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感:快乐偷偷溜走了
杂感 生活

生活杂感:快乐偷偷溜走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暖阳
2020-10-11 09:0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在解决了人类最为关键的温饱问题之后,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生活需求。
 
从前的父辈们,愿望是衣食无忧,每天能够吃上白面馍,大米饭;再到我们小时候,我想着长大了要买光小卖部里的干脆面,可以尽情看电视,但是长大后,干脆面的口感早已满足不了我,我喜欢上了日料西餐,早已耐不住性子去看一部长达50多集的电视剧,就连两小时的电影,如果不是剧情足够吸引人,都耐不住性子,只能看个开头,草草收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不再那么容易满足,总觉得得等到自己亿万身家的时候,才能真正的放松生活。

生活像是一滩死水,波澜不惊,漫无目的,甚至不会判断,他们说七夕情人节适合看电影,好,那大家都挤去电影院,这只颜色的口红非常显白,好,买它!你要去大城市,这样才能够出人头地,好,去北上广……


这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很多人总是盲目的跟风,活在物质的虚无缥缈中,在北上广的一些一线城市,不乏有这样的一群人,明明是月薪不过万的在外漂泊者,却还要学着那些博主买一堆大牌化妆品,名牌手表,月薪不够,信用卡来凑者并不在少数,基本上都是当月的工资,刚好能够还上月的信用卡。
 
如果你想问这样累不累,但他们会说,那些大牌护肤品和配饰,能够让他在同事面前底气更足一点,自己也仿佛真的融进了这座城市,不再是一个外来打工者。那一个香奈儿的包包,足以支撑她昂首挺胸地走进朝阳大悦城;一块大牌的手表,能够让他团建时,有足够的信心主动和女同事搭话;去一次国外旅行,就会成为无数次茶余饭后和朋友同事的谈资。
 
但是靠着物质维持的自信,终究是金玉败絮其中。如果有一天他的同事知道了,他住在五环外的一间简陋的出租屋内,每天上班要五点半起床,公交换乘地铁,周末连电影院都舍不得去看又会怎样?万一哪一天手表忘带了,包包坏了?
 
靠包装维持“身价”的人,只会越陷越深,由奢入简易,由简入奢难。他们不再满足一个香奈儿的包包,将目光投向了爱马仕,不再单单的满足去一个汇率低的泰国,望向了马尔代夫的沙滩。



中国有句古话叫“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每一座城市都有一群“隐居”的在城市深巷里的人,与那群穿梭在繁华街头的人恰恰相反的是,他们整天“蹲守”在小区的垃圾桶旁,盯着每一件被主人遗弃的废旧物品,无论是多么破旧、年久失修的物品,在他们的手中,经过一番擦洗打磨之后,总能起死回生,以另外一种姿态重新出现在他们的房屋里。
 
这群人整天乐乐呵呵,哪怕在公园的树底下捡到几个树枝,都要插在捡来的瓶子里,摆在房间的一角,给它们凹个姿势,各种拍照,结果比那些从网上专门淘到的工艺品还要美丽。


他们就是活跃在豆瓣“捡垃圾及艺术小组”的成员们,是一群生活的发现者,更是一群能工巧匠,有人将被人丢弃的破木柜重新上漆打磨后,改造成了悬空书架与书桌,有人将农村不要的腌菜缸和菜坛子改造成了鱼缸与水上盆栽,还有人在花店门口的垃圾桶捡到了不要的花梗,结果悉心栽培后拥有了一座小花园,更有人靠着捡破木桩,用了一年时间将客厅和卧室都铺上了实木地板,冬天光脚也不畏寒冷……

也许有人会说,那些人真有那么穷吗?其实并不都是。

他们本地有车房,远方有理想,怀里还有心爱的姑娘。他们是参透生活的智者,所谓的“捡垃圾”,换句话来说,是一种生活的艺术与态度,他们不屑那些轰轰烈烈的瞩目,掌声还有鲜花,只是醉心于自己的小确幸。捡来一件件“灰头土脸”废旧物,然后细心打磨,让它继续发光发亮。
 
简单明朗,无惧他人异样的眼光。
 
三毛在《温柔的夜里》中写道:“我有一天长大了,希望做一个拾破烂的人,因为这种职业,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同时又可以大街小巷地游走玩耍,一面工作一面游戏,自由快乐得如同天上的飞鸟。”
 
而捡垃圾的魅力,在于可以带来意外的喜悦和乐趣,除了可以捡到心仪的物品创造价值这些实际的喜悦以外,更吸引人的是,它永远是一份未知,在下一秒里,能拾到是什么好东西,当你看着眼前似乎不值一文的东西,在你的手中总能够起死回生,这何尝不是属于自己未知的小惊喜。

拼多多上市了,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用它购物了,用拼多多的人都很穷吗?其实并不是,那些几块钱的小玩意,隔着千里万里送到手中的时候,就是一份未知的惊喜,拆快递就如同拆盲盒一般,你不知道里面几块钱的物品是物超所值还是花钱试水,不管是哪种结果,总能为你的生活带来点不一样的色彩。



如果生活只有精致,也会不会是一种乏味呢。

想想10顿米其林之后的那顿路边摊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