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只因生的是女孩,家里人却这样对她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只因生的是女孩,家里人却这样对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黄小陌
2020-10-24 11:00


刘桃生了一个儿子,她躺在医院的床上,抱着儿子,心情就像坐上了火箭,直飞上那幸福的九重天。

刘桃的老公许可峰乐的眉开眼笑。当然,最开心的人,是许可峰的爸爸妈妈。
许可峰还有个哥哥叫许可山,在外地工作,就在6个月前,许可山的老婆生下了个闺女。

许可峰的爸爸妈妈当时在家,一接到电话知道是个闺女时,就唉声叹气的。那时公职人员都只能生一个孩子。

刘桃知道,要是她能生个儿子,那就功劳大了去了,一家人还敢不把她当菩萨一样的供着?
真好,刘桃真生了个儿子,这肚子可真争气啊!现在自己在这个家马上就是呼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生孩子后,许可峰和他的爸妈,确实是把刘桃当菩萨一样的供着了。
一日三餐好吃好喝,大鱼大肉,各种新鲜水果时疏,轮番端到她的眼前,只怕她吃不够。

旁边的奶娃娃,更是被他们当眼珠子一样的护着,不时地去看看,逗逗。
刘桃看着许可峰父母的小心劲,心里暗暗得意:
“哼!以前还敢看不起我,说我读书少?我看你们以后还敢在我面前有嚣张劲!”

许可峰的父母被彻底地收服了,在刘桃面前从此变得小心翼翼,阿谀迎合了,这可真是母凭子贵啊!

刘桃一直和许可峰的嫂子暗暗较着劲,以前许可峰的爸妈总夸许可峰的嫂子知书达礼,为人温厚。
现在好了,没给你们生孙子还不是等于个屁!什么东风压倒西风,刘桃心想,我生了儿子,我就是永远的上风了。

儿子三个多月时,刘桃就怂恿着许可峰,自己建房子。许可峰有点为难,我们现在手上根本没钱,怎么建房子呢?

刘桃骂他说,你是死脑筋啊,你爸多年前买了块地皮在那,现在不建等什么时候建?
没钱没钱,没钱你不会问你爸妈要啊?他们工作一辈子,就没存点钱啊?

刘桃在许可峰面前从来是说一不二,刘桃说往东,许可峰绝不敢往西。
许可峰就去找他爸妈说了,要建房子。
他爸妈稍微沉默了一下,刘桃瞪了许可峰一眼。
许可峰就又对他爸妈说,我哥肯定不可能回来建房子,我们家的儿子也是许家唯一的男孙,我们建了房子,也是为了给孩子。

许可峰的妈妈说,那是,就这一个孙,不给他给谁啊?
孙女都是别人家的,要嫁到别人家去的,给孙女那是不可能的!

刘桃满意地笑了,把孩子递给婆婆说,来,奶奶抱抱。
婆婆开心地抱过孩子,刘桃知道,这事儿成了,公公表面上没吱声,但最终都得听婆婆的。

刘桃又让许可峰去把地皮的名字,从他父亲的名改成了许可峰的名字,以后的房子也就和他哥完全没关系了,免得扯皮。


房子开始建了,一开始,刘桃和许可峰拿出一点钱买了点材料,开个头,后面的钱就都由许可峰的爸爸妈妈操办去。

三层的小洋楼建好了,刘桃做梦都在笑,是啊,现在自己有儿子,又有这么大的新房子。
刘可峰爸妈的积蓄估计也都掏出来了,她别提心里多爽快了。

这天晚上,许可峰接到一个电话,是许可峰爸妈的邻居打来的,说他爸爸摔伤了,很严重叫他们赶快回去。

这大晚上的,刘桃心里很是不满,但也只得和许可峰一起赶往他爸妈家。
许可峰的爸爸是架着个梯子往高处取杂物,梯子滑倒了,人摔下来,摔得不轻,整个人动弹不得了。

许可峰的妈妈都吓得六神无主了,电话还是让对面的邻居给打的。

平日里刘桃一家三口住三层小楼里,许可峰的爸妈还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刘桃和许可峰只是不时过去蹭个饭。

当初老头老太把地皮直接给了许可峰,许可山夫妻多少也有点想法,但考虑到毕竟自己在外地,也能理解。

至于老头老太出钱的事,老人家早就嘱咐过许可峰和刘桃,绝不能讲,只说是许可峰和刘桃自己的钱修的。

虽然许可山知道许可峰根本没什么钱,但一没证据,二是想到那毕竟是父母自己的钱,也是自己的亲兄弟,就什么都不说了。

现在许可峰和刘桃先把老头送去了医院,经检查,是摔断了肋骨。
刘桃让许可峰赶紧打电话给许可山,告诉他说父亲摔得很严重,必须马上回来,并且要多带点钱。

许可山第二天回来了,许可峰和许可山还有刘桃一起商量,如何照顾老头。
许可山说,自己请不了太长的假,最多也就3天到一个星期。
刘桃赶紧说,那你别指望就我们照顾,我们也都要上班,没这么多时间。

许可山有点恼怒,我没说全要你们照顾,我在家就我照顾,我不在家就请个人来照顾。你们意思怕多照顾了,那各一半吧?

刘桃说,那各一半!你请的人照顾得好不好我们不管的,反正我们只管我们照顾的那几天。

刘桃接着又说,那钱呢,住院的钱怎么出?爸爸妈妈可是没有钱的,他们的退休工资每个月都花光光的。
因为刘桃知道公公婆婆的钱都用于建房子了,赶紧先睹住许可山的嘴。

许可山愣了下说,我付了一万押金,到时候应该有一部分是医保可以报销的,等报完了看还要自己付多少钱我们再说。

公公住了近一个月院,花了两万多医药费,扣去医保自己要负担六千多。
刘桃就让许可峰都从许可山的押金里扣了。

许可峰稍有点过意不去,刘桃就骂他,那我们去送他去医院,跑报销,医院里面这里那里的操心,出力不等于出钱啊?!

许可山听许可峰说这些时,心里很有些不满,但想到自己不在父母身边,平时多亏弟弟夫妻照顾,也就没多说。

两个老人家确实是把孙子当做心肝宝贝,每个月刘桃就打着儿子的名义,让老人家买各种儿子及家里需要的物品,基本上把两个老人的退休工资要划拉过来一多半。

这样一过就是十多年,孙子都上高中了。

许可峰的爸妈其实也知道刘桃的小心思,但看在孙子的份上,又想到刘桃和许可峰经常在他们面前说的:
“这是许家唯一的男孙,唯一撑面子的人。”
所以也都心甘情愿的认了。

有一天,许可峰的爸爸打电话给许可峰,让他们晚上过去一趟,有事要商量。
公婆住的那一片老院子要拆迁,拆迁下来,能给两小套或者一大套单元房,还有七十多万。

刘桃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这下儿子将来结婚的房和钱都有了。当下就怂恿公婆要大套。

可公公说,要是两个小套,和七十万拆迁款,两兄弟一人一半好分。
要是要个大套,那以后许可山和许可峰,谁要房子,谁要钱,就说清楚,反正钱和房子要平分给兄弟俩。

刘桃不乐意了,她可是房子也要钱也要,一分都不想分给许可山。
当下就质问公婆,为什么要给许可山呢?他们家是女儿,得了以后不成外姓了吗?房子和钱应该都给孙子!

公婆互相看看,一脸为难的说,可山也是我们家的儿子,这几年孝敬和负担我们老两口也不少。
而且,如今开放二胎,前几天可山来电话,说媳妇又怀上了。要是生下来也是个孙子,那可是咱家长子长孙,哪能啥都不给呢。
再说,之前也给你们盖了房,地皮也给了你们,如今剩下的也就拆迁后这些了,怎么还能全给了你们呢。

刘桃大怒,毫不顾及的说,那你们以后死了,许可山还会那么远给你们去上坟吗?
以后谁给你们上坟扫墓呢?不就是眼前这个孙子吗?

许可峰的爸妈有点恼了,好好的,你干嘛要说到我们死了呢?老两口一气之下甩手走开了,只把许可峰两口子晾在一旁。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刘桃大怒,对着许可峰大发脾气,大骂不止。说公婆老糊涂,还指望许可山生个儿子,我呸!
如果房子不要大套给我儿子,拆迁时两个老东西也不要住到我家里来!
房子拆迁时,许可峰的爸妈只好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做过渡。

刘桃可不想公婆以后过去住新房,她想许可山反正不会回来住,就算公婆没松口说这房子是给孙子,自己也可以先住着。
至于那七十万,反正公婆离的近,总得想办法给他弄过来。

最多以后说到房子,补点钱给许可山,但给多少和什么时候给,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就算不给,他许可山还能怎么着?

于是刘桃整天琢磨着如何霸占了房子,再把那七十万弄到手。占房子带什么过去,反正又不是搬家,不用带那么多。

可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一个电话彻底打乱了刘桃的算计。
电话是学校打来的,让家长马上去学校。
等刘桃和许可峰赶到学校后,学校又让他们马上去派出所。

原来是他们的儿子因为一点小事和同学争执后,直接用水果刀把人给捅成重伤了。
伤情很严重,先要救治,为了尽量减轻孩子可能要负的刑事责任,刘桃和许可峰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了。
最后还是给对方留下严重的伤残。

因为孩子已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但后果严重,孩子仍然得负刑事责任。
刘桃懵了,一直把儿子当作掌上珍宝,平日里连爷爷奶奶也断不敢多说一句,孩子的性格早就养得骄横跋扈。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家人也只有想着如何善后了。

为了取得受害者家属的谅解,许可峰的爸爸妈妈把拆迁给的七十来万,全都给了被害人家属做赔偿。
最后,孩子被判了五年刑。 

新房下来,没等刘桃上门,老人家便已经偷偷叫回了许可山,把房子过在了许可山的名下。

这刘桃也是占便宜惯了,又从来不把公婆放在自己眼里,闻听此事勃然大怒,和许可峰闹的天翻地覆,逼着他去找公婆和哥哥理论。

可是许可峰这回却犟上了,死活不肯去,他觉得父母的拆迁款全都给儿子填了赔偿,房子给哥哥也是理所应当。
一时间两夫妻在家闹的是鸡犬不宁。
可房子是许可峰家的,他自己不发话,刘桃也是个无可奈何。

本来儿子出事,她就烦躁的要死,加上房子这事,一口气,直堵的她浑身难受。

晚上吃完晚饭,许可峰说他妈这几天不舒服,要过去看下。
刘桃才懒得去,她现在连门都不想出,一出门就觉得邻居们的眼神怪异,议论纷纷。

也是,一向以子为荣的刘桃在邻居面前骄横惯了,陡然间受不了这落差。

许可峰却坚持要去,刘桃的怒气陡然爆发了:
“都已经老不死的了,七老八十的,有什么看的呀?!要死就死去,难道你不去她就闭不了眼啊!”

刘桃正叫的痛快,哪知许可峰“啪!”地一个大耳光甩到了她脸上。
刘桃愣住了,许可峰竟然敢打她!
这么多年了,一直在她面前言听计从,现在竟然敢打她!

刘桃愣过后,马上发疯似的扑到许可峰身上,又撕又咬。
也是怪事,许可峰平时窝囊,今天却好像疯魔了一般,竟是对刘桃毫不手软,打的刘桃连连后退。
刘桃挨了五六个耳光,直被揍的鼻青脸肿。

没占着上风的刘桃简直气疯了,指着许可峰,你给我等着,就披头散发的冲出门去。
她骑上自己电瓶车,发疯似的冲出去,她要回娘家搬救兵。
转角处,有一辆趁着晚上慌忙赶工的渣土车突然驶了过来......

等刘桃再醒过来时,她已躺在了医院里。
她的盆骨粉碎性骨折,一条腿也被截肢了,怕是后半辈子,都需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娘家人来看了看,都怕惹上她这个负担,谁也没敢责怪许可峰一句。
倒是都劝刘桃想开些,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

公婆毕竟年纪大了,加上平时刘桃尖酸刻薄处处算计,早已把人心都得罪完了。
如今来转了一圈,公婆便说大儿媳怀孕了,他们想过去看望,顺便住一段时间照顾大儿媳待产。
公婆锁上新房的门,老两口去了许可山那边。

刘桃出院后,在家再也没有之前那般耀武扬威,说话都小心翼翼看着许可峰的脸色。
好在许可峰为人老实,倒也没虐待她,对她还不错。

刘桃现在经常一个人坐着就发呆,她一天一天掰着手指数日子,等着儿子回来。
她想,等儿子回来就好了,就有人指望依靠了,等儿子回来就好了。

可是她那个儿子,娇惯的无法无天,上不尊老下不爱幼又不好学习,再在监狱那个大染缸里待上五年。
回来以后,一切就真的能变好么?
只怕刘桃的苦日子,这才开头啊。

老百姓说话,人生,谁能有前后眼啊,谁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话是没错,可是,做人,宽厚些善良些,少些算计多给自己留条后路,总是没错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