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感:心灵轻歌,记忆不忘
杂感 生活

生活杂感:心灵轻歌,记忆不忘

作者:风中玉荷
2020-10-16 17:00

一直以来,安静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听歌,听那些闲淡的,悠扬的,流淌的,或者有点慵懒的,更或者有些颓废的歌。

也许是性格使然,对于激荡的热烈的歌或曲,自动地隔绝,带着一种无法接近的距离,远远地,旁观可以,但近了就转身。许是无法进入那种情境。不是不好,是无法共融。总认为人总要和某些事物融洽,才适合,才接近,否则只是貌合神离,倒失了那韵味,那感觉。

曾经,好多歌都仅仅是因为歌词的美,才听那曲,因为歌词而听歌,倒不因为是歌者,而歌者也是各自演绎自己的声音,在歌声中品自己的故事,想自己的情节,将那些能打动人心的词,呈现出一幅画卷,或凄美,或自然,或温情,或田园。总要有打动人心的东西,才接受,或被感动。

曾经,很少听纯音乐,大概是还无法领略无言的美和沧桑。浅显的品味里,少却了那种领悟的鉴赏力,就如人在繁华里,很少在意那薄凉的况味。人可以处在高处,却少见低处的尘埃也有动人的真实。

年华流失,才会知道,那些空落的曲里,更是无声胜有声的底蕴。各人听曲,各有各的品味,各有各的心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却是曲的曼妙,曲的空旷。

曾经,有人在那个夏季的午后,带着某些歌跨越时空而来,不是千山,不是万水,只是那一城未满的距离,但却仿佛天上人间。盈满耳际的是那一首首直抵人心的歌,还有那天籁之音的曲。

而每听一首歌,就会被那情境吸引,在那歌的故事里,沉陷自己,一遍遍地听,一遍遍地领会,我不知道那是谁人的歌,谁人的曲,但却仿佛是自己的前世今生,在低徊缠绵,在吟唱倾诉。

凄美的直抵人心,厚重的深沉如山,或者那人也已经忘记,而我却依然记得,是因为那些歌里,总有我喜欢的痕迹,那些动人的乐章里,都有一些可震撼人心的忧郁。更是,因为那一份懂得,那一份珍惜,那一刻陪伴,那一心美好,都在那歌里,带给我一世的欢喜,带给我不忘的记忆。

那些曾经里,心是飘忽的,也是不定的,有些如云如雾,如梦如烟,轻缓的毫无声音,迷离的不见踪迹。曾经那歌里没有厚重,也没有真正的宁静。是因为时光的浅淡里,还没有留下真正的深刻。所以,听的只是浮华的美,却无法领悟那入骨的魂。

可是,还是会有什么是遗失了的,比如那些倾听,那些陪伴,那些欢喜,还有那些简单。虽然一如天空的澄澈,一如清泉的透明,但终究有些什么,是需要割舍,需要放弃的吧。

正如那歌里的思绪,飘渺的远走,不带走任何的诗意。可是,我们总会因为某首歌,想起某个人,某段经历,某个刹那,某段青春。是不是也会有人因为某首歌,而想起有我同行的岁月。

有个未曾谋面的姐,远在远方的西安,是有经历和故事的人,常常会推荐给我一些老歌新曲,在我空闲的时候,我会慢慢听,静静赏,感动那份体贴,那份祝福。原来,人与人之间的了解,不在于见与不见,不在于远与不远,只在于那颗心,是否可以相知,是否有所珍重。

我会在那些歌里,那些曲里,沉寂自己的世界,不言不语,但心存感谢。在每一天,在每时每刻,知道有人还在惦记着我,还在关注着我,就会感到暖意,感受温情。

在季节轮回的变换里,在心情忧欢的风景里,那些歌,那些曲,没有曲终人散,也没有寂寥悲痛,倒成为了重拾记忆的锁,开启了重逢的路,诉说了旧日的别离。原来岁月已老,但那些歌,那些曲,那些人,还依然在,一直在,不曾远离,不曾忘却。

如今,对纯音乐,有种安静纯美的感受,喜欢在那无言的倾听里,带着薄薄的凉,带着淡淡的喜悦,欣赏着那如水禅心,体悟着世间冷暖。安然着一颗心,安宁着一个梦,安暖着一段过往。

那么,是否有一首歌,能让你想起我。在冬日的薄凉里,带着一世顷心的暖,陪你地老天荒,陪你地久天长。

那一首歌,回想在耳畔的是什么,是低语,是倾诉,是呢喃,还是想念。
那一首歌,可会老去,可会凋零,可会忧伤,可会苍凉。
那一首歌,可会飘渺,可会空灵,可会寂寞,可会孤绝。
那一首歌,可会在此岸彼岸,两两相望。
——首发2018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