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老公誓死不娶小三,真相让我生不如死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老公誓死不娶小三,真相让我生不如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鱼翘
2020-10-09 09:00


晌午的阳光明晃晃地投射在地面上,一树梧桐叶将这日光撕扯成无数个斑驳的碎片。
 
素心看着坐在院子葡萄架下石凳上的丈夫赵程,他正垂头看着石桌上那壶酒发愣,眉宇间萦绕着一片愁绪。
 
素心走过去,在赵程对面坐下,问他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赵程本不欲说,无奈素心再三追问。赵程这才告诉她说,他得知自己母亲染上疾病,哥哥家境况也甚是困窘,没有余钱给母亲请郎中。

想到母亲只能忍受着病痛,他身为人子却无能为力,心里着实难安。
 
素心笑了,说:“我当是什么大事,若只是为了银子发愁,这有何难?当初我嫁予你时,曾带了一枚玉佩来,你拿去当铺换一些银两,咱们一块儿回乡去看看婆母吧。”
 
赵程激动得紧紧握住素心的手,感谢的她慷慨仗义。女子的嫁妆,如果不经她同意,夫家是没有权利动用的。
 
当初素心的家乡遭遇瘟疫,她家人都丧了命,她孤身一人流浪到这个县,身上的财物是她傍身的根本。

现如今她为了他慷慨解囊,他不是无心之人,能感知得到她的一番赤诚之心。
 
两人经过一整天的车马劳顿,终于回到乡下。赵程给母亲请了郎中抓了药,母亲慢慢康复了。
 
赵母精神头好一些后,就问素心:“你们都成亲半年了,怎么你肚子还是没有动静,该不会是不能生吧?”
 
素心的脸色淡了一些,神情有些不自然地看了赵程一眼。
 
赵母眉眼凌厉地说:“村东头李屠户家的二丫,跟赵程是青梅竹马,她说不要聘礼、宁可做妾也要跟赵程。

你要是不能生,或者不想生,你得趁早说清楚,我好把二丫抬进门来,别耽误我抱孙子。”
 
赵程赶紧说:“娘啊,咱家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给你请郎中的银子还是拿素心的嫁妆典当来的,哪里还能多养一张嘴?”
 
赵母脸色不愉:“进了我赵家,人都是我们家的了,何况嫁妆!她早该拿出来补贴家里的。”

回县城的路上,赵程诚恳地向素心道歉。
 
素心垂泪:“相公,万一我真的不能生育,你是不是会纳妾或者休弃我?”
 
赵程搂住她说:“说什么傻话。我们可是拜过天地高堂,发过誓要白首不相离的。”
 
“可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赵程捂住她的嘴说:“不是还有哥哥吗?大不了将来过继一个侄子来承继香火,反正都是自家人。素心,只要咱俩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
 
素心紧蹙的眉尖终于松开了,她翻开衣领,从脖子上扯下两粒晶莹剔透的蓝珠递给赵程,让他拿去典当了,换些银子做营生。
 
赵程知道这是她的极为珍视的贴身之物,坚决推辞。
 
素心说:“相公,我娘家是做玉石生意的,我耳濡目染,对这方面也有一些心得。我这阵子仔细观察过咱们家后面那座白流山,感觉底下应该埋有玉脉。

白流山现在还是不值一文的荒山,你把这块玉佩换一笔银子,将白流山买下来,若真能挖出玉石,何愁不能将这两颗蓝珠赎回来。”
 
赵程大喜过望,赶紧照办。
 
事实正如素心所料,夫妻两人买下荒山后,果然在山上挖出了玉石。玉石大多是白玉,玉质细腻澄澈,品相优良。
 
赵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素心笑着说:“这有什么?天地包罗万象,自有不为人知的奇秀。”
 
赵程就此发达了,短短两年里,他购置了大宅子,买了大片沃田,将住在乡下的哥哥一家和母亲接过来,合家团聚,日子过得和乐融融。
 
唯一的缺憾是,素心的肚子一如既往地平坦,赵母的脸色越来越黑。

一晃眼又过去了三年,赵母对素心的拿捏更加变本加厉。素心虽然温和,却并不是软弱可欺之人,她忍无可忍时,也会小小地反抗。
 
婆媳两人经常起争执,刚开始时赵程是护着素心的,可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他逐渐腻烦了在两个女人之间当和事佬。
 
尤其是,每当他看到哥哥家的四个侄儿,他心里就有些失落。

这几个娃儿就像小牛犊子一样壮实,个子见风长似的一天天拔高,邻里乡亲见面时就会夸哥哥大嫂将来多子多孙好福气。
 
这种失落,就像是被蚕在心底啃了一个小洞,随着时日流逝,这小洞便越来越大,直到占据了他所有的心神。
 
他想象着他暮年时,身边空寂冷清,只能跟素心两人相对无言地熬着时日。这种景象,光是想想都让他心悸。
 
他明明可以有自己的孩子的。这个想法,总在夜深人静时偷偷跑出来啃咬他的心尖。
 
夜里,他借着从窗棂处投射进来的月光看着躺在身侧的素心,许是因为没有生过孩子,她还是像当年初见时那样窈窕纤细。

可此刻她这样的纤细,让他心里好像火灼一般难受。他倒情愿她像大嫂那样肥壮,只要她能生娃。
 
素心也感觉到了他的郁郁寡欢,她脸上活泼的笑越来越少。
 
月圆之夜,一墙之隔的大哥一家欢声笑语,他看到素心坐在如水月华下独酌,神情凄迷,他心里生出一股内疚来。
 
第二天,当赵母领着李裁缝家年轻鲜嫩的闺女进门时,赵程就知道母亲是想要给他相看,让他纳妾。
 
大伙儿在堂上喝茶时,那少女双眸如水,频频朝赵程泛起波澜。
 
赵程虽然心动,但想到素心冷清的眼神和夜里寂寥的身影,他还是狠下心拒绝了母亲的安排。
 
赵母气得大骂他榆木脑袋,并请了宗族长老,要以七出之条休弃素心。
 
赵程跪求母亲,力保素心。
 
素心感动得泪水涟涟。

十月,芙蓉花开遍了十里长街,引来了京城中来赏花的贵人。
 
贵人泛舟湖心时,偶然看到在河堤凉亭里赏花的素心,顿时惊为天人。
 
贵人得知素心已经婚配,极为遗憾。
 
贵人得知赵程是本城最富有的乡绅,他言谈间却又有一股书卷气,对他大为赏识。贵人善谈,与赵程成为好友。
 
当夜,赵程迟迟不归。婢女端了酒菜过来对素心说:“夫人,少爷说今晚要与贵人饮酒作诗,一醉方休,让你先吃些饭菜垫肚子,不用等他。”
 
一炷香的时间后,素心瘫软在地上。
 
猫在门外观察的侍从打了一个手势,贵人奔跑过来,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素心放到床榻上,欢喜地说:“美人儿,爷今夜要好好享用你!”
 
贵人在剥素心的衣服时,素心被他急切的动作弄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当她看到贵人正一脸淫邪地撕扯她的衣服时,她大惊失色,激烈地挣扎叫喊起来。
 
贵人一边压着她一边狞笑着说:“美人儿,你别白费力气了。士农工商,商户为最下等,你男人想要光宗耀祖,就必须搭上我这条线。

我答应给他谋个一官半职,他就欢欢喜喜地将你献给我了。你听话一些,明儿回京我还能赏你一个姨娘当当。”
 
素心宛如被一道霹雳劈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绵软无力的身体和晕乎乎的脑袋都在提醒她,贵人说得没有错。赵程在饭菜里下了药,将她这个妻子送上了贵人的床。
 
两行清泪从她眼睫间缓缓滑落。
 
贵人看她一动不动,似乎是悲愤过度失神,他手上动作愈发激烈起来。
 
突然,素心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柄寒光凛冽的匕首,尖端横到了他的脖子边。
 
贵人先是吓了一跳,继而淫笑:“美人儿,原来你喜欢玩点激烈的。行!爷陪你玩。”
 
话音刚落,他便感觉喉咙间一麻,顿时血如泉喷。
 
贵人呆住了,不敢相信素心真敢下手,一下手就要他的命!
 
贵人的惨嚎惊动了整个赵家,赵程和家人赶过来时,素心正握着沾血的匕首呆呆地坐在床沿边。

素心看到赵程,脸上现出惊痛之色,凄婉地说:“赵程,我与你夫妻多年,自问没有何处对不起你,你为何做出这等卖妻求荣之事?”
 
赵程本来还有点难堪,可他一看到已经咽了气的贵人,顿时惊怒交加,朝着素心吼道:“你竟然杀了他!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你不要命也别连累我赵家啊!”
 
素心没有想到他到了此刻,不但没有一点内疚和羞耻,反而心心念念的还是他一家的安危,她彻底凉了心。
 
赵程气愤地说:“你问我为何?你不能生育,可我能!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我不想百年后坟头冷清无人祭拜!”
 
赵母阴冷凌厉地瞪着素心说:“我早就劝我儿给你一封休书,你这种生不出孩子的女人,不配占着我们赵家正头媳妇的位子。如今你还害了贵人性命,闯下弥天大祸,你就是扫把星转世啊!”
 
素心看着赵程泪如雨下:“当初,是你说过要白首不相离的,是你说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为何现在你又不满足了?”
 
赵程苦笑:“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请你也体谅体谅我,我家大业大,却没有一儿半女,挣这份家业又有什么意义?你便是给我生个女儿让我招人入赘也好啊!不能下蛋的母鸡,那还能叫母鸡吗?”
 
素心红了眼:“原来家大业大,便是你铁了心要弃我的缘由。倘若我告诉你,没有我,你这份家业不过是过眼云烟,你又当如何?”
 
赵程嗤笑。他冷冷地说:“素心,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原本念在你助我发家的份上,求着母亲保你原配夫人的地位,没想到你胆大包天,竟敢杀害贵人。今日我便要绑你去见官伏罪,以免牵连我整个赵家。”
 
说完,他招呼家丁们一拥而上,想要制服素心。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震撼人心的呼啸声,还没等贵人回过神来,一只通体雪白的白虎挟带着劲风扑进来。
 
虎爪一挥,赵程惨叫着被掀翻在地。他的手臂上被虎爪抓过,现出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白虎威风凛凛地守在素心身旁。

素心冷笑:“我幼年化形时你无意间救过我,我对你一见倾心。为了报恩,我离开家乡嫁给你。我三百年才能修炼出一颗蓝珠,为了让你买下白流山,我毫不犹豫地将两颗蓝珠赠予你。”
 
“我的家乡盛产白玉,我从家乡将整座山的白玉搬了过来任你开采。我爱你时,给你万贯家业又如何?你负了我,这份家业便不再属于你。”
 
她的话音刚落,人便变成了一个通体泛蓝的竹纹蚌。白虎叼起她,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赵程瞠目结舌,只能眼睁睁看着富丽堂皇的房子、家私一并化作了一缕青烟。
 
赵母更是吓得惊慌失措,瘫软在地上。
 
秋风烈烈的山峰顶,素心眼眶微红,侧头问身旁的白衣锦袍男子:“白虎,为何人类的感情如此善变?当初他明明爱我护我,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薄情的模样?我真是不甘心!”
 
白虎叹息:“当初爱时是真的爱,如今能把你拱手送人,也是真的不爱了。既然不爱,自然不会怜惜。

你们种属不同生不出后代时,你便不该拿钱财来巩固这段感情。倒贴钱财买来的感情,焉能长久?你不甘心又如何?倒不如一别两宽,落个自在。”
 
素心不信:“可不久前他还为我拒绝了纳妾,怎么可能不爱?”
 
“那是因为纳妾对他的诱惑力不够大。人性本就贪得无厌,端看摆在他面前的机遇对他的诱惑力有多大。”
 
素心默然半晌,才喃喃说出一句:“人类真的没有永恒的爱情么?”
 
白虎笑了:“永不永恒有那么重要吗?缘起则聚,缘散则分。在有缘时享受缘分,在无缘时放过自己,也放过他人。

不甘怨恨纠缠,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遇到谁,爱上谁,都只是生命中的一段历程而已。好好爱自己,享受这韶光秋色,才是最紧要的。”
 
素心看着墨蓝的苍穹和皎洁的月光,不再言语。
 
白虎知道她会想通的。一段失败的感情,并不足以掩盖生命中太多太多美好的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