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手可摘星辰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手可摘星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三禾山
2020-10-27 15:00

“哎,那个宋和,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宋和无法言喻第一眼见到橘子是什么感觉。

那个女孩穿着红裙黑夹克,抱着电吉他,在舞台上就像一朵耀眼明艳的花,抬手踢腿都带动台下一群听众的欢呼。

但是宋和认出她了,她是昨天被老师罚站在走廊里的女孩,在他路过时,还毫不害臊地送了他一个飞吻。

昨天的她扎着高马尾,歪头看着他时,发梢在空中画出一个小小的弧度,素面朝天也清晰可见眉眼中的明艳,今天的她站在聚光灯下,头发被烫成了卷卷的波浪,披泄而下,火红的发丝配上艳丽的唇彩,眼线外勾,一眼扫来时就像一只妖娆的小妖精。

宋和静静地听完一首歌,转身离开。

他和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橘子弹吉他的时候不小心漏了一个音,她刚刚看到宋和了。

高高瘦瘦的少年站在人海最后,人头攒动,人人都铆足了劲儿地往前往上,只有他站在那儿,如松,如柏,有种格格不入的沉静。

宋和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万年的年级第一,名字永远在红榜的最上头供人仰望,参加各种比赛,拿奖拿到手软,还没有到高三,就获得了名校的保送资格。

按理来说,学霸的旁边总是会聚集着一群学霸或者是一群嗷嗷待哺等着抄作业的学渣,但是宋和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他就像摘星台上可望而不可即的星星,明亮,闪耀,但光芒是冷冰冰的。

或许是他太过高岭之花,橘子看到他就老是想逗一逗他,她昨天被老师罚站,看到他来,给了他一个飞吻,安静沉稳的少年刹那就红了脸,逗得橘子一直发笑,被老师又多罚站了一节课。

她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但偶尔交会,也盎然生趣。

宋和经过广场的时候习惯性地停下来看了一眼,台上的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眉眼精致,但是不同以往的张扬,她今天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唱着写意的民谣,很温柔。

她的声音低沉微哑,眼眉低垂的时候,民谣里就有了温暖的诗意。

宋和不由自主地想,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因为她穿了一条浅紫色的裙子,红橙黄绿青蓝紫,从第三天他就发现了她的“彩虹穿衣法”,那么也就意味着今晚这个为期一周的活动就结束了,大家的生活,不,他的生活又会再次回到从前那个乏味的轨道。

他安安静静地站在人群最后,默默地听完了最后一首歌。

从明天起,他再路过这个广场,就看不到听不到这个彩虹一样的姑娘和她的歌声了,其实仔细想想,还是有点遗憾。

橘子有注意到,她在广场上的每一次演唱,宋和都在。

第一次他只停下来听了一首,第二次听了两首,从第三次起他可以待到所有演出结束。

但是那个为期一周的活动结束了,橘子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广场。

生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从前的样子。

但是橘子还是能时不时听到宋和的消息,在每周一次的国旗下的讲话,校领导神采飞扬的说他又代表学校去哪里哪里比赛获得了什么什么奖项,或者是又获得了什么样子的荣誉,橘子是记不清那些冗长的名字的,但是每次提到宋和的名字的时候总会不自觉耳朵一竖。

宋和真的是太优秀了呀,橘子拨弄着吉他,突然很想去参加前阵子邮箱里朋友们转发来的唱歌节目海选。

她如果可以站的更高一点,或许也能发出一点点光?

宋和真的没有在广场上再看到那个或灵动或温柔的女孩,但是每次走过广场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地放慢脚步。

他又开始到处参加比赛了,然后他来到了杭州。

在比赛场踩点完剩下半天空闲的时间,他选择了到处走走。

母亲提议去博物馆看看,然后在路上遇到了围坐在一片绿地上的男男女女,他们其中很多都抱着乐器。

宋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头的小姑娘,她抱着把吉他,和大家一起唱歌。

歌声隔着车流听不太清,但他清晰地看到女孩笑得弯弯的月牙眼和张扬的笑脸,一曲终了,她笑着歪倒在隔壁女孩的身上,肆意,自由,明媚,温柔。

母亲注意到他打开了车窗,问他:“你也想去唱歌吗?”

他还没有回答,母亲就自己补上了答案:“不可以!我们等会儿从博物馆出来,早点回去休息,为明天养精蓄锐!”

宋和沉默半晌,还是“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橘子觉得高兴极了,她在海选上遇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大家在一起唱歌,又一起去吃火锅,热热闹闹的。

唯一的一点点不满就是她要请假,班主任怎么都不允许,爸爸妈妈也是,据她打探,宋和也请假了,同样是去参加比赛,怎么待遇就如此不同?

她最后是先斩后奏逃出来的,但幸好的是有音乐老师帮忙hold爸爸妈妈和班主任。

更幸好的是,她没有看错自己,一路从海选走到了比赛的前八,爸爸妈妈到后来还来到现场看她唱歌,给她加油打气,虽然最后被淘汰了,但是他们再也不说不允许她唱歌的话了。

橘子就乐呵呵地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了,光明正大地在琴房里待到很晚,偶尔爸爸妈妈来接送时还能够笑眯眯地听她唱首《小苹果》。

小日子和和美美的,就是不太遇得到宋和,下课都见不到他在走廊里经过,是“题海沉迷症”加剧了吗?

宋和看了橘子参加的那档唱歌节目,发现小女孩换了个大舞台依然很耀眼,很多人都很喜欢她,而且她似乎还感化了她的爸爸妈妈?

橘子在一次评审中过关,激动地跳了起来,嘴角扬起大大的笑容。

宋和想起自己一壁橱的奖杯,他上台领奖的时候是真的开心,但是从来没有像橘子这样激动地笑过,说不羡慕她的自由真挚是假的,但是自己明显也不是什么苦情角色。

人各有志,他决定自己以后还是不要总是出去晃悠了,因为总是可以看到趴在窗口边眼巴巴望着的小姑娘。

橘子最近见宋和见的少了,但是耐不住天公作美,学校最近有了新的神操作——住宿生将会集中在一起多上半个小时的晚修。

她和宋和终于成功地待在了同一个教室里。

橘子高兴极了,从宿舍拿了橘子给大家分,她就坐在座位上一边吃橘子一边写作业。

不料,教导主任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把她逮了个正着,教导主任是个很温和的女人,她只是吓唬道:“吃吃吃,要不去台上给大家表演一下?”

结果橘子认真想了想,还真上台了,就站在讲台正中央,把橘子掰的一瓣一瓣,还真是给大家“表演”。

台下的人全都抬着脑袋看她,眼神中有着刷题刷出来的目光呆滞。

橘子仍是漫不经心的,想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她说:“哎,那个宋和,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宋和看着台上的胡闹的小女孩,眼中浮现笑意。

他听到自己说:“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