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农药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买农药

作者:张如刚
2020-10-05 21:00

记得那是1990年7月8号,农历闰5月16的事情了!当时的农药市场还没有开放。那时候每家每户种的棉花特别多。大伙如果买农药,都得到镇上的供销社去买,那些卖农药的人,大多是拿着工资,城里户口,和地方有权势的人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

当时的售货员是一个年轻的大小伙子。姓周,别人都叫他小周,小周30岁左右的样子,他中等的身材,浓眉大眼,长得还算标致。

那天中午,我和临村的八侄儿(他的哥哥是镇面粉厂厂长,嫂子是镇农业合作社社长。)几乎同时到店的。小周热情地招呼着八侄儿,耐心地询问推荐,快速的取药包装。

当轮到我的时候,他拿起了‘牌子’了,顿时身价倍增起来,动作是那样的‘稳重’,稳到几乎要停止的地步;面目是那样的‘严肃’,严肃到使人难以置信,这是卖药还是吊孝,仿佛八侄儿抽走了他面目所有的神经……

此时,小周把药甩到桌上。音很大,离桌几寸高就气哼哼的顿下了。

“麻烦你,能用塑料袋装一下吗?”我轻声地说着,做个装药的手势。

“不行!”他的声音很生硬,仿佛别人欺负了他。

我没有说话,望了望还没有离开的八侄儿,他正拎着药,从我身边从容的走过。

“你别看他,他别说几个袋子,就是药我不收钱都行!”小周说着,仍没有减去脸上严肃的表情。

“那请你找点废纸行不行?”我请求着,眼睛快速地瞟着店内,“那里有,请递一下吧。”我几乎是哀求的口气!

他蔑了我一眼,高高的喉结动了一下。半响不耐烦的说:“去!去!去!到外边去找。买药的人都照你一样,我还得买纸呢!”

我没有再说话,捧着药瓶,到柜台外找点纸包了起来。

“叫你到外面去找,你怎么在门内捡起来啦?”他样子痛极了,仿佛被别人挖了心肝。“讨厌。滚远点!”他发疯似的狂叫……

30年过去了,现在想来,觉得似乎理所当然:有钱的侄子不叫叔,独家垄断才叫牛。只是,当年八面玲珑的小周去了阴曹地府,也许,阎王爷更需要那样的人才。八侄儿依旧是八侄儿,照面仍不叫叔,如今,依靠各种理由吃着低保……


【作者简介】张如刚,男,汉族,1970年5月16,生于安徽泗县,高中文化,酷爱诗歌,小说,等文学创作。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数十篇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