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死九百九十九颗许愿星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死九百九十九颗许愿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止欲
2020-10-29 10:00
我手中依旧拿着那个玻璃瓶,只是里面的许愿星少了一小半,刚才摔落时不知滚进了哪个角落里。


莫里走后,我总是能收到一个地址寄来的信。

信没有署名,但上边熟悉的字迹和语气,我一眼就能看出信是出自莫里之手。

而此刻,我手上的是从那个地址寄来的第十七封信。

是封简短的,与之前几封完全不同的信:

如果想要知道之前十六封信里藏着的秘密,想要找到他,拿上你床头的那瓶许愿星,来宿饶巷27号找我。

依旧没有署名的信几乎激起了我这辈子所有的好奇心。

只是有一点它说错了。

我的床头曾经确实放过一瓶许愿星,那是我刚和莫里在一起时他送给我的。

那个时候我们都没什么钱,一百多颗许愿星虽然廉价,却也是他这个笨手笨脚的人熬了几个晚上才有的成果。

他还说,等以后有时间会补齐剩下的八百多颗,凑够九百九十九颗星星。到时候,不管我许什么愿望,他都会实现。

只是后来我气不过莫里的不告而别,把它丢到了杂物间里。细想来,这件事情过去已经有三年了。

我废了些功夫,沾了满身的灰才在杂物间里找到了那个同样被灰尘覆满的不起眼的小瓶子。

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将地址报给司机时他还有些错愕。

他说,那条巷子已经荒废很多年了,没想到还会有人往那儿去。

我的心里不禁打起了鼓。

这是一个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的年代,如果有人利用我的好奇心办坏事也是有可能的。

但所有的不安都在司机停下车的时候烟消云散。

眼前这条巷子虽然看着有些破败,但也没有寻常荒废的小巷那样肮脏,细看也只会觉得这是条很有岁月感的巷子。

我付了车钱,推开车门正想离开,司机叫住了我,递给我一把伞。

我这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雨水顺着屋檐滴滴答答地落在苔藓覆盖的青石板上,这若是清晨,定会惊扰别人的清梦。

道谢之后,顺着巷子往里走,寻至27号,已经是巷尾了。

墙上用钉子钉着的被刷成蓝色的铁皮已经锈迹斑斑,但依稀还是能看出上边的字:宿饶巷,27号。

一路走来,入眼的都是白墙斑驳的单间平房,这间确是有些不同,虽也是平房,但却安上了玻璃门和落地窗,往里面看,摆满了一人半高的大书架。

我一愣,这才注意到屋前放着的那个招牌。

“时光书局?”

我轻喃出声。

天色已经阴沉下来了,但书局里面却只有几盏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走至最深处,我看到了柜台里站着的那个女人

一袭白裙,长发微卷披于身后,温婉得不像话。

许是听到了动静,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我。

“你好。”

“你好。”

她轻笑着走到一旁,按下了电源开关,书局里瞬时就明亮了起来,她解释道:“书局少有客人,我这人又不喜光,所以开得灯少了些,别介意啊。”

“没关系。”我也冲她笑笑。

“你是,骄和路的住户?”

“是的。”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几眼,将我带到一个书架旁,从中间抽出一本书,又领着我往另一处走去。

我匆匆看了眼书架上不知是刻上去还是写上去的字:A列17号。

书局的角落里摆了一张茶几,用几张沙发围了起来,她将书递给我,示意我坐下再翻看。
我接过书,没有急着翻开来,而是先打量起封面。

“莫里!”我惊呼出声。

她仍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笑着微微点了下头,示意我继续看下去。

我却没了心思,只是随意翻看几下。

书很薄,虽然有十九章,但均摊下来每章不过占了六七页的样子。

“十九章。”我低喃,脑海中的某根神经像是突然被触发,我猛地抬头。

莫里离开的那年,刚好十九岁。

“时光书局里藏书共有三千五百二十一本,每一本书都是人的一生。有些人是突然间逝去的,他们的家人舍不得他们,就带着他的记忆来到这里装订成册带走,有些人早早就知道了自己会死,带着自己的记忆来到这里,等着有缘人来认领。”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倒了杯水放到我面前,歪头思索片刻才接着说:

“莫里这个人,不太一样。他不仅留下了书,还留下了十七封信和另一样东西,让我等到合适的时候交给你。”

她似是说完了在等着我开口,我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的记忆里,莫里是不告而别出国的,而她刚才所说的话,无一不在告诉我,莫里已经死了。

她像是看透了我心中所想,问道:“是谁告诉你,他出国的消息的?”

“他的父亲,我在他家门口等了很多天,他的父亲出来告诉……”

话还没说完,我就反应过来了。

莫里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自小跟着母亲生活,后来母亲去世以后也没有和他的父亲有过明面上的往来,他要是真的出国,怎么会不告诉我告诉他的父亲呢。

有些事情,想不通的时候就想猫爪子在挠心,痒却无能为力,而想通以后就像是虎爪子挠心,痛也还是无能为力。

眼眶一酸,温热的触感随着脸颊下滑,直至冰凉。

她再次把玻璃杯往我面前推了推,我麻木的端起来轻抿一口,液体滑过舌根流进喉咙里时竟是出乎意料的甜。

“甜食让人心情好,只可惜我这里没有蛋糕,只有蜂蜜水。不过想来应该也不差。”

我忽的想到莫里还在时,我和别人因为一件小事吵了起来,回家的时候还是气鼓鼓的,他是用一块蓝莓蛋糕哄好了我。

“十七封信,为何我只收到十六封?他留下的另一样东西又是什么?”

“这些自然是要等看过我让姑娘带的东西以后才能交给你。”

我忙不迭从包里取出那个玻璃瓶,只是瓶底快要触及茶几时,手忽然失力,瓶子直直掉到了地上。

瓶子没什么事,但是瓶塞掉了,许愿星从瓶口撒了出来,散落满地。

有的近在脚边,有的却滚入角落里。

我慌忙弯腰一颗颗捡起,却还是没能恢复原先满满当当的一瓶。

“姑娘还是别捡了,一样的。”她不知何时起身,将一个更大的玻璃瓶拿到我面前:“里面有八百四十七颗许愿星,我闲时数过了,本来应该是可以凑齐的,现在看来倒是天意了。”

我怔住了,良久:“我的玻璃瓶里原本有一百五十一颗,我也数过了。”

她也愣住了。

我轻笑:“结果是一样的,当初就是说好他替我实现愿望,他又不在了,集齐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这书薄了些。”

“你还不知道吗?一共才十九个年头,他的生活又枯燥得很,除了你几乎就没什么了,怎么能不薄呢。不过你的反应倒是比我想象中平静了些。”

“有时候,人表现出来的总是比内心平静一些。”

“所以说,你其实很难过?”

“好像也不是,我以为我会很难过。”

“时间是个庸医,却也包治百病。”她站起身,理了理裙摆:“行了,该给你的东西都给了,你可以离开了。”

她往柜台中走去,缓慢而优雅。

“时光书局,真的只是一个书局吗?三千多本藏书,都在等有缘人吗?”

她停住了,缓缓转身:“你说什么?”

“信,可以往未来寄,可以往过去寄吗?”

“姑娘说什么呢,你的信我可是按时寄出的。”

“放了三年的信,保存得再好,纸张也是会泛黄的吧。”我从包中拿出之前的十六封信:“它们,可是像新的一样啊。”

良久,她轻叹一口气,坐回到我对面:“姑娘,往过去寄信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什么代价?”

“姑娘觉得,做这书局的主人。享永生不死之福,承生生世世之苦……”

屋外的雨和风似乎大了些,磕坏了角的风铃与玻璃门碰在一起的声音和雨滴顺着屋檐滴落在青石板的声音混在一起,出奇得有些和谐。

“很多年了吧。”

“是啊,很多年了。当年我也与你一般,与良人擦肩而过留下诸多遗憾,悔不当初啊。”

我想了许久,都没有想明白她是悔错失良人还是悔当初将自己囚于此处。

“你叫什么?”

“时然吧。已经太久了,久到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太清了。”

我告别时然,走出了那家书局。

冷风依旧叫嚣着吹动门口挂着的风铃。进门前我就好奇,为何冬日要挂风铃,此时我有些明白了,不是冬日要挂,而是挂上就摘不下来了。

走出没几步,又觉得不甘心。再回头时,原先书局所在之处却已经变成了与别处无异的平房,那个有些破败的招牌和风铃声也没了。

唯有雨声,依旧是淅淅沥沥的。

有些东西啊,过时不候。我手中依旧拿着那个玻璃瓶,只是里面的许愿星少了一小半,刚才摔落时不知滚进了哪个角落里。
我正想往巷子外走,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屏幕上发出的光微蓝,第十七封信到了。

你说,这会不会是第九百九十九颗许愿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