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蛇语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蛇语

作者:老刘头儿
2020-10-27 09:00

农村有种说法:家蛇不能打,不能招惹。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家蛇?为什么不能招惹?是有什么传说故事吗?

其实这家蛇就是黑眉锦蛇,奶蛇,线条家蛇等生活于住宅内的蛇类。你要是在农村的老式木房或泥土房里,就很有可能会看到它们盘旋于梁,檐,瓦楞上。

理解起来很容易,但不能招惹一说,从何而来呢?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一个关于家蛇的故事。

这是真实事件,是在我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们提起的。出事一家的房子至今还荒废在我们村东头。

我们村的大姓是刘姓,那家的房主也姓刘,人们常叫他刘老大。按辈分算起来,我该叫他太爷。

他们家有三个兄弟,他是老大,上头有一个老妈妈,下面只有老二家有一个男孩。一家子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还算和睦。但在一年冬天的时候,老太太没了,老死的,这在农村算喜丧。

正好赶上要过年了,虽然伤心难过,但家里几个兄弟还是商量着快把丧事办了,好迎接新的一年,再好好的过日子。

事情一直进展的很顺利,他们在村里办了宴,又在山上安葬了老太太。本来平平稳稳的,可到正月十五上坟时却突然出了变故。

农村传统是在农历正月十五时上坟上香,希望祖宗神佛保佑。

这天兄弟三个去得有些晚,坟头周围已经没了什么人。因为家里还有事,刘老大就让俩个弟弟动作快点。

坟地有些偏,冬天又阴寒,坟包包周围全是深到腿跟的枯草和奇形怪状的老树。天都有些昏黄,寒风吹着纸钱“哗哗”地响,显得萧条阴森。

烧纸,烧钱,点炮仗。一切都忙完了,可在转身时,老三却突然看见老太太坟头上出现一条八尺长的黑蛇。这深冬的季节哪来的蛇啊!可这条蛇漆黑的身子足有小儿手臂那么粗,蛇头扁圆,猩红的蛇信子“嘶嘶”地吐着,竖瞳幽幽地紧盯着三人。蛇头部分已经抬高,像是要扑过来。但诡异的是,他们好像在蛇眼中看到了泪光。

这可把三兄弟吓了一大跳。老二性子急,看见蛇后二话不说,就抄起了上坟时用的镰刀,冲上去一下就砍断了蛇的脑袋,老大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那条蛇像是没反应过来,动都没动,头就被“噗”地砍断了,断口处还不断冒出鲜红的血,蛇身扭动不停。

奇怪的是,三兄弟在蛇被砍断的一刹那,突然感到心头一紧,一种难以言说的悲伤涌了上来。

“啊!这这。。。你这是干什么?”老大冲着老二吼道。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煞白,俩片嘴唇颤抖不停。

老二不明所以,明明他杀死了蛇,大哥为什么要发火?他愣愣地拎着镰刀,看到自家老大巍巍颤颤的走到蛇前,小心翼翼地把蛇的尸体捡起,埋在老太太的坟前,然后一脸惊恐地拉着他们回家。路上的时候,老二慌忙问老大怎么回事,但老大只是阴沉着脸摇头不语。

回家后老二越想越不对劲儿,他只好跑到村里的老人那里,把刚刚在坟地上发生的事说了说,想问个明白。

村里的老太爷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一听老二说了全程,老人脸色就变得沉重,等过了一会儿想明白后他就立马摇头跺脚。悔恨惊恐的表情和刘老大如出一辙。

“老二啊,你可为你全家招来大祸啦!”老太爷指着刘老二的鼻头,颤抖着手,低声吼道。

老头告诉刘老二,在以前,民间有一种说法:蛇是死去亲人回来探亲的转世,特别是家蛇,这种蛇要是出现在坟头,往往是一种吉兆,说明这个家庭正在兴旺发达,生意也在兴旺发达。

“可你竟然砍死了蛇,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这是砍死了你老母亲的转世,你这是在给你们家破吉招祸啊!”

老太爷的话依旧回荡在耳边。深冬的风又吹起来了,枯叶“沙沙”的翻起,不知道诅咒的低语还是亲人的哭泣。

老二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他看到了老大老三满脸心事地坐在灵堂里,墙上还挂着老母亲的遗照。她慈祥的目光像是穿透了生死,正忧伤地注视着他。刘老二的脚一软,就那么跪了下来。

后来没过几个月,这一家就想是应征了预言一般,刘老三在赶集的路上被失控的大卡车撞死,老大被查出肺癌晚期,没过几个月也死了,而老二在一天深夜独自一人上山,失足跌下山崖,就那么摔死了。谁也不知道他那么晚,上荒凉的大山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家一家,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家破人亡。

家里的女人们迅速地带着孩子改了嫁,此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刘家。

村东头的老屋还在,常年无人居住,长满了枯草灌木,阴森破败。

老刘家的故事就这么流传下来,我十岁的时候听老人们唠家常时得知,然后就记了十几年。现在我用笔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

家蛇无毒,且被奉为财富和守宅镇家的象征,如果遇到了,在没有伤害人的情况下,一定不能打,更不能杀。虽然有一定迷信的成分,但是知道故事的我,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