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来自一个老女人悲凉的婚姻
情感故事 故事

婚姻生活:来自一个老女人悲凉的婚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韩霞
2020-10-21 19:00


妈,我回来了。

晚上六点多,我前脚刚进门。大姑姐陈欣也紧随其后,她人还没进门,就听到咋呼呼的大嗓门。

陈欣一回婆家我就头大,按理说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是合情合理的,我这个儿媳妇不该有什么想法,可我反感的是,陈欣每一次回来都要对我和我老公陈捷的生活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陈欣几年前嫁到隔壁镇,回娘家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所以隔三差五跑回娘家。在婆家一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算三更半夜也要回来诉苦。诉苦就算了,说着说着,不管凌晨三点;不管家里还有人在睡觉;不管邻居们的投诉,她就开始嚎啕大哭,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无法自拔。

每次回娘家,首先抱怨的就是她老公,说我姐夫不但没有赚钱的本事还天天打牌什么的,嫁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如果当初擦亮眼睛的话,现在指不定住哪栋豪宅吃香喝辣的,也不会和一个穷鬼得过且过,虚度光阴。

三年前,他们生了个可爱的女儿。后来姐夫一直想要再生个二胎,因为他家三代单传,婆家也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纯粹想要人丁兴旺。

可陈欣张口闭口就说道,得了吧,就你赚的那点钱够养活我们母女就知足吧?你家是有矿啊还是有皇位要继承?

其实,姐夫是一个踏实稳重的男人,唯一的爱好就是一个月玩那么几次小牌,金额也不大,顶多一两百。他家开了电动车行,因为是自家店面,再加上姐夫修车技术过硬,所以每个月收入尚可。不至于在生活上亏欠陈欣,对我婆婆一大家子是好得没话说。

婆家五年前买了房子,当时公婆还差点钱,姐夫二话不说跟朋友借了五万给我公婆,后面我婆婆一直想要还钱给他,他就是不收,说留给他们养老。

房子装修的时候,姐夫又是找装修师傅又是帮忙跑材料市场,自己也贴进去不少钱。房子前后装修了半年的时间,姐夫一下子瘦了十几斤。

每当婆婆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无不对姐夫大力赞赏。

她说那时姐夫还没和陈欣结婚,双方才认识不久,没有必要这样忙前忙后。就算陈欣嫁过去了,娘家买房子也轮不到女婿出钱出力。陈欣真的是遇到好男人了。所以每次他们夫妻俩有矛盾,公婆一致批评陈欣脾气大,然后好言好语地劝姐夫多多包容陈欣,说她没有什么坏心眼,就是从小被宠得脾气不好。

姐夫憨憨笑着,没事,我哄哄就好了。

你看,就是这么一个老实的男人却被陈欣拿捏得团团转。用她自己的话说,控制姐夫这块,力度是拿捏得死死的。

占着姐夫的宠爱,陈欣肆无忌惮,一有不顺心就把离婚二字挂嘴边。她吃定了姐夫离不开她。

按理说有个处处让着你,事事以你为中心的男人宠着你,一家人的生活应该蒸蒸日上。

可陈欣怎么就把日子过得鸡飞狗跳,三天两头往娘家跑。往娘家跑就算了,还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随意进出我的房间。

这不,我只不过去卫生间洗个手的功夫,床铺上衣服堆得乱七八糟。我还没发火,陈欣就贴上脸,笑着说,小杭,我又被你姐夫气得半死,衣服都没带就跑回来了。你衣服借几件给我穿穿,到时还你啊。

不管我答不答应,陈欣拿了衣服转身就走,留下一房间的凌乱给我收拾。

每当这时候,我就气得快要抓狂。只能把气撒到陈捷身上,你姐姐是怎么回事?这是她家吗?怎么每次进我的房间都不说一声。

我给陈捷下了最后命令,我气呼呼地说道,你姐下次再随便进我的房间别怪我把她轰出去。

陈捷耷拉着脑袋,蹦出一句话差点噎死我,还不是你不做卫生,我姐看不下去,帮我们打扫房间。你不感谢她就算了,你怎么还骂人家。

陈捷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我立马火冒三丈。

我嫁到他们家三年了,陈欣只帮我做一次卫生,就这一次卫生,竟然还打翻了我的一瓶香水,弄得整个房间都是浓重的味道,开窗户通风了整整一个星期才逐渐散去。

这是给我做卫生吗?你姐回来,不给我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

陈欣每次回娘家,总会对我的房间指手画脚,一顿挑剔。

她一会说我的衣柜凌乱,衣服堆得乱七八糟;一会说我的地板没有拖干净,还有头发;更夸张的是,直接打开我的垃圾桶检查有没有避孕套扔进去,说避孕套不能放房间的垃圾桶太久,会有异味,对身体不好。

衣柜凌乱只是头天晚上收了衣服来不及叠,我习惯性一个星期整理一次衣柜;房间我也是一星期拖一次,地板上仅有的三根头发被她发现,就说我不讲卫生;至于垃圾桶的避孕套,我们是有盖子的垃圾桶又不是无盖的垃圾桶,哪来的异味?

婆婆让她没事就别进我的房间。

她说都是一家人怕什么。婆婆说万一我在换衣服不是很尴尬。陈欣无所谓回答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是女人,她有的我也有啊,有啥好看的。

陈欣不仅不尊重我的隐私,擅自闯入房间。她还有强迫症,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要求别人买一模一样。

陈欣喜欢一个牌子的衣服,每次不管是上新还是打折季节,她总得拉着我和她一起去买几件回来才过瘾。

我明确表明了我不喜欢这个衣服的风格,不适合我。

陈欣不屑一顾说着,你别看不起这个牌子啊,虽然不是什么国际大牌,人家也是国内一线品牌,能穿得上这衣服的都是有气质的女人。

尽管我一脸的拒绝,陈欣还是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说个不停。旁边的导购员眼见她对衣服的历史和材质了如指掌,都自叹不如。开玩笑说她都可以当店里的金牌销售了。

把我拉去实体店就算了,连网上预售的新款也要不停给我发链接。

有次我在开会,她给我发了十几条语音,我手滑点了陈欣的语音,她聒噪的声音引来同事们异样的眼神,我羞愧地无地自容。

我终于忍无可忍把她微信号删除了,谁知陈欣恶人先告状,跟我公婆说我不尊重她,没有把她这个大姑姐放在眼里,她是看衣服质量好款式好,适合我,才让我买的。我却不领她的情。

婆婆劝我大度点,不要和陈欣计较。

我也不是真的要和陈欣断绝关系,只是陈欣一而再,再而三把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强加到别人身上,这点让我无法忍受。看在婆婆的面子上,我勉强和陈欣重归于好,只是告诉她以后不要再给我发衣服的链接,我真的不喜欢那个牌子。

陈欣不以为然撇撇嘴,说道,知道了,你看不上这个小牌子呗。

我竟然无言以对,不知道如何接上她的话茬,这就是三观不合难相容。

这次因为姐夫出去打牌输了三百多,陈欣又扔下孩子独自跑回来。

晚上快九点的时候,姐夫开着两轮摩托车过来接她回去。看到姐夫,陈欣一张嘴就跟机关枪似地“突突突”不停。

原来前几天姐夫开着两轮出去买东西,没有戴安全帽。罚款信息发到了陈欣的手机上。

现在姐夫又没有戴安全帽开摩托车,陈欣当场就炸毛了,当着全家人的面把姐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

你说你是不是猪脑子啊,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开车出去要戴安全帽,你怎么就是不听,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一个月才赚多少钱,上次交罚款三百多,今天打牌输了好几百。你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么没用的男人。

姐夫在一旁手足无措解释着说因为急着过来接她,所以忘记戴帽子了,下次一定会注意。希望她不要生气,赶紧回去,女儿还在家等着妈妈呢。

公婆也在一旁劝说陈欣适可而止,不要太过了。姐夫肯定知道错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上门道歉把老婆请回家,姐夫不喝酒不抽烟,只是偶尔打打牌,一个月花几百元消遣一下,比起很多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男人好多了。

公婆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瞬间刺激到陈欣的敏感神经。她尖叫着争论,爸妈,你们有没有搞错,他一个大男人才赚那点工资还好意思去打牌,我都替他害臊。

姐,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姐夫很好了,赶紧回去吧。实在看不下去的陈捷去拉了陈欣的衣服,让她多少给姐夫留点面子。

陈欣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把姐夫说得一无是处,连我都觉得脸上发烫。

果然,刚才还和颜悦色劝说陈欣回去的姐夫,这会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努力想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陈欣曾经无数次眉飞色舞地跟我们分享,她是如何死死地把姐夫拽在手里。曾经甚至因为姐夫输了一百元,陈欣直接扇了姐夫一巴掌,而姐夫还大气不敢喘一口。

今天这咄咄逼人的场面算是让我见识到了陈欣的三寸不烂之舌,教训起姐夫真的是不带喘口气的。

我以为陈欣顶多嘴上得理不饶人,心里上还是原谅了姐夫,毕竟姐夫又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

陈欣竟然让姐夫当着大家的面给她下跪道歉,说道,让我回去可以啊,你得当着我娘家人的面给我保证,以后不再赌博,要是赌博的话,你就把手砍了。

不仅姐夫,在场所有人都为陈欣说的这番话捏了一把汗。这是无理取闹到何种地步才敢真么肆无忌惮啊。

时间静止了几分钟,漫长得只听到彼此的呼吸。

姐夫先是一愣,最后慢吞吞飘出一句话,别闹了,回去吧。随即他头也不回转身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陈欣大呼小叫,你给我站住,你不给我下跪,不给我道歉,我就不回去。

婆婆恨铁不成钢骂陈欣,你作啥妖啊,这么好的男人你不珍惜,到时你哭都来不及。

陈欣不以为然耸耸肩膀说着,那又怎样,谁让他离不开我。

我真是受够了陈欣的自以为是,怼她,你回去吧,这里是娘家,不是你家。

眼看两个女人的战争就要打响,我和陈欣都充满了火药味。陈捷适时把陈欣架出门外,免得我们两个吵起来。

一家人不顾陈欣的苦苦哀求把她拒之门外。公婆旗帜鲜明表达了立场,就算走路到天亮,她也得走回婆家去,不能一有什么事就跑回娘家。

同时,为了保证陈欣的安全,婆婆特意给姐夫打了电话,让他原路返回把陈欣接回去。

只是,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我们差点将她推进万丈深渊。

公婆把陈欣赶出家门后,就把门给锁了,无论陈欣如何敲打大门,就是没人去给她开门,就想着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

陈欣见没人理她,只能回婆家。

那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虽然事先给姐夫打了电话,还是大意一个女人晚上独自走夜路的危险性。

夜深人静的乡村小道空无一人。陈欣不慎遇上喝醉酒的小混混,人家见她一个弱女子,就借着酒劲耍流氓,小混混都已经把陈欣的衣服脱得只剩内衣,危急时刻,姐夫赶到才让陈欣幸免于难。

我们报了警,一定要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而陈欣身体上虽然没有受到伤害,心理上却承受着严重的创伤。

曾经那么颐指气使的一个人,在那之后就是大白天也不敢独自外出。

姐夫关闭了电动车行,一天二十四小时陪伴在陈欣身边安慰她开导她。所有人都在自责自己的疏忽大意,如果我们当晚留下陈欣,她也不会遇上坏人。

好在,陈欣用了半年的时间逐渐走了出来,脸上有了笑容,我们的生活渐渐回复了往日的宁静。

经过这事之后,陈欣对姐夫不再呼来喝去,凡事有商有量。只是,以“劫后余生”的方式让他们的夫妻感情恢复正常,是该感到高兴还是担忧呢?

作者简介:韩霞。多撰文两性情感,婚姻家庭。爱听故事,更爱讲故事。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让我细细讲给你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