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从今天开始的,以后的每一天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从今天开始的,以后的每一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青青小葫芦
2020-10-25 16:00


“言双林!”
 
“到!”
 
“林双盐!”
 
“……到。”
 
听到我俩的名字,前桌的漂亮妹妹宣意似乎偏头往后看了看。

果然,下课铃还未响过一半,小兔子一样的宣意转过来问我:“你们俩的名字也太像了吧?是双胞胎吗?”
 
“其实是姐弟,”我笑眯眯地回答,“不过我弟弟比较别扭,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的。”
 
宣意露出了然的表情,随即道:“很高兴认识你,双林!”
 
“……我是双盐。”
 
“双林更像女生的名字,”隔壁桌的男生支着头,饶有兴趣地加入了我们的闲谈,“你的言,是载笑载言的言吗?”
 
“……是很咸的那个盐。”

曾经,言双林不愿意和我一道上学,尽管我们两家门当户对。

是的,我们两家是邻居,关系很好,住在同一个巷子里,户对着户,门对着门。

言双林不愿意和我一道上学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同样的年龄,我比他整整高了差不多20公分。
 
阳光穿过古榕,我们奔跑着穿过小巷,岁月流金,两个小不点的身高像奇妙的函数,超过与反超,但总归是渐渐在长大。
 
直到新来的六年级英语老师分别捏了捏我们的脸,轻飘飘地丢出一记重磅炸弹:
 
“姐姐带弟弟去上幼儿园吗?真可爱。”
 
此后言双林的英语就再也没好过。

不论林阿姨好言相劝,或是棍棒伺候,仍旧不见起色。

久而久之我们也无可奈何,毕竟他的“不好”,也是相对于其他科目的出色而言。

但我的英语倒是一直不错,言双林对此十分不满。

不过,上了初中后,言双林和我上了不同的学校,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学校伙食的原因,他的身高像疯长的毛竹一样,突然间拔地而起,顺势上扬。

如今初中毕业上了高一,风水轮流转,身高优势倒转得翻天覆地的我们,又分到了一个学校。

于是,我们又一起结伴上学。但我有起床气,因而早上走在路上,言双林保持沉默,自觉躲远。

新学校离家仅有两个地铁站的距离。

倒数第二站,看见熟悉的女式校服,是宣意。

而宣意没看到我,在拥挤的人潮里,渐渐被挤到言双林所在的那一头。
 
突然一个转向,我像沙丁鱼罐头里最边缘的那一只,被牢牢压扁在门上,习惯性地回头找“弟弟”,却发现他也被拍扁在门边。
 
倒数第一站,人群哗啦啦地退潮,又争先恐后地涌进,我抢先一步挤到门边,正准备回头让言双林也做好准备下一站下车。

转头却发现言双林手抓着握把,几乎和宣意面对面的贴着身体,他低着头看宣意,而宣意面红耳赤地在说些什么。
 
弟弟长大了啊……我在心里默默感叹。
 
地铁到站,再次习惯性地回头找言双林,担心他挤不出地铁门,却看见他侧身护着宣意,已经走到了另一个门边。
 
身边人来来回回,我迅速从怔愣里回神,无谓地笑了笑:“挺好的,小时候的礼仪课没白上。”

最后是宣意与我一同走回班上,走下地铁的时候,我们四目相对,两两相望,说不出的尴尬。
 
“有种撞见弟弟早恋的感觉。”我挽着宣意,为了缓解尴尬,如是说。
 
“是我踩到了他的鞋,在向他道歉呢。” 但宣意却不复往日的叽叽喳喳,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原来你们不是亲姐弟啊。”
 
“其实是邻居啦,不过在我心里都没差别。”小时候的言双林简直就是眼泪做成的玻璃娃娃,黏人爱哭还好骗,“小时候都烦死他了,直到有一次……”
 
直到有一次,六岁的我去上美术课,小言双林照例来找我玩,没正形的爸爸骗他说“姐姐走丢了”,便好好地把他送回了家。

后来,谁也不知道言双林是怎么突破长辈的重重防备,拿走林阿姨的手机,为了找我,孤身走到车水马龙的街上。

好在他懂得怎么接听电话,“找姐姐”这件事才有惊无险地落幕。
 
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小言双林,抱着一脸茫然但也忍不住掉眼泪的小时候的我,这张照片已经泛黄,但一直挂在我们两家的照片墙里。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才渐渐习惯了身边这个黏人地有些过分的“弟弟”。
 
“那如果有一天……双林和别的女孩子谈恋爱了,你不会不开心吗?”宣意好似突然变回了往常的她,挤眉弄眼地问我。
 
“怎么会!”用嘻嘻哈哈强压下心里的一点微酸,我只当那是自己不习惯,在位置上坐下后,我也如往常一般和宣意玩笑,“物色弟妹这么多年,总算找到你了!”
 
宣意说着“乱说什么”,边笑着拍了我一下,这时言双林从我们身边路过。
 
“这么多年,还真辛苦你了。”
 
不咸不淡的声音,言双林面无表情地走过,留我在位置上不知所措。
 
随即升腾的是无名火,还说不清道不明的,掺杂了一点莫名地委屈。

“今天又这么早去,是因为学校要开运动会吗?”

爸爸往日并不这么早起的,只是我最近提早出门,爸爸才会这么早出现在餐桌上。
 
我啃着吐司,口齿不清地说:“运动会是今天没错,不过主要原因是不想看到言双林。”
 
“又和小言吵架了?”爸爸一直秉持着“孩子的事儿让孩子自己解决”的教育理念,小时候就算我和言双林掐成一团,他也只会叉着腰在一旁笑哈哈地录像,“那麻烦了。人家就住对门,总有一天得见着。”
 
妈妈若有所思地喝了口牛奶:“我和你林阿姨昨天还在想,小言最近怎么又闷闷不乐的。合着你又欺负他了?”
 
“我哪欺负他了,”我嘟囔了一声,“不就是开玩笑,想给自己找个弟妹嘛……”
 
“你又乱点鸳鸯谱。”妈妈白我一眼,“忘记小学的时候撮合小言和邻居家女孩,小言三天没理你?”
 
“哈哈哈你还别说,”爸爸笑得差点咳嗽,“你非得给他们照相,小言气了三天,结果你没心没肺的,和同学玩得倒起劲。”
 
叹了口气,妈妈道:“结果最后小言提着林阿姨做的墨子酥来找你玩,你才肯和好。你还三天两头不理人家,我看你这脾气,都是小言给惯的。”
 
他那么凶,哪里像是惯着我的样子?

我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我去补课了!”

因为补课老师的调整,刚好是运动会,我白天就没有去学校。

晚自习开始前,我不情愿地带着妈妈装好的保温杯,里面是我妈为了犒劳言双林参加运动会准备的凉茶。

出门的时候,已经迟了些,好在运动会并不会在晚自习课前点名。
 
班内果不其然,不复往日的安静,叽叽喳喳喧闹不已,即使在重点班也是如此。

也不出我所料,言双林的位置旁围满了男生们,看起来都很亢奋,也正聊得热火朝天。
 
我握着硕大的保温杯撇了撇嘴,对正准备凑过来的宣意说:“请你喝茶。”
 
宣意倒是不介意,兴冲冲地一饮而尽后,开始和我说某体育生与言双林争夺100米冠军,全校女生围观的盛况。
 
“……可惜最后10米言双林抽筋了,不然,唉。”宣意长长地叹了口气,沉甸甸地砸在我的心上。
 
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站起来:“抽筋了?没摔倒吧?没受伤吧!”
 
那一瞬间,以我为中心的五米内,突得一片死寂。
 
和大家一样,宣意也愕然地看着我。
 
“呃,我在担心我家的小狗。”


周围恢复正常的同时,我飞速往后看了一眼,言双林这臭小子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这反应也太大了。”
 
晚自习上课铃响起后,宣意的这句话还一直在我耳边转圈圈。

我的反应大吗?
 
小时候不愿意带着言双林玩,是因为他真的像瓷娃娃一样娇贵。

三天两头的感冒,七七八八过敏的食物……每当带着他,妈妈总要叮嘱我一大堆注意事项。

久而久之,我开始躲着这个“麻烦精”。
 
直到小学一年级的一次放学,我和一个同学一人拿着一串烤香肠,走过当时还无人管治的小巷子。一户人家门没关紧,探出一只硕大的狼狗的头……
 
对于当时我们来说,那真的是一只可怕的狗。同学把香肠往前一扔,哭着往回跑走,待我反应过来,只剩自己还在狼狗凶狠的眼神里瑟瑟发抖。
 
它扑上来时,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因而闭上眼睛察觉到被护在身后时,我首先感到的是疑惑。但言双林尽管忍痛也不哭出声的样子,也许就是未来无数次我不允许他受伤的原因。
 
愧疚也好,心疼也罢,他的大腿上至今还留着当时的疤。

“这还是头一次我们冷战,你先跟我说话欸。”晚自习放学后回家的路上,言双林的语气中,是难掩的轻快与雀跃。
 
我扶着他,在路灯下翻了个白眼:“姐姐我让你懂不懂。你也是,腿都瘸了,还不少说两句。”
 
“我的茶呢?”
 
“……我和宣意喝了。”我倒吸了口气,吓的,“你可别跟我妈说啊!”
 
言双林揉了一把我的头发,站定笑着说:“她喝了也没事,帮大忙了。”
 
“什么忙?”我莫名其妙地扒拉头发,“还不赶紧过来,我刚叫了车。你自己这个样子,难道要爬上去?”
 
“……我没抽筋。”言双林挥挥手拜托司机师傅先走了,又在我迅速沉下来的表情里立马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先跟我说话,这都是宣意出的主意……”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言双林低着头,就像只垂头丧气的金毛,不敢吱声了。
 
“……走吧。”我憋着笑,留下一个自认为潇洒而大度的背影。
 
“以后也一起走吗?”言双林迅速跟了上来,像小学时坐在我后桌那样,揪着我的辫子。
 
“可以啊。”
 
“我是说,从今天开始的,以后的每一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