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第一次来男朋友家,让我洗了20条老公公的内裤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第一次来男朋友家,让我洗了20条老公公的内裤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懒
2020-10-04 15:00


我家在北方一所小城,父母都是工薪阶层,从小我在父母的宠爱中长大,几乎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学业顺利。

大学毕业后,在省会城市找了一份喜欢的工作,学的是金融,在一家证券公司就职。

大学的时候,谈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个富二代,家里做着家族生意,很有钱,男朋友家分别在西安、广州、苏州都有房子。男朋友花钱阔绰,对我也十分大方,动辄在学校外面的酒店包场给我过生日,送礼物,更是那些大牌的包包和衣服,还有项链。

在同学眼里,我是那个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遇到了疼我爱我的白马王子。

正当我沉浸在男朋友给我的这段海市蜃楼般的爱情里时,我突然发现,他劈腿了,对方是个和他门当户对的千金,我这才如梦初醒,提出了分手。

那之后,我有很长时间,再也不相信男人那些甜言蜜语,什么海誓山盟都是假的。

大三那一年,又有一个男生开始追求我,他叫程放。

他是学电子科技的,看起来文质彬彬,性格内敛,比较幽默,特别有才,是学院院刊的摄影编辑,空闲的时候,喜欢摄影。

虽然,程放和我的前男友完全不同,但是,我还是很排斥。我说,大学期间,我是不会再谈恋爱的,你还是别浪费感情了。

他却说,我从上学第一天报到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你了,后来,我看到你有了男朋友,只能死心了。现在,你是一个人,我也该告诉你我的真心,如果你现在不答应,我还会继续等,直到你同意为止。

我没有答应他,但他一直在等我。

也许,这是考验吧,到大学毕业前一个月,他还在等我,我同意和他交往。

毕业后,我们在同一座城市,找到工作。

初入职场的我们,是两个完完全全的职场小白,什么都是从零开始,忙碌加班也就算了,每月每季度的考核,简直让我焦头烂额。每天忙得像个陀螺,每个月下来,薪水却还不够买一个平方。

付出和收获的反差,好几次都让我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挫败感爆棚。

程放说,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以后做准备的,没有磨炼,哪有成长,你看着那些高收入,光鲜亮丽的,哪一个不是从我们这样的小白成长起来的?

也许,是我们的经历塑造了不同的性格,他的成熟,在引导着我,静下心,脚踏实地往前走。

第二年,我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心态也平和很多,只要稳步朝前走,一切都在向好,除了工作,还有我们的爱情。

第三年,我带着程放去见父母,我的父母喜欢他的稳重,尤其是我妈,她一眼就看出了我和程放的相处模式,她告诫我,小性子可不能经常使,要适当收敛收敛。

我心想,这还是我妈吗?还没结婚,心已经偏向程放了。

十一放假前,程放的母亲打来电话,说他的父亲病了,是急性脑梗塞

我们买了最早的机票,急急赶回去。

我是在医院里看到程放父亲的,因为高血压,导致的脑梗塞,躺在床上半身不遂,说话也不利索。

程放还有个哥哥,也在床边照顾。见到我,大家都很客气,尤其是程放的母亲说,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实在抱歉。

我说,本来想早点过来看看你们,一直太忙了。

程放的母亲拉着我的手说,也是,两个人在大城市打拼,确实不容易。

她的手,很温暖,我瞬间感觉,她不是那么陌生。

晚上,程放的母亲让我们回家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去医院。

程放的母亲一脸疲惫,她说,照顾病人就这样,要两个小时翻身,害怕压出压疮,还要按摩,擦洗,一直输液,因为遗尿,随时要换内裤。

我听了,确实辛苦。

第二天晚上,程放说,他留下来陪床,我说,那我也陪着你吧。

程放的父亲经营着一家钢材厂,这几天,他住院了,厂子的事,交给合伙人。

那天晚上,合伙人打来电话,说厂里出了点事。程放和他的哥哥一起过去处理,我只好留在病房。

当我亲眼看见,程放的母亲不停的擦洗、翻身、喂饭、喂水,太累了。

我说,阿姨,还有什么,我帮你弄吧?

刚开始,她有点不好意思,在我的坚持下,她说,那你把这两件衣服洗一下吧。

我端着盆,去了洗手间,那是刚给程放的父亲换下来的两件短袖衫。洗完了,走进病房,我看到,床前又多了一个盆,我端起来正要去洗手间,程放的母亲看到了,喊了我一声,小敏,我抬起头,她似乎有话要说,却还是没说出口,说了句,没事。

去了洗手间,我才发现,这一盆子,全是换下来的程放爸爸的内裤,好几条,我当时觉得很恶心,可是,既然已经端着进来了,怎么办?难不成放下不洗了。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程放母亲为什么犹豫,似乎有话要说。

幸亏,刚刚洗衣服的时候,她给了我一双手套。

我在洗手间里犹豫了好几分钟,曾经听说过很多,儿媳妇第一次去婆婆家里,都是好吃好喝款待的,可我,婆婆居然让我洗这么多男人内裤,越想越气。可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我耐下性子洗掉、晾好,我才出来。

程放的母亲看我弄完了,笑着说,实在不好意思啊,第一次来我家,是在医院,还让你干了这么多活。

我嘴上说,应该的,但是,心里很不乐意。

她继续说,我本来以为,你们这一代人,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但是,从你身上,我看到很多优点,能吃苦,会忍耐。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婆婆刚才是在考验我。可是,也不用洗内裤这种事来考验吧。

那天之后,我和程放又在医院陪了好几天。

洗衣服的事,程放的母亲也会让我帮忙,洗他爸爸内裤的事,成了程放的活。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不买纸尿裤啊,方便,还不用洗。

她说,纸尿裤不透气,穿上不舒服,对皮肤不好,这种棉质内裤舒服,穿一次扔了觉得浪费,不过最多也就洗两次扔了。

我听完觉得有道理。

那几天,一直没见程放的嫂子,程放说,哥哥家的孩子还不到一岁,父亲生病了,孩子不宜来医院,嫂子只好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和娘家妈妈一起照顾孩子。

在医院呆了一周,我们回来了。

程放的爸爸恢复得很好,没有留下后遗症。

一年后,程放的父母帮我们在省城全款买了一套房子,当时,我很惊讶。

暖房的那天,我问程放,你嫂子说,他们住的那套老家的房子也是你爸爸妈妈给了首付,他们自己按揭还贷款的,为什么给我们全款买房啊?省城里的房子全款几百万呐,那是老两口一生的心血。

程放笑着说,可能是我爸爸妈妈更加偏心你喽。

我当时也没有放心上。

后来,我们结婚了,婆婆拉着我的手说,当年,你一点也没有嫌弃,洗了他爸的一盆子内裤,那时候,我就想好了,一定要把你当女儿一样待。

我满眼盈眶,说实话,我当时洗内裤的时候也觉得很不舒服,但我学会了忍耐。这忍耐也是程放教给我的,他说,学会忍耐,才能成大器。

没想到,这一点,也被婆婆肯定。

再后来,我生了孩子,婆婆义无反顾的从老家赶来,帮我带孩子,看我忙,还帮我做饭。

现在,我和她的关系,真的像母女一样,彼此关心,彼此温暖。

程放的嫂子有时候也会说风凉话,你不就是洗了几条内裤吗,把老头老太太忽悠地服服帖帖,把程家的便宜占尽了。

我笑着说,你也可以啊,谁也没拦着。

她却说,现在不让我洗内裤了,让我自己还房贷,这算不算考验我?

我说,可能是吧。

但我想,如果,做每一件事,都先想着有什么回报,带着算计的话,很多事,都做不好,结局会是一场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