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未婚妻被前夫欺负,我发誓这个仇一定替她报
故事 短篇故事

婚姻生活:未婚妻被前夫欺负,我发誓这个仇一定替她报

作者:悠然
2020-10-24 15:00


下午五点钟,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微信图标亮了一下,是好友发来的视频。
 
我以为是恶搞视频,一脸不屑地点开,想看他玩什么把戏。
 
谁知视频里,我的未婚妻吴雨霏正和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拉拉扯扯,男人拽着她的胳膊不撒手,吴雨霏像耗子见了猫,边哭边拼了命的挣脱。
 
男人中等身材,偏胖,挺着啤酒肚。
 
他眯着眼睛,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怒气,嘴里还嘟囔着什么。视频是在商场附近拍的,来来往往都是人群和店铺播放的音乐,听不清楚两人再说什么。
 
我赶紧给朋友打电话,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朋友告诉我,这视频是他从朋友圈看到的。他看到里面有吴雨霏,立马转发给了我。
 
看吴雨霏的表情,好像挺怕那男人的。我和吴雨霏已经到了见家长的地步,他希望我把事情搞清楚,别……
 
朋友话没说完,但我已经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吴雨霏的生活圈子很小,身边没什么好友。她怎么会和那个男人认识?难不成她以前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债主找上门?又或者两人曾经交往过?
 
可看那男人的长相,和吴雨霏也不搭呀!
 
我放下手机,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脑子里乱成了浆糊。

我和吴雨霏是网上认识的,聊了几次,发现双方住得挺近,就线下见了面。吴雨霏身材修长,长相秀气。
 
我样貌普通,好在是个部门小主管,工作体面,这才鼓起勇气追求她。
 
父母在省城为我首付了一套房子,我和吴雨霏正式交往后,她就从出租房搬来和我同居。我们相处半年,正准备见家长商量婚期的事。
 
吴雨霏在这个节骨眼上和男人在大街上拉扯,我心里总觉得膈应。
 
我边敲着脑袋,阻止自己胡思乱想,边火急火燎地赶回家,我要听吴雨霏亲口解释。
 
回到出租房,吴雨霏正在卫生间洗脸。她眼睛红红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没事吧?我看到你和一个男人……”我嗓子像卡了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来的路上酝酿的措辞,一句也没派上用场。
 
吴雨霏的眼睛又下起了雨,由于哭声导致气息不匀,她两颊像熟透的红苹果,我见犹怜。
 
“你别哭啊,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吴雨霏的哭声让我百爪挠肝,又无处发泄,只能耐着性子安慰她。
 
“马超,对不起,我不该骗你……”吴雨霏越哭越伤心,在我的追问下,她才断断续续说出了事情的始末。
 
视频里那个男人叫赵康,比吴雨霏大六岁。

三年前,吴雨霏辍学后外出打工,在厂里认识了赵康。他对她嘘寒问暖,呵护备至,让初来乍到的吴雨霏感受了一丝温暖。
 
赵康说他家里穷,所以一直没谈对象。初入社会的吴雨霏,正是爱情至上的年纪。
在赵康的温柔攻势下,很快陷入了爱情,搬到厂外和赵康同居了。
 
起初,赵康还宠着她,不舍得她下厨,经期更是连凉水也不让碰。
 
吴雨霏以为遇到了真爱,可渐渐地,吴雨霏发现赵康对她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得到她之后,他变得懒散邋遢,吃饭时无酒不欢,经常下了班和几个工友喝得烂醉。
 
赵康的工资月月光,吴雨霏每个月还要拿钱贴补他。
 
更可气的是,赵康喝醉酒就撒酒疯,逼迫她做那事,她不同意,赵康就借着酒劲强迫她,甚至动手打她。
 
早上醒来,吴雨霏哭着提分手时,他又跪在地上道歉,说他离开吴雨霏就活不下去,并保证下次再也不犯。
 
有一次,吴雨霏的眼睛被打肿后,坚决提出分手。赵康竟然拿着她睡着时偷拍的照片,威胁她要发到网上。
 
吴雨霏不敢报警,让父母知道她的不堪,只能趁他不注意,偷偷逃离了那个噩梦般的地方。
 
那段时光,成了她内心深处最惨痛的记忆,从未向人提及。
 
和我在一起后,她曾纠结过很多次,要不要告诉我。她怕我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同居后,会认为她不自爱,和她分手,才不得不选择隐瞒。
 
可惜这世界太小,两人竟然会在同一地点相遇。赵康认出了吴雨霏,愤怒地指责她狼心狗肺,竟然背着他逃跑,害他找了一年多。
 
吴雨霏拼命想隐藏的往事,还是浮出了水面。

看着她身子蜷缩成一团,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我实在不忍心责备。
 
我没想到吴雨霏还会有这么惨痛的经历。她和赵康同居,我确实很生气,可她的遭遇更让我心疼。
 
我轻轻将吴雨霏搂在怀里,告诉她不要害怕,一切有我在。身正不怕影子斜,下次再碰见他耍无赖,我们就报警。
 
“不要,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让我爸妈担心。更何况赵康那样的无赖,警察来了也没有办法。只要你肯原谅我,我就知足了。”
 
吴雨霏像个温顺的羔羊,趴在我怀里。那一瞬间,我保护欲爆棚。我把嘴唇贴在她温热的额头,暗下决心好好对她,绝不让赵康伤她一毫。
 
第二天上班,我担心吴雨霏再遇到赵康,执意要送她。吴雨霏死活不同意,我们上班不顺路,送她的话,我要早起半小时,她舍不得我太累。
 
我拗不过吴雨霏,就在网上买了报警器和防狼喷雾,还把我的手机号码设置成快捷键,方便她随时找到我。
 
接连几天没有出现异常,我悬着的心才落地。
 
转眼到了周末,是双方父母见面的日子。
 
吴雨霏的爸妈一大早就坐车往这赶。本来我想请假开车去接二老,他们怕耽误我工作,执意坐车过来。
 
吴雨霏的父母这么通情达理,我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临近中午,我在车站接到吴雨霏爸妈,带她们去了订好的包间。
 
吴雨霏的爸妈和我父母年纪差不多,都是年近五十的人。只是他们常年在地里劳作,皮肤黝黑粗糙,看起来显老十岁。
 
吴雨霏像只麻雀,叽叽喳喳和父母说着这段时间的趣事,顺带把我夸了一把。
 
饭桌上一片欢声笑语。我妈更是拍着胸脯保证,等吴雨霏嫁过来,一定把她当亲闺女待。
 
可很快,双方谈到彩礼事宜时,谈话就陷入了僵局。
 
吴雨霏的老家在农村,虽然地方穷,但是彩礼重。他们就吴雨霏一个女儿,希望她能风风光光出嫁。
 
按照他们那边的习俗,彩礼至少二十万,还不包括三金和见面礼等其他额外费用。
 
我爸妈的脸色黑成了碳。在我们这,彩礼顶多八万八,二十万,太多了。
 
我妈在我和吴雨霏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嘴角强撑起一丝笑意解释:“亲家,我们刚给马超买了车和房,手里没有这么多钱。
 
再说了,你们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钱财都是次要的,只要我们一家对雨霏好不就行了?”
 
我妈话刚落音,吴雨霏妈就气得冷哼一声:“车子房子都是婚前财产,万一马超要是负了我女儿,那几万彩礼钱够干嘛的?”
 
我一看屋子里充满火药味,连忙给吴雨霏使眼色。尽力劝说自家父母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
 
吴雨霏的父母心里有气,饭没吃完就拉着吴雨霏去了酒店。

等她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我嗫嚅着问她,岳父母怎么样了?
 
吴雨霏面露愧疚,说她不是爱慕虚荣的人,爸妈这么做,也是为她好,希望我父母不要生气。
 
吴雨霏漂亮的额头皱成了核桃,惹我的心也跟揪在一起。
 
吴雨霏和我住在一起后,一直省吃俭用,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我不想放弃她,可眼下,去哪弄二十万呢?
 
吴雨霏看我焦急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
 
她知道我们家没这多钱,已经和父母商量过了。彩礼表面上是二十万,实际还是八万八。
 
剩下的钱就先问亲戚朋友借,在彩礼那天走个过场,等婚后三天回门,就把钱还给我们。
 
我还想说什么,吴雨霏红着眼眶看着我:“我爸妈只是想让别人知道我嫁得好,让让你借点钱装装面子,又不是不给你,你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吗?”
 
我一时语塞,想不起话反驳,只能哄着她,告诉她我会想办法。
 
吴雨霏见我松了口,破涕为笑,小鸟般依偎在我怀里。

第二天一早,我去酒店看望吴雨霏爸妈时,他们正在收拾行李。吴雨霏的妈妈故意背对着我,脸上带着未消的怒气。
 
我站在原地尴尬地不知所措,吴雨霏的爸爸见状,把我拉到客厅,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别生气。吴雨霏的妈妈挺好的,就是脾气犟。
 
他们愿意做出让步,不是怕女儿嫁不出去。而是吴雨霏告诉他们非我不嫁,他们拗不过她,只能退一步。希望婚后我能善待雨霏,好好爱她。
 
听到岳父这么说,我自然拍着胸脯保证。吴雨霏爸妈在酒店住不惯,又不愿意去我家,我们一块吃了顿早餐,就把二老送到了车站。
 
我将彩礼的事情告诉爸妈,他们嫌借钱丢人,不同意向亲戚开口。
 
十几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为了显出借钱的诚意,我特地请了三天假,买了一些礼物开车去几个亲戚家轮流转一圈。
 
三天后的中午,我回到家,吴雨霏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我。她招呼我赶紧坐下吃饭,这三天到处跑,一定累坏了吧?
 
我低着头不吭声,四周沉闷的低气压让她很快猜出结果。
 
“是不是没借到钱?”
 
我点了点头,心虚地瞟了她几眼。现在的人防备心重,生怕借了钱不还,都不肯松口。有的更是拉下脸子,直接说没钱。我费劲口舌,才借到三万。



吴雨霏面露不满,忍不住抱怨道:“你们家亲戚怎么这么抠门?这点钱都不借?依我看,以后结了婚,我们也不要来往了。”
 
我听出她的怨怼,连忙跑过去搂着她的腰,让她别生气。过日子过得是人,又不是钱,只要我对她好,不就行了。
 
“那我爸妈怎么办?我都答应他们了。”吴雨霏掰开我的手,那些委屈和不满从她眼神里像火一样溢出来,灼得我心口疼。
 
吴雨霏为了这事,愁得睡不着觉。我也急得满嘴起泡。
 
最终,吴雨霏和我商量,实在不行,她就辞职回家每对父母软磨硬泡。她就不信,没有二十万,父母真的就忍心断了这桩婚事。
 
吴雨霏的老家离得远,我没去过。
 
我想开车送她回去,显示我想娶吴雨霏的诚意,可吴雨霏问我见了她爸妈怎么解释彩礼的事?我哑口无言,只能买好车票,送她进了站。
 
傍晚,吴雨霏微信告诉我,父母还在气头上,她不方便给我打电话。等父母气消了,她再和我联系。
 
我知道让吴雨霏受委屈了,只能发了两个亲亲抱抱的表情包安慰她。
 
就在我专心等吴雨霏的好消息时,手机突然收到一条陌生短信:吴雨霏在我手里,想见她,速来,不许报警。
 
这段话下面,是一串地址。
 
我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赶紧拨打了吴雨霏的电话,手机却提示关机。偌大的办公室里,静得只能听见我心脏躁动不安地狂跳声。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