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老婆是免费保姆,身材超级棒,谁要谁拿去!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我老婆是免费保姆,身材超级棒,谁要谁拿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四叶草
2020-10-26 10:00


张珊珊刚结婚十天就想离婚,确切地说应该是结婚第三天,她就想离。她沮丧到了不能自已的地步,就像吃了苍蝇但是还不能吐,那种恶心伴着憋屈,搅扰得她寝食难安。
 
结婚第三天,张珊珊收到了快递。她买了几本书,急火火地拆开,捧着一本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老公葛贤从外面回来,发现了还没扔的快递盒子,又看了看桌子上放的几本书,随即说了一句:“你傻啊!脑袋瓜子被门夹了,怎么这年头了还买书?”
 
张珊珊气不打一处来,“我看书还有错了?”
 
“不是你看书有错,而是这年头谁还花钱买书看?想看什么书在网上搜一下电子版,还有各种免费的听书平台,花那钱干什么?”
 
张珊珊随即明白了,说到底,葛贤是嫌弃自己花钱了。
 
张珊珊懒得理他,钱是自己挣的,看书的习惯多少年了,再说她在公司是写文案策划的,不经常看书,怎么修炼好的文笔?电子版的怎么能够和捧在手心里看的感觉一样?
 
“趁着纸箱子还在,快去退了吧!”葛贤一边收拾纸箱,一边归拢那几本书,让张珊珊赶紧把书退了。
 
“葛贤,这,这你就过分了噢!”张珊珊气得话都说不利索。
 
葛贤随即在手机上帮张珊珊查她买的书的电子版,还说实在不行,拿到单位打印出来,也不花费咱们家里的钱。
 
张珊珊嘴巴张得大大的,不知道说什么,觉得老天爷不会是在耍自己吧,怎么会遇到如此奇葩的人!
 
“葛贤,你要是敢把我买的书退了,我非得把你家砸个稀巴烂不可!”张珊珊一手拿着书,一手指着葛贤,愤怒地说。
 
葛贤只得作罢。

又过了几天,张珊珊左等右等的快递就是不来,一查淘宝,怎么连购物记录都没有了,自己分明已经付了款了。
 
张珊珊把付款记录调出来,拿给同事看,说你们帮我看看,钱已经从我银行卡上扣了,但是购物车里却没有交易记录,收不到货,物流也查不了。
 
大家也觉得很奇怪,一个男同事说,会不会是你女儿或者你的新儿子拿你手机买东西时,不小心把你的购物记录删除了? 
 
张珊珊心想,两个孩子应该不会,随即想到葛贤,肯定是葛贤干的!
 
张珊珊下班后,火急火燎地回家,进门第一句话就问葛贤,我在淘宝买的东西,已经一周了,为什么一直收不到,竟然连购物记录都查不出来?
 
葛贤不紧不慢地说:“我给你退了!”
 
“什么?给我退了?”张珊珊大吃一惊。
 
“你为什么退我买的东西,你凭什么退我买的东西?我是花你钱了,还是妨碍你什么事了?”张珊珊嘴巴里喷着火,一股脑地迸发出来。她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换鞋,随即“啪”一声,将手里的包扔到沙发上,那种气势,恨不能将葛贤撕碎。
 
“你说你买那东西有必要吗?”葛贤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怎么没有必要了?那你说说什么东西是有必要的?”张珊珊边说边逼进葛贤,挥着手就想煽葛贤一个大巴掌。那种愤怒,她自己已经无法控制。
 
葛贤定定地站着,当张珊珊逼进的那一刻,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冷笑。就是那一丝不屑的冷笑,让张珊珊瞬间崩溃,她想到了离婚。
 
张珊珊转身,眼泪像决堤的海水,哗哗地淌了下来。

张珊珊买的是除甲醛的碳包,还有几瓶除醛喷雾剂。
 
张珊珊和葛贤是二婚。她和葛贤领了证后,就着手改造自己的婚房。所谓婚房,不过是葛贤和他儿子正在住的家。
 
葛贤说,“你看,家里都是新的,没必要重新装修,家具也都好好的,更没必要换了。”
 
张珊珊最后妥协的条件是,女儿的房间要好好收拾一下。葛贤给张珊珊的女儿腾出来一间卧室,之前葛贤父子当作储物间用,里面堆积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墙面很脏,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葛贤的意思是,买点涂料刷一刷得了,张珊珊6岁的女儿非看上了一款非常漂亮的墙纸,非要全屋贴,张珊珊执意满足女儿的意愿。
 
买的儿童床,儿童衣柜因为是样品,当然也是葛贤的意思,倒是没有什么味道,就是那个全屋贴的墙纸,虽然说买的是品牌墙纸,商家一再承诺用的是糯米环保胶,但张珊珊总觉得有股子甲醛味。
 
于是张珊珊在网上买了除醛炭包,还有喷雾,张珊珊不知道哪种效果更佳,各种不同种类的各买了些,毕竟女儿最重要。
 
葛贤阻止张珊珊买东西,自己却是网购的大咖,那天他一直在淘宝上转悠,直到手机没电直接关了机,看张珊珊在厨房做饭,葛贤就用张珊珊的手机登陆了自己的淘宝账号,买了东西。
 
鬼使神差的,张珊珊吃完饭后直接点开淘宝,对着一堆除醛产品,三下五除二就买完了,她也没看是谁的账号,只知道地址是对的。买完就等着送货上门,谁知道等了一个礼拜,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也难怪她用自己的账号查不来购物记录。
 
葛贤看到张珊珊买的东西后,立刻就明白了,连个屁都没放,直接退了货。
 
葛贤看不惯张珊珊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总希望张珊珊能够节省一些,毕竟节省下来的,就是这个家的。以后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必要时,张珊珊总不能捂着口袋不往外拿钱吧!
 
葛贤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让张珊珊措手不及。

张珊珊坐在女儿的房间,泪如泉涌,小饭桌的阿姨将女儿送到楼下,女儿回来了,张珊珊抹了一把泪,带了孩子去了娘家。她在内心坚定地告诉自己:离婚!
 
吃过饭,眼看着离睡觉的时间越来越近,珊珊妈看母子俩还稳如泰山地坐着,忍不住了,说了一句“还不回啊?吵架了?”
 
良久,张珊珊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我想离婚!”
 
“什么?想都别想!哪里有刚结婚就要离婚的?”
 
张珊珊抹着眼泪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葛贤如何不是人,如何束缚自己的身心自由健康。
 
“那算什么事?有什么好委屈的?生活没有让哪个人不委屈的。你就是再离婚,再嫁,也一样有这样那样不顺心的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回去就念现在的这本经去吧!”珊珊妈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珊珊埋怨她妈,自己刚离婚,本来不想着急忙活地再嫁,可是抵不住老太太天天托亲戚各种介绍,现在好了,又掉到火坑里去了。
 
老太太却埋怨珊珊动不动就离婚,本来和前夫就不应该离,出轨算什么,男人在外面玩够了,就回归家庭了。
 
珊珊气得口吐白沫,懒得再和这旧思想的老太太辩解,带了女儿睡去了。
 
在娘家住了几天,葛贤带着儿子来了,来接珊珊回家,她妈顺水推舟地在背后推,珊珊不回去也不由她。
 
回家后,葛贤拉着珊珊滚了床单,算是和好了。
 
日子就像衣服,缝缝补补,凑活着穿吧。
 
珊珊又在淘宝店里买了各种碳包和除醛喷雾剂,把女儿的房间清理了一遍,生活又继续下去了。

葛贤的欲望很强烈,36岁的男人,总是两三天一次地粘着张珊珊,珊珊把这种需要当成和葛贤之间的深情。
 
自结婚以来,葛贤从来没有给过张珊珊一分钱,家里的日常开销葛贤也是能不出就不出。张珊珊买个化妆品买件衣服,葛贤习惯性地干涉,搞得张珊珊诚惶诚恐,珊珊不想再火山大爆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凑活过算了,自己穿旧衣服就穿旧衣服吧。
 
这天张珊珊着了凉,咳嗽有点厉害,吃过晚饭早早上床躺下了。
 
葛贤看珊珊早早躺下,把自己扒的光溜溜钻到张珊珊被窝,各种抚摸各种挑逗,珊珊烦不胜烦,但还是配合葛贤完成了任务。
 
葛贤有个习惯,每次完事肚子就饿了,穿上衣服拿了一堆吃了,吃饱了,又睡不着了,抱着手机在张珊珊的被窝里翻来覆去。
 
珊珊本来困得不行,被葛贤动来动去,也睡不踏实,咳嗽越来越厉害。葛贤抱着手机,给珊珊一个后背。
 
珊珊咳得气都喘不上来,让葛贤帮自己拍一下后背,葛贤一手拿着手机,一只手象征性地拍了两下,又转过身去了。
 
珊珊咳嗽着让葛贤去给自己倒杯热水,说了好几句,可是葛贤竟然佯装睡着了。珊珊只得自己下床,自己去倒,发现暖壶里一滴水也没有,给自己烧了点开水,喘着粗气,喝了一杯热水,又泡了一下脚,才躺回被窝。
 
珊珊觉得就是着了凉,不是什么大问题,白天没有开药,咳嗽了整整一晚上,葛贤却照睡不误,把珊珊当空气。
 
张珊珊才发现,葛贤是提起裤子就不管不顾的男人,典型的下半身动物,哪有什么温情。自己对他,不过是有那点可怜的利用价值罢了,娶了自己,既做饭又买菜,还不要小费,比在外面嫖娼要划算多了。
 
这样的男人,留着干什么?
 
张珊珊合计了一下自己的存款,打算抽空去看房子,为长远考虑,不如买套小一居室吧,小点,破点,烂点,只要和女儿有个窝,比什么都强。
 
张珊珊想把自己和女儿的窝搭建起来的时候,就和葛贤提离婚,但是她没想到又发生了一件事,让她立刻、马上、必须离开这个没有一丝温情的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