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阴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路志艳
2020-10-06 19:00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哎耶……”客房里的音箱反复响着这首舒缓深情的《天堂》。

岳明两眼含泪,用湿巾轻轻擦拭着秦丽嘴角的血迹,然后仔细地端详着一动不动的她。她脸庞苍白,竟显现出微微的笑意。岳明从她的包里翻出粉盒,认真地敷在她僵硬的脸上,并在她嘴上又涂了一遍口红。吃力地把她揽在怀里,默默地说:“天堂没有痛苦,我们活着做不成夫妻,到了天堂一定要在一起。你等着我,我来陪你了……”接着把秦丽喝剩下的半瓶农药灌进嘴里,然后拉过来被子,盖在身上……

岳明和秦丽是一个村的青梅竹马的恋人。爱的很执着,也很辛苦。双方老人都不同意,特别是岳明的爷爷是岳家姓的族长,是个老封建,他一直顽固的认为,他们这支人家是岳飞的后裔,老辈人传下来的岳家秦家势不两立,不能通婚。孙子的这门亲事坚决不能应允,不然会坏了规矩,人家会笑话的。秦丽的父亲更是坚决反对,因为他记得在生产队时,岳明的爷爷仗着自己家族大又是队长,没少给他秦家小鞋穿,欺负他们。他一听说女儿是给岳明谈恋爱,上来就是一巴掌:“你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活着,你就休想……”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那么封建?我非秦丽不娶……岳明向爷爷抗争着。爷爷冷冷一笑说,你如果不听大人话,我让你爸打断你的腿。

“你们上辈的恩怨,为什么让我们后辈再来承担?要葬送我们的幸福?爸,女儿求您成全我们……”秦丽哭求着父亲。

“你只要敢和他结婚,我就喝农药……”秦丽的父亲拿着药瓶威胁她说。

一个月暗星稀的夜晚,他们偷偷溜出家门跑到村口的那棵老槐树下,紧紧拥抱着,任泪哗哗流着。

“岳明哥,明天是集了,咱俩给家里说是去赶集,你带我去县城玩玩去吧?”秦丽痴情地望着岳明。“嗯嗯,正好咱们也出去散散心。”岳明点着头,暖暖的吻着她……

第二天,岳明和秦丽在县城里逛了商场,游了公园,还下了饭馆子。秦丽开心的笑着,说今天是她最幸福的一天。并提议,去商务宾馆开个钟点房,休息一下再回去。

两人在房间里缠绵了一会,秦丽说:“我渴了,你出去到楼下的小超市买两瓶饮料来……对了,你再找个饰品店,给我捎个发卡来。”

等岳明买完东西兴冲冲地回到房间时,一股浓浓的农药味扑鼻而来。他心一惊,向床上望去,秦丽已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嘴角流出了血。他赶忙跑上前一摸,体温已经凉了……他默默地坐在床边,控制住情绪,看见床头有秦丽留给自己的一张纸条:你多保重,我先走了,咱们下辈子见。

“你一个人去了,会孤单的,你等着我,咱们奈河桥见。天堂里再也不会有人反对我们了……”岳明噏动着嘴唇,写了一封遗书:爸妈,把我们埋在一起,来生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

……整个村庄笼罩在一片悲哀之中,两边亲人都哭得天昏地暗,悲痛欲绝。左邻右舍的也都跟着抹着泪,摇着头,纷纷叹息着。主事的人让矮一辈小孩抱着活公鸡,打着招魂幡绕村走了一圈后,来到了岳家的坟地,两口白色的棺材徐徐落进刚打好的坑里。随即平辈或矮辈的亲人绕着圈,每人往棺材上面撒了一把土。

天阴沉沉的,刚堆上坟头,天上就飘起了片片雪花……


【作者简介】路志艳,男,笔名,诗惆之路。生于山东邹城,自由撰稿人,在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发表文学作品数百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