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来自一对老妻少夫的私生活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来自一对老妻少夫的私生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韩霞
2020-10-11 19:00


认识苏宇的那一天,艳阳高照,天气出奇的好。

那天,和王月约好了一起逛街,王月是我的闺蜜,也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二胎妈妈,虽然同龄,但我们却过着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

我,单身,俗称的职场白骨精,在学校里谈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毕业一年后,因为异地,最后无疾而终了。

这几年来,相亲无数,也谈了几场不咸不淡的恋爱,最后,还是孑然一身。

到了这个年龄,我已经释然了,实在不行,一辈子单身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自己有钱,有房,有颜,又不想当妈妈,寂寞了,找个情人不香吗?

干嘛非要为了一棵歪脖树,放弃一片大森林?

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王月都会嗤之以鼻。

她被老公接走了,我一个人闲着无聊,抬头看到了路边的一家二手房中介。

隔着玻璃窗,看到了里边的一个男孩在和别人说话,微微笑着。

没事看看房子吧。

就这样,我认识了苏宇。

他热情的接待了我,那天,带我看了两套房子。走的时候,加了微信。

没想到的是,晚上,没发任何动态的我,朋友圈里出现了一个红色图标,有24条回复。

点开一看,是苏宇的点赞留言,他翻看了我近几年的朋友圈,5年前的都有。

立马设置了朋友圈屏蔽此人。

第二天清早,收到了他的微信消息:“姐姐,别误会,看你挺喜欢旅游的,我也喜欢,就是想看看你发的那些美图。”

听他这样说,感觉不好意思了,解除了对他的屏蔽。

白天,他会推荐不同的房源给我。

晚上,总是在微信上有意无意的找我聊天,嘘寒问暖,态度又不失恭谨。

休息日的时候,闲着了是闲着,便跟着他东奔西走的去看房。

有一次去看一个复式房的时候,送地下室,楼梯没有栏杆,下面又没有灯光,吓的我不敢往前走了。

他伸出了手,说,没事,没事,有他在呢,别担心。

他牵着我的手,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

房间里有一个简易楼梯,上去的时候容易,下来的时候,犯了难。

最后,是他连抱带拖,把我弄了下来。

靠在他怀里的时侯,我面红耳赤。

很久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他吃晚饭。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也和他说了自己如何从一个青春美少女变成了中年老阿姨,谈起了历年来的相亲经历,说着说着,无限伤感。

苏宇恰到好处的给我递上了纸巾,后来又帮我擦眼泪。

他和我表白了,说从他看到我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我。

我又何尝不是呢?

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会和一个小男孩谈恋爱。

刚开始,真的只是把他当个小男生来对待的。

和他在一起说话,毫无顾忌,张嘴就来,如此轻松。

他不像其他和我同龄的男人一般,道貌岸然。

每一次接触的时候,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对我有意思,但是碍于年龄的差距,我从未想过要去证实。

既然郎有情,妾有意,男未婚,女未嫁,人生苦短,我又何必顾虑太多呢?

从那一天起,我和苏宇谈起了恋爱。

我们会一起去郊游,每当我喊累的时候,他会背着我,走很远的路。

一起去看通宵电影,一起去蹦极,去坐海盗船。

他总是能想起无数个点子,把休息日安排的丰富又浪漫。

累了,我会窝在沙发上,看时尚杂志,他会递过来一杯果汁,或者是一袋小零食。

而他,就在一旁看电视,有时候是球赛,有时候是新闻。

有人陪有人爱的日子太美好。

在我34岁生日的那天,我收到了苏宇的一份大礼。

他用攒了半年的钱,给我买了一个价值一万多的戒指,向我求婚了。

而我也正好处于恨嫁的年龄,只是犹豫了那么几秒钟,我就点头答应了。

我们的婚姻,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尤其是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当时差点断绝了关系。

我的父母嫌苏宇小,说他担不起家庭的责任,还嫌他家经济条件不好,父母都是农民,门不当户不对的,早晚得散。

而他的父母嫌我大,说他不知道是找了个老婆,还是找了老妈。

可别到时候生不出来孩子,断了他们家的香火。

朋友们都说我老牛吃嫩草,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运气,找了帅哥小暖男,羡慕妒嫉恨。

所有的人,都说我们长久不了。

我比苏宇大了12岁。

他刚大学毕业才一年,之前和两个同学合租在一个套房内。月薪三四千,偶尔会拿到七八千,在业绩好的情况下。

他是房屋中介公司的销售人员,我是装修公司的设计总监,年薪三四十万。

最后我们就只领了证,没举行婚礼。

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也没有举行仪式的劲头。

他退掉了合租的房子,搬到了我新买的那套房子中,拎包入住了。

装修和买家具的钱都是我出的,他没有积蓄,仅有的钱给我买了戒指。

他家也没钱,彩礼的事,我连提都没提。

他的所有账户加在一起的总存款,不到一千块钱。

好在他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搬新家那天,他抱着我坐在他的腿上,环视着家里的精致装修,附在我的耳边说着:“老婆,姐姐,以后,我一定会努力挣钱,不会让你失望的,以后给你买一套更大的房子。”

我轻抚着他英俊的脸庞说:“我不稀罕什么大房子,只要我们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他搂紧了我,几天没有刮的胡茬扎在了我的脸上:“放心吧,我的好姐姐。”

我趴在了他的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斜倚在他的怀里,解开了他胸前衬衣上的纽扣,还没等解开第二颗,他就站起了身,抱着我,去了卧室。

虽然早就谈了恋爱,但我们真正在一起,还是在领证的那天晚上。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很开放的我,在面对苏宇的时候,不想那么随便。

结婚虽然没举行仪式,但是我们还是象征性的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吃饭。

新婚之夜的第二天,王月发来了语音消息:“陆小雅,如实招来,嫩草好不好吃?小奶狗对你好不好?”

我隔着手机哈哈哈的笑着:“羡慕妒忌恨了吧。只有三个字,棒极了。”

苏宇在床上的表现的确不错,到底是因为年轻,想起王月以前和我说过,自从有了二胎后,她和老公的夫妻生活少的可怜,一两个月也没有一次。

“小雅,听你说的,我都想找个情人了。”

王月酸溜溜的说道。

“好啊好啊,以前和苏宇合租房子的他的两个男同学,还都单着呢,要不要给你也抓把嫩草来吃。”

我调侃着她。

“去你的。我送孩子上辅导班去了,不理你了。”

在哪本书上看到过,在身体上来说,三十多岁的女人,和二十多岁的男人,才是绝配,此话有理。

在闺蜜的艳羡中,我那老妻少夫的婚姻生活开始了。

我们的家离苏宇上班的地方很近,他走路用不了十分钟就能到,而离我的单位有点远。

反正我有车,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我把以前的那套房子出租了,每月三千多的房租用来还这套新房的贷款,刚刚好。

家里的吃穿用度,我全包了。

苏宇每个月也拿不了多少工资,这样我和他生活在一起,都很轻松,没有经济上的压力。

刚结婚的前半年,我的确过的很幸福。

他不会做饭,但是当我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他会站在我的身后,给我来个拥抱。

腻在我身边,像个粘人的小孩子。

后来,看我实在辛苦,就主动承担起了买菜择菜洗菜的任务,我做大厨,他当杂工。

吃饭的时候,他会先给我挑几块好吃的放到我的碗里。

买的菜,也都是我喜欢吃的。

晚上,他愿意陪着我在阳台上傻傻的看天空,我在一旁坐着,他会把我拖过来,搂进他的怀里,说几句甜言蜜语:老婆,等以后我挣了钱,用我的钱给你雇个保姆好吧,现在,你就把我当保姆来使唤好了。

我的工作太忙太累,周末还加班,他不想一个人在家做饭吃,就经常点外卖,我说要雇个保姆,他不同意,说会增加经济负担。

实际上,他的基本工资和保姆的也差不了多少。

其实以前我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就请的有钟点工,每周隔一天来家里打扫一次,但是自从结婚后,苏宇就把钟点工辞退了,他说钟点工干的活都交给他就行了。

可是,他并不是一个勤快的人。也并不会收拾房间。

家里的家务活,还得需要我来干,工作上一忙,回到家,再看到家里乱糟糟的,心情就不好了。

苏宇也做家务,但总是做不好,地拖不干净。做饭不好吃。洗衣服呢,不管什么样的衣服,统统塞到洗衣机里面去。

结果,好好的衣服,被染了颜色。

照顾了他做男人的面子,又得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感觉找了个小男孩当老公,真是累呀。

一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微信上收到了一条消息,是一个客户发过来的。

他说看了我的装修设计方案,很不错,但是有几处细节部分要修改。

问我现在是否方便出来,商讨一下方案,他明天一早就要出差走了。

当时苏宇没有回来,我给他发了个消息,说了要去公司加班。

等我修改完设计方案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

客户过意不去,执意要送我回家。

下车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他还送了一套女装。他的店面就是卖服装的。

我再三推托,说不用,可他说不收就不走,没办法,我只能收下了。

这一幕,应该是被苏宇看到了。

回到家里,客厅里的灯亮着,我回来了,苏宇站在阳台上,背对着我,一声不吭。

我把那套衣服挂在了衣柜里,走了过去。

他仍然背对着我,阴阳怪气的说:“到底是给客户修改设计方案去了,还是约会去了?”

我问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是不是嫌我给你买不起高档衣服,嫌我穷,想换个有钱男人穿名牌呀?”

我瞬间怒了:“苏宇,你什么意思,有话说清楚。”

听他这样说,我真的无语了,那一会,气的浑身发抖。

辛辛苦苦忙工作,还要无端被他怀疑,我真的是很伤心。

苏宇仿佛像点了个炸药桶一样,扯着嗓门喊:“陆小雅,你还问我什么意思,我给你发微信为什么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你给我打电话了?”

我忙从包里拿出了手机,一看,没电了。

一直在忙设计图的事,真的是给忘了。

我低声认错,说手机没电了,拿出来让他看。

苏宇的怒火小点了。

我知道,是因为我们两个人收入上的巨大差距,让他有了自卑心理。

他总感觉我接触到的男人,都要对我图谋不轨似的。

那一天晚上,我没有洗澡,躺在床上不想动,干什么都没心情了。

后来,苏宇跑到了我的身边来,柔声细语的又和我道歉,说他看到有其他男人送我回家就生气,是因为太在意我了。

还说不要我收其他男人送的礼物。

等以后他挣钱了,我想要什么样的衣服,他都会买给我。

客户送的这件,让我送给别人。

后来不想因为这事再和他纠缠,我点了点头。

苏宇说了句:“那我现在就收起来打包,明天你就拿走送人。”

他转身去了衣帽间。

没想到,一会,他又黑着脸跑了过来。

手里拿着一个小首饰盒,吼了句:“还说没什么,你看,这是啥。”

他打开了,我一看,里面,是一条项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