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自食其果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自食其果

作者:酒后真言
2020-10-30 21:00


水源镇13个自然村分布在13个山旮旯里。13个自然村户户搞养殖,这里是个货真价实的养鸡专业乡镇。

周春光在省农大学的是畜禽养殖及疾病防治专业。小伙子有眼光,他在水源镇实习时就看准了这地方是个风水宝地,日后必能财源广进。毕业后选择自主创业,在水源镇搞了个《畜禽疾病防治服务站》做禽病解剖诊治,经营兽药。

周春光技术高服务态度好,为人诚恳童叟无欺收费合理,深受广大养殖户欢迎。时间久了,养殖户还挺依赖他,感觉到没有周春光这鸡就养不好。当然,有付出就有收获,这些年春光确实也赚了不少钱。

镇南5里柳林铺有个叫李贵田的,这人本来在县二中教书,可他偏偏做不好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因猥亵女学生被判8年有期徒刑。

这天是李贵田刑满被释放的日子,你看这家伙光脑袋、斜楞眼、杠子眉、马蜂腰,走路一摇三愰,没个沉稳劲,一看就不是只好鸟。

李贵田虽人品不好,命运却不错,娶了个好老婆。他服刑8年,老婆张艳云苦熬了他8年,当然人家暗里有人帮衬,暗里没人帮衬大人孩子日子怎么过啊!这些李贵田心知肚明,只要老婆不离婚,戴个绿帽子脑袋也没多么重。

李贵田感觉到,戴绿帽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服刑8年,老婆孩子日子虽将就着能过,可他家的经济状况,生活条件,早落到别人家后头十万八千里了。李贵田走路都在琢磨干点啥活才能迅速致富,追赶上别人家经济状况呢?

夜里李贵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绞尽脑汁盘算致富门路。首先想到养鸡,他这8年就在劳改农场养殖场养了8年鸡,这8年时间他掌握了产蛋鸡从育雏到产蛋各个阶段需用疫苗及药物的各项技术。

思来想去,李贵田还是感觉到养鸡投资大、风险大。虽说自己有技术,政府也给于资金支持,但养鸡终究来钱太慢。

吃过早饭李贵田就骑车到镇上转悠,寻找能迅速致富的活儿。他骑着车左转右转,一眼看见周春光的服务站。

李贵田看见周春光穿着白大褂,给鸡诊病打针拿药忙得不可开交。突然灵光一闪,心说这是个好活,投资小、风险小来钱快!对对对,我也搞个服务站卖兽药。

说干就干,第二天李贵田就在周春光服务站附近租了个门面,联系药厂送药。就这么简单,李贵田禽病诊治兽药服务站隆重开张了!

可惜李贵田还是没有考虑周全,人家周春光是大学生,学的就是这个专业。人家根正苗红,看鸡病拿捏准确,用药适当,养鸡户信任人家。你李贵田是个啥?你李贵田不过是在劳改队喂过几天鸡,谁拿你李贵田当根葱!

很明显,周春光服务站天天门庭若市,给鸡看病的拿药的人来人往;李贵田服务站却几乎没人光顾,把李贵田气的吹胡子瞪眼,却没有一点办法。看起来自己不是周春光的对手。

晚上李贵田躺在床上又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了,心里开始打歪主意:看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姓周的赶走,只有姓周的滚蛋,自己的服务站才能发财。

怎样才能把那家伙赶走呢?不能推、不能搡、不能干架来硬的。自己刚刚刑满释放回到家,绝不能再二进宫了!

李贵田前思后想,想到了他的狱友齐老虎。齐老虎是齐家洼人,据说这人投过师学过艺,苦练奇门异术,本事大着呢。他因为用邪术抽老千聚赌抽头,赌友发现后举报他,被判有期徒刑5年,老婆和他离了婚,带着孩子跑路了。

在劳改农场齐老虎和李贵田住一个宿舍,俩人臭味相投,成了朋友。齐老虎比李贵田早3个月刑满释放。

第二天李贵田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便骑着自行车跑了10里路,赶到齐老虎家。齐老虎热情的把李贵田让进屋里落座。李贵田拿出特意带来的一只烧鸡,齐老虎又吵了两个菜,一丘之貉俩狱友寒暄几句边喝着小酒边切入正题。

李贵田把自己想迅速致富,搞服务站遭到竞争,以及遇到的困难向齐老虎全盘托出。

齐老虎与李贵田对喝了一杯酒,眉头紧蹙沉思良久,开口说道:“老弟,这件事小菜一碟!咱用个不显山、不显水连jc都察觉不到的办法让那小子滚蛋!”

李贵田嘿嘿一乐,斜楞着眼伸出大拇指:“我就知道老哥有办法,快说说具体如何操作?”

齐老虎附在李贵田耳朵上轻声道:“老弟你这样,回去后只要能设法搞到那小子的生辰八字,或者他的照片也行。赶紧给我送过来,剩下的事我办,保证那小子一个月内滚蛋轱辘开!”

李贵田回到家,他苦思冥想想到许多办法,但大多都不可行。没有一点理由想拿到人家的生辰八字谈何容易,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到他的照片。没有个说法平白无故去给人家拍照这恐怕也说不过去。

李贵田突然想起,他老丈人家是个比较大点的养鸡户,鸡房里都安装了监控,鸡发生疾病都是由周春光负责治疗,监控里肯定能找到他的身影。想到这,李贵田急忙跑到老丈人家翻看监控,果然在监控视频里发现了周春光,他迅速做了载图,立马把图片送给了齐老虎。

齐老虎拿着周春光的图片,咧着大嘴嘿嘿乐着对李贵田说:“老弟放心吧,半个月姓周的发病,一个月准时离开!到那时兄弟发了财,可别忘记请哥喝一壶啊!”

李贵田瞪着斜楞眼作保证:“哥,到时候兄弟给老哥搬一整箱酒!”

李贵田心里揣着鬼心思,一天天注意着周春光的动静。

不知道齐老虎用得什么神法,半个月后李贵田听常去周春光服务站拿药的养鸡户小三说,小周师傅不知咋的脾气一下子变坏了,烦躁不安说话像吃了枪药,又冲又难听让人受不了。

又过了半个月,周春光服务站果真关门大吉。听说原因是姓周的整天又困又乏,晚上不能睡觉,浑身烧焦、烦躁,不愿意见人,更不愿意给人说话,回省城瞧病去了。

李贵田心中不由一阵窃喜,哈哈哈,老虎兄弟可真是能耐大大的,说得还真准!这下子养鸡户该跑到我这里瞧病拿药了,坐等着收钱吧!

李贵田做梦都没有想到,周春光服务站是关门了,可养殖户们宁可跑20里路到县里去拿疫苗、拿药,也不买他的帐!

李贵田仔细一打听,原来这是沟里村养殖大户,养鸡带头人李丽霞瞧不起他,在故意与他作对,带头到县里、市里找兽医瞧鸡病,拿疫苗拿药去了。李贵田恨的牙痒痒的,心想得治治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娘们。

李丽霞是女能人,市劳动模范、市人大代表。她的照片轻易就能找到。

李贵田又拿着李丽霞的照片找到齐老虎,并送上一份厚礼,对成功赶走了周春光表示感谢,还要求齐老虎再设法惩治惩治李丽霞这个臭娘们。

说起来这个齐老虎还真有“特异功能”能耐不可小觑,不知道他用了啥神法,半个月后李丽霞的15000只产蛋正在高峰的母鸡,突然之间就不想吃不想喝不想产蛋了!周春光服务站关了门,李丽霞只好跑到县里、市里去找兽医瞧鸡病。


却说周春光自打他感觉身体不适回到省城瞧病,省城各大医院、北京各大医院全都转遍了,专家教授会诊,各种仪器检查,结果无病无灾,身体各项指标、功能未见异常。

这事真是奇了怪了,那只好有病乱投医吧!春光母亲带着儿子去郊区寺院上香,祈求佛祖保佑。

这天,春光和母亲正在白云寺上香磕头,一位白胡子白眉毛老僧人打量周春光多时,突然开口问道:“看小师傅脸色灰暗,印堂发青,敢问你是否感到身体不适?”

周春光听老师傅发问,急忙回答道:“是的,我夜里不瞌睡,整天头昏眼花、浑身疲倦无力、精神烦躁不安、不想吃不想喝,不愿意给人说话。”

老僧人让春光吐出舌头看舌苔,然后惊奇地问:“你年纪轻轻难道得罪过什么奇人异士吗?”

春光沉思片刻,摇摇头果断的回答:“没有呀,我大学毕业就自主创业去了水源镇,为养殖户搞服务。每天打交道的都是养殖户,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奇人异士?再说我觉得也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老僧人撸一把白胡子,深思良久,沉吟道:“这就怪了,我看你不但得罪了人,且得罪的这个人是个小人,他是把你往绝路上逼呀!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恐怕……”

听到这里周春光大吃一惊,瞪大眼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他母亲早被吓得身子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口,俩腿发软身不由己扑通一声给老僧人跪下了。

老僧人忙扶起春光母亲,安慰道:“夫人千万不能这样,快快请起!你儿子这不是得了病,可这比得病还严重十分,他是被恶人下了‘降头’邪术,闹不好会没命啊!”

春光母亲站起身,仍然不停发抖频频作揖央求道:“俺儿是好人,如今成这样,当娘的实在心疼。请法师行善心千万设法救救他吧!” 

“我看你娘俩确实不是坏人,正因为你们不是坏人,我这才告诉你们真像。你们随我过来,我教给你们驱邪的办法。”

老僧人在前边走,春光和母亲在他身后步步紧跟。转弯抹角走到一间屋门前,老僧人把娘俩带进屋里,从一大摞图书中抽出一本书递给春光。

“这是一本楞严经咒语,你要把这些咒语背的滚瓜烂熟,读到心里刻在骨子里。你要昼夜不停有时间就念,念它十万遍,你这种中邪的症状不治自愈。给你下邪术的恶人则会得到反噬而自食其果。”

春光母子千恩万谢,老僧人催促他们:“速回吧,回去后快快诵读楞严经咒语,一刻都莫停!”

回家后,春光按照老僧人的嘱咐,把楞严经咒语一遍遍背诵,连梦中都不停。当他念到十万遍时,真是神了,他那中邪的症状一扫而光,身体状况康复如初。

当周春光重回水源镇服务站开门的第一天,李丽霞风风火火的找了来。

她焦急万分告诉春光说:“小周师傅,自你回省城瞧病走了后,俺那15000只产蛋高峰鸡突然就病了,蔫里吧唧,吃不多喝不多,产蛋更甭说,基本停产。我跑到县里市里,找到了不少有名的兽医看过,他们都摇头,无奈地说鸡没有病。谢天谢地你终于回来了,赶紧看看俺那宝贝鸡去吧!”

春光听罢李丽霞的话,也觉得好生奇怪,二话没说立马跟着李丽霞到了丽霞家鸡舍。春光细心观察鸡群,看到那些鸡苶里吧唧不吃不喝,却十分焦躁不安,还胆小怕人。

看到鸡们这种症状,春光脑海里突然升腾出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些鸡的病状和我前些日子的病状如出一辙,几乎一模一样,难道这些鸡也被人下了降头邪术?他也学着寺里老僧人那天问他一样问李丽霞。

“鸡得病之前你没有得罪什么人吧?”

李丽霞沉思半晌,肯定的回答:“我一个养鸡的,又是个女人家,能得罪谁呢?想不起来。”

春光说:“大姐,咱这样,这次鸡闹病,咱不打针,不给它们喂药。我教给你几句符咒,你无数次的背诵,一刻不停,过几天看效果咋样?。”

李丽霞心说,这小周今天咋也变得神神叨叨的,可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好照春光说的办,按照春光的嘱咐一天不停地念动咒语,梦里说梦话都在念。

也可能是心诚灵咒语有神效,还真是奇了怪了,她那些鸡们慢慢地开始大吃大喝,鸡冠子泛红产蛋量上升。



周春光病愈服务站重新营业;李丽霞家15000只产蛋鸡康健如初,产蛋量恢复正常。李贵田那边却出症状了:他开始夜里睡不着觉,头昏眼花、不想吃喝、头痛难忍、精神烦躁……

李贵田清楚,自己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害人不成反害了自己。解铃还须系铃人,他让老婆张艳云赶快到柳林镇找齐老虎,设法救他。

张艳云哪敢怠慢,风风火火赶到齐家洼找到齐老虎。向齐老虎说明了来意,请求齐老虎务必设法救贵田。

张艳云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光棍汉老色鬼齐老虎早对她不怀好意,今天见她求上门来,现了原形露出了本来面目。

淫笑着说:“弟妹,老弟成这样的原因,一是他命里注定要有这个劫数,二是那姓周的遇着了高人,请放心我有办法救他。弟妹,说句实话俺早就喜欢你,可能是咱缘分不到总没有机会。这次,只要你陪我玩一玩,把我伺候高兴了,我保证救你老公。”

张艳云虽说不是贞节烈女,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跟人啊!齐老虎这种非分的要求,她猛一下子转不过弯一时无法接受。

只好好话央求说:“大哥,都说朋友妻不可欺。你和李贵田是朋友、哥们,你不能欺负你兄弟的媳妇啊!”

齐老虎邪性上来根本不听那一套,他恼羞成怒把屋门从里上了锁,给张艳云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张艳云觉得实在委屈,前思后想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恶气,从齐老虎家跑出来,直接跑到派出所报案,告发齐老虎对她实施了强奸。

证据确凿,齐老虎被逮捕进了局子。李贵田呢?没有齐老虎给他施法解除被反噬的降头术,从此落下个头昏脑胀疼痛难忍,心烦意乱神经失常的病根。

这才是:害人之心不可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