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一场致命的直播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一场致命的直播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努力的酒儿
2020-10-29 17:00


下午四点。

宋玉被闹铃唤醒,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她揉了把蓬乱的头发,想起今晚有一场直播。

她洗澡,吹干头发,化妆,穿好清凉的吊带裙,对着镜子挤出演练过无数次的微笑…

傍晚七点,宋玉准时坐在摄像头前,冲来看直播的观众露出甜美的笑容。

“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阿玉的直播。长夜漫漫,陪你度过。”

宋玉说完开场白,一边对着镜头唱歌,一边感谢弹幕上时不时刷过的礼物。

直到一个小时后,她才开启下一个互动环节:随机和另一个主播连麦,比拼两方粉丝刷礼物的数额。

输的那一方,礼物金额全部归胜方所有。

宋玉一边跟粉丝解释规则,一边在心里反复演练昨晚就计划好的对策:等下,她准备在直播镜头前装作急病突发,以谋求比拼的胜利。

这样做虽然有点不厚道,有欺骗粉丝之嫌,但她急需这笔钱。

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

五分钟后,一张妆容精致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宋玉愣了一下。

因为这张脸,虽然陌生,但眉眼间,总给她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带着一丝疑惑,她开始了和对面主播的比拼。

对方的网名叫小优,看她的穿着打扮,明显是和宋玉一个类型的主播。

而且…宋玉扫了一眼屏幕上方的粉丝数,对方是她的两倍,她顿时心里一沉。

看来,不得不装病了。

但其实,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想用这一招。

宋玉满腹心事地跟对面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小优看到她的脸,也是一愣,顿了好几秒才回了句你好。

宋玉心头闪过些什么,半开玩笑地说:“难道小优以前认识我吗?”

“没有,就是难得看到阿玉这样的美女,所以看呆了。”小优很快回答道,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宋玉对她有些刻意的吹捧不甚在意。

她在努力地思考,这个声音,为什么会这么耳熟呢?

直播比拼开始。

小优提议两人掷骰子玩真心话,点数小的那一方,可以向对方提出一个问题,对方必须如实作答。

宋玉同意了。

第一次掷骰子,宋玉3点,小优6点,毫无疑问,她输了。

小优微笑着开口:“阿玉,你的脸是纯天然的吗?要如实回答哦。”

这个问题里裹挟的恶意不加掩饰。

宋玉有些不舒服地皱了下眉,但还是说:“当然,我连美容院都没去过几次。”

小优笑了笑,似乎对这个答案的真假并不在意。

宋玉又和她玩了一轮,仍然是她输了。

屏幕那边沉默了几秒,小优问道:“阿玉,你最近是不是很缺钱?”

宋玉猛然一颤,身体不由得前倾,紧紧盯着屏幕上的人。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她张了张嘴,这句话就要问出口。好在及时想起这是直播,又强行压了回去。

但是,因为她神情和举动上的异常,弹幕上已经有些猜疑的言论开始滚动。

宋玉心念急转,很快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她抽了张纸巾,用力擦了擦眼角,用哽咽的声音说道:“是…我妈妈最近生病住院,我急需一笔钱给她做手术。否则,我也不会答应直播比拼这件事,毕竟我的粉丝实在不多,很难赢过别人。”

示弱,是女人最好的武器。

宋玉脑中莫名闪过这句话。她愣了一下,却没想起是谁说的。

果然,她这一番言辞出口后,弹幕的风向立刻转变了,一片心疼的言论里,还有好几个人给她刷了火箭。按照平台的分成制度,她一下就多了好几万。

这笔意外之财,令宋玉心头狂喜。

她的目光往左上角瞟,发现这一次的打赏总额,已经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高。但计算总值,她还是比小优少了一些。

那不是意味着比拼要输,钱都归小优了吗?

心头焦急之下,宋玉额上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就开始装病?

“阿玉,该你了。”

还在凝神细思的时候,小优忽然出声惊醒了她。

宋玉往电脑屏幕上看去,才发现小优已经将骰子掷出,正等着她开始第三轮,连忙用鼠标跟着点了一下。

这一次,是她赢了。

宋玉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屏幕那头的小优,问道:“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

话刚一出口,她手心便渗出一层薄汗。

说实话,她虽然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终于问出口之后,还是觉得有些害怕。

小优被她直勾勾的目光盯着,哪怕是隔着镜头,也有些招架不住。唇角的笑僵了僵,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们之前,确实认识。”

果然!

获得意料之中的答案,宋玉的心情却并没有想象中松快。

因为,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以前的经历。

关于过去的记忆,她只停留在两年前那场大火之时。还记得当时,她住在一间冰冷幽暗的地下室里,昏昏沉沉地发着高烧,却求助无门。

就在这时,窗外燃起了熊熊大火,而她甚至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火渐渐烧到床前,她感受到一股灼烫的温度舔舐着她的手臂,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头发被烧得卷曲…

缺氧导致的呼吸困难之下,她昏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医院病房里。

她口干舌燥,皮肤灼痛。轻轻一抬手,就扯动了旁边的铁架,她仰头看去,发现自己还在打点滴。

而她的记忆,除了那场大火之外,只剩一片空白。

宋玉按铃叫来护士,才得知自己被送到了一家私人医院。一起被送来的,还有与她同住的室友汪婷。

只不过,对方的伤势比她严重太多,因为吸入过多一氧化碳,人已经陷入深度昏迷,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护士说完就离开了,宋玉却陷入更深的迷惘之中。

因为,她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室友。

两天后,她能下床了,便勉强拖着病体,去重症病房看望自己的室友。

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看,床上那个插着呼吸机,面容惨白的女人,五官明明十分陌生。

但看到她的第一眼,宋玉却感到一阵心痛,莫名流下了眼泪。

“她是为了救你,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耳畔忽然响起一道男声。宋玉转头望去,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着她。

他自我介绍,自己是汪婷的主治医师,齐子轩。

齐子轩告诉宋玉,她们被消防人员发现时,是汪婷拖着她艰难地往出走。还用拳头生生砸开地下室的玻璃,率先把她送了出去。

听他描述,宋玉脑中闪过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痛得她低下头:“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齐子轩说,她本来就发着高烧,又吸入不少一氧化碳,造成记忆丢失是很正常的现象。

而现在,她要考虑的更现实的问题,是医药费。

医院不是做慈善的,这次抢救,她们已经欠下不少钱,何况还有汪婷的后续治疗费用。

宋玉考虑了一整夜。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剩一张还算漂亮的脸。

那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或许做主播,就是她目前最好的出路。

就这样,宋玉找了家传媒公司应聘,成功当上了一名主播。

这两年来,她虽然赚得不少,但生活却一直很拮据。因为直播赚到的大部分钱,都用在了汪婷的医药费上。

而这一次,她答应参加比拼,也是因为汪婷的病情突然恶化,马上要动手术,急需一大笔钱。

原本齐子轩要借钱给她,但宋玉明白,他们非亲非故,她不该接受人家的钱。

过了好一会儿,宋玉从恍惚的记忆中回过神。

看到屏幕那头的小优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宋玉的疑问脱口而出:“那你知道,我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吗?”

“这个问题,要你下一次赢了,我才能回答你。”

小优微笑着说道。

因此,宋玉再着急,也只能把心思强行按下,掷出新一轮的骰子。

很可惜,这一次,她输了。

小优张了张嘴,正要提问,忽然咳嗽了两声。她露出无奈的神情,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两口水。

放下杯子,才重新开口。

“你还记得…”

后面的句子,却被口中突然涌出的一丝鲜血截断了。

屏幕那头,小优面上忽然涌上一阵不正常的潮红,眼睛发蓝,抬手用力抓挠脖颈,抓出道道血痕。接着浑身剧烈地痉挛了几下,一头栽倒下去。

再也没了动静。

一瞬间,宋玉头皮都要炸开,疯狂地尖叫着往后退。

“报警!报警!!”弹幕上滚动的消息忽然密集了许多倍。

宋玉想移开目光,却不知道怎么的,紧紧盯着不再被小优挡住的背后墙纸,忽然觉得那花纹,和下面陈列的小茶几,有一丝眼熟。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丝由远及近的警笛声。

起先,她以为这警笛声是从电脑里传来的,但很快意识到,刚才自己拼命往后退的时候,已经把耳机拽掉了。

这声音,分明是从窗外传来的!

宋玉猛地转头,紧紧盯着屏幕上那熟悉的墙纸花纹。

她想起来了!

两年前她在这座小区租房子时,中介曾带着她看了好几套不同的房子;而位于她住的这间,再往下数两层,那个房间的墙壁,就是这个样子!

小优,竟然一直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甚至同一栋楼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