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死亡诅咒连环杀人案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死亡诅咒连环杀人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青蛙
2020-10-07 11:00

深夜,别墅区里,突然闪过三个黑色的身影。

“你确定是这栋吗?”其中一个身影指了指眼前的这栋豪华的两层别墅问道。

“是的,当然不会错,我可是过去两个月都来这里工作。”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好,我们进去吧,一定要找到那笔奖金。”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最后说话的是一个青年,声音有一些畏畏缩缩。

“我们必须这么做。别忘了,不仅你上学需要这笔钱,莉亚也需要这笔钱,我还要给我儿子做手术呢。”回答他的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没关系的。”女人安慰青年,“只要按计划行事,我们绝对不会被发现的。你忘了为了今天,我们计划了多久了吗?”

青年点了点头,似乎下定了决心,三人一同向别墅的门口摸了过去。

中年人来到门口,从包里拿出几样工具,将两根针一样的开锁工具对着锁孔一阵鼓弄,随后只听“咔”的一声,别墅的大门便打开了。

中年人名叫格兰特,是一名开锁工。

豪宅的大门防盗级别虽然高,但格兰特仍然轻松地打开了它。

三人终于进入了别墅,格兰特又从包里掏出三个手电筒,分给另外两人。

格兰特打开手电筒,发现了惊人的一幕。

别墅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快递盒,使偌大的别墅显得特别的拥挤。

“莉亚,这里怎么那么多快递盒,那个老头那么喜欢网购的吗?”格兰特向身旁的女人问道。

名叫莉亚的女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说:“不知道,老爷子生前就喜欢从网上买各种各样的东西,但都不是特别名贵,好像都是二手的,可能只是有钱人的癖好吧。”

“咱们可以快一点吗?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容易被发现。”身后传来青年的声音。

“知道了,知道了。”格兰特不耐烦地回答道,紧接着又对青年说,:“你知道吗?吉克,要不是你偷听到我和莉亚之间的谈话,而且我们还需要一位会开保险箱的人,不然你也就不会来这里了。”

“可是我真的需要那笔钱!”

“是的,我们都需要,所以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明白吗?”
吉克点了点头。

格兰特又回过头,向莉亚问道:“你说那个老头会把奖金藏在哪里呢?毕竟你在这里做了两个月的护士,总该知道点什么吧。”

莉亚点了点头,说:“应该在楼上的卧室里,老爷子从不让别人接近他的卧室,好像害怕别人接触到里面的东西。”

“那好,上楼吧。”

三人穿过堆的如同小山一样的快递盒,走上了楼梯。

不知为何,别墅的楼梯似乎有些老化,吉克踩上去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楼梯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人管,长了白蚁什么之类的吧。”

“话说老爷子是怎么死的?生病吗?”吉克突然问道。

“不是,虽然杰克老爷子身体一直不太好,并且需要我每天来这里给他注射药物,但他却是死于意外事故。”莉亚回答道。
“哦?什么样的意外?”

莉亚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

“他摔在了一个玻璃茶几上,失血过多,因为整栋房子里只有他一人,抢救不及时,最后死在了这里。”格兰特突然向吉克回答道。

“不过也正因为别墅里没有其他人,我们才能潜入这里。”格兰特的嘴角微微一笑。

不知是格兰特嘴角的笑容在黑暗里有些阴森,还是窗外吹来的冷风,让吉克感觉后背有些发凉。

“我们怎么可以确定老爷子把奖金留在了这间屋子里,而不是留给他的亲人,或者存到银行里?”吉克又问道。

“那些钱老爷子绝对不会存去银行的,因为他似乎很怕它们,但却不敢把它们放到其他地方,至于亲人…”

“老爷子已经没有亲人了。”莉亚回答道。

“他没有子女,他的老伴几年前因为癌症去世了,他唯一的哥哥也因为一次旅游时的飞机坠毁去世了。”

“那我们还要来偷他的遗产?太不道德了吧?”吉克说道。

“闭嘴!别同情心泛滥了,那可是五百万,而且就像莉亚说的那样一样,那老头根本不在乎那笔钱。”

“是的,老爷子似乎很害怕那笔钱,每次我试图聊起那五百万,他都会回避,而且,他和我说,他还想把整栋别墅卖掉,然后找一间小屋子过一生。”

“可是…”

“别可是了!”格兰特粗暴地打断了吉克。

“相信我,我和莉亚虽然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但莉亚已经先作为护士在这里打探过消息了,所以我们才能轻而易举地进入,不会失误的。”

吉克无话可说,只好点了点头。

终于来到了二楼,但眼前却不止一个房间,三人决定分头行动。

吉克和莉亚来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房间里如同外面的走廊一样,堆满了快递盒。

“啊!”莉亚突然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吉克急忙问道。

“我好像踩到了什么!”莉亚回答道。

吉克用手电筒向莉亚的脚下照去,发现那是一只死老鼠。

“真恶心。”莉亚说道。

“我们不能在这留下任何痕迹。”

吉克说完,急忙起身找来了一个塑料袋,用纸垫着将死老鼠拾了起来,放到垃圾袋里,打了个结,放到了一旁,地上似乎还留下了一些老鼠的血迹。

“话说格兰特的儿子得了什么病呢?”吉克一边收拾一边问道。

“他儿子出了车祸,下半身都瘫痪了,他需要钱去给他儿子做手术。”

“这样啊,那你想要这笔钱做什么呢?”

“还能干什么?”莉亚回答道,:“肯定是买跑车,住豪宅之类的呀,对了,还要化妆品嘛。”

吉克听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没想到他们三个小偷当中,最肤浅的会是她。

两人分头继续在堆满快递盒的屋子里搜寻着。

突然,吉克似乎听到了墙壁的后面传来什么声响,他慢慢地靠近了那面墙壁。

墙壁上是一面镜子,镜子上还贴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是杰克和妻子的合照。

合照里,杰克的妻子躺在病床上,身形消瘦。

看来莉亚之前说的没错,杰克的妻子身前的确患上了重病。

吉克又将照片重新挂到了镜子上,但他却突然惊奇地发现,那面镜子似乎可以挪动。

他慢慢地将镜子推开,里面露出了一个黑色的保险箱。

“这就是保险箱吧。”身后突然传来莉亚的声音。

吉克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发现是同伴,点了点头。

“太好了,该你派上用场了,我去把格兰特叫过来。”

吉克嗯了一声,随后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听诊器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个电子显示器,对着保险箱鼓弄了起来。

不一会,莉亚带着格兰特走了回来,格兰特似乎非常高兴。

“里面就是那五百万吧?”格兰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兴奋的搓了搓手。

但他脸上的笑容,却随着吉克开锁时间的增加逐渐消失。

“怎么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格兰特问道。

吉克放下设备,叹了口气,说道:“不行,这锁的安全级别是最高的,我没办法打开,除非知道密码。”

“那怎么办?!你的意思这一趟我们白来了吗?就是因为你懂得开保险箱我们才叫你来的!”格兰特愤怒地冲着吉克喊道。

“试试这个,”一旁的莉亚突然说道,“66-10-18,这是他老婆的生日。”

说完,吉克连忙赶紧输入数字。

“啪”的一声,保险箱打开了。

“果然没错。”莉亚微笑道。

但出乎意料的是,保险箱里并没有任何现金或者银行卡。

保险箱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包裹和一卷录像带。

“这是什么?”吉克把录像带和包裹从保险箱里拿了出来。

“包裹里会不会就是银行卡?”莉亚问道。

“鬼知道呢,把它拆开看看在说”,说完,格兰特从包里掏出小刀,划开了包裹。

包裹似乎是被故意裹了好几层,格兰特费了半天劲才拆完,可惜的是包裹里也没有任何银行卡。

里面只有一对黑色的兔子脚。

格兰特将这对兔子脚拎在眼前打量了一番,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算什么?”格兰特将兔子脚丢给吉克,又从吉克手里拿过录像带。

“这录像带似乎是上个世纪的东西了,需要老式的播放器才能打开。”莉亚说道。

“我们得想办法播放这个录像带,老爷子把他藏到保险箱里,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我去楼下找找播放器。老头子家里有这样的录像带应该也有相应老式的播放器。”说完,格兰特转身走出了卧室门。

“我们就在楼上找找吧,说不定这个房间里就有,老爷子总是喜欢收集奇奇怪怪的东西。”

吉克点点头,手上还拿着刚才那对兔子脚。

“你先去找吧,我得把刚才那滩老鼠血给清理干净。”

莉亚点了点头,转身也出了门。

吉克找来卫生纸,对着地板上的血迹清理起来。老鼠血的血腥味让他不禁有些想吐,忍不住抱怨道:“真恶心!要是刚才那只老鼠还活着该多好!”

吉克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那对黑色的兔子脚。

吉克终于清理完了血迹,客厅里也传来了格兰特的呼喊声,他好像找到了播放器。

吉克拎起装有死老鼠的袋子和莉亚一起下了楼,将录像带递给了客厅里的格兰特。

格兰特将录像带放到播放器里,在雪花般的画面闪烁之后,终于,杰克老爷子出现在了视频里。

这段录像是杰克自己录制的视频。

视频里,似乎就是现在这栋别墅,杰克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那对黑色的兔子脚,对着摄像机说道:

“当你看到这段视频时,我希望我已经解脱了。”视频里的杰克表情似乎充满了痛苦。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希望我已经从这个因为贪婪而带来的可怕诅咒中解脱出来。”

“ 这个东西夺走了无数条生命,包括我的。”杰克指了指手中的兔子脚,继续讲述着它的来历。

“许多年前,我在一次印度旅游时,来到了一座寺庙,我从一个和尚的手里花了大价钱买到了它。因为他告诉我,这个东西可以实现持有者的三个愿望。从此,这个东西改变了我的人生。

“一开始,它的确实现了我的愿望,但自从我的妻子出事以后,我才明白,它带来的,只有可怕的诅咒。”视频里杰克的表情似乎更加痛苦。

“我请求你,如果你找到了和这段录像放在一起的包裹,答应我,千万不要打开它!一定要替我把它销毁掉!我们不应该随意干扰我们的命运,那样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杰克几乎咆哮着说完了最后一段话。

说完,杰克站起身来,站上了椅子,将准备好的绳子套上了自己脖子,一脚把凳子踢开,随着一阵抽搐,杰克上吊自杀了!录像也戛然而止。

三人似乎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吉克看着手里的兔子脚,赶忙把它丢到了一旁的桌上。

“你们听到他说的了,这东西很危险,我们还是把它扔了吧。”吉克咽了咽口水,说道。

“得了吧!,”格兰特忽然说道,“那只不过是他在妄想罢了,可是是无法接受他妻子的死,对那对兔子脚产生了幻想。”格兰特似乎丝毫不相信刚才录像里的内容。

“别管这个兔子脚了,它已经浪费了我们太长时间了,我们应该继续去找奖金才对。”

“吱,吱,吱…”

这时,地上的塑料袋里似乎传来了一阵声响。

那是刚刚吉克拿下来的装有死老鼠的塑料袋。但是现在那个塑料袋不仅发出了声响,还在地上不断的蠕动。

那只老鼠活了!

吉克回想起了刚刚自己无意间说过的话,连忙看向格兰特。

格兰特疑惑的问道:“那只老鼠不是死了吗?”

“我…我刚刚拿着兔子脚的时候,好像说过一句话…”吉克颤颤巍巍地解释道。

“什么?!”

“我…我已经许下了一个愿望。”

“怎么可能,你在胡说些什么?!”

“真的,我刚刚在楼上的时候,对着塑料袋说过,‘如果这只老鼠还活着该多好’,然后这只老鼠就真的复活了。”吉克指着塑料袋说道。

格兰特似乎还是不相信吉克,他从包里掏出锤子,走向蠕动着的塑料袋,蹲下身来,用锤子朝着塑料袋狠狠地砸了过去。

随着一阵呻吟,塑料袋没了声音,也不再蠕动。

“这下算是死老鼠了吧”格兰特说道。

“可惜,这下我们只剩下两个愿望了。”一旁的莉亚终于开口说道。

“这只不过是一个可能患有老年痴呆的老头,在走了一系列霉运之后产生的幻想罢了。”格兰特仍然不相信录像带里的内容。

“但也有可能是真的,我可以证明,你们和我上楼。”莉亚说道。

两人跟着莉亚走上了楼梯,来到了刚才的那个房间。

莉亚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杰克的妻子,但是这个照片里的妻子似乎还没有生病。

照片里的妻子身材非常肥胖,但可以看出,这时的妻子还没有得癌症。

“这是杰克得老婆,虽然只是照片,但可以看出,她的身材显然吗有些超重了。”

“但是6个月后,她却变成了这样。”莉亚又拿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刚刚吉克在镜子前看到过,就是杰克的妻子患了癌症以后,躺在病床上的照片。

“杰克的妻子因为得了癌症而体重减少。”

莉亚又拿出一个笔记本,说道:“这是杰克的日记本,上面写着:‘真希望我的妻子可以瘦下来,她有些太胖了’。”

“这能说明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杰克希望他的妻子可以瘦下来,并且向兔子脚许下过愿望,结果妻子最后却得了癌症。身材是瘦下来了,但最后却也死于癌症。”莉亚解释道。

“这…只不过是生病了而已吧。”格兰特有些支支吾吾。

“好,你还是不相信,对吧?看看这个,日记上还写道他从印度回来以后就中了五百万得彩票,然后他用彩票的钱送他哥哥出国旅游,结果最后他却死于坠机。明白了吗?”

格兰特默不作声,看着眼前的日记本诺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说,任何在兔子脚身上许下的愿望最后都会适得其反吗?”吉克问道。

“是的,最后都会受到愿望的反噬。”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那么惧怕这笔钱,并且还想卖掉这栋别墅,还浪费钱买了那么多的没用的东西。”吉克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快递盒,说道。

“因为这笔钱是被诅咒过的。”

“不不不,我还是不相信,这太扯淡了,”格兰特说道,“那只不过是一个故事而已。”

“照你们这么说,他第一个愿望是希望老婆瘦下来,结果他老婆确实瘦下来了,结果却是因为癌症。第二个愿望是希望获得彩票中奖,但那笔钱却是被诅咒的,那他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格兰特问道。

“谁知道呢?毕竟他已经自杀了。”莉亚回答道。

“现在最重要是,我们只剩下两个愿望了。我们该怎么用?”莉亚问道。

“我们应该继续去找那笔奖金,它一定还在这栋别墅的某个地方,所以别管那个该死的兔子脚了。我现在就去其他房间接着找,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格兰特转身走出了房门。

屋里只剩下吉克和莉亚。

莉亚说:“你知道我们应该许什么愿望吗?我们应该许愿要无穷无尽的愿望。”

“你这个愿望也太贪婪了吧。”

“那好,那我就许一个小一点的愿望。”说完,莉亚突然抢走了吉克手里的兔子脚,将它紧紧地握在手里,说:“我希望得到十万元!”

“你干什么?!”吉克又惊又怒,“你忘了发生在杰克身上的事了吗?”

莉亚不以为然,说:“怕什么,他那个是五百万,我的愿望可比他的愿望小多了。”

“你真是个蠢货!”吉克夺回了莉亚手中的兔子脚。

空气寂静了几秒,周围似乎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莉亚说道:“所以我的十万元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你不应该要钱的,莉亚。”吉克说道

“那我应该要什么?”

“我怎么知道!但钱只会给你带来厄运。”

“我们来着不就是为了钱吗?”

吉克瞬间有些哑口无言。

这时旁边的房间里突然传来格兰特的呼喊声:“我找到了!”

两人连忙起身,来到了旁边的房间。

只见格兰特似乎不小心碰翻了一个快递盒,快递盒里洒出来了许许多多的钞票。

格兰特跪在地上,抓着手里的钞票,有些幸喜诺狂。

“我刚刚不小心碰翻了它,没想到老头居然把钱藏在这个里面。快!你们快来帮我清点一下!”

吉克走进了地上的钞票,蹲下身,打开了掉在的地上的快递盒,盒子里也有许多的百元钞票。

“这些钱好像不够五百万吧。”吉克在一旁说道。

“看起来大概有十万元,管他呢!可能他还在其他地方藏了钱,谁知道呢,一会再去找找,先把这些钱装起来再说!”吉克边说着边将地上的钱往背包里塞。

“别动!”莉亚突然冲着格兰特喊道。

“那是我的钱!我刚刚许下的愿望!”

“你在胡说些什么?”格兰特感觉有些莫名奇妙。

“这是我的钱!你别想拿走!”

“什么!?”

“它们属于我!”

此时,格兰特已经将钱全部装到了背包里,站起身来,头因为猛地站起而有些发晕。

莉亚见状,一把从格兰特手里夺过背包,向门外冲去。

“你干什么?!”格兰特愤怒的喊道,向着门外追了出去。

“莉亚!回来!”吉克在后面喊道。

莉亚不顾两人的呼喊,向着楼下跑去。

但在下楼时,却出现了意外。

“咔擦”一声,楼梯因为白蚁的腐蚀,被莉亚踩断了,莉亚失足摔下了楼。

当吉克冲出来时,只看到了躺在楼下的莉亚,她的头部正好撞到了楼梯的扶手,沾满血渍,已经失去了意识,钱也散落了一地。

一旁的格兰特似乎被吓到了,吉克连忙冲上前去,试探莉莉娅的呼吸。

“她怎么样了?!”格兰特不敢相信地捂住嘴巴。

吉克摇了摇头。

吉克连忙拿走莉亚手中还紧紧拽着的兔子脚,说道:“怎么办?我们还剩下一个愿望,我们可以许愿让莉亚活过来。”

“但也有可能,复活后的莉亚就不再是人了。”吉克有些害怕地说道。

“我们得想办法把她的尸体处理掉,不能被警察发现。”格兰特说道。

“这是诅咒!这一定是诅咒!我们得摆脱那笔钱,我们得烧掉它!”吉克在一旁吼道。

“冷静一点!吉克!”格兰特说道,“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才找到它,我可不会就因为一个愚蠢得兔子脚就把它就抛弃了!”

“你不明白吗?这是贪婪所带来得厄运!莉亚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不不,这不是厄运!这是天赐良机,这笔钱可以用来给我儿子做手术!”
格兰特接着说道:“你要是不想要这笔钱,那就都给我。”

“那莉亚怎么办?”

“莉亚已经死了!你知道吗?她的死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在保险箱里找到录像带的话,她就不会死!”

这是吉克突然想到了什么,停止了与格兰特的争吵。

“等一下,有点不对劲。”

“什么?”

“那是他的自杀视频,对吧?”吉克喃喃地说道,“那么是谁把录像带放到保险箱里的呢?”

“你什么意思?”

“杰克…可能没有死!他的最后一个愿望可能是让自己永生!”

“这不可能!”格兰特回答道,“杰克肯定已经死了!”

“你怎么知道?”吉克问道。

“因为是我杀了他!”说完,格兰特举起手里的锤子朝吉克的头上砸去。

吉克措不及防,立马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格兰特喘着粗气,他现在必须处理掉吉克和莉亚的尸体。

格兰特拖着将两人的尸体拖到厨房,打开了煤气,他打算制造一场事故,来销毁所有的证据。

他打算引爆这栋别墅。

格兰特来到楼梯口,将散落在地上的钱一张张捡了起来。

格兰特边捡边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事情。

原来格兰特早在杰克中奖之前就已经认识他了。

在杰克中奖以后,格兰特就来到过这栋别墅,告诉了他自己儿子的情况,恳求格兰特可以借钱给他。

但是杰克拒绝了。

两人争吵了一番,格兰特不敢相信认识多年的好友居然会如此吝啬,但杰克明白被诅咒的钱只会带来厄运。

格兰特一怒之下,杀死了杰克。

他把杰克重重地摔在了茶几上,碎玻璃插满了杰克的脸。

在杰克死后,他把现场伪装成了意外,之后又计划了这场偷窃。

突然一阵开门声,打断了格兰特的回忆。

格兰特立马蹲下身来,他不敢相信大半夜会有人来到这栋空无一人的别墅,难道是他们引起了太大的动静了吗?

格兰特手里拿起手电筒,悄悄地向门口摸去。

当他来到门口时,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那人的面色惨白,头发凌乱,脸上似乎还沾着许多玻璃的碎渣。更准确的说,他似乎不算是个人。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格兰特颤颤巍巍地冲站在门口的人说道。

“这是我的别墅,我还能去哪里?”

“你…你不是死了吗?”格兰特仍然处在震惊之中。

“那我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是个活人。”

杰克没有在说下去,而是自顾自的朝厨房走去。

“好饿啊,我还是先去找点吃的吧。”

“话说你在这里做什么?”杰克向格兰特问道。

“我…我…”格兰特一时间居然有些语塞。

“不重要了,你要是想要那些钱就拿去吧,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的儿子,需要这笔钱。”

“是的,我记得。前一秒你还想要我帮你,后一秒你就把我推向了玻璃桌。”

“对不起。”格兰特道歉道。

“没事,我曾经也想帮我的妻子,但是却没有成功,反而害死了她。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对于一个可以永生的人来说。”

“你最后一个愿望,是许愿自己可以永生吗?”

“如果不能长生不老,那财富有什么意思呢?”

“那个录像带是怎么回事?”

“我试过很多办法自杀,但都没有成功,包括你杀我的那次。”

杰克接着说道:“让我给你讲讲兔子脚的规则吧。”

“无论是许愿的人,还愿望收益的人,都会受到兔子脚的诅咒,无论如何。”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明白,已经许了两个愿望的我已经命不久矣,所以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让自己永生。”

“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没能逃过诅咒。我不停的复活,不断的在这人间地狱里煎熬。你懂我的意思吗?这才是我最大的诅咒,永远不会死去,只能活着,不断承受这人间的痛苦。”

“那笔钱要怎么样使用是你自己的选择。”杰克说完这句话,转身向厨房走去。

格兰特咽了咽口水,将装有钱的背包放在了原地。

“格兰特!”厨房里突然传来吉克的呼喊声。

格兰特听闻,他意识到,吉克还没有死,急忙闻声跑向厨房。

格兰特来到厨房,只见吉克坐在原地,手里握着兔子脚。

“你干了什么?”格兰特问道。

“我帮你…帮你许了一个愿望”

“你儿子来了。”吉克指了指客厅的方向。

不知从哪,一个小男孩跑了出来,格兰特看到小男孩时,瞬间满脸吃惊。

那是格兰特的儿子!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儿子本来应该坐在医院的轮椅上,此刻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帮你许愿,治好了他的病。”吉克坐在地上说道。

“这是你应得的。”

格兰特高兴的抱住了自己的儿子。

“你看,爸爸,我可以走了!”

“太好了!我的儿子!”

格兰特满脸充满了笑容。

“爸爸,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格兰特的儿子突然问道。

格兰特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

“哦,不!”

他突然想起,他刚刚为了毁尸灭迹,把煤气给打开了。

现在煤气已经充满了整栋别墅。

这时在厨房的另一边,杰克准备煮一点东西,他打开了火…

别墅瞬间淹没在了火光之中…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一篇新闻。

新闻上说昨夜凌晨,一栋别墅突然发生爆炸。

初步断定,爆炸原因是煤气泄漏,并且在现场发现了四具烧焦的尸体,三个大人,一个小孩。

另一边,消防员已经在现场扑灭了大火。

现场的一个年轻的消防员突然发现,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对黑色的兔子脚,他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东西没有被大火吞噬。

出于好奇,他把这对兔子脚捡了起来,揣进了兜里。

他打算以后把这对兔子脚当作自己的幸运物。

但是谁有会知道,这对兔子脚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