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两个人的秘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两个人的秘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庐山谣寄余
2020-10-25 21:00


清晨,孙恩正在赶往公司的路上,出租车上他悠闲地刷着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最新出炉的新闻,里面不仅有各种明星的绯闻,还有地方性新闻,他每天早上总是喜欢在车上浏览些新闻消遣,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他手指微动,看到则新闻——《震惊!一男子因妻子出轨将其残忍杀害,伪装同性恋者试图逃避法律,情夫发现并揭露》,孙恩一皱眉,将页面拉到最上端,是个叫做《明日新闻》的媒体。

尚未来得及浏览,忽然铃声响起,手机接进来一个电话。

孙恩细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再三,直到铃声响了七次之后还是将其接了起来。电话那头是一男人的声音,有些压抑而沉重。

“喂,你好,孙恩,还记得我吗?我是上次旅游团的周胜志,那次你忘带手机,还是我给你付的饭钱呢,哈哈哈。”

电话那头介绍了下自己,随后突兀地发出了几声不自然的笑声。

孙恩低着头,思忖片刻终于记起了他,对方是他在上个月旅游团行程途中认识的人,因为两人同住在西城,家距离很近,所以临走前对方要了自己的电话,说要交个朋友,但自从那次回来,他从未给自己打过电话。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这次为什么要给自己打电话呢,孙恩想不明白,不咸不淡问道:“是你啊,有事吗?”

对方声音急促道:“我在龙湖公园,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

“抱歉,恐怕不行,我要上班迟到了。”孙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求你了,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愿意补偿给你旷工费。”

周胜志近乎哀求的声音传来,他最后一句话的确抓住了孙恩的心思,略微抬头思忖了一会儿,仔细计算着从现在位置到龙湖公园的距离,孙恩最终还是答应了周胜志的要求。

“好吧,你等我会儿,我马上过去。”

清晨,孙恩正在赶往公司的路上,出租车上他悠闲地刷着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最新出炉的新闻,里面不仅有各种明星的绯闻,还有地方性新闻,他每天早上总是喜欢在车上浏览些新闻消遣,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他手指微动,看到则新闻——《震惊!一男子因妻子出轨将其残忍杀害,伪装同性恋者试图逃避法律,情夫发现并揭露》,孙恩一皱眉,将页面拉到最上端,是个叫做《明日新闻》的媒体。

尚未来得及浏览,忽然铃声响起,手机接进来一个电话。

孙恩细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再三,直到铃声响了七次之后还是将其接了起来。电话那头是一男人的声音,有些压抑而沉重。

“喂,你好,孙恩,还记得我吗?我是上次旅游团的周胜志,那次你忘带手机,还是我给你付的饭钱呢,哈哈哈。”

电话那头介绍了下自己,随后突兀地发出了几声不自然的笑声。

孙恩低着头,思忖片刻终于记起了他,对方是他在上个月旅游团行程途中认识的人,因为两人同住在西城,家距离很近,所以临走前对方要了自己的电话,说要交个朋友,但自从那次回来,他从未给自己打过电话。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这次为什么要给自己打电话呢,孙恩想不明白,不咸不淡问道:“是你啊,有事吗?”

对方声音急促道:“我在龙湖公园,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

“抱歉,恐怕不行,我要上班迟到了。”孙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求你了,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愿意补偿给你旷工费。”

周胜志近乎哀求的声音传来,他最后一句话的确抓住了孙恩的心思,略微抬头思忖了一会儿,仔细计算着从现在位置到龙湖公园的距离,孙恩最终还是答应了周胜志的要求。

“好吧,你等我会儿,我马上过去。”

周胜志未搭茬,说起了这件事情的起始:

昨天晚上周胜志因为提前将工作做完,比以往早了一个多小时回家,当时家里没人,他正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浏览网页,没开灯,屏幕光线很暗。

然后他听见门外有人声,是两个人,一男一女。

“亲爱的,就送到这里吧,我丈夫快回来了。”

“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每时每刻,让我再跟你多待一会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

... ...

周胜志听得明白,其中一个是他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他那一刻简直气炸了,半晌,他又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瞬间惊醒,他迅速跑进厨房,又回到卧室,关好门。

他妻子换好拖鞋,走向卧室,她见到床上脸色阴晴不定的周胜志,僵硬地笑道:“今天你回来得好早。”

周胜志不答话,将卧室的门锁好。

“你要干什么?”妻子问道。

周胜志努力将脑袋埋进西服,阴沉着脸问道:“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没有!”妻子慌张答道。

“我都听到了!”周胜志露出藏在身后的刀,狰狞着脸,低沉地吼道。

“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妻子尖声解释。

周胜志果断打断了她,他明白此刻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你不要再说了,晚了!”

“啊!”

“去死吧!”

他及早捂住了妻子的嘴。

... ...

“不是我杀的!”

“我没有杀人!”

许久,周胜志清醒过来,失声否认道。

“我想让你帮我伪造不在场证据,等警察来后,我会说我昨晚在你家一块喝酒——就咱们两人。”

“可——”孙恩连忙道,可还没等他说完,周胜志便道:“小区南门的监控坏了,我就说我昨天下班把车停下后,因为要喝酒就坐出租车去的你家。”

“你们小区应该是有监控的,现在距离你出门还没过一个小时,若警察问你出来干嘛,你可以说给我买早餐,但因为我想要吃城南龙湖公园旁的螺蛳粉,所以花费的时间较长。”

“等会儿你去店里买两份螺蛳粉,一份在店里吃,一份带走。”

孙恩见他都深思熟虑清楚了,脸上的抗拒神色明显淡了几分,便也与他讨论起来,试图填上所有的漏洞。

“你家——”

“我花费了一晚上的工夫,已经布置成自杀的现场了,不会有问题。”

“好吧。”

“那你妻子自杀的动机呢?”孙恩提出了一个让两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她发现我是同性恋者,与你。”周胜志意味深长道。

孙恩冷不丁地吃了一惊,手腕、脖颈处裸露的皮肤肉眼可见地凸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周胜志扒开手提包上面的现金,露出了放在底下的衣物。

他对孙恩意有所指地说道:“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对,两个人的秘密!”孙恩似乎明白了什么,点头应道。

俩人分别购买了些食品饮料,除螺蛳粉外都是凉菜。

孙恩叫了辆出租车,他让司机开进小区,并停在自己单元门下,两人闪进楼道中,临关车门前多留下一百块钱,特意叮嘱了一句“小区里就不要拉客了。”

孙恩开了门,一进去,两人便开始布置起来。

两人将空的啤酒易拉罐随意的摆到桌子上,凉菜也只剩下寥寥,还有不整齐的筷子,两人分别舔了舔筷子头,留下口水,桌子上杯盘狼藉。

一个小时后,两人现场布置完毕,经过再三检查后,周胜志打车回到了家,并“突然”发现了妻子的尸体,然后痛苦着报了警。

很快警察到来之后,迅速地拉上了警戒线隔离现场,与此同时几个办案人员用相机给现场拍照,收集案发现场的可疑物品。

另一边,中年警察对周胜志展开了讯问。

周胜志神色悲伤,语言哽咽,险些说不出话来,在中年警察的再三安慰下,这才一边回忆一边说出了与孙恩约定的证词,临近结尾,周胜志激动地扑通一声给他跪下,哀求道:“警察同志一定要抓住凶手!”

中年警察连忙扶起了周胜志,他招呼过一个稚气未脱的女警察,低声让她叫上两个人把孙恩带过来,来的时候让孙恩领路——最后一句话,中年警察郑重强调。

警戒线外一人木木地站着,瞪大双眼,里面有血丝,他试图将现场的一切收入眼底。

当他见到从警车下来的孙恩的脸时,冷着脸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女警察手中提着一包物品,依稀可以辨别得出是周胜志早上刚交给孙恩的衣物,现场,中年警察旁边站着的周胜志见此,脸上恰如其分地露出了一丝慌乱。

次日,警察再次传唤了周胜志,审讯室的桌子上放着一张银行卡和一个手提包,周胜志顿时瞳孔一缩,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真正的慌张,又转瞬消失,此刻他只有嘴硬才有一丝可能脱罪。

但他自己仍然清楚,自己完了,整个人生被彻底毁掉了,他要被立即送进监狱,可能一辈子都要在里面度过,身体和精神失去自由,甚至连此都不可得,被直接判处死罪——枪毙。

中年警察递给周胜志一份文件夹,里面是两份证词。

一份是孙恩,而另一份则是他妻子的情人,那个从案发现场冷着脸离去的人。

原来那晚在周胜志妻子进门之后,妻子的情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又返身回来了,因为按照以往来看,周胜志偶尔会留在公司加班,若是工作实在忙不过来,甚至会在公司将就一晚,这样他就能与她共度良宵了。

但是那天晚上她没有给男子任何消息,仿佛彻底消失了一般,男子感觉不对劲,就在楼道里坐了一夜,早上他看见周胜志匆忙离去,因为怕被发现了,打草惊蛇,便没有尾随。

他害怕没有确凿的证据指认周胜志杀人,直到他见到孙恩。

“终于可以将你绳之以法了。”男子指着周胜志,癫狂地笑道,眼里含着泪。

这日的傍晚,一则名为《震惊!一男子因妻子出轨将其残忍杀害,伪装同性恋者试图逃避法律,情夫发现并揭露》的新闻出现在了“今日新闻”的板块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