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拆迁款下来,婆婆先买了个儿媳妇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拆迁款下来,婆婆先买了个儿媳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糯米是好姑娘
2020-10-17 09:02


刚凌晨6点47分,天色雾蒙蒙的。

12月份的北京,冻得人直哆嗦,就和成爱心此刻的心一样,凉透了。

一大早起来,电动车就被偷了。

要知道,那可是她男朋友攒钱给她买的!这个月第二辆了!就这么被偷了!

想到欧若诚馒头就开水喝了几个月早餐,才为她省出这辆电动车,成爱心就痛心疾首。

一看时间,要迟到了,更是火急撩烧,想到要赶早班车,她就已经开始头皮发麻。

北京的地铁,一到点就挤得和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你永远不知道地铁还可以塞下多少个人。

成爱心并不怀念,那种脚不着地、一站到底的赶车时光。

又有什么选择呢。

这个点的的士贵得和坐飞机似的,省下的钱,都可以点个波士顿龙虾了。
两厢纠结之下,成爱心硬着头皮赶去了地铁口。

果然,赶紧赶慢到了地铁口,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龙。

大伙儿和待上架的烤串儿一样,一点点往里面挤着,地铁无声地包容着这看不到头的队伍。

穿着精致的商业人士、挎着篮子买菜的大妈、背着大书包低头背书的学生……

地铁就是人间的浮世绘,放大镜一样,把生活压缩成一比一大小,贴进了这狭小的铁皮罐子。

成爱心挤在几个男人中间,好努力地踮着脚尖,护着怀里的饭盒。

头顶的冷气哗哗吹得她更是烦躁,贴着人肉缝隙下了地铁,却把鞋子给挤掉了。

一阵吆喝,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里,不知哪个好心人,给把她的鞋子丢了出来。

地铁门合上了,成爱心踩着冰冷的瓷砖,去捡她的鞋子。

弯腰穿鞋子的时候,她心想,真是不体面。

但是转念一想,鼻子一酸,穷人要什么体面呢。

人真是很奇怪的生物。

多繁杂的工作都能撑得住,但毛衣上一根抽不完的线,就能轻易将一个击溃。

成爱心和大多数的女生一样,读书念大学毕业工作,有个大学就谈的男朋友。

在一家普通的外贸小公司上班,每个月领6000元薪水,身兼数职,时不时要加班熬夜。

日子算不上好,就温水煮青蛙一样,一日日地看不到头,上不到岸。

成爱心机械地重复着手里的工作,这时候接到男友的一个电话,她去厕所接了。

刚接了电话,那边传来男友欧若诚压抑不住的兴奋:“小爱,我们家拆迁款下来了!”

成爱心捂着手机,坐在马桶上背脊瞬间挺直了。

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享福了我的欧太太,我家拆迁款下来了,你猜猜有多少?”

“……多少?”成爱心一脸茫然,大脑都是空白的。

 欧若诚说了一串数字,成爱心眼睛一亮。

妈呀,这不是天意吗?

最近她关注的二手房,首付正好就是这个数!

成爱心吭哧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仿佛大海茫茫,游啊游啊,终于看到了岸。

欧若诚来自一个二线的小城市,父母都是教职员工,一辈子省吃俭用,在市区买了一套老破旧。

这老破旧指的是,老小区,破装修,旧屋子。

成爱心去他家坐过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

上完厕所,水龙头拧半天,还要等个1分钟才能出水。

八百年前,成爱心就听欧若诚说,这地方是政府规划地段,迟早要拆。

实际上,这话,从欧若诚读小学的时候就听了。

拆迁了就可以拿到拆迁款,以后家里日子就好过了。

这话,起色和安慰剂效果差不多,谁也没真的往心里去。

谁料,这事居然这么悄无声息的,就成了!

从知道这件事开始,成爱心就没有办法好好静下心来工作。

巨大的喜悦冲击着她的头脑,就连打键盘的手指都是颤抖的。

时间今天过得格外地慢,成爱心看着墙上的时钟,一点点缓慢地挪动着,好不容易到了点,她蹭地站了起来。

办公室还有没走的,看她那激动的样子,都愣住了:不按时下班,从来都是办公室不成文的规矩。

成爱心急忙忙收着台上的东西:“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先走了。”

回家之前,成爱心去了楼下的中介公司,问了几个小区的价格。

心里噼里啪啦地算着帐:住房公积金怎么用?贷款的流水要求是多少?每个月还多少压力不会太大?

回家路上,碰上宣传新楼盘的,在发宣传单。

成爱心飘了,想着如果再凑点钱,搞不好能还能卖个新房。

一路上,成爱心脑子里都是新家的样子。

最好是蓝色的飘窗,大阳台养些植被,这样太阳照进来家里一片敞亮。

成爱心美滋滋地,拿着一摞宣传单上了楼,刚拧开家门,就看见欧若诚在厨房打电话。

租的房子就巴掌大,一张床一个厨房,旁边挨着个小厕所,转个身挤沐浴露都费劲儿。

平时还觉着没什么,可和脑海里的新房子比起来,那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成爱心按奈不住地坐到了沙发上,屋子不大,欧若诚说什么一清二楚。

欧若诚嗯嗯啊啊了几声,就挂了电话。刚走进屋子,成爱心就扑上去,抱住他,往他脸上用力亲了几口。

成爱心挂在他身上,嘴里停不下来地打算着:“就我们对街那小区,60来平方米,两室一厅,住我们俩也差不多了,到时候有了孩子给挪小房子里去……”

欧若诚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扯住她的一只手往下拉:“小爱啊……”

成爱心看他脸色那么差,不由得也站住了。当下认为是拆迁款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了?你家钱没拿到?”

“拿到了,我爸妈闷不吭声干大事呢。”

“那你哭丧着脸干什么?”

“我……”欧若诚憋了口气,鼓足勇气道:“别想了,咱不在北京买房子。”

“啥?”成爱心愣住了。什么叫不在北京买房子了?

成爱心去看欧若诚的脸色:“你别不是在开玩笑吧?”

可欧若诚那尴尬的神色,看上去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欧若诚憋着一张红脸:“我爸妈吧,年纪大了,你知道的,我们家就我一个儿子。”

成爱心被踩住了尾巴似的,声音都拔尖了:“欧若诚你什么意思?!你就直说?”

欧若诚被成爱心吓了一跳,拧巴了半天,才道:“我爸妈……想在老家买房子。”

“什么?”成爱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爱,小爱,你听我说。”欧若诚抓着呆若木鸡的成爱心,把她抱在膝盖上,安抚着她。

成爱心还有点懵,转头看他。

“北京生活压力太大,我们现在才二十多岁,我不想一辈子都背着房贷生活下去。你想啊……”

欧若诚掰着手指头给她算:“现在北京一二手房,最便宜的也要3万多一平,总价180万,就是合着住房公积金还,一个月还不得个把千?”

成爱心打断他:“你没有工作吗?我没有工作吗?一个月就是还个五六千,熬一熬不就过去了?”

“熬一熬?熬多久?20年?30年?那时候,我多大了?”欧若诚叹了口气,手在她的背脊上抚摸着。

成爱心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无奈。

欧若诚:“宝宝,真不是我不想买。我就是觉得,没必要。为了一套房子,我最好的青春都搭在上面了。”

“青春什么青春,没有房子就没有青春。”成爱心站了起来,在屋子里不安地来回踱步,恨得眼睛发疼。

欧若诚这什么破脑子!

有钱,不在北京城买房,回那个破县城买房?怎么,一辈子呆在一个小地方?

“子欲养而亲不待。”欧若诚说着自己的难处:“成爱心,你得理解理解我。我父母今年50多就快60了,我舍不得他们陪着我受罪,我就想多陪陪他们。”

“理解你?我理解你,谁来理解我?”成爱心噙着眼泪望着他:“欧若诚,大学我就跟着你,从19岁到25岁,我最美好的时光,也给了你。”

成爱心倒豆子一样,把一早上积累的怨气都炸了出来,“最开始,我们住2000块的地下室,天花灯下雨就漏水,小窗口都是流浪汉的尿味,我说什么了吗?”

欧若诚沉默着,成爱心的指责和钢针一样扎在他的心脏上。

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承受的苦难,简直是一个男人这一生,最羞耻的印记,一辈子都无法洗去。

“你想回老家,你怎么不毕业就回去?你现在和我说你要回去?”成爱心梗着脖子,眼泪哗啦啦地掉:“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你说你要回去?那我们这些年忍受的,算什么?”

欧若诚被堵得无话可说,眼底藏着深深的悲哀。

成爱心捂着脸哭了起来,欧若诚捏着眉心,长长叹了口气。

这一夜,他们静默良久,狭小的出租屋里,只听到成爱心的哭声。

那哭声揉碎了欧若诚的心脏。

天刚蒙蒙亮,成爱心就从被窝里出来了,客厅里,烟雾缭绕,她愣了一下。

欧若诚许久戒烟几年了,他居然一夜没睡,抽了一晚上的烟。

见成爱心出来了,欧若诚密布红血丝的眼抬起来,望向她,声音沙哑:“醒了?”

“嗯。”成爱心知道他为什么被逼成了这样,一时间于心不忍。

她不由得问自己,为什么非要留在北京城呢?

难道回去,不好吗?

成爱心动摇之间,欧若诚在烟灰缸掐灭了手里的烟,咬牙道:“今天周末。走吧,陪你看看你想要的那房子。”

成爱心感到心里的死灰又复燃,心脏一点点地暖了起来。

北京城就像个渣男,伤透了每一个少男少女的心。

每个人都对他恨之入骨,欲罢不能。

买房却不像成爱心想的那么简单,原来她那点首付,买个称心合意的屋子,还真不容易。

何况买的老房子,不是屋子漏水,就是物业不管事。

或者就是一些毛坯房,光是装修费算出来,就吓破人的胆子。

中介的态度,还十分高傲,一副“爱买不买有的是人买”的态度。

买房的人也是很可怕,和去菜市场买葱似的。有的人,房子看了一圈,眼睛不眨地就当场定下来了。

这让成爱心简直怀疑,是不是这个城市里住满了有钱人,只有她最穷。

买房子这件事,在纸上计算了还没有一个月,欧若诚的父母就赶到了北京城,而且压根没有通知。

欧若诚那边不方便走开,打电话让成爱心去。

没办法,成爱心只好请假去了。转了2个小时的地铁,总算到了火车站,打了好几通电话,总算确定了他们的位置。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欧妈妈仿佛搪塞着什么,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是成爱心来接人。

大老远,成爱心就在人群看到了欧若诚的父母。

他们都是教职员工,穿得倒是朴素得体,只是……成爱心看到他们身后的小姑娘,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谁啊?他们上来大城市,带着她做什么?

带着他们三个人转了几路地铁,欧妈妈才解释道:“她叫何碧青,若诚爸爸朋友的孩子,听我们上来,想跟着上来看看大城市呢。”

成爱心总觉得她们话里有话。

给欧若诚打电话,成爱心坦白将自己想的说出来:“不是我说,你父母真感觉像是带着个小媳妇儿,上来勾引你来了。”

欧若诚还有心思开玩笑:“媳妇儿什么媳妇儿,我媳妇儿不是你么?”

这件事成爱心没有太放心上,只是奇怪为什么欧若诚父母来得那么急。

果然,晚上欧若诚刚下班,他们一家人就在客厅聊了起来,一点不忌讳着成爱心。

原来,欧爸爸欧妈妈不想让欧若诚留在大都市,更愿意他早点回去买个大房子,娶个媳妇儿,生个儿子。

安安静静在家,陪着爸妈,老婆孩子房子,齐活。

欧若诚闷声不吭,很有一种默认的感觉。

成爱心在一旁,看得十分着急,却没有开口的身份。

听到欧妈妈说到娶妻生子后,成爱心再也忍不住了:“叔叔阿姨,那我怎么办?”

欧妈妈像是才注意到她的存在,抬起眼来,往她身上瞅了瞅:“你,乐意就和若诚回去,不乐意——”

欧妈妈有意无意地往她身上扫了一圈:“以若诚现在的身价,什么样的老婆,人家上赶着抢着要。”

听到这里,成爱心头脑里炸开了花,半天耳朵都是嗡嗡的声音。

目光从欧家父母身上,又扫到欧若诚脸上,最后落在角落的何碧青身上。

小姑娘幽幽亮的眼珠子,和盯上什么肥肉似的,死死盯着欧若诚。

忽然,她发现她开的玩笑居然成真了。何碧青,还真是,来给欧若诚当媳妇儿的。

一时间,只觉得荒谬无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