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将亲妈送进了监狱,不怕遭天谴么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将亲妈送进了监狱,不怕遭天谴么

作者:悠然
2020-10-18 13:00


79年,是沈大海最难熬的一年。

那年初春接连下了两场的大雪,路上的雪积了足足有三尺厚,沈大海在成衣厂里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是媳妇儿已经见红怕是要生了,现在正在医院做手术,让他赶紧赶过来。

沈大海听完电话赶忙请了假,骑上自行车就往医院赶,一路的积雪伴着坚冰,车子骑的晃来晃去那叫一个艰难,不过一想到媳妇儿还躺在医院里,沈大海就站直了身子,低着头咬牙使劲儿地蹬,能快一点是一点。

在快骑到交叉口的时候,沈大海听到了汽车的鸣笛声,很急很刺耳,等他看到车的时候,他人就已经飞出去了。

再醒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母亲缩在他病床边低声的哭,手里捏着他媳妇儿的照片。

瞧见他醒了,母亲便扑过来抱着他哭,从母亲的哭诉里他才知道,这场车祸不仅害他断了腰椎,更害的媳妇儿难产血崩,一尸两命。

若不是断掉的左腿太疼,沈大海还以为这是场梦,可偏偏事实如此,他除了接受之外,毫无办法。

然而,更难熬的事还在后面。

沈大海断了腰椎后不能干高强度的活儿,又恰逢他所在成衣厂劳动改革,他理所当然的成了下岗工人里的一员,母亲又因为他的事儿犯了心脏病,一夜间也撒手去了。

家破人亡,走投无路,大抵就是他这样吧。

抱养沈黛那年,沈大海刚开了自己的成衣店。

成衣店的生意还算不错,回头客也越来越多,沈大海也越发忙,想着该雇学徒帮忙才好。

于丽就是这个时候来应聘学徒的,还带着个四岁大的女娃。

沈大海觉得于丽一个女人家独自带着个孩子讨生活不容易,干活也算麻利,便留下了她。

几个月工作相处下来,沈大海与于丽算是熟络了些,工作之余也会聊些各自的事儿。

沈大海知道了于丽是被人骗财骗色搞大了肚子;于丽也了解了沈大海是因车祸瘫了身子家破人亡。

于丽问他怎么不再找个伴儿呢,或者收养个孩子以后再身边尽尽孝也好啊。

沈大海瞧瞧自己这个半瘫的身子,找个伴儿就算了吧,可有个能像黛黛这么乖巧的孩子在身边,将来能给自己养老送终倒确实不错。

可这终归只是个念想,沈大海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没有哪个母亲会愿意把亲生的孩子送给别人养的。

直到于丽突然告诉自己她要辞职嫁人的那天,沈大海才颠覆了自己这个想法。

于丽说她要嫁的男人哪儿都好,就是心眼小,容不得她带着别人的种一起嫁过去。

沈大海问她,那黛黛这边你打算怎么办?

于丽说男人已经联系好了户不能生的人家愿意收养黛黛,可以把孩子送给他们养,收养的人家还能给我们一笔钱帮补下我这边,挺好的。

沈大海愣住了,他没想到于丽会是那个愿意把亲生的孩子送给别人养的母亲。

黛黛待在店里也有些时候了,跟沈大海相处的不错,孩子是个懂事的,不论于丽平日里怎么打骂都没见她哭闹耍赖过,安静乖巧的让人心疼。

杨大海问过于丽,如果收养的黛黛的人家对孩子不好怎么办?

于丽说她没法想那么多,她一个女人拖着个孩子吃穿都要钱,单靠她一个人打工维持又能撑多久呢,她实在没这个信心和能力独自把孩子拉扯大,送养也是为了孩子好。

现实有的时候很喜欢甩人耳光。

就在黛黛被送走后的第二年,新闻报出公安破获了一起团伙拐卖妇女、儿童案,于丽嫁的男人便是团伙的主犯。


看到这则新闻,沈大海心下想的是,拐卖团伙的头目给黛黛找的收养人家,那能是好人吗?

沈大海越想越心悸,最后还是报了警。

事实证明,沈大海想的是对的,收养黛黛的那户人家买她是为了给儿子做童养媳,说白了就是为把她养大之后当个生育机器,又怎会善待呢?

黛黛被警察解救出来之后就要面临抚养权归属的事儿。

于丽因为涉案被羁押在看守所里,黛黛的生父和其他亲戚又不明身份,孩子总不能一直待在派出所,警察说如果父母都无能力抚养,也无亲戚愿意收养的话,那黛黛只能按程序被送到孤儿院去,到了那再给她找新的收养人。

许是念着自己那个夭折的女儿,又或者沈大海真的想留黛黛在身边养儿防老,他问警察自己能否做黛黛的收养人,起码他不会让孩子再颠沛流离,离了这个家,又换那个妈。

就这样,沈大海成了黛黛的养父,唯一的法定监护人,既当爹又当娘,一晃就是二十三年。

沈大海从没想过于丽还会来找他。

还一张口就要十万的赡养费,还威胁说如果不给她就去找黛黛要,反正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就只剩这个女儿可以依靠了,听说黛黛现在混的了不得,大房子住着,小车开着,拿这么点钱出来养她亲娘又算什么?

沈大海本来是想直接报警告于丽敲诈勒索的,可一想沈黛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前途大好,若是因为这些陈年的腌臜事卷进了官司受了影响,那孩子以后在单位还能抬的起头吗?

思来想去,沈大海还是选择了妥协,正好趁着沈黛这几天要去通县出差,他得尽快把于丽打发了。

沈大海的钱一直都是沈黛在打理的,一大部分都投在了定期理财里,能够快速套现的大概只有八万左右,沈大海把银行这边能提出来的钱都提了出来汇给了于丽。

没有给足于丽开的价码她肯定是不会罢休的,催债的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手机不接换座机,直到沈黛出差回来接了电话。

沈大海从卫生间出来要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晚了,沈黛已经报过了姓名,就是不知道于丽那边会怎么说。

电话挂断之后,沈黛没什么反应,说是打错了电话后就回了房间,虽然没看出什么异样,可沈大海总觉得她什么都知道了。

自从沈黛接了那个电话之后,沈大海就一直心神不宁。

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沈黛如果知道于丽回来找她,她会怎么办?

于丽毕竟是沈黛的亲妈,生了她也养过她,虽说是犯过错,但毕竟血浓于水啊,如果女儿真的要认回母亲,他能阻拦吗?

沈黛观察老爸这副纠结的表情已经很久了,连着叫了好几声爸才让沈大海回过神来。

瞧着碗里沈黛夹的像小山一样高的菜,沈大海的心是暖的。

沈黛是个孝顺孩子,这毋庸置疑。

上到买房置地给他养老,下到缝补浆洗照顾他生活,事无巨细,不知道内情的人都说沈大海定是上辈子积了大德,这辈子才有福气生了这么个贴心的小棉袄.

可只有沈大海自己心里清楚,女儿既能干又孝顺,哪是他有福气生的,他不过是有幸将她养在身边罢了……

瞧,眼下亲妈不就找来了吗。

“黛黛,如果你妈妈回来找你,你会认她吗?”沈大海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心里想着,生恩养恩都是情分,如果沈黛愿意原谅于丽,母女相认,那么他可以成全,反正沈黛得为人他心里清楚,断然是不会认了亲妈就不要爹的。

“我没有妈。”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既表明了沈黛作为女儿的态度,也安了沈大海那颗做爹的心。

既然如此,那沈大海也不纠结了,剩下这些钱他愿意给,权当是谢谢于丽给了他一个这么好的女儿吧。

于丽没想到沈黛会主动要见她,地点就在她家小区楼下的餐厅。

看来沈黛对她这个亲妈还是有记忆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只接了她一个电话就约她见面,还这么明目张胆的约在家楼下,对沈大海这个养父毫不避讳。

到底养父不及亲娘亲啊,虽然当年沈黛只有四岁,但还是能记事儿的,自己一会加把劲儿,哭一通再嚎两声,说不定她的心就软了,那再多要点钱,让她给自己买房养老还不是手到擒来?

于丽这边的哭戏还没酝酿好,沈黛就把银行卡掏出来了,往她面前一推,告诉她这里面是她要的那十万块钱,密码是六个零,如果确认无误,她出门左拐就可以去银行把钱提走,条件是她写一张收条:“今日收到沈大海十八万元封口费,从今往后与沈家父女再无瓜葛。”

沈黛这么直接倒是出乎于丽的意料,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她费工夫演戏了,提笔刷刷几下打好了收条递给沈黛,临走前还想着,封口费?再无瓜葛?这口在自己身上,沈黛身上流着自己的血,她还怕没有以后不成?到底还是年轻,嫩的很哟……


于丽没想到最嫩的那个人其实是她自己。

当警察拿着逮捕令把她拷上的那一刻她才反应过来,这是沈黛设好的一个局,就等着她往里钻呢。

被警察讯问的时候于丽的心态是崩的,她承认的确是想问沈大海要一笔钱,可那钱她要的名正言顺,她是沈大海养女的亲妈,她岁数大了,既没有固定工作,又没有亲戚朋友可以帮衬,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投奔她亲生女儿的,女儿赡养亲妈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警察明确告诉于丽,沈大海收养沈黛是走了合法收养程序的,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在沈黛未成年的阶段,沈大海才是她的合法监护人,沈黛成年之后,该履行赡养义务的对象也该是沈大海。

简单点说就是,沈家父女才是法律认可并保护的家庭关系,而她于丽就是个毫不相干的外人,不过就是出了一份血缘的力罢了。

相反地,当年她以出卖为目的将四岁的沈黛贩卖给他人做童养媳,是涉嫌拐卖儿童罪的,依照法律将会面临5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于丽被押送到监狱服刑之后,在会见日沈黛去看过她一次。

那是二十三来,沈黛跟她对话最多的一次。

隔着厚厚的玻璃,于丽问沈黛:“亲手把亲妈送进监狱,你就不怕遭天雷劈吗?”

沈黛笑了,回问她:“亲手把亲生女儿卖给人家当童养媳,你被雷劈过吗?”

“四岁时候的抛弃,二十三年的人生缺席,这样难以磨灭的痛苦,是你‘亲妈’两个字就能抹平的吗?”

“生而不养,你也配称亲妈。”

“自我四岁之后,于法律而言,你跟我是陌生人;于人情而言,你和我是仇人,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

沈黛的话字字如刀,尽数插进了于丽的心里,或许不足以唤醒她作为母亲的人性,但至少可以让她明白一个道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