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老公50岁,出轨了一女大学生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老公50岁,出轨了一女大学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春胖胖
2020-10-24 21:00


王志斌最近收租特别勤快。

一天三趟上出租屋,不是修空调就是修洗衣机,一去就是大半天,有时候连带午饭晚饭都不回家吃。

万桂华就纳了闷了,平时活得跟条咸鱼一样的男人,怎么突然打了鸡血。

最近出租屋换了租客,是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王志斌一个糟老头子,万桂华还真不相信两人之间能有什么猫腻。

况且,王志斌早就不行了,每次在床笫之事上,比她还力不从心,一次没两分钟就完事,两人干脆断了夫妻生活,过得清心寡欲。

万桂华留意好些天,没发现什么苗头,只能把心揣回肚子里。

可她没想到,王志斌还真出去瞎搞了,而且雄赳赳地回来闹离婚。

又是分房,又是分钱,一副不离不罢休的架势,五十多岁,一双儿女都成家生子了,他这么坚定自然是有原因的。

好几回,那小姑娘示威都示到家里来了。

年轻确实是资本,皮肤紧致前凸后翘,王志斌就跟护眼珠子一样护着她,走哪儿都牵着抱着,防着万桂华,生怕万桂华上来撕了她。

可万桂华并不像王志斌以为那样愤怒,相反她心情相当平静,甚至觉得王志斌品味在这些年提升了,这个女人至少比多年前那个年轻貌美。

她对王志斌本就没有太深刻的感情,王志斌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比起丈夫,更倾向于孩子的父亲。

以前不离能过,现在离了也能过,五十岁出轨,王志斌不怕丢人,她万桂华问心无愧更不会怕。

只是离婚了这房子、车子可得好好分一分。

当年她和王志斌全凭媒人一张巧嘴撮合,两家都一穷二白,拿不出像样的彩礼嫁妆,谁也没嫌弃谁,亲戚朋友吃顿饭就算完事。

两人感情一直算不上深厚,平平淡淡,清淡如水。

婚后有了第一个孩子,经济越发拮据,为了孩子奶粉钱,两个大人经常是能省一顿是一顿。

王志斌是个能吃苦的,面朝黄土背朝天从早干到晚不喊一声累,可他脑筋死板,从没想过换个法子挣大钱。

万桂华却不肯过这样的生活。

那时候,理发行业刚兴起,村子里好多男生都辍学,外出学美容美发,回村里穿得人五人六,格外精神,掏烟全是中华,一个赛一个有钱。

万桂华心里活络起来,跟家里人借了三千块钱,逼着王志斌上城里学美发。

孩子留在老家,她和王志斌租了房子,王志斌白天出去学,晚上回来就教万桂华。

小半年时间,两个人都学成出师,又东拼西凑,开了第一家理发店。

店面简陋,但是技术到位,而且万桂华爱美,时常研究一些新鲜发色和各种类型卷发烫发,借此把别家忽略的女性市场全笼络到自家门店。

慢慢地人手开始不够用,扩张了门面,请了更多学徒,第二年就有了第二家门店。

第三年,万桂华已经不需要再随时守在店里。

可她始终不觉得满足,一刀一剪十几二十块,来钱太慢,跟不上孩子的成长速度。

她把大宝从老家接了过来,学校、辅导班什么都要最好的,一个月店里生意再好,都存不下来几个钱。

正巧,有别家理发店店主过来咨询开店经验,她简单指导一二,对方有起色后,给了她五千感谢费。

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人来咨询,还有不少新人想了解理发产品进货渠道,万桂华一寻思,这就是送上门的挣钱机会。

她把人聚集起来,开了个收费指导班,再建立进货和卖货渠道,从中赚差价。

她做人做事都实诚,很容易赢得好感,后来名气越来越大。

开始有外市人前来上课,万桂华顺势将名号打出去,她和王志斌分工合作,王志斌负责理发店生意,她负责对外合作,配合无间。

生意蒸蒸日上,钱包越来越鼓,两人相处时间也越来越少,本就不多的沟通越发稀少。

万桂华怀上二胎时,第一次萌生了买房的想法。

她在外跑项目时,涨了见识开阔了眼界,她知道什么能赚钱,也想站在风口大赚一笔。

一开始王志斌不同意,他是保守派,与其冒险赚大钱,不如抱着小钱踏踏实实过。

他想回老家建房,三层小洋房,在门口搁两座石狮子,走过路过哪家不夸,多长脸。

万桂华瞧不上王志斌小农民思想,家里财政大权在她手上,她懒得跟王志斌争辩,先斩后奏付首付买了房,王志斌就算万般不乐意也只能认了。

似乎就是从那时候起,两人之间离了心,开始有了全家功臣和跟着沾光的食物链。

万桂华一个女人在外谈生意,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要想不被欺负,只能强势。

这种强势难免带入家庭,说话做事都是命令口吻,全家上下都要看她脸色行事。

王志斌深感一家之主的地位遭到冒犯,明面上不敢反抗,背地里各种不服,家里家外讲万桂华坏话。

第一次出轨就发生在这时候,他时常借酒消愁,在夜宵店认识了几个狐朋狗友,和他们勾肩搭背流连于按摩店、洗脚城。

一夜激情带来巨大放松,夜场女子谄媚的讨好把他缺失的男性自尊心全填补回来。

后来认识一个投缘的女人,长期包着,那女人娇小可爱,全心依附着他。

他也有过愧疚,却理所当然把所有错推到万桂华身上,如果不是她不像个女人,没有女人味,他也不可能在别的女人身上找平衡。

直到万桂华和客户谈生意,在同一家酒店遇上了搂着陌生女人的王志斌。

当时王志斌浑身一软,就差当场跪下来。

万桂华还有客户在,没发作,回到家已经冷静下来,半点解释不想听,直接提了离婚。

至于财产,全部归万桂华,一双儿女也跟着万桂华,她有这个能力顾好一切。

阵仗之大,王志斌害怕到极点,过了几年舒服日子,他不敢想象再回到一无所有的日子。

他立马跟那女人断了,下跪、写保证书、自打耳光一个比一个清脆响亮,把脸扔地上让万桂华随便踩,面子里子全都豁出去了,万桂华才看在孩子的份上松了口。

只是家里的固定资产终究还是全部转到了万桂华名下,每个月理发店收入和王志斌每一分支出必须给她过目。

王志斌彻底失去话语权,他每天夹着尾巴做人,家里成了万桂华的一言堂。

房价开始波动时,万桂华果断贷款买下了理发店铺面外加一套住房。

王志斌私底下不知道跟家里人埋怨过多少次,后来房价暴涨,他彻底偃旗息鼓,成了真正的隐形人。

除了生活上,连孩子教育问题,也是万桂华说一不二,因为他是个有道德瑕疵的人,他的所有意见都被当做废话处理。

一双儿女长大了,对他的态度也和万桂华如出一辙,视若无睹。

他也想过再生个儿子,甚至承诺只要万桂华肯生,他愿意给她20万。

可万桂华又哪里是缺钱的主,连同床共枕都觉得膈应,更何况生孩子,自然是毫不留情拒绝。

王志斌心里恨,这世上哪个男人不出轨,古代都有三妻四妾,如今要男人守身如玉简直是酷刑。

再说别的男人出轨还能逍遥自在,凭什么他被抓一次就要陷入万劫不复?

万桂华不就是能挣两个钱吗?做不了一个好妻子,她就是个失败的女人。

这样的不服十年如一日,几乎成了内心的魔障。

所以田晓婷哭诉生活不易、交不起房租,求求他帮帮忙时,他内心偃旗息鼓多年的男性威风又开始膨胀。

田晓婷撩动他大腿的玉手、凑近的潋滟红唇、交错暧昧的呼吸,成了抵挡不了的诱惑,引诱他踏入情欲的漩涡。

颠鸾倒凤时脑海中浮现出万桂华屈辱愤怒的表情,他瞬间达到快感巅峰,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他几乎是急不可耐地把田晓婷带回家,提了离婚,迫不及待想要看她挫败、愤怒的样子。

可他失望了,万桂华太过平静,平静到仿佛知道他早晚还会再走这一步。

实际上,万桂华近几年已经放松了对王志斌的警惕,后来买的一套房登记在他名下,偶尔收回来的房租没有上交,她也不过问。

任由王志斌像小仓鼠一样,一点一点把钱搬进自己的小金库,万桂华允许他保留这一点安全感。

算下来,王志斌也有百来万资产了。

田晓婷会看上他也不足为奇,万桂华爽快签字,就想看看这个男人,最后会怎么被骗得一无所有。

是的,万桂华根本不信田晓婷对王志斌会有什么真心。

二十几岁的姑娘看上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不是为钱就是为权,用不着她出手报复,这对渣男贱女自己就能把自己闹得鸡飞狗跳。

至于儿女,更觉得有这么个老爸丢脸,没法对着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姑娘喊小妈,干脆直接跟王志斌断了往来。

王志斌无所谓,因为田晓婷怀孕了,他有了新的家人。

田晓婷跟他在一起后,就辞了工作,吃喝全仰仗他,一开始他还享受这种感觉,可时间一长,荷包就有些受不住,年轻姑娘见什么都想买,拦不住。

怀孕后,又要请最好的月嫂,吃最好的燕窝,买最贵的孕妇装,处处要求王志斌把她当少奶奶供着。

王志斌好歹也做过几十年生意,虽说憋屈了点,但该精明时绝不糊涂,用可以,但大头必须拽在自己手上。

月份一到,该做的亲子鉴定也没落下,他可不想一把年纪了还喜当爹让看笑话。

孩子当然是他的,只是鉴定书一下来,田晓婷更加有恃无恐,要房要车,就差没让王志斌给她摘天上的星星。

王志斌捂钱捂得再紧,也架不住田晓婷抱着肚子往地上滚一圈,嘴巴一瘪他就诚惶诚恐地把什么都送到手,生怕孕妇情绪不佳影响了孩子。
他越弱,田晓婷越强,怀孕不过四五个月时间,王志斌就给田晓婷买了间小套二,一辆二手奔驰,给儿子存了20万的成长基金。

比王志斌在万桂华身边几十年花的钱都多,面上还得笑嘻嘻,本以为再忍几个月就好,哪成想,田晓婷她妈来了,手段更厉害。

嘴巴上嫌弃王志斌人老面丑,癞蛤蟆吃天鹅肉,背地里逼王志斌买东买西,比田晓婷还来劲。

母子俩双管齐下,孩子还没出生,王志斌先被折腾得老了十岁。

万桂华再见到王志斌时,他就是这样一幅不堪折磨的模样。

孙子一样跟在田晓婷和她妈后面,手里大包小包提着各种名牌手袋,眼睛死死盯着田晓婷刷卡的手,愤怒又不敢言的样子逗乐了万桂华。

说实话这么些年,家里大小事情王志斌都可以让步,唯独提到钱,他寸步不让。

用他一分都像要剜他心,哪怕是用在孩子身上都要一分一毫算得清清楚楚。

只是她挣钱能力强,也懒得去在乎这一百几千。

如今贪心人有更贪心的人来磨,也算是因果报应。

本以为这就是结局,可不到两个月时间,大儿子居然又把王志斌接回了家里,而且这回,是躺着回家。

他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嘴角不停淌着口水,俨然一副中风的模样。

原来,半个月前,王志斌不愿意再给田晓婷花钱,偷摸拿回卡,卖了车,还想把房产证上田晓婷的名字划出去。

这举动一下激怒了田晓婷和她妈,两个人又吵又闹,在家里一通乱砸。

王志斌好言相劝,说只要生了孩子,两个人好好过日子,以后钱和房子都是田晓婷的。

可这种话哪能堵得住田晓婷的嘴巴。

田晓婷是个心狠的,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不顾六个多月的肚子,说打胎就打胎,还先下手为强,卖了房,所有奢侈品全部带走。

不仅如此,王志斌还发现,他卡里的钱早就被田晓婷转空了,就剩下3毛钱,一夜回到解放前。

王志斌气急攻心,双眼一翻倒下去,再没站起来,连120都是邻居帮忙打的。

大儿子要上班,家里老婆和两个孩子自顾不暇,只能把王志斌送回万桂华家里,请了个保姆照料。

什么事都不要万桂华沾手,只求给王志斌头顶一片遮阳避雨的瓦片。

万桂华同意了。

王志斌是对不起她,可他没有对不起一双儿女。

她可以嘲笑王志斌活该,笑他蠢,可她也绝不能为了自己痛快,让儿女一辈子让人戳脊梁骨骂不肖子孙

只是,剩下的日子,他王志斌对她只可能是生死无关的陌生人,哪怕他命悬一线,她也绝不可能帮他推轮椅。

出轨之人,合该孤独终老,有些路没有回头可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