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你可以问问心底的那个人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你可以问问心底的那个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青青小葫芦
2020-10-17 13:00


“您这边一杯鸳鸯拿铁,请稍等。”
 
“小慕,前台没有客人的话就打扫卫生吧。”
 
暑期的周末夜晚,总是客流高峰期,此时前台才难得安静,但我却总是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叫着,一会是“姐姐”,一会是“你好”。
 
将信将疑地探出头去看,是一个酷酷的小男孩,迷你篮球服、运动鞋,仰着肉乎乎的小脸,黑葡萄一般的眼睛,也许是因为先前没有人听见,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小朋友不好意思!”我连忙把音乐声调低,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趴在前台以便听清他,“你这边要喝些什么呢?”

“抹茶星冰乐!”小朋友脆生生地回答。
 
店里稀稀疏疏地坐了几桌,篮球仔就在前台正对面的单人坐。

我被人类幼崽可爱到捧心乱跳,可惜正在工作,只能隔一小会就偷偷看他一眼。

小朋友很乖,自己带了书来念,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吵不闹。

一个转头的功夫,小朋友隔壁桌就来了一个高个子男生——一个放大版的篮球仔,他低着头,看似认真得玩手游,却突然伸手拿起小朋友放在桌上的茶,毫不客气地喝了一口,又放了回去。
 
如此几次之后,我和同事们都注意到了,而小朋友撅着嘴看书,一点也没有察觉。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虽然帅,可这也太没素质了吧?”
 
我整理好围裙,挂着微笑走过去。
 
“您好,很高兴您喜欢我们的茶。但这杯抹茶星冰乐是您旁边这位小朋友的,我们店内也有实时监控,所以……”
 
我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十分抱歉,但你真没素质”,此时小朋友也突然醒悟一般,看到了旁边的男生。随即——
 
惊喜欢脱地扑到他的身上:“哥哥!”
 
向他道过歉后,我仍然挂着先前礼貌的微笑走回前台,在大家的爆笑声中,缓缓蹲下身。
 
消失吧!
 
“不过那个男孩子没有笑欸。”同事如是说,“如果这能让你不那么羞耻的话。”

那天恰巧是我暑期工作的最后一天,等我消化完尴尬的情绪,也迎来了高中的开学。
 
年段大会召开在十月,篮球赛以前。

按照惯例,在教导主任、班主任们介绍完学校的辉煌史迹、规章制度后,便要由新晋的学生会主席来总结发言,并与新生们展望美好的未来。
 
“所以最后怎么决定是你来啦?”圆润发福的教导主任在候场时,笑眯眯地问我。
 
我无语凝噎,主席张媛同学被老学究物理老师叫去研究竞赛题了,连稿子都来不及给我。作为副主席,的确又义不容辞。
 
“不过慕炎上也行,临场稳当,孩子都喜欢听漂亮学姐的发言嘛。”
 
“……首先,欢迎大家来到榕城一中……”把下面乌泱泱一群人,当作排队点单的顾客,心里的确会轻松不少,而自信发言的小诀窍就是缓慢地扫视全场。
 
“希望大家,呃?”
 
第二排正中间的那个学弟,不就是篮球崽的哥哥吗?
 
耳濡目染,感受一中浓厚的文化底蕴,积极的进取氛围。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期待未来和大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尽管我反应还算迅速,那个停顿的时间也不过两秒,但他最后的坏笑……
 
我又想蹲下去了。
 
回班上完下午的课,张媛才珊珊来迟。
 
“真的太麻烦你了今天。”张媛牵着我往楼下走,“作为报答,请你吃晚饭!但我带个学弟可以吗?我在补习班的师弟,下午也被物理老师叫去培训了。”
 
“可以啊,本自来熟没有在……担心的。”一天之中能够有两次无语凝噎,也是不知该……
 
路过的学妹学姐们叽叽喳喳,脸上难掩兴奋,她们的目光指向篮球场边,那位相貌的确出众的,而我也实在不想再见的学弟。
 
“学姐你好。”代嘉岚笑时咧出一口白牙,“你的言,是能言善辩的言吧?”
 
我强自镇定:“是炎龙铠甲的炎。”

“上周发的英语卷子难度不小,但还是有两个人接近满分。”
 
“张媛和慕炎,congratulations!”
 
同样的叮铃铃,上课是催命,放学却悦耳得不行。
  
老师细心地圈出了作文里的一些小错,这世上最不应该存在的一句话也许就是“我本来会做”,因为事实就是这么令人懊恼。
 
我把它记在错题本里,越看越后悔不迭。
 
“再错就抄一百遍!”红笔标注。末了还觉得不够解气,恶狠狠的多戳了几个感叹号。
 
背后,来借英语笔记的代嘉岚拉了拉我的校服袖子,“喂,慕炎。”
“干嘛?”我还在郁闷,“满分与自己擦身而过的痛你不懂我不懂。”
 
代嘉岚支着下巴,把自己捏成小包子脸:“不至于吧?150分满分的卷子你得了148分,老师表扬你,大家羡慕你,在我心里你已经约等于走上人生巅峰了,还不开心啊?错过满分的痛我不懂,知足常乐你懂不懂?”
 
也许他想安慰我,但我那时候认真了,较劲了,情绪触底反弹了。 “代嘉岚,我知道大家可能会觉得我虚伪,做作。但每个人心里的目标是不同的。如果这两分错在一个难到不行的语法题,那么我会为了余下的148分开心至极。”
 
我喘了口气,接着说。

“但我错在一个连小学生都不会写错的词组上,就是致命的失误。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还因为148分沾沾自喜,总有一天,146分我也能接受,140分也勉强可以入眼……有些时候对自己的宽恕,就是以后放任自己堕落的先兆。
 
我的语气有些冲,劈里啪啦说完这番话,自己却呆住了。
 
他也愣住了,但眼里闪着光。该不会是,被我吓到了吧?
  
我们双双静下来,我看着错题本上的字,又忍不住有点难过。
 
“代嘉岚……如果有一天我变成那样,我就不是我了。”

他慢慢坐直,轻轻抽走了我手上的错题本,拿起黑笔,郑重地在我的红笔小字批注旁补了几个黑色的字。
 
在做什么呢?那是我的本子。看着他发顶的旋,我这么想着。
 
啪。他把本子一合,再用手掌盖着本子罩在我的头顶上,像摸小狗那样隔着本子轻轻拍了拍,“知道了。”

之后我也没再看过错题本的那一页,代嘉岚也因即将开始的新生杯篮球赛而没再来过。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某天晚自习上课前,闲暇整理抽屉时才发现,代嘉岚还没把英语笔记还给我。

绕着景观梯往下走时,天边霞光正好,渲染成片的粉晕。
 
在拐角驻足观赏片刻,转身准备继续往下走,发现面对着漫天落日余晖,代嘉岚穿着也许是他们班级的队服,难得安安静静地站着。

夕阳把他挺翘的鼻梁染成浅红色,看起来是独属于学弟的稚气。
 
“那个,你最近是不是都没有什么时间。”他低下头,揉了揉鼻子。

我知道他想要的回答是否,我却偏要答:
 
“是。”
 
落日藏进远山,也许因此他眼里的光才渐渐黯淡。
 
“不过,”流氓一样扬了扬手里的本子,“我会去的,篮球赛。”
 
他呆呆的样子,我记住好多年。
 
“因为是你,所以会去的。”

“哥哥,我不想再喝抹茶星冰乐了……”

“这不是才第五天吗,等等,我看看……她怎么又不在?”


你问我代嘉岚在错题本上写了什么?
 
或许,你可以问问你心底里的那个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