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一个抗美援朝的兵
诗歌

诗歌:一个抗美援朝的兵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德馨
2020-10-23 07:00

父亲,
是聪明的,
14岁的他,
虚报16,
翘着脚,
使劲挑着水桶,
努力表演,
就这样,
一个没枪高的娃,
成了扛枪的解放军的一个小兵
 
父亲,
是机灵的的,
身材瘦小,
动作敏捷的他,
成了一名勤务兵,
最重要,
是可以学习,
看报。
 
父亲,
是勇敢的,
跨过鸭绿江,
保家卫国,
荣立战功,
光荣复原,
成了一名,
枣庄煤矿工。
 
父亲,
是顾家的,
爷爷羸弱,
奶奶有病,
大爷结核,
人见绕行,
为了家,
依然回家,
甘于务农。
 
父亲,
是知足的,
从不居功,
他的军功章,
被我显摆给小伙伴,
玩丢了,
只记得父亲
拉着我,
找了几遍玩过的地方,
也没有影踪,
记忆中,
并未挨熊。
后来,
落实政策,
父亲去了一次南京军区,
回来,
那个高兴,
国家没忘我,
就这样,
抚恤补助金一直领到,
临终。
 
父亲,
是勤劳的,
八个孩子,
吃喝拉啥,
怎能轻松。
夜里饲养员,
白天技术员,
傲气的骡马,
都乐听父亲的鞭声。
最惬意,
是在村口等父亲,
坐会牲口拖车,
在小伙伴的羡慕中,
现在坐大奔回家,
也没当时的傲荣。
 
父亲,
是精明的,
生产队,
做豆腐,
分工都得听。
黄子,
是磨碎的,
豆粒,
儿时经常围磨绕行。
上学时
还和老师顶嘴,
老师,
骂我是黄子,
我说,
黄子,
可是好东西,
做豆腐最行。
舍不得,
喝上一碗豆腐脑,
我爱喝,
豆腐浆,
败火,
甜美,
有时,
喝一瓢,
都不行。
 
父亲,
是和善的,
都有他的身影,
为故人穿衣,
更是雷打不动。
厨房,
施展的是厨艺和刀工。
糖醋鲤鱼,
宫保鸡丁,
酸辣土豆,
肉丝豆芽,
道道讲究色、味、型。
一只兔子待八桌,
是短缺时代的技术,
父亲说,
得会糊弄。
 
父亲,
是乐观的,
从未见过,
哀声叹气,
面有愁容,
逢山开路,
遇河搭桥,
天无绝人之路,
天阴会晴,
柳暗花明,
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这些,
都变成了口头禅,
谆谆教导,
印在了记忆的脑海中。
 
父亲,
是尚文的,
砸锅卖铁,
也得上学,
一家三学生,
是计划经济时代
家庭的光荣。
年逾老,
越爱看书,
正史野说,
人文逸事,
四大名著,
您的最爱,
是否正读,
深夜,
泪,
已溢出眼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