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也没什么,只是很想念而已
情感 生活

情感生活:也没什么,只是很想念而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哀俍
2020-10-17 20:00


“也没什么,只是很想念而已。”

这是我给子衿女士的第二封情书的第一句话。

想来她看到的时候,心情也是如我一样酸酸甜甜的吧?

如今依旧不能平淡,偶尔听闻她的消息,希望一切安好。

窗外淅淅沥沥,远方雾笼青山,我喜欢的女孩,是个喜欢雨天淋雨的女孩,思绪绵延很长,千丝万缕的前往一个名字,在远方。


一谈起和她的初见,我就有点小脾气了。

9月开学,高三分班,炎炎夏日,因为宿舍床位问题,我在宿舍和教室跑了两趟。

彼时,子衿女士在教室口登记名册和宿舍,我说:“姐姐,那个宿舍好像床位满了,我换个宿舍吧……”

那姐姐标准的微笑,指了指旁边:“班主任在那,你去问问他。”

这是子衿女士绝对不承认的初见。

无妨,我已经不介意你冷落我的初见了,只是提起来有点小脾气需要哄哄而已。

晚上自然是是熟悉的自我介绍的环节,好的,我记住那个名字了。

子衿。

正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然后就有个纸条扔到了我的桌子上。

搞什么,我靠门第一排,我给谁传纸条?给进门的教导主任?还是给门?又是谁的恶作剧吧!

我往左边一看,子衿女士刚放下手中的钢笔,然后冲我点了点头。

这不是给我报仇的机会吗,我快速展开纸条,瞥了一眼,然后扔到了地上,把头埋在胳膊里睡觉。

大概外表的缘故吧,就给人一种特别不耐烦的感觉,我擅长这个。

纸上写着:“你笑起来真好看。”

难怪子衿女士喜欢这样的初见,所以哦,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吗?

子衿女士的理想院校是北师大,这是她的梦想。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我开始了解她,我说:“我想知道你的故事。”

却不知我们的故事已经悄然开始了。

她不是完美女孩,她学习不算奋斗,成绩也只是中游偏上。

可不完美女孩某一段时间学习很刻苦的时候,看着她熬出来的黑眼圈和憔悴的面容,我还是很心疼。

那段时间,我们在一起聊新出的网剧,听她讲她喜欢的德云社的角儿,贾斯汀比伯的歌……再后来,偶尔手牵手一起逛学校的所谓的古建筑,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我们是何时开始的呢?

是她总喜欢换座位换不同的同桌上课,然后某一天,换座位坐到我旁边。

我说:“我想知道你的故事。”

你说,你是不是,很孤独?

我不由自主想靠近你,因为,我也很孤独。

盔甲立于荒野,蝴蝶飞过,在冰冷的盔甲停留片刻,落下了一个吻,安抚了冰冷。

然而,子衿女士是要走的。

她走的那天,刚好是我17岁生日那天,那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我静静坐在座位,听着她和朋友们在后排一个个的告别。

临近上课前,子衿女士在我桌上放了一颗阿尔卑斯糖和一些贴画,她说:“我记得今天是你生日。”

我只感觉感官被无限的愤怒冲击着,这就算是告别了吗?简单平淡得只有朦朦胧胧的雨昭示着朦朦胧胧的情意。

第二堂自习结束后,还有最后一节自习。

我想,我是不是见不到这个人了?她……真的要走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她拉到了楼梯口的后边。

天色早就暗了,玻璃门紧锁着,门外的吵闹声清晰可闻,门内却显得如此寂静,我强吻了她。

我固执的认为,我们应该有这样深刻的告别。

“我爱的姑娘,请你勇敢的往前走,也请求你……不要忘了我。”

因为分别,因为难受,所以哭了,可是这样哭了好丢人啊,明明是告别,应该是祝福才对。

所以,你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应我呢?

子衿女士转学后,我们依旧断断续续的聊天。

她似乎适应了新环境,还说学习很有效果,舍友关系也不错,一切朝着希望的方向发展。

可每次电话聊天,听着她开心的给我分享学校生活的点滴,有时亲切暧昧的说“我想你了,你想不想我啊?我养你啊,想抱抱你……”的时候,我总还是很心疼。

我很心疼你一个人在那边,心疼你是不是很孤独,心疼的想把自己送到你怀里……

但话到嘴边,却只是说着:“还好,没那么想。”

我把她走时留下的糖藏在盒子里,把贴画贴在日记本上,然后不知不觉就将她的名字写了一页页。

某日,看了一本小说《当年万里觅封侯》,然后摘抄了一首诗。

诗经·郑风》(先秦)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子衿

你的名字,有着我最深的思念。

我时常在想,你是不是还会回来呢。

子衿女士在高考前一个多月回来了。

不管何种原因,欢迎回来。

那段时间亲切的像是热恋期,用朋友的话来说,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是怎么搞到一起的?这个当然是秘密啦!

她的座位靠近讲台,我喜欢坐她旁边。

我们班主任每次上课,似乎都是带着急切的心情两手空空就来教室了,连讲试卷讲题都习惯性直接拿她的。

然后,她就很自然的坐过来,和我一块听课。

晚上上课前,我们会照常去古建筑那边溜达一圈,谈谈心事,互相鼓励;而下课后,她总要拉着我出去,喜欢从背后抱着我,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啊走,走啊走……

好像要走到天荒地老一样。


高考顺利,却不顺意。
  
模模糊糊,你进我退,也没有在一起。
  
子衿女士去复读了,我上了专职大学。
  
在一起是之后的事了,彼时我们已经2个月没有聊天。

那天,我打开对话框,上面弹出两个字:“在吗?”

我很欣喜,可我没法再熬下去了,不要再骗我了好吗?

我们还是没能在一起。姐姐,我不想陪你玩了。
  
她说:“没有骗你,只要你说。”
  
所以,为什么要再次给我希望?
  
不谈亏欠不负遇见,不求长久不怕失去,像一场不难预料的剧透,彼此默契的留下了各自电影的终场。

回想起那一段时间,确实很快乐,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我也没有丝毫遮掩,每周六打一通电话,只是这样就很开心。

因为我知道我们会有未来,因为我爱你,你爱我。

当然,也许我爱你更多一点。

总想对那个人再好一点,怕她受了委屈,想把她惯成只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写到这儿,倒是不想写分离了。

爱太累了,感情在心中酸酸的,没那么疼。

在这个雨天想起你,已经是我最后的爱了。

缘分很浅,执念很深,可我既成不了魔,也保护不了你。

对不起,没能一直陪着你。

亲爱的姑娘,还请你勇敢的往前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