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什么样的女生,最讨同性喜欢?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什么样的女生,最讨同性喜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四时好
2020-10-17 08:00


办公大楼里窗明几净,格栅内部呼哧呼哧吹出冒白烟的冷气。

高洁觉得天花板上的几何形吊顶灯未免过亮了,她的手腕在灯光下投射出好几道浅淡的影子,重重叠叠,晃得她有些头晕。

这样想着,她的右手不经意搭到戴在左手手腕的手链处。

然而就在两者触碰的一瞬间,手的主人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指尖着了火般立马弹开。

——那是一条点缀一颗石榴石的银制手链,很像那种老式的洋娃娃套装盒里配置的廉价魔法石。

高洁谨小慎微地揩掉刚才不小心印在手链上的指纹,又拿出化妆棉蘸取酒精,把手指摩挲过的地方一一擦拭,直到手链光洁到苍蝇都打滑,她才满意地戴回手腕上。

她的视线重新落到自己办公桌右前方的玻璃门里边。

大厅里,整齐排列的办公桌前坐着的是像她这样的普通员工,组长的办公桌离玻璃门最近。

她坐在组长身后一排。而玻璃幕墙隔间里坐着的是主管,再往里便是经理。

秒针在黑白硕大的钟框里匍匐前行。六点一到,周围的同事收拾好东西陆续离开。高洁连忙收回视线放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两只手一本正经地敲起键盘。

恰巧前排的黄组长回过头,“小洁,下班了,还不走吗?”

高洁挤出个抱歉的笑容,“姐,真是不好意思,我的任务还没完成,要不你先走?”

黄组长一把揽过高洁的肩头,“说什么话呢,咱俩是闺蜜,哪里有先走的道理?你还有多少没做完的,尽管发给姐,姐陪你一起加班——”

“别了,姐。你不是还要去接小辉吗?他姥姥今天不在,你放心他一个人回家?”

黄组长大拍脑门,为难道:“你不提这事我还真忘了!那你……”

“放心吧姐,没多少,我搞完就回去。”

“你可要注意安全了,女孩子家家的……”

黄组长千叮咛万嘱咐,这才恋恋不舍而去。

高洁长舒一口气,注意到大厅里同事们已经陆陆续续走光,仅剩她一人,与还亮着灯的玻璃隔间。

她抬头看看钟。

五,四,三,二,一。

一抹棕黄色的身影准时从玻璃门内走出来。

此时高洁刚好关掉电脑,自然而然走到那人身边,笑脸相迎,“芳姐,现在才下班啊?”

徐芳满脸惊讶,“你怎么这个点还在这儿?”

“今天的任务很重要,想把事情认真做好,所以耗时多了些。”

徐芳的脸色稍微柔和了些,点点头,“现在的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我记得你来公司快有大半年了吧,你们那一期的实习生是不是还有个叫什么陈朵朵的?

“似乎跟你关系还蛮不错?她也是工作劲头十足,常常大家都走了,她一个人留下加班,留给我的印象颇为深刻……”

“是的,她是个很上进的人,很可惜没能留下,毕竟当时公司只打算招一个人进来——”没等徐芳话完,高洁大声附和道,“我也是努力好久才能够把握住转正的机会,打心底里感谢公司对我的栽培。”

徐芳漫不经心地上下打量她,“你也不错。”

高洁挂着标准的四十五度微笑,“哪里哪里,比起芳姐您还差得远,小妹高山仰止,理应向您学习才是。”

她顿了顿,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芳姐,听说上面有想把黄姐换掉的意思?那这个组长的位置……”

徐芳眉头一皱,“怎么?知道你俩关系好,她的事,需要你来替她打听?”

“不不不,黄姐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是无意中与小郑秘书闲聊时听来的,您也知道小郑秘书心直口快,啥事儿心里都藏不住。我就想知道是哪位同事如此深藏不漏,我好去学习学习。”

“公司自有公司的安排,这些还轮不到你来打听!”徐芳脸上有了不耐,拔腿便要走。

高洁见状,也不做挽留,后背倚靠墙壁,两个指头来回搓捻着手链上的石榴石。

一,二,三,四,五。

末了,高洁莞尔一笑,走在前面的徐芳身体猛然一抖,兀地停下脚步。

“姐?”高洁试探性地喊。

沉默片刻后,忽见徐芳转过身来,脸上却是一扫先前的不快,脸颊两朵醉酒红,对着高洁笑容满面。她快步向高洁走来,热情洋溢地给了高洁一个拥抱。

“小洁,我的姐妹,对不起,我刚才怎么能对你说如此过分的话呢?你是我姐妹,你的能力和态度我全都看在眼里,组长的人选除了你还能有谁呢?

“你现在资历是浅了点,不过你有才华,正好需要这个职位的磨砺。身为总管,我有责任为公司举荐你这样的人才。”

徐芳挽过高洁的手臂,亲密地附在她耳边,“悄悄告诉你,即使名单上已拟好别人的名字,我也有办法让你上去……”

高洁的眼睛弯成月牙,甜甜答道:“是吗?姐——”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指头还捻着手链上那颗石榴石,“那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姐。”

石榴石手链是高洁大学毕业之际清点私物时从柜子里翻出来的,用一个红色蝴蝶结的礼品盒包装着,她隐约记得是高中哪位朋友送她的。

至于是哪位朋友呢,高洁才懒得去猜。

俗话说人在人情在,人不在人情灭,帮不上忙的朋友哪能叫朋友?与其有与朋友联系的时间,不如多跟上司处好关系,把握住一切升职加薪的机会才对。

学生时代里,那个她掏心掏肺对待、一起怀揣热情“行侠仗义”的小姐妹,最后不是偷拿了她的竞赛演讲稿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朋友是个代名词,利益才是落脚点。

打开盒子的刹那,高洁简直失望透顶。轻飘飘的链子,可笑的石头,塑料的质感——不值钱的玩意儿。

高洁甚至怀疑,这位“朋友”怕不是眼瞎?

高洁不愿意再多看那愚蠢的手链一眼,二话不说径直把它丢进垃圾桶,只留下礼盒来作他用。

徐芳说得不假,陈朵朵不仅与高洁关系不错,两人曾还是大学室友,实习生时也是在公司外合租的公寓。

不过,两人的好关系仅限于高洁毕业后到入职前的某一段时间之内。

那天晚上,高洁怀疑自己的身份证由于粗心掉进了垃圾桶,把垃圾桶翻个底朝天,也只翻出之前丢掉的手链。

高洁手里握着手链欲哭无泪,碰巧陈朵朵推门而进。

“你!?”

高洁见鬼般盯着陈朵朵的头顶,就差失声尖叫——原来有一道泛光的红条正漂浮在陈朵朵的头顶!

红条极短,后面还尾随着个“30%”的字样。陈朵朵走到哪儿,那红条便跟到哪儿。

高洁惊得手链都掉在地上。

而就在此时,那道红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傻了吗?”陈朵朵没好气地道。

两人虽同在一个寝室,性情爱好却相差极远,能够和平相处已实属不易,何况她们即将参与同一家公司的面试。

“你……你刚才没看见吗?”

“看见什么?”陈朵朵双手叉腰,紧绷的脸上写满不耐烦。

高洁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弓起背一把捡起掉在地上的手链。

果然……

在手指触碰到手链上的石榴石时,红条再次出现在陈朵朵的头顶,只是它的长度更短了,数字也从“30%”降到“25%”。

陈朵朵白了一眼高洁,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不再搭理她。

高洁仔细端详着手链,并没有瞧出特别之处,她急忙翻出礼品盒,大卸八块后,终于在礼盒底板的夹层之间找到一张卡片。

上面写着:

友人手链。

一、手链宿主能够看到自己与其他人的友谊值;

二、摩擦手链五下,可绑定对方成为自己的挚友;

三、挚友只能存在一位,新挚友关系确定后,旧挚友关系解除;

四、挚友关系确定期间,宿主需对绑定者执行挚友职能,直到挚友关系解除,否则后果自负。

“摩擦手链五下?”

高洁眯起眼睛,望向背对自己的陈朵朵。

一,二,三,四,五。

指尖绕着手链中间的石榴石游走,不多不少,刚好五圈。

然而五圈完毕,风平浪静,无事发生。

高洁自嘲自己居然真的相信了这种哄小孩的廉价玩意,欲再次把手链丢进垃圾桶里,一回头,着实被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陈朵朵吓了一跳。

“洁儿,公司的面试日期就快到了,相关资料我都整理好了,拷了一份给你,估计你能用得上。”

高洁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朵朵笑眯眯递给自己一个U盘。

“你……”

“真希望我们两个都能面试成功,毕竟是朋友嘛,以后进了公司能相互照顾。加油哦,我就不打扰你啦。”

望着陈朵朵离开的背影,高洁发现她头顶那根象征她俩友谊值的红条已然灌满,数字“100”安如磐石地扎根于她的头皮之上。

高洁看着桌子上的U盘,细细摩挲着手链,若有所思。

“呵,可以自主选择谁成为自己的闺蜜,真是有趣。”

下一秒,她不假思索地将手链扣在自己的手腕上。

暧昧不清的灯光下,石榴石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啪——”

电灯被打开。

“我去,你怎么不开灯啊,吓死人了!”

公寓里,高洁惊魂未定地诘问坐在沙发上的林小婉。

“我……我在等你回来。我本来想在公司等你的,可是你之前说在公司我们要少接触,所以我就……”

“下次不用。”

天热得高洁窝了一肚子火,看到林小婉坐皱了沙发,她的火气更是噌噌往上涨。

“高洁,谢谢你。”

“谢什么?“

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不知道自己坐脏沙发了么?

“我性格不太合群,公司里没几个同事乐意同我说话,还好有你,愿意邀请我搬进来与你合住,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

这词搁职场上,可真是讽刺。

其实林小婉是公司的老人,比高洁还先一年进公司。一年半的时间下来,林小婉没捞到一官半职不说,头个房子的租期一满,连接手的房子都租不到。

若不是想让她平摊陈朵朵走后的房租,谁会邀请她住进来?

她从头到脚弥漫着一股子苦涩硫磺皂的味道,发白的牛仔裤配运动衫一穿就是两个星期,吃饭吧唧嘴,说话就像蚊子嗡嗡叫,脑子似乎也不太好使……

能够做到在公司所有员工面前都不讨喜,高洁深表佩服。

一开始,看在林小婉平摊了一部分自己的房租的份上,高洁的厌恶不动声色。后来熟络后,高洁发现公司的同事们或多或少对林小婉存有意见。

一个人的讨厌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一群人的讨厌就能够变得理所当然,高洁对林小婉的厌恶也就越来越显山露水。

更何况,两人之间谈论第三人的不是,最易快速建立感情,高洁急需快速融入公司这个新团体,林小婉的“傻气”顺理成章成为切入点。

“高洁,我给你留了饭,就在饭桌上,你趁热吃。”

林小婉鼻尖的细汗探头探脑,宛如身着黑衣的猥琐刺客。目光飘忽不定的她,活脱脱像受惊的鸵鸟,下一秒快要把头埋进沙发里。

是了,这就是问题所在。她总是摆出一副可怜无助的模样,仿佛全世界都是欺负她的罪人,反过来,让全世界的人都忍不住欺负她一把。

谁叫她又确实是傻里傻气的,很好欺负?

“行,你去休息吧。我洗完澡吃。”

林小婉一走,高洁赶紧拍干净沙发上的褶皱,一屁股窝在沙发里,心情顿时舒畅许多,与徐芳交谈之后的喜悦像烟花在心里炸开。

高洁美滋滋地摆弄手腕上的手链。

首先是陈朵朵。手链帮她获得了陈朵朵的友谊,她凭借陈朵朵整理的资料完美面试,进入公司实习。

第二个是黄组长。手链使她与黄组长成为闺蜜,多亏了黄姐在领导面前帮忙说好话,让她在一大批实习生的竞争中成功转正。

第三个嘛,自然是徐芳……

高洁不禁笑出声,这哪儿是友人手链啊,这分明是幸运手链好吧?

“高洁,你很喜欢这条手链?”

幽幽的声音从高洁头顶传来,她猛一抬头——对上一双呆滞不动的眼睛!

林小婉大半张脸被刘海挡住,她明明在笑,却让高洁的背后升起一股寒意。

“你、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

高洁由惊吓慢慢变为恼怒。

林小婉恢复平日里唯唯诺诺的模样,“我出来拿我的杯子。”

高洁双手抱胸,强压怒火,“拿了就快回去。”

“哦。”

林小婉顺从地端起杯子往自己的房间走。

高洁摘下手链,从包里摸出化妆棉和酒精,开始擦拭手链上的宝石。

“高洁,虽然你很喜欢它,但不要陷得太深,当心会被吞掉。”

关门声伴随着一股低沉的赫兹波动。

“什么?”

高洁疑惑地望向林小婉的方向,发现她的房门已然紧闭,不确定刚才的声音是林小婉在说话,还是苍蝇在嗡嗡嗡乱叫。

高洁晋升组长的消息次日一早便通知下来。

“现在的我,入职半年,缺少经验,需要很长时间的磨练,在沟通能力上更需要加强,希望抓住这次机会,给自己一个挑战。我一定加倍努力,把工作搞好,不辜负领导和同事对我的期望……”

台下掌声稀拉响起,徐芳头顶着满格的红条与“100%”,向高洁投以鼓励的微笑。

“小洁,加油,我和公司很看好你。”

在众人醋溜溜的目光中,徐芳给予高洁一个大大的拥抱。

“徐总管什么时候这么看好高洁了?”

“是亲戚吗?没听说啊。”

“送礼了吧?”

“你们听说了吗,她还是个实习生的时候就靠黄姐的关系转正的,一转正马上就踢开自己大学时期的好闺蜜。现在她和徐总管的关系好了,你看她现在对黄姐的态度不冷不热的……”

“呸,靠拉拢上司上位的小人。”

“真让人瞧不起。”

“……”

高洁无奈苦笑。

人真是往哪儿走都少不了闲言碎语,不管是过于出头的她,还是过于忍让的林小婉。

此时此刻,她稍微有些明白林小婉了。

“高洁,恭喜。能在短时间内快速升职,你一定付出了不少努力。晚上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吧?”

——说曹操曹操到。林小婉一开口便把高洁好不容易冒出来的同理心打回原形。

或许林小婉嘴唇再薄一点,眼距再狭窄一点,或许鼻头再小巧一点,眉毛再精细一点,她的脸看起来也就不会显得那么蠢了。

偏偏哪里都不太起眼的五官凑在一起,愣生生拼凑出个傻里傻气的林小婉。

“我没空。徐姐今晚请吃饭,说是要介绍新朋友给我认识。”

“那……高洁,祝你用餐愉快。”

林小婉的笑落在高洁眼里,比哭还难看。

玻璃穹顶,阳光餐厅。

“小洁,这是董事长的女儿田淼淼,不久后将会成为我们分部的经理。”

坐在徐芳旁边的青年女孩一头大波浪,脸蛋小巧精致,稚气未脱,修身的紫色蕾丝裙外面罩着一层轻薄的白色羽毛流苏。

田淼淼巧笑嫣兮,“高洁姐你好!”

“说起来淼淼还比你小一年呢,她今年才留学回来,对公司很多业务还不太熟悉,你作为前辈,可要好好带带她。”

“那是当然的,徐姐。淼淼年轻有为,我也应当向淼淼好好学习才是。”

“高洁姐过奖了。”

“等会儿吃完饭我还有事,小洁你就替姐好好招待淼淼,陪她去附近的商场逛逛。我看你俩年纪相仿,彼此颇能聊得来。”

徐芳低头看表,“时间差不多,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高洁应声回答,“你先忙,姐。”

徐芳一离开,高洁就换到徐芳的位置上坐下,笑眯眯拉起田淼淼的手,“淼淼什么时候回国的呀,怎么不留在国外发展?”

“上个月才回来,这不是家里老头子非要我回来不可嘛。”

“田董事一定很疼淼淼吧?”

“这倒是,老头子一向对我言听计从,除了死活要我待在国内,还有就是非要安排徐芳……”

高洁眸光一动,右手不动声色地靠近自己的左手手腕,调侃道:“安排芳姐怎么啦?难不成你都这么大了,还安排一个保姆监督你?”

田淼淼眼珠滴溜一转,语气里没有了徐芳在时的乖巧,“那可不……我都怀疑徐芳她和我爸——”

田淼淼狡黠一笑,没来得及等高洁发问,便趴在高洁耳朵边道:“姐,你想升职吗?”

高洁转动着手链上的石榴石,不多不少,刚好五圈。

高洁挤走了徐芳,当上了总管。

大厅里流传着高洁连续晋升背后的各种版本传闻,有说靠她自己奋斗打拼得来的,有说靠远亲近邻走关系的,还有说靠色诱破坏别人家庭上位的。

不管是哪个版本,同事们头顶与高洁的友谊红条清一色低得吓人。

高洁交代的任务不按时完成,聚餐团建故意忘记叫上高洁,会议时故意与她唱反调,甚至还出现了女同事聚在一起当着高洁的面指桑骂槐的情形。

这些高洁看在眼里,却尽量不落在心上。

有得有失,与地位相匹配的奚落和猜忌是她应当承受的罢了。

其他人的眼光有什么关系,只要淼淼还是她姐妹就够了。

尽管淼淼像个宠坏了的小公主刁蛮任性,爱玩爱闹,不会怎么照顾朋友,好几次开在高洁身上的玩笑都差点把她惹生气;

尽管田淼淼对朋友的呼来喝去让高洁觉得自己像一个保姆——可田淼淼头顶的满格红条令高洁十分安心。

或许田淼淼对待朋友的方式有些特别,但手链反应出的数字“100%”能够看出她们之间友谊的高额。

田淼淼生日那天正值公司休假,她作为经理,却不得不独自留在公司加班。

高洁知道后,亲自下厨准备了一大桌海鲜盛宴,再默不作声地去面包店自制了一个DIY生日蛋糕。

烈日当空,高洁大中午拎着打包好的餐饮马不停蹄地向公司赶去。

“诶哟,高洁姐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寻思今天你生日吗,特地为你带了蛋糕。”

田淼淼“噗嗤”笑出声,“我就说嘛,高洁姐你一定会来,他们还不信。”

“他们?”

高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熟悉的脸孔接二连三从门背后探头出来。

“高洁姐,我爸今天在公司给我办了个生日party,邀请了全公司的同事们。我跟丫丫打赌,要是不告诉你的话看你还会不会来公司找我,你果然来了。耶,Iwin!”

“高总管,昨个我们还问你今天有没有安排,你不是说身体不舒服,要在家休息的吗?现在身体好点了吗?”

“难不成是公司的地板脏了,该舔了?”

“也是,高总管在这方面最在行。”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窃笑。

一张张戏谑的面孔联合组成狂妄怒号的漩涡,高洁双腿发虚,只觉自己快要湮没在汹涌澎湃的浪潮中。

她突然想起学生时代,自己的朋友也曾遭遇过类似的校园霸凌,那时的自己该有多勇敢,才会为她挺身而出,以致于后来她看到其他被欺负的同学也会心生怜悯。

那个时候她手里还没有友人手链这种东西,友情全是靠真心换来的。

不知何时,大厅里的墙面上开始滚动播放起高洁的照片。

田淼淼兴奋道:“高洁姐,同事们把咱俩的照片做成合辑送给我啦,你快看看,真是有意思极了!”

高洁一抬头,两人的照片被裁成大头像,安在不同场景不同角色的身上。

有田淼淼穿着国王服饰,而高洁的头安在太监的身体上卑躬屈膝的;有把田淼淼P成洋娃娃,把高洁化装成跳梁小丑的;更有甚者直接把高洁的头放在田园少女所牵的牛马身体之上……

田淼淼已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高洁姐,你不愧是我的好闺蜜,哈哈哈哈……让我这个生日过得太难忘了……哈哈哈哈……”

最开始是一块奶油蛋糕向她飞来,她自己亲手制作的裱花黏在她的额头沿着脸颊下滑,随后一只辣子花蛤正中她的眉心。后来,海蛎子、鱿鱼、扇贝像雨点一般密密麻麻打在她身上。

田淼淼一手钳住高洁的手腕,用一只涂满奶油的手朝高洁的脸抹去,“快来啊,我抓住高洁姐了。哈哈哈……”

高洁像块在大海上漂泊的木头,被雷鸣点击,被海浪侵蚀,无可依靠。

突然,在一片视线模糊中,有个穿运动衫的身影义无反顾挡在她面前,身上带着淡淡硫磺皂的气息,宛如破开黑暗的一缕阳光……

“小婉,谢谢你。我没想到在那种时候,只有你站出来帮我说话。”

鲜红的手链静静躺在垃圾桶里。

高洁没想到,替换挚友的代价是狂降路人友谊值。

高洁也没料到,每个人对待友谊的态度是不一致的。譬如,成为挚友之后,有人会对你掏心掏肺,有人又会让你掏心掏肺。

高洁决定抛弃旁门左道得来的友谊,好好珍惜患难见真情的林小婉,珍惜真正的友谊。

朋友从来不是拿来利用的。

“不用,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阳光暖洋洋落在林小婉身上,高洁第一次发现,原来林小婉的眼睛这般好看,琥珀琉璃般动人。

“好人?”高洁脸颊挂着两朵醉酒红,羞红了脖颈,“以前我那样对你,你还觉得我好?”

“对不起,小婉……”

林小婉憨状可掬地一笑:“不用,因为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好人。”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好人。从多久前知道开始的呢?

绝对不是我居无定所时你邀请我合租的时候。

而是早在七年前,我初入高三,性格孤僻的我被同学霸凌没钱回家,只有你肯借给我钱时。

其实我想跟你做朋友很久啦。哪怕你甚至都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存在。

为朋友挺身而出的你,皱眉解题的你,上课打瞌睡的你,考试不如意的你,勇敢的你,秒怂的你,善良的你,邪恶的你——我都……好喜欢。

有关你的照片几乎挂满了我家整整一大半的墙壁。

你约莫还在猜测吧——

在你高二下学期第九周周五傍晚大雨滂沱时,为何会莫名其妙出现一把雨伞;

大学时期,为什么不管你何时去图书馆总能找到空位;

你的网络社交账号为什么偶尔出现异地登陆的提示;

巷口那只经常向你狂吠的恶犬为何会突然消失……

你用过而正打算丢掉的一切——口红,木梳,玩偶,裙子,习题册——

你的过去,你的回忆,我都一一替你珍藏着。

是的,大学和专业是我冒充贴吧吧主建议你选的,公司的招聘广告是我特地发送到你邮箱里的,公寓也是我提前联系好房主租给你的。

地摊老板给我介绍友人手链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你——独一无二,我最最珍惜的朋友。

手链的真正用法不是靠拉拢上司上位。

而是,耗尽我所有的友谊值,只为了,把你牢牢锁在我身边。

我的朋友,礼物希望你喜欢。

林小婉的左手戴着一条手链,上面的石榴石红得滴血。

她右手搓捻着石头,不多不少,刚好五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