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实录:我穿吊带、超短裙和老公亲热,被公公撞见了
真实故事

生活实录:我穿吊带、超短裙和老公亲热,被公公撞见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糯米是好姑娘
2020-10-15 11:00


“罗勇,带你老婆来客厅。”

正跟老公在婚房里数份子钱的我,无措地看着瞬间被打开,又瞬间被关上的房门。

和罗勇两人面面相觑之后,我紧张地拽住了要起身的老公,拉着他的衣角不松手地问了句:“老公,你家没有什么奇怪的家规吧?”

见罗勇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我才松了口气,借着他的力气站起来,乖乖地准备出去。在跺了几下坐麻了的脚后,我顺手还把地毯上没数完的份子钱都揣进了兜里。

俗话说,婆婆开心,日子舒心。作为乖乖女,我这次还是听老妈的话,要是婆婆要求上交份子钱,先顺着交,刚进人家门,不闹矛盾,一切以家庭和谐为主。

“老婆,我护着你。”看出了我的紧张,罗勇靠近我一把搂紧了我的腰。

“有这么好的老公支持着我,我怕什么呢,难不成婆婆还能吃了我?”

想是这样想,但许是腿的麻劲儿还在,腿软不说,还有点发抖,我只偏头对罗勇露出了个极其勉强的笑容来。

婆婆不是妈,同住一屋檐下,和平共处就好。我在心里不停祈祷着,只希望我这普通到不行的愿望能成真。毕竟我这婆婆,可给我留下过不小的阴影。

“罗勇,你今天也正式成家了,有些话呢我也要先跟你们夫妻俩说明白,免得大家相处时有矛盾。”婆婆强硬的语气唤回了我的心绪,我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第一晚就要给我来个下马威?这话明显不就都是特意对我说的嘛。”我暗暗叹了口气,紧张地对婆婆礼貌而不失尴尬地笑着。婆婆每说一句我都附和着点头,我极强的求生欲让我马屁得心里开始打鼓。

“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忙工作的人,”文琴见婆婆凌厉地看了自己一眼,随后继续说:“我和你们爸呢,也忙工作。我们四个人是住一块儿,但我呢可能平常也不怎么能顾得上安排你们的生活起居,这个你们了解并理解?”

“了解。”我跟着罗勇点头点得倒是快,可心里也忍不住犯嘀咕。不受人管自由是挺好的,而且我也不认为父母对独立了的我们还有什么义务,照理公公婆婆也一样,但自个婆婆这话的用意却让我不大懂了。难道住一起,两家人,分开过?

我前儿这话还没想明白,这不婆婆又发言了:“文琴啊,妈看你也是个爱干净的,以后家里这些个家务琐事,你也上上心,罗勇你也帮着点听到没?要我看你偷懒,你小子就惨了。”

“得嘞妈,在您精心的教导下,我从小就可爱干净了不是。”看她俩母子一唱一和的,我苦瓜脸都要出来了。

“自己不是加入了嫁过来当佣人的免费劳力帮吧?”这样想着,我屁股就跟坐火炉上似的,怎么都坐不住了。

“其他的,你们都是大人了,该帮家里分担的都分担点。回去休息吧,你们都累一天了,别睡太晚,对身体不好。”婆婆跟领导发言般把话都摊明面上后,便打发我们回去,自己却跟公公快乐地追剧去了。

回到房间的我,拿着手里不小的一笔钱,皱眉戳了戳身边跟个没事人似的罗勇,很是为难地问他说:“妈的话都是什么意思?”

“你别多想,妈就这样一人,性格啊是比较强硬的那种直女汉子,又喜欢把控全局,但心绝对是软得一塌糊涂,日子久了你就知道了。”罗勇边说,边打算走出房间。

在陌生环境里失了几分安全感的我,连忙叫住他问:“你去哪?这份子钱?”罗勇哭笑不得地逗我:“洗澡,不然一起?”想到屋外的婆婆我就连摇了摇头。

“钱你拿着找时间存了,妈说了都给我们,你管着就好了。”罗勇说完就钻出了房门,留我一人在陌生的房间里,心里还在不停打着鼓。

“老婆,琴琴?”我艰难地抬起眼皮看向罗勇,“先洗个澡再睡,水温帮你调好了。”累了一天,迷糊又晕乎的我,在罗勇的催促下,走进了家里的厕所。

洗完清醒才发现自己忘拿了洗衣袋,再等我折返回去时,无意偷听到公公婆婆的对话,对话内容关于我。这次偷听,简直让我当场尬到天际。

“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注意注意,别说这屋里还有你这个公公了。”我一听这尖酸刻薄的语气就猜是婆婆。

“女娃是真心把这儿当家嘞,都一家人了,你以后说话也缓着些。”我听着公公婆婆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并不算暴露的吊带睡裙,总有一种融不进这个家的失落感。

“你啊嘴软,两头都不得罪。”“你嘴硬可不还是那豆腐心,家和万事兴嘛。”还不等听完,给衣服飞快套好袋子后我就逃似的回了屋。

越想越郁闷的我,一回房间就翻箱倒柜地要给自己找件婆婆认为能穿的外套套上,边找边想,这结婚第一天真是让自己大开了眼界。

罗勇凑近我,问:“你怎么了?”“穿衣服。”我没好气地说。“你不穿着呢吗?”听老公这么说,本不想背后说人坏话的我,没忍住碎嘴了,还把自以为的婆婆认为我不检点的话,转述给了他。

罗勇听后噗嗤笑了,还趁机吃我豆腐,俏皮地对我说:“妈这是嫉妒你身材好呢,明天我给你拿衣服。”说着说着,罗勇就把我揉进了他的怀里,凑到我身边耳语:“琴琴,想我了嘛。”不久,我就忘记了这些不开心,沉醉在了罗勇的怀里。

我和罗勇是高中同学,因为彼此聊得来,大学也断断续续地联系着。我跟别人也在一起过,可罗勇从没放弃,一直陪着我支持我,以朋友的身份。

有时候,真不得不感叹,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的一种东西,兜兜转转,我最终还是成为了他的妻子。而嫁给他的那刻我就打定主意,为了罗勇,我会努力融入这个家的。

可打脸不仅来得快,而且猝不及防。我和婆婆和平相处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虽然其中也有小摩擦,但也就是一些我不会做饭,婆婆周末总会起大早吵醒我们,这类的平常小事。

直到那天我换衣服时,房间的门不知怎么的就开了,一向相当敏感的我,回头就看到了婆婆一闪而过的身影,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事后回想腿都发软,越想心越惊。所以当晚睡不着的我,捞起罗勇就把买房的事跟他说了。

起先罗勇还不同意,可带着对婆婆无法化解的恐惧,我铁了心要有自己的房子,罗勇听了我的理由没法反驳,也就同意了。

不知是从哪里走漏的风声,婆婆自从知道我们要买房后,看我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还告诉罗勇,买房可以,必须要离家近,最好一个小区!还好我婚前积蓄不少,用不着问婆婆或是家里拿钱,腰板才硬。

房子远近这点我们没有分歧,毕竟附近地理位置、交通都好。可婆婆却古怪起来,不时就会做些让我费解的事情,还“作妖”般老折腾我。

比如,工作回来我累得只想趴着,可婆婆一定会准点出现在家门口堵我,然后塞我百元大钞使唤我去门口小超市买各种日用品,而多出来的钱则会成为我的跑腿费。

更过分的是,婆婆公公还会把我排除在外,每月定时定点找我老公聊聊,然后把我们俩小夫妻随手交的什么水电、燃气费,多出个整头交回给罗勇。每每这些时候,我就会被这俩老人的小把戏,没出息地感动得想哭。

尤其是房子,婆婆表面看在这上面管不上事,却有空没空把附近她找到的,觉得好的房源拿到我们面前,不时唠叨。平时工作忙成狗的我,还真就在里面相中了几套。不喜欢麻烦的我,最后敲定的房子,也是这几套里的一套。

买房的结局可谓皆大欢喜,我总算离过上自由的小日子不远了,婆婆也满意,因为房子就在隔壁小区。

我和罗勇是高中同学,因为彼此聊得来,大学也断断续续地联系着。我跟别人也在一起过,可罗勇从没放弃,一直陪着我支持我,以朋友的身份。

有时候,真不得不感叹,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的一种东西,兜兜转转,我最终还是成为了他的妻子。而嫁给他的那刻我就打定主意,为了罗勇,我会努力融入这个家的。

可打脸不仅来得快,而且猝不及防。我和婆婆和平相处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虽然其中也有小摩擦,但也就是一些我不会做饭,婆婆周末总会起大早吵醒我们,这类的平常小事。

直到那天我换衣服时,房间的门不知怎么的就开了,一向相当敏感的我,回头就看到了婆婆一闪而过的身影,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事后回想腿都发软,越想心越惊。所以当晚睡不着的我,捞起罗勇就把买房的事跟他说了。

起先罗勇还不同意,可带着对婆婆无法化解的恐惧,我铁了心要有自己的房子,罗勇听了我的理由没法反驳,也就同意了。

不知是从哪里走漏的风声,婆婆自从知道我们要买房后,看我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还告诉罗勇,买房可以,必须要离家近,最好一个小区!还好我婚前积蓄不少,用不着问婆婆或是家里拿钱,腰板才硬。

房子远近这点我们没有分歧,毕竟附近地理位置、交通都好。可婆婆却古怪起来,不时就会做些让我费解的事情,还“作妖”般老折腾我。

比如,工作回来我累得只想趴着,可婆婆一定会准点出现在家门口堵我,然后塞我百元大钞使唤我去门口小超市买各种日用品,而多出来的钱则会成为我的跑腿费。

更过分的是,婆婆公公还会把我排除在外,每月定时定点找我老公聊聊,然后把我们俩小夫妻随手交的什么水电、燃气费,多出个整头交回给罗勇。每每这些时候,我就会被这俩老人的小把戏,没出息地感动得想哭。

尤其是房子,婆婆表面看在这上面管不上事,却有空没空把附近她找到的,觉得好的房源拿到我们面前,不时唠叨。平时工作忙成狗的我,还真就在里面相中了几套。不喜欢麻烦的我,最后敲定的房子,也是这几套里的一套。

买房的结局可谓皆大欢喜,我总算离过上自由的小日子不远了,婆婆也满意,因为房子就在隔壁小区。

我跟婆婆手挽手往家走,说着些平常没跟对方说过的掏心窝子话时,终于有了一对正常“母女”的亲密样。

再三犹豫,婆婆还是问出了口:“我说文琴啊,妈跟你处这段时间,怎么老觉得,你不喜欢妈呢?”我为难地耸了耸鼻子说:“我不是不喜欢妈,我是怕妈。”婆婆停下来,疑惑地看向我,我也终于有机会把心里的结说出来了。

我说,妈你还记得吗?我和罗勇是高中同学,当初我和他就特别合眼缘,还能聊得来,又都是走读生,两人关系就是很好的那种好朋友。后来有一天晚上,下起了大雨,我和他就躲着我的伞回家,半路上刚好遇到了来送伞的您,您当时看我那眼神啊,跟恨不得当场吃了我一样,就好像我会对罗勇怎么样似的。

后面我走您前面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还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身后死死地盯着我,害得我都不敢跟追上来的罗勇搭话。我也就是那时开始怕您的,到现在都还对您心慌呢。

婆婆听完愣了许久,后爽朗地大笑起来,笑完才相当认真地跟我解释说:“妈我啊要强了大半辈子了,当初猛地看见一小姑娘跟自己儿子走得那么近,当然会担心,继而心生戒备。毕竟你们那时候学业最重要,都是怕你们走岔咯,没想到却差点就让我自己没了个好儿媳啊。”

听婆婆这么说,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的我鼓起勇气,多嘴又问了句:“那妈,我再问问,那天早上您开我们房门,看我换衣服是?”

婆婆见我问得直白,又盯着她看,一下羞红了脸,吞吐地说:“害,妈不是以为你有了,又不合适直接问,就经过你们房门时,看门没关严,想替你捎上的,不知怎么头脑一发热,你看这事闹的。琴啊,妈这人心直口快,说话有时候也毒得很,妈这都是知道的,可妈是真心拿你当家人的。”

“要你实在受不了妈了,你就正面直刚我,有话直说。这还是我婆婆教我的,对付‘恶婆婆’,就要拿出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来。”

见婆婆一脸正义凛然的可爱样,我也热血沸腾地点起了头。“我知道的,罗勇是男孩子,心思粗,所以我懂妈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跟我相处。谁突然蹦出个像我这么大的‘女儿’转得过来不是?我们是一家人,妈我们一起慢慢来。”说完我重新紧紧地挽上婆婆的手,回家。

我想,许多问题都是大家不沟通带来的误解,大矛盾又大多是从小误会开始的。人与人之间就应该真诚地沟通,没事就来上那么一次,家人更应该如此,不是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