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生人社会简史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仿生人社会简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我不是鸽子
2020-10-06 21:00


他从未见过那么真实的梦,就像是身临其境,亲身经历一般。
 
所有东西都在急速奔跑下渐渐远离自己,陌生的熟悉的东西越发光怪陆离,风声同雷声交织在一起在耳边炸开。他跑在不知名的建筑物里,满是白光,望不到尽头。这是个巨大的建筑物,像是四块形的,处在这样的建筑之中,他是无比渺小的。周围看不见什么,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微弱到哄闹,可是他看不见。
 
机械的人声突然响起,那些吵闹的声音忽的消失了,除此之外就是寂静。
 
“欢迎来到32号佩利陨,这是新的控制室。”

齐辽在阵阵眩晕中迷糊醒来,头沉得左摇右晃,睁开双眼是迷糊的一切,仿佛被光晕笼罩着的一切,是冰冷的手,揉了几下后眨了几眼才逐渐清晰起来,干净而空旷的房间,除了一张单人床外,四面八方都是镜子,令人生畏,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是陌生感。
 
他不记得所有东西,除了名字。这是哪儿,他从哪儿来,这是什么时候,一概不知,齐辽就像是一张白纸,上面是一片空白,未被点染墨水。镜子之中的自己,憔悴而无神,一层接着一层,镜子之中仍有镜子,这样循环下去,齐辽看不见末尾,他只想跑,离开这里。从内心不自觉升起的排斥感,充斥他的脑海,本能厌恶。
 
偌大的房间墙壁上除了镜子之外就只有一扇铁门。他用手尝试扭转门把手,轻而易举地转开了。铁门被打开的瞬间,风扑面而来,门外不远处还有急促的脚步声,和听不清的呼喊,急速涌入脑海。齐辽不认识这个地方,可是这儿很大很大,他只一眼,便不知去处。门前这条路很窄,左右两旁是看不到尽头的走廊,铁质的门外也尽是钢板拼合的墙壁。
 
踏出铁门的第一步,他只觉得脚下不太真实。急促的脚步声从忽近忽远到愈来愈近,在接近,似乎是追赶一样,人数不少。走廊的一侧忽的出现人影,映入眼帘,朝着他跑来。那单个人影的身后不远还有不少穿着整齐一致,齐刷刷一片黑色制服的一队人。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齐辽没有走回房间,只是在原地迷茫,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能做什么,他该做什么。
 
大脑宕机的片刻间,那个首当其冲跑在最前面,形单影只的人影已经跑到齐辽面前,左手迅速地一把拉过齐辽,便直往前跑去,齐辽一脸茫然,轻飘飘得被拽着奔跑起来,脚底的感觉宛若虚无,他却没有反抗什么。在陌生的世界里,干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没有目标没有指向…出现的一切转机都可能带来讯息,齐辽内心打着算盘,也许面前的人……不管好人亦或是坏人,也许都会告诉他一些讯息,有关自己和这个密不透风的地方。
 
他佯装愣神被拉着迎风奔跑,在曲折的窄小走廊拐了不知道多少弯,经过了多少铁门,陌生人逐渐放慢脚步,而齐辽缓和过后也挣脱了那人的手,拐角过后的岔口,他们停在了岔口一条路中,两个人突然平静下来,如释重负。
 
齐辽抱着猜疑的眼神向陌生人望去,那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先是向他道了歉,模样有小时孩子做错了事情向家长或者别人心虚地道歉认错一般,羞愧从耳根红到了脖子根。他伸出了手,向齐辽表达敬意。而后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最后还是开了口。“我是居越,是时代发展下一种名为陨的物种所对应的核心体,被其他人类称为‘核’,我是核,68号。”
 
居越脸上大大的笑容以及伸出的手无论如何都让齐辽觉得不可思议,他在同样告知了对方姓名之后只是感觉那样的笑容后带着奇妙的感觉。他的笑意渐渐浓烈,手伸了回去,双手背在背后,眼中有亮光,星辰不息。眼底却藏了些不同于真正明亮光芒的感觉,忽明忽暗地,不够纯粹。齐辽没由来地仍旧戒心依旧,他本能地在内心为这个人划分到了危险的版块。
 
在几秒后,居越开口对齐辽说:“你是佩利陨的特殊物种,拥有人身人心的陨,第32号。与你相对应的是核,68号。也就是我。编号的命名是佩利陨里头这帮老研究者的爱好,年纪大了,他们总爱凑整的数字,就像100,1000那样。”

齐辽觉得很难令人置信,因为他在那几句话后将自己脑海中的世界观重新构造重新建立了起来,所有的一切事实都在告诉他,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所知道的那样,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从被击溃,到重建世界观,齐辽仍在踌躇。他没有在明面上表现出来,应不应该相信居越还是个问题,脑海中从苏醒到现在为止的意识都在告诉自己,不应在未知的环境下相信任何一个未知的人。
 
他们两个人在岔路口的尽头找到了出口,门外是空旷的天台,夜幕初垂,繁星点点,空中巨大的投影物在建筑物上方显示着,看样子更像是这座建筑物的复制体,居越解决了他的疑惑。
 
“这是佩利陨的投影,也就是我们脚下这座巨大建筑物的整体外观的缩影,每天会显示着佩利陨内部运作着的名为‘32号计划’的实验进度,在一年前内部人员停止了显示进度,因为所有的‘核’都在一夜之间从实验舱中被恶意释放,有成功逃出佩利陨不知去向的,也有被重新抓回实验舱等待合适的陨出现的,在两天前,我再一次从实验舱里逃出来,身体内部的核心反应,告诉我,与我合适配对的陨体再次出现,便是你。”他忽然停下了讲述,看着齐辽,齐辽观察着投影的结构,听见居越停下了,回过头来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内心的疑惑却在一点点构建,这个名为居越的人讲述的话有太多值得戒心的部分了,齐辽的脑海中已隐隐约约有了记忆碎片涌现,他企图将这些碎片与面前人的讲述拼接起来。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居越陆陆续续地将佩利陨中的一些事情,以及核和陨的关系向齐辽讲述清楚,夜幕下,讲到几处时,居越总是笑得很坦荡很开心,齐辽想问为什么,更想问,为什么是这些事情,他会笑。这些笑容带有的含义真的是因为事情本身足够让人发笑,还是说是对于居越打的算盘来说,足够可笑?“核和陨的关系,更像是紧密链接起来的,陨可以在没有核的情况下生存,而核不行,核这类物种注定是要和陨融合起来,核心位于心脏部位,也就是通俗意义上人类的‘心脏’,想要获得成功,就需要将最强大的核心和最强大的陨体融合在一起,可以拥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也许可以逃离这个荒唐的世界,也许可以摧毁这个可怜的星球。”
 
齐辽内心撼动的同时也只是佩服居越云淡风轻的态度和语气,仿佛将要用死亡方式与陨体融合的不是他,而是齐辽一般,齐辽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疑惑地问他:“你既然是与我合适的核,总有一日我将要把你的核心取出,你会死。”
 
“不,我不会担心死亡,因为……你我是最强的。”
 
在齐辽惊愕的目光下,居越告诉他,有关佩利陨实验员的恶趣味设定。
 
“32+68=100,我说过,这些实验者总喜欢看上去完美的……比如凑整的数字,比如彼此可以凑整的实验体对,就像我们。在部分重要核心逃跑甚至身亡的情况下,佩利陨所有的核心从70号到20号尽数消失或身亡,而陨体也只剩下30号到40号一批实验体,在筛选下,只有我们的组合……最强的,只有成功运用式子,才能达到真正的效果,其他的组合都会失败。”
 
“我并不需要改变,或者毁灭这个世界,我可以选择拒绝你。”齐辽反过来呛了居越一句,而居越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正要开口讲话,忽然脸色一变,拉着他走到天台边缘,楼梯门被撞破了,而在佩利陨中之前追赶他们的那批守卫已经追踪到了这里,居越伸手在空中投影出控制面板,在光束消失后,两人消失在了天台。
 
守卫中有人泄气地将枪往墙上一抵,面罩下双眼露出狠辣的眼神,带头的人率先转身冲下楼梯,嘴中念叨着向耳机另一端的人汇报:“实验题运用大气中蕴藏的稀薄的能力使用了空间转移,位置不明,32号核心与68号陨体的合作将会对佩利陨造成极大不利。”
 
“滴滴”的声响过后,走廊中只剩下急促的脚步声,一声一声踩在心里,胆战心惊。

两人在一间略显破废的实验室中落地,周围的粒子和能量在落地那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急剧收缩住的一秒齐辽喘不过气来,短促的窒息让他暂时有点不舒服,左手紧紧地拉着居越右肩的袖子,这样的安宁没过多久。
 
两人能听见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在头顶和脚下的走廊里响起,急促而整齐的靴子踩在钢板上面的声音,清脆而危险,不到一米的上下楼层密布了守卫,封闭的实验室被堵着的门外也传来了脚步声,与其他不同的是,这脚步声不急促,不慌张,只是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过来,仿佛是瓮中之鳖一般轻松。
 
居越神色慌张,暗道一声不好,齐辽不知所云的模样让他有些焦躁。
 
“我们早就被监控着了,要想活着出去,只能你将我杀死,我们需要合作。”
 
居越从后腰口袋里取出一把匕首,光滑地反射着实验室里少有的光源,阴森渗人。他没有将匕首递给齐辽,只是侧耳倾听脚步声地远近,一步一步,越来越近,仿佛能听见那人胜券在握的不屑和嘲笑。
 
看到居越拿着匕首,齐辽的心里已经响起了警钟,面前人的话已经出现了纰漏…果然,是被欲望支配的实验体吧,操之过急是他的通病。他顺着居越的意思就要接过匕首,给居越一个痛快。居越笑了笑,匕首却依旧握在手里。齐辽抬起头,视线相交。
 
居越嘴角逐渐扬起弧度。
 
霎时间,匕首被居越一个旋转架在了齐辽手的背面,而后一个大步带动匕首割开齐辽的衣服,割破后的衣服后是男人干净的上身。居越毫不犹豫地将锋利的匕首刺进齐辽的心口部位,挑起的外部被扒开,匕首深深地扎进去,在心窝打了个转,齐辽脸上痛苦的表情在居越心中十分痛快,逐渐狰狞的面部表情,他发声大笑,嘲笑齐辽的无知。
 
“亲爱的核心,我终于要成功了,第三次出逃的结果将会是成功!前面两个匹配的核心体都太过无用,他们的核心配不上我的躯体……只有你,只有你是那么天真无知,那么强大的力量就应该为我所用,我要逃离这该死的破地方了!”居越利落地将刀身抽出,蓝色晶状体在齐辽肉身倒下后缓缓飘起,伴着电流声滋滋响起,进入居越的身体,荧光的线条在居越的每一根血管里浮现又消失,能力的涌入让他无比难受,痛苦地在地上扼着自己的脖子,不停挣扎,力量过度地膨胀着,瞳孔在放大,愈来愈模糊的视线里却是方才被剜了心的核心体,正在缓缓站起的画面。
 
蓝色晶体彻底在他的身体里泛滥,撑满每一根血管,直到淹没这个人。
 
居越死了,死在了他愚昧的欲望里。脚步声在门外缓缓停下,门开了。

和齐辽拥有一模一样脸的男人走了进来,嫌弃般的翻看了居越死去的躯体,他摇了摇头,咋舌道:“已经是第三次企图逃离佩利陨的人了……居然天真地相信陨核的能量能够帮助他离开,啧啧,天真吧。如果陨核的融合真的有用,那么我应该早就离开这里了…只有继续实验找到比我更适合逃离的存在,才会迎来成功啊。”男人拍了拍手缓缓站起,走向齐辽,或者说,走向第32号核心体。
 
齐辽并不是他的名字。在居越的匕首扎进他的身体里时,记忆数据就在脑部芯片里恢复了。他甚至拥有的只是芯片,依靠芯片思考的仿生人……面前的男人才叫齐辽,而自己只不过是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用来实验的仿生人罢了!仿生人哪里来的过往记忆?只不过是人工植入的虚拟身份而已。第32号核心体相对应的陨体已经死亡,属于他唯一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
 
他很快就会被报废,扔到佩利陨某个废弃的角落里。
 
第32号核心体的芯片飞速运转着,他机械地伸出了自己的手,猛地打向自己胸口的芯片开关处,他知道,这样就会让自己停下来,就会沉睡下去,就会永远不会目睹自己的废弃……
 
真正的齐辽愣了下,看着属于自己的仿生人眼里的光渐渐暗下去,停滞在原地。他叹了口气,打了个响指,控制面板投影在了面前。“申请关闭32号佩利陨计划,启用备选计划A,挑选新的陨体进行实验。”
 
“是否依旧派出属于您的仿生核心体?”面板上跳出语句,齐辽愣了愣,看着面前的残局,却还是依旧开口:“释放第33号核心体,进行仿生体加工,投放至新实验室。调整佩利陨主体,剖离32号佩利陨。”
 
“系统已接收到指令,正在为陨核一号体服务……”
 
 
齐辽转身离开,此时的佩利陨早已寂静无声,仿佛刚才楼上楼下急促的脚步声都是一场假象。另一处,露台上简洁的建筑投影中,有一小部分正在黯淡,那是32号佩利陨实验的所有场所,已经被废弃了。 
 

充满白光的32号佩利陨逐渐昏暗,毫无生机。机械的女声再次响起。
 
“欢迎来到32号佩利陨,‘陨核’实验失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