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情感故事:做小三第10年,她被男人掐住了喉咙
情感故事 故事 真实故事

真实情感故事:做小三第10年,她被男人掐住了喉咙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悠然
2020-10-20 15:00


PS: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人名地名做虚化处理。

凌晨三点。

王明正在睡梦中,忽然,手机响了。是朋友李右的号。

王明、我在宾馆、珍珍死了、我也、快死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你、告别。

珍珍死了?你也快死了?为什么?快告诉我,你在哪里?王明大声问。

对方已挂断电话,关机。

去年,李右吵着跟老婆闹离婚,不是要跟珍珍结婚吗?怎么就死了?王明想不明白,感到事态严重。立即报警。并火速赶往警局。

A市少说也有几千家宾馆,李右在哪家宾馆?

王明随全体民警出动,地毯式搜寻,三小时后,在”惠阳宾馆”前台登记薄上找到李右的信息。301房间。

房内呻吟声不断。叫门,没人开,反锁着。警察只能用工具砸门。

打开门,只见珍珍倒在地板上,王明用手在鼻翼处一试,已无生命征象,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再细看,脖子上有紫印,似有打斗痕迹。

警察拍了照,一一作记录。

淡桔色的地板上,到处是蓝色汁液。旁边有一塑料瓶。字迹醒目:"XXX"。

"XXX"是一种毒性厉害的农药。初步判断,珍珍是喝农药死的。李右也是。可能李右喝的少,珍珍喝的多。只是个可能,真相还待进一步侦察。

警察在地板上拣起纸杯时,杯底还残留蓝色液体。更给人造成珍珍是喝农药自杀的事实,而非他杀。

前天还见李右拉着珍珍的手逛商场呢,怎么一下就这样了?王明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人的生命真是太脆弱。

李右倒在床上,呻吟,挣扎,显得很痛苦。

医护人员立即实行施救,谁知,他拼命嚎叫,脚踢腿蹬:放开我,让我去死,我不想活了,救活我也没用。

几个壮男人,七手八脚,才将他制服。

双方家属随后赶来,珍珍妈抱着珍珍大哭:闺女呀!你扔下妈怎活……。在场的人,大多唏嘘不已:才三十五岁,年格轻轻,还有多少活头哇,太可惜了。

只有李右的儿子李广面无表情,没说一句话。李右老婆秀花则盯着像猪样嚎叫的李右,冷冷说:天作死,没法,人作死,自寻。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娶那个骚货吗,怎就不等了?

警察一听秀花的话就明白:这又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婚外情案件。可他们为什么要跑到”惠阳宾馆”自杀?警察一头雾水。

珍珍是李右的情人。

那年,珍珍二十五岁,刚离异(因不孕),来制衣厂上班,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名车工。

年轻时的珍珍,青春得没法说,鹅蛋脸,细眉毛,一笑两个酒窝,漾满柔情万千。

走路带风,胸部跳跃,似藏了两只活泼乱蹦的小兔子,满月似的圆屁股,随着腰身晃来荡去,荡去晃来。

李右盯着珍珍的圆屁股心潮澎湃,不能自禁。如果珍珍是自己的老婆,那该多好。

老婆秀花四十岁了,变得俗气不堪,没一点味道,而珍珍刚好味道十足。

他和秀花是相亲认识的,见面后,不久订婚,再直奔主题:结婚。

说不上有多爱,平平常常,油盐酱醋小日子。

那时,李右没工作,在街上闲荡。秀花也没工作。

闺女出生后,李右去工厂上班。厂长是秀花的远房亲戚,沾了点光。

家里的大小事,全推给秀花,秀花没半点怨言,默默操持,把自己操持成模范妻子好妈妈。

在左邻右舍眼里,秀花的口碑极口。人们都说李右有福气,娶了个懂事,贤慧,会过日子的好媳妇。

谁知这样的好婚妇,辛辛苦苦扶养大三个孩子,时过二十年,竟在李右眼里变成一陀臭狗屎。

秀花没文化,老实木讷,不会调情。李右开始了不满足,找一些香艳小说读,从小说里寻求满足。甚至幻想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

随着年龄增长,李右越来越嫌秀花。要不是为释放生理饥渴,才不想跟秀花上床。

珍珍的出现,像一把火,辟哩叭啦,把他烧起来。

珍珍发现李右对他好时,心里忽然生出个想法,诡秘一笑。

这时,李右已四十岁。是厂里的机修工,干了多年,资格老,技术好。人长的也有型。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就心动的男人。

李右决定向珍珍求爱,大声说出来,再不说出来,他就要被烧坏了。

瞅准机会,在一条僻静林荫小道上,李右快步上去,从后面抱住珍珍的腰,嘴贴在珍珍耳根上,柔声说:宝贝,我爱你,爱得要死。说着时,扳过珍珍的身子,揽入怀中,火热的唇压上去。

珍珍没反抗,心里的计划实施了一半。李右全然不知,爱得一塌糊涂。

那晚,他们去惠阳宾馆开了房,激情荡漾一宿。第二天,李右就租了房,从家里搬出来,珍珍也从集体宿舍搬出来,俩人像合法夫妻样住到了一起。出双入对,也不怕人的笑话。

一住就是七,八年。七、八年里,李右的一半工资花在珍珍身上。再没跟秀花上床。

时间一长,秀花也习惯了,对于这份名存实亡的感情,对于丈夫光天化日之下搞婚外情,养小三,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那么忍了,走一步算一步。为了三个孩子,一定得忍。

只要李右不跟她提离婚,她就有一个完整的家,哪怕名义上的,也满足。

可珍珍从李右身上捞走二十多万票子后,故意装不满足。

李右,我不明不白跟你十多年,算啥?要么你跟老婆离婚,娶我。要么,咱就立马分手。珍珍坚决提出,毫无缓和。

李右以为珍珍真心想和他结婚,没想到中了珍珍的计。珍珍在外面又有了人,想和他分手,怕他不轻易放手,才想法子逼他,知道他一时半会根本离不了。

李右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家,秀花还以为李右回心转意了,和珍珍分手了,回来跟她过日子了。

谁知,李右的态度,让她彻底奔溃。

离婚!李右从怀里掏出离婚协议书,啪地甩到桌上。看也没看秀花一眼,吐掉嘴里的烟,从牙缝里往出挤字。

我不离,夫妻二十多年,难道你对我没一点情份?好赖我给你生了三个孩子,没功劳也有苦劳,风风雨雨陪你走了这么多年。

当初,你刚进厂子时,工资不高,咱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我把一分掰二分花,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衣服,有一口好吃的,都给你和孩子们吃了。

我相信,慢慢熬,日子会熬出头的。刚有好日子,你就变心了,从家里搬出去,一走就是七,八年。秀花捂住脸,泪水从指缝渗出来,一滴滴打在胸部上。

“走在街上的时候,有多少眼,在我身上扫,我能听得见她们捂住嘴,悄悄议论:那就是李右的老婆,男人不要她了,外面有了女人……。这些我都忍了,为了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

有完没完,啰啰嗦嗦,离不离?李右生气地打断秀花的哭诉。

没想到,婚还没离成,厂长找他谈话了。

厂长找李右谈话:李右,你应该注意道德形象,正因为咱们有亲戚关系,你的技术过硬,我才容忍了你好几年,但你作风不好,影响厂里的精神文明建设,我也包不住你,你和珍珍从厂里滚出去吧。

滚就滚,有一份手艺,还愁没饭吃的地。

辞职后,李右在另一家厂子当了机修工,虽不如这里的工资高,可他不在乎。连钱也不在乎,那就没法子了。珍珍倒没找工作,早出晚归,不知去做甚。

当他再次提出和秀花离婚时,秀花不再是以前的秀花,狠狠骂了他:老娘偏偏不离,要耗着那骚货,耗得她人老珠黄。如果你要走法律程序,我也不怕,你搞婚外情,她当小三破坏别人家庭,法律不会向着她,我输不了……。

骂够了,又把他的衣服全扔出门。

珍珍急逼,秀花硬耗。他嫌活得太烦,偷偷买了农药,想一死了之。

珍,宝贝,明天是咱俩在一起的纪念日,我想带你去惠阳宾馆,重温那一夜的柔情。还要给你买纪念戒指。

一听戒指,珍珍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第二日,下午七点钟,李右带着农药,早早赶到惠阳宾馆。

等呀等,直十点钟珍珍还没来。以为珍珍不来了。打电话过去,珍珍说有点事,完了就来。

十一点钟时,珍珍来了。

李右一把抱住珍珍,掏出戒指,给珍珍戴上。

宝贝长宝贝短地开始温柔,兴头上,珍珍的电话兀地响了。

谁的电话?李右刚拿起手机,珍珍一把夺过去。李右心里一紧,这么晚了,有谁给她打电话?他正怀疑珍珍外面有人,难道真有?

你管得着!珍珍一把摁断电话,关了机。我又不是你老婆,你有啥权利管我。难道让我陪你玩一辈子。

电话正是珍珍新交的男朋友打来的。

你个臭婊子,花了我那么多钱,现在又和别的男人鬼混。这段时间,早出晚归,我就怀疑你有问题,今日果真坐实。

你想管,没门。老娘陪你睡了十年,二十万票子,多吗?一点不多,当初,是你厚着老脸追老娘的,又不是老娘追你。珍珍撕下面具。

俩人越骂越起劲,还没做完的爱,焉在半路。

哼!你想耍我,没门,大不了一块死。李右重重压在珍珍身上,双手使劲掐她的脖子,直到她没了最后一口气。

他给珍珍穿上裤子,拖下床,放在地板上。

调好农药后,摇摇晃晃朝床边走,洒落一地,望着半杯蓝色液体,仰面大笑,一口喝下去,倒在了床上,药性没发作之前,跟最好的朋友王明道了别,然后,一把摁断电话,等待死亡。

他明白自己掐死珍珍,一命抵一命,即便被救活,也活不了。

不过,由不得他,他还是醒来了。交待了一切经过。

法医解剖珍珍尸体,胃内并无残留农药,脖子窝有指痕,和李右的供词吻合,推翻当时服毒自杀假象。

三月后,李右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秀花跟孩子们并没悲伤,路是他自个走的。谁也无法。

触犯法律,必惩,任何人脱不掉。

婚外情,玩了情,送了命。

如果李右一开始就不跟珍珍发生故事,珍珍也洁身自爱,不做小三,就没有后来的悲剧。

但愿这个真实故事(人名地名虚化),能给我们反思,警醒更多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