天,改天。”

“可是场次已经……”

“给这位神仙朋友吧。”

郑小秋把文曲笔收进袖口,起身便走。

“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给您预留到明天,还是相同时间哦。”
 
身后男主播的声音拉远,郑小秋早已逃出演播室。

她没敢给部长文秘打电话,她选择自己坐公交到仙人界碑中转站,再坐公务车回到公司。

回到办公室,郑小秋把手机丢在一旁,拿起文曲笔继续处理工作,心里同时祈祷着刚才的直播没人看。

说实话,她现在居然一点也不觉得这剩下的十几万待办还愿麻烦,反倒做得既踏实又安心。
 
坐下没一会儿,工作电话叮铃铃的响起,是一个四位短号。

郑小秋想了一秒,突然意识到这是部长们专用的四位数的号,她赶紧抓起话筒,接听电话。

“郑小秋,现在来一下我办公室,马上。”

郑小秋冷静了几秒钟,放下听筒,颤颤巍巍地拿起手机,和她的老师张主管,发小,还有在同学群里发消息告别:

“江湖不远,有缘再会。”
 
来到部长办公室,郑小秋全程头都不敢抬。

她听着部长用笔一遍遍敲着桌子,乒乓声响和她的心跳完美耦合。

“郑小秋,看看你做的好事。”

姬部长旁边的文秘把一张纸铺到桌子上。

郑小秋眼睛向下瞄,是某博今日的热搜榜单。

一眼望去,这些话都有些说不出来的熟悉感觉:

“代理文曲星官直播砸场神使儿子”

“布塔 谁动了我的智慧橡皮”

“直播 打架”

“东西方神仙有关运势计算争议”

“我的命运听谁的”

“泛神界全运会格斗冠军是谁”

“在线科普智慧文具的祝福作用”

“天庭股份有限公司技术部文运科”

“文曲笔”

“月老红娘在线作法”

“……”
 
“领导,我错……”

“你到底是怎么做的这么好的啊。”

姬部长狠狠地拍了拍郑小秋的肩膀。

“啊?”

“后土娘娘和我电话说,你们直播结束后,她们那里祈福信物的订单暴涨了三倍,这带货量,远超他们原来雇的几个神仙网红啊。”

“可是……”

“年轻人,好好干,很有前途。我已经和你组长说了,你以后就专心搞新业务,文运的事会安排其他人做来做。”

“可是今天我卖的东西,它是……”

“直播打架,真有创意,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那个西方神,我和他……”

“不过你说,这个新业务部门,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郑小秋彻底放弃抵抗。

她的回应原来一直都不重要。

姬部长转头对着文秘继续说着:“叫新新神仙怎么样,还是创变神仙组,还是智能网联?”

“领导,您先想着,我先回了。”

“噢,你回吧,好好干,等方案定了告诉你,你来当组长。”姬部长对着郑小秋摆摆手,继续和文秘有说有笑。
 
郑小秋走出办公楼外,终于长舒一口气。

至少不用打包行李了。

她刚想伸展一下手臂,身旁蟠桃树上的广播突然响起,吓得她一哆嗦。

“技术部新成立全新网联业务科室,现在全公司招募能人志士,请有意者电联技术部文秘商……”

踩着广播的背景音,郑小秋边走着边掏出手机,才看到数十条朋友们发来的消息。

大多是在问她要去哪儿。

郑小秋不想这么快回复朋友们,她想先平静一下。
 
不过在这些聊天信息里还夹杂着一个奇怪的好友验证消息,头像是一只小狮子。

郑小秋犹豫后还是因为好奇而点击接受。

对方很快回复了消息。

是一张图片。

一个蝴蝶发带。

而对方的昵称是:Buta。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