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我在小区的监控发现老公的小三在私会男人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生活:我在小区的监控发现老公的小三在私会男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兰叶
2020-10-20 21:00


次日,王雪把江海留下来的那些东西拿给宋焰看了看。
 
“公司的一些文件,还有印章,他都留给了我,甚至还委托律师帮我处理后续的事,我猜测,他可能要出事了。”王雪此刻十分懊悔,她不该怀疑江海。
 
一旦发现男人是真心对自己的,他的一切都值得原谅。
 
王雪亦是如此。
 
她觉得万万不该把私下调查江海,更不应该把他的隐私,秘密全部透露给警方。
 
从刑警大队出来,王雪心情十分焦虑不安。
 
昨夜,她一直拨打江海的电话,可一直打不通。
 
他会去哪里了?
 
为什么欧浅的事和刘媚儿的事还是一个谜团,江海自己却先消失了?
 
王雪独自走在新城区的大道上,夏末的朝阳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映照在地上的黑影,孤独而落寞。
 
走着走着,王雪就到了花园城——她和江海以前住的地方。
 
小区门口,行人出出入入,保安依旧职业地微笑着,和小区出入的每一个业主打招呼。
 
一切都如往常一样。
 
只是,她和江海搬离了这里,又在人生的某个岔路口走散了。
 
王雪心里五味杂陈,刚要转身离去,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麻烦帮我开一下门。”

王雪回眸,看到周婶正拉着行李箱,手上还拎着一个简易的塑料袋,装了一些吃的。
 
行李箱很大,看起来像是要出远门。
 
“哎呦,小周,你真真是个热心肠的人。”她冲那个开门的保安爽朗地笑。
 
刚出了小区的门口,周婶就转头冲身后的人说,“快点哈,再不就赶不上车了。”门里,周叔还拉着一个箱子,走得极慢。
 
王雪忍不住上前,叫了一声,“周婶,您这是要出远门呐?”
 
周婶转过头,看到王雪,一愣,笑容有点勉强,“王丫头,好几不见你了,你去哪里了呢?”
 
周婶无意寒暄,说话时眼神左顾右盼。
 
王雪笑笑,“周婶,我们家这房子卖掉了。我现在不住这了。”
 
她眼睛看着周婶,但对方却无心跟她闲聊,似乎对于楼上的邻居突然卖掉房子也不惊讶。
 
“哦,那现在住哪里?”周婶问得很敷衍。
 
王雪说回娘家住一阵。
 
“对了,周婶,那个欧浅也死了,警察怀疑她是被人谋杀的。”王雪想要赌一把,看看周婶对这件事到底知道多少。
 
这一测试,倒真的测出来了一点不正常。
 
听闻欧浅的死讯,周婶手一颤,马上恢复了震惊,说,“不会吧,她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经常说是淹死的。”王雪随意回答,又问,“周婶,您认识欧浅呀?”
 
“不,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她呢。”周婶连忙摇头,然后很快地走开去帮周叔拉行李箱。
 
周婶在刻意躲开自己。
 
周叔身体一向不好,不宜舟车劳顿,但是他们却大包小包的,这是要去哪里呢?
 
更让王雪觉得可疑的是,人听到陌生人的死讯,人第一反应会问那个人是谁。
 
可是周婶却问,她是怎么死的。
 
这说明,周婶认识欧浅。
 
这个结论让王雪诧异。
 
周婶跟这个欧浅,到底是什么关系?
 
而欧浅又认识刘媚儿,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既然回到花园新城了,王雪觉得不做点什么,真是白来一趟。
 
她想了想,直接去了物业。
 
“我是这小区的业主,前几天我狗丢了,有人看到它好像被人抱走了。我想查一下监控,您看行吗?”
 
物业经理是一个长得挺精神的男人,他抬头看了王雪一眼,露出很职业性的微笑来,“您好,可以报一下业主姓名吗?”
 
王雪把江海的信息报了一次,对方也没多问。
 
住在这个小区的人,算是这个城市的中上层,而不是那些苦哈哈的打工族。小区的物业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对业主的事,也还算是上心。
 
可能是查到了江海的信息,对方对王雪笑了笑,“好的,请您随我到一楼的监控室看看。”
 
监控室有两个人在值班,错综复杂的电路板中,一台台显示屏让人眼花缭乱。
 
那个物业经理跟其中的一个值班人员耳语了几句,只见那人抬头,扑克一样的脸毫无表情,“你住哪号楼?”
 
王雪报了一次她家的楼道,值班人员很快调出了那台监控。
 
“是哪天丢的?”
 
“啊?”王雪突然反应过来,值班人员是真的想帮她找小狗的。
 
“大概是这往前十几天吧。”王雪回想起那天周婶来借酱油的日子。
 
那天,不同寻常。
 
江海呵斥她不要开门,他当时的声音颤抖,脸色泛白。一定是有什么事。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把江海吓成了那样?
 
看到值班人员把监控调出来了,王雪忙说,“我来看着就行,您先吃饭吧。”
 
值班室的桌面,一碗水煮馄炖冒着袅袅热气。
 
那人终于笑了笑,点点头,教王雪如何翻看监控。

那天的江海,从早上出门,中午就回来了。
 
从王雪回家,到天黑的这段时间,楼道静悄悄的,几乎没有行人。
 
直到快八点的时候,似乎有个黑影闪过,但那人一直躲在角落,王雪看不清他的脸。
 
看身材,长极高,形体很好。
 
那人躲在角落里,撑开一把黑色的伞,接着,那团黑沉沉地压在画面上。
 
他,把楼道的摄像头盖住了。
 
王雪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没错,大概就是那个时间,江海站在门前呵斥不让她开门。
 
等那个黑色的伞被人收回时,王雪才看到周婶上楼借酱油。
 
那么,黑伞遮挡下发生的一切,就极有可能是江海当天看到的画面。
 
王雪看了看,那个值班人员还在低头吃馄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
 
她又翻了翻其他的摄像头,那段被黑伞遮住的十几分钟里,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在另外一个摄像头看到了周浩。

在王雪家门口的摄像头被遮挡前的一个小时,周浩曾进小区。
 
他拎着一个塑料袋,身影匆忙。他正一边给什么人打电话,一边左顾右盼地在等人。
 
一会的功夫,他就接了一个女人进小区。
 
那人带着帽子,天色已暗,但她还带着墨镜。看身材,那人就是水果店的刘爱果。
 
她,进小区来干什么?
 
王雪不禁想起在刘爱果的水果店看到的那套衣服,红色的上衣,黑色的鱼尾群,肉色的丝袜……
 
王雪心下一震,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怪不得江海当时那么惊恐,一定是刘爱果,她打扮成江海的前妻回来吓唬江海。
 
王雪的心里咚咚咚的,似乎有人在擂鼓,没完没了地扰乱她的思绪。
 
是不是周浩帮着刘爱果来吓唬江海的?既如此,那么周海一定知道江海和欧浅,还有刘媚儿的很多秘密。
 
不止是周浩,甚至周婶也一直把自己往江海的身上引,他们,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为何刘爱果死了,他们又突然要出门旅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