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出差两年,我给老婆挑的男票,她说很好用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生活:出差两年,我给老婆挑的男票,她说很好用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妖小懒
2020-10-15 09:05


我和妻子梅娅曾经是大学里的金童玉女

虽然,喜欢我的女孩子不在少数,喜欢她的男生也是排了一个长队,但我们似乎一直在寻觅着对方。

大学里开老乡会的时候,我认识了她,她身材火辣,五官精致,是大学校园里很出挑的那种美人。

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但是,没敢表白,后来,经常以老乡的名义,邀约她参加各种活动,接触的多了,我发现她居然没有男朋友,这让我很惊喜。

后来,我就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说实话,以前都是女生给我写情书,传纸条,我还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虽然,我追求女孩子的方式比较笨拙,但是,我的心就像那火辣辣的青春,真挚而热切。

在我们大四的那一年,她终于答应了我,和她谈恋爱的那段时光,也许,是我人生里最美的一段时光,至纯至美。

大学毕业后,梅娅考到了家乡的一所中学当老师。

而我毕业的时候,因为专业的限制,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就暂时在上学的城市南京,找了一份工作。

刚刚入职的我们,除了工作上的压力,两地分居的思念,更是深不可测的煎熬,那种相思却无法相见的痛苦如毒蛇般,每时每刻吞噬着我,让我夜不成眠。

虽然,工作上慢慢有了起色,可是,我们因为长久的分居,感情上有了隔阂,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那时候,我已经认准了她,我觉得,以后的路,一定要和她一起携手走过。

于是,我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我辞职回到家乡,参加国考。

其实,家乡的国考难度很大,几大千人在参加考试,晋级的就几个人。那时候,我自己也顶着巨大的压力,万一考试失败,我就一无所有了。

梅娅是我唯一的动力,也是全部的动力,只有我考上国考,我在家乡有一份工作,我才有资格和她在一起,这是我给自己的目标。

第一年,国考失败,有人劝我,还是别冒这个险了,原来那份工作其实挺好的。我在心里明白,两地分居的感情,是禁不住考验的。

第二年,我用尽全力,终于考上了国考,考进了一家机关单位。

得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梅娅,她激动地哭了。她说,再也不用两地分居了,那一刻,我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谈了两年,我们在小城买了房子,见了父母,按部就班进入婚姻。

因为,我和梅娅都是彼此的初恋,我们都格外珍惜这份难得的情缘,我们曾经许下诺言,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彼此珍惜,绝不辜负。

后来,梅娅怀孕了。

第二年,她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长得像梅娅,非常可爱。

那时候,我们真的很幸福,两家老人健康,孩子慢慢长大,我和梅娅事业顺利,感情稳定。所有人都说,我们的日子简直就是蜜里调油,我和梅娅听了,也非常开心。

我和梅娅在工作上也很努力,她成了教研组的骨干,而我也成了单位重点提拔的对象。

那年夏天,我收到通知,单位让我去新疆的一个边远山区任职锻炼两年,我回家和梅娅商量,很明显,她不愿意让我去。两年的分离,确实是一段很难熬的时光。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去新疆。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来讲,家庭是一个方面,事业更是男人腰杆子挺直的底气。

我走了,梅娅眼睛里满是不舍,我安慰她,我会经常回来的。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经常回来。

成年人的感情维系,除了彼此灵魂的吸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性。

我去新疆的那一年,梅娅已经过了30岁,正是需求强烈的年龄。以前,我在家的时候,我们几乎是每天都在做。现在,我走了,她一个人该是多空虚寂寞。

后来,我对她说,你如果实在寂寞难熬的话,可以去找一个伴,只要不发生感情就行。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很矛盾,很纠结,很犹豫,很糟乱,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让自己的妻子出去找别人当自己的替身,真的,心情无法用一句话来形容。

有一天晚上,快要到12点了,梅娅给我打来电话,她哭了,她一边哭,一边在电话里断断续续说,对不起。

那一刻,我的心,有一阵剧痛,我知道,她那边发生了什么!虽然,我告诉过她,可以去找,但是,当一切真的发生了,我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有好几秒,时间是停滞的,我的内心也是空白的,我的妻子和别人发生了关系,虽然,这是我允许的,但我还是无法很坦然。

说实话,我也是自私的,即便,我当初同意让她去找,也是在单方面想着让她不要太空虚,找个人来安抚她,解决她的生理需求。

可是,真的发生以后,我脑海里出现了无数个画面,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的画面,让我内心还是无法接受。

那天晚上,我没有怪她,但我真的很痛苦,我用一根一根的香烟来麻痹自己的大脑,自己的内心,我多想立刻飞回去,抱抱我的妻子,从她的哭声里,我也听得出,她的内疚和惭愧,可是,我们都是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人。难道她错了吗?

即便归心似箭,但我还是不能回去。

经过好几天的沉淀,我终于接受了这件事。

梅娅也很实在,每次他来了,她都会用简短的语言给我发讯息:“他来了”、“他刚刚走”、“他走了”等等。刚开始,我心里很难过,后来,我慢慢接受了,我每次都会叮嘱她:不要发生感情就行。

她每次也都不隐瞒,她还告诉我,他是他们教研组的同事,是个男孩,还没有结婚。听到这里,我心里踏实了些许,其实,我当时也是有私心的,他没有结婚,而我的妻子已经生育过孩子,他们在一起,也只是互相解决生理问题,产生感情的几率比较小。

一年多的时候,我回来了一次,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在做,她对我的热情依旧没有减少,让我放下心来。

我离开的那两年,那个他和我的妻子发生过四五十次,是他代替我,填充了妻子的寂寞空虚。

两年满了,我回来了。

现在,每当和妻子亲密的时候,我却无意间会想起他来。

我也会情不自禁地问她,他什么姿势,他技巧如何?他让你高chao了吗?妻子毫不隐瞒也会告诉我,有时候,我也会很好奇,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在我不在的时候,和我的妻子那么亲密地在一起?

我还试探着问妻子,要不要邀请他来做客,我还要感谢他呢?妻子拒绝了。

在我回来后第三年,他结婚了,除了工作,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是,每次和妻子做的时候,我依旧还会想起他,我问妻子,你还会想他吗?如果想他,还可以偶尔在一起。

妻子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听到妻子这样回答,我心安了。

到今天,我们结婚多年,依旧很恩爱,别人都说,羡慕我们夫妻之间,这如胶似漆的感情。说实话,有时候,我也会想,我不在的那两年,我们约定俗成做了那样一件事。到现在,我们依旧恩爱如初,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不知道,妻子会怎样熬过那些寂寞的日子,再或者,她会不会瞒着我去找呢?如果背着我找了,被我发现,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这件事,其实,我也冒了很大的风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夫妻之间很信任,我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现在想来,那样的决定,太过冒险。

今天把这件事写出来,只当我内心深处不能言说的一个秘密,释放出来,就像身体里的毒素被释放,从此以后,希望身心轻松。

也许,也有朋友遇到和我一样的情况,两地分居,对很多夫妻是较大的考验,没有性的婚姻,很难维持长久,但是,我的方法,有太大风险,效仿请谨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