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理工研究生自杀“我们没被教过要做个普通人”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大连理工研究生自杀“我们没被教过要做个普通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白雪
2020-10-21 09:00



大连理工的一名研究生,因为学习和生活里一件又一件无力改变的事情 ,用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而几年前,他也曾是一个活力满满、期待着北方冬日里飞扬的大雪的年轻人,可是最终却选在天气转冷的秋天永远闭上了眼睛。

其实令我破防的是遗书全文并不沉重甚至是轻快的语气,轻快到不像在道别,好像他只是要出门倒个垃圾,等会就回来。这是当前多少人的生活常态?再多的痛苦都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或排解你的崩溃,一切只能自己捱。遗书里,他说希望下辈子变成某间猫咖里的一只猫,然后就决绝地与这个世界告了别。

我多想对他说,再等等,还记得你曾经期待的冬日大雪吗?可以的话,真想和你再去看看。

有人说,学生时代觉得天都塌了的事情,过几年再看其实不值一提;有人说国家培养你读研究生,是为了让你报效祖国而不是做个废物然后自杀。

很多局外人站出来指责这位研究生的自杀太过懦弱自私。可是人身处其中,如何做到以上帝视角全身而退?

我好像生活在一个人人都在靠教育改变命运的年代,每个人的肩头好像都背负了巨大的未来。从出生开始,我就在被要求:要努力,要去赢。每当我有些松懈,首当其冲扑向我的就是所有人的蔑视——我的父母和老师都太习惯通过打击一个所谓优等生的信心来激起我不肯服输的心气,但是没有人关心这背后我所透支的勇气与深深的自我否认。他们只会说,你要继续努力。

可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个世界:有没有我爱的人关心我们到底快不快乐?

越长大越发现,人生真的没有以为的那么简单。生活的压力,工作学习的不如意,多得是压力能让我们失去继续快乐的能力,就连发泄负能量都已经被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所不允许。只有有过身处深渊的时候,才明白活下去的勇气多么可贵。

或许我们的不快乐就来源于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不成功,因此不自觉地就给每一次失败都赋予了过多的意义。

我们都是普通人,有犯错、不成功的权利,人生是可以试错的。

我的朋友阿梓,中学时代成绩优异,却在高考之前确诊了中度抑郁症自杀未遂,休学了。本可以冲刺顶尖高校的她,最后去了一个普通学校。她跟我说,休学期间,她在家打了几个月的游戏。以前每天逼着她努力学习的父母和班主任,在目睹过她自杀后终于收声。阿梓的父母终于开始反思自己前十几年的教育方式,哭了,也笑了,最终想通,孩子健康快乐地活着,比年级前五的名头更珍贵。

阿梓本人没有被高考的结果所打击到,她在新学校学了自己喜欢的哲学,这些年来一直在用让自己快乐的知识慢慢自我疗愈。

她告诉我:“做个可以犯错的普通小孩真的很快乐。”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高考那一仗,阿梓输了,可她的人生并没有因此被毁掉。人生很长,它允许你我去试错,试错过后,才明白真正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不必去深刻每次的失败,不必贬低失意时的自我。

如果我们还做不到自我疗愈,那至少停止对自我的pua。

我的另一个朋友小鱼,今年被迫延毕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你妈没事吧?

小鱼的妈妈在小鱼三岁那年辞去了工作,做了全职太太。她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了小鱼,想要把小鱼培养成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孩。

小鱼和我做朋友的这些年,每一次考试失利,回到家都要面对母亲的哭天喊地和痛心疾首。

“我妈把我当成她的作品,不允许有一点瑕疵。”小鱼曾对我说。

“我有的时候觉得,我的一个小错误会毁掉我和我妈两个人的人生,所以我连死都不敢,死的结果一定是一尸两命。”

小鱼的这句话说出来是很痛的。我想持有这样观点的每一个人真的该问问自己,究竟你的错误有没有那么沉重。 

一次失利的考试,它只是一场没有发挥好的考试,怎么就成了你人生的败笔了?一次无果的努力,虽然结局令人失望 ,难道努力的过程就全无意义了?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作为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身上难道就真的担负着那么多人的人生?

放轻松,我的朋友,请你放轻松。失败没有那么可怕,你也并非你想的那样无能。如果你还不能做到自我疗愈,那至少先停止对自我的pua。

不必逼着自己成功,如果注定只能平凡一生,那么就去做一个健康快乐的普通人吧。

做个快乐的普通人没什么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