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胎梦
生活

生活:胎梦

作者:陌陌
2020-10-12 11:00


大部分孕妈在怀孕期间,都会做这样那样的胎梦,有的人相信梦里所呈现的一切,有的人则说不可轻信。

以前我也很喜欢听一些孕妈谈论胎梦这东西,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总归没有亲身经历过,感觉不太深切。

然而,自我测出怀孕开始,陆陆续续做了不少胎梦,最后一一验证时,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表!

第一个胎梦,是刚发现怀孕不久时梦到的。梦里面的主角是一头二三百斤的大肥猪和我。

这大肥猪,外表与小时候村里家养的那些大白猪无异,但相较而言,它身子更长,体格非常壮硕,皮肤白里透红,一看就是一头健康猪。

它还很爱干净,全身无一星半点污垢,就连触碰到地面的四个猪蹄都是干干净净的;它也没有散发出任何让人不适的臭味,猪毛都梳理顺溜得不行。

大肥猪很淘气,一直追着我跑,想让我陪它玩耍。但是,我实在害怕到不行,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旧时老屋的那种木框窗子上。

大肥猪见我拒绝同玩,也不恼,只一个劲儿的想要把我从窗户上弄下去。

它一直不肯死心,不停地蹦起来试图用那大嘴巴把我扯下去,一次比一次蹦得高,连窗户上的木条都给撞坏了。

在大肥猪快要够着我时,我突然惊醒。

醒来算算日子,可不是嘛,这怀的就是属猪的宝宝啊!

怀孕初初,其实有跟丈夫聊过孩子的话题,我俩都不是重男轻女之人,对宝宝的性别无所谓,还达成一致看法:男女皆可,生两个孩子立即封肚。

所以,我怀孕全程无压力。

但孕中期,还是做了一个跟性别有关的胎梦。

在这个梦里,天气正好,阳光和煦,照在人身上,就像镀了一层金。我懒得做饭,便出门去常去的那家极普通的餐厅吃饭。

在餐厅里,遇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孤身一人,不知是孤儿还是走失了的。

他并没有点餐,眼睛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客人饭桌上的食物,甚是可怜!

这小孩应该是饿极了,亏得店家没有赶他出门,虽说也没有送他任何吃食。

我一时爱心泛滥,邀小男孩同坐,再向店家多要了一份自己平时最爱吃的炒饭,让他吃个饱!

待小男孩狼吞虎咽吃完炒饭,我耐心问他身份住址之类的基本讯息,奈何他一直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导致我无法送他回家。

最后,小男孩闹着要跟我走,拉着我的手不放。我瞅着他,白白嫩嫩挺可爱的,不自觉就同意带他回家。

待我宝宝出生,助产士把他抱起来给我看,告知性别时候,我突然脑子一道闪电经过:这不会真的是我梦里带回家的那小男孩吧?

在怀孕中后期,我宝宝检测到有“左肾轻微扩张”的症状,可把我夫妻俩给愁坏了。虽然医生说,这样症状的宝宝也不少,最终大部分小朋友的这种症状都能自行消失,但我们还是担忧。

而后,我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我是个大户人家的太太,丫鬟来报,在碗柜中发现一个濒死之人。

这怎可了得?

我随着大伙儿前去查看,只见一娃娃正躲在我家碗柜中,光着小身子,身上还结了点霜,冷得发颤,转个头等小动作都变得迟缓了。

丫鬟问,救还是不救。我虽然害怕,但仍是一咬牙,把自己的披肩裹在娃娃身上,坚定地说,“救!”

救人后续,没有太详细地梦到,但大家真的手忙脚乱去救治这娃娃,取棉被的去取棉被,请大夫的去请大夫……不过,最后结果也没有梦到就醒来了。

在宝宝出生后,家人带宝宝照B超,左肾仍是扩张;六个月后,仍是轻微扩张,但是有所好转。医生建议,待一岁多或者两岁时候再看看情况。

最近,宝宝一岁半有余,我们再次带他去照B超,竟惊喜地发现,左肾轻微扩张已经消失了,一瞬间有点喜极而泣。

今日,突然福至心灵,想起这一系列胎梦。尤其是救治娃娃的这个梦,那个娃娃的脸,就和我宝宝刚出生时一模一样……

我想,这不就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可能就是在梦里果断救治那个娃娃,所以上天也眷顾着我宝宝!

前阵子,我又做了个梦,梦里救助了一对七八岁的兄妹,然后小男孩悄悄尾随我,在无人处拿出戒指向我求婚。

我在梦里竟然也一直谨记着自己的已婚人士身份,我把无名指上的戒指扬起来给他看,委婉地拒绝了这小男孩。

时至今日,我仍记得那小男孩被拒绝后那失落的小表情:微微颔首,耷拉着眼皮,嘴巴紧闭,想哭又努力憋住……看起来可怜至极。

我有时候不禁会想,如若我当时在梦中答应小男孩的求婚,如今会不会二胎已在腹中?

胎梦,真的是个不可思议的东西,就我个人而言,这些梦,其实是上天给我的考验及提示,至今感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