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儿子,你还是不婚不娶保平安吧
生活

生活:儿子,你还是不婚不娶保平安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刘小楼
2020-11-01 19:00



美萍走了不到半年,斌子妈就四下托人再帮斌子说媒。
说起来,当年斌子和美萍虽然办了婚事,却是没领证的。
刚开始是因为美萍年纪太小,后来却是斌子妈就一直拿这事要挟美萍。

斌子妈动不动就说:
“你和我儿子连个结婚证都没有,不受法律保护的,不愿意待,你还了我们彩礼随时滚,我立马重新给我儿找个黄花闺女。“
所以这些年斌子和美萍一直也没去领证。

如今,这倒成了麻烦,斌子报警,人家要求直系亲属。
给美萍娘家联系,美萍妈打来电话,开口就哭着问,你们把我女儿弄哪去了?

吓得斌子也不敢打了,他这个人,又懒又窝囊,多一事不如不少一事。
女人嘛,他妈肯定还会帮他再找一个的,他爸妈可是一直盼孙子呢。

只是,这次再没人肯给斌子做媒了。
这附近都知道斌子妈是怎么对美萍的,谁愿意干那事啊,用前楼王大爷的话说,谁造那孽哟!

不过,姻缘这种事,谁能说的准呢。
这斌子虽说打小连双袜子都没自己洗过,但模样倒是和蔼白净,有点胖但胜在高大,猛一看也挺男人的。

只看外表,斌子还是有几分女人缘的。
不过之前,他最多也就是和单位女工说个荤段子,逗几句骚话,还真没交往过什么亲密关系的女性。
当然,洗浴中心的小姐除外,但那都是一锤子买卖,无关男女情爱。

35岁这年,斌子遇见了肖琳,斌子觉得自己从没遇见过这么骚的女人
真的很骚。

琳的嘴巴有点大,厚唇,唇线分明,她还偏爱涂上厚厚的大红色唇膏。
隔老远,没看清人,先看见一团红色的嘴。

俩人是在斌子朋友攥的饭局上认识的。
两天后,斌子回请,第一个就请了琳。吃完,斌子说去洗脚,琳欣然前往。

两个洗脚妹按摩完出去时,斌子说,把门关上,我们要休息会谈点事。

琳盘腿坐在沙发上,蹙眉翘着兰花指边揉边抱怨,小妹手太重,弄痛了她脚指。
斌子腆着笑嘻嘻说,我给你揉揉?
没成想,琳扭身便把一只白嫩嫩胖乎乎的脚伸到了斌子眼前。

斌子握着琳的脚,软软的滑滑的,带着刚涂上凡士林的香脂味。捏了两把,他忍不住就低头亲了一口。
斌子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按照他三十多年的人生经验里,女人的脚那都是不好看的。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把一个女人的脚捧在眼前,还亲了一口!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没忍住,怎么就亲了一口?
大约是琳的脚丫子很白很胖很可爱的缘故?

琳咯咯的笑,边笑边扭腰。顺手把胸前低领又往下拽了拽。

斌子愈发大胆,顺着脚摸上琳的腿,也是肉乎乎的。
再往后,斌子整个人不知怎的就爬到了琳的沙发上,他摸着琳的腰,滑腻,再往上,就握住了。

一大把弹弹软软握在手中,斌子的脑袋里很奇怪的想到一块卤牛肉,大块的,可以大口大口咬着,很过瘾的那种。
要不是在洗脚店里,斌子很想当场就把琳吃个精光。

斌子和琳交往两个月后(也许说睡了两个月后更合适),决定结婚。
斌子妈哪能同意啊,琳的浪荡名声在外,离过婚不说还带个女儿,而且年纪也不小了。
斌子妈可是一心惦记着,自己还没孙子传宗接代呢。

可这次,斌子妈的哀哀哭诉竟没了用。斌子也不知拧错了哪根筋,非娶不可!

斌子妈想了各种办法,甚至跑去琳母女住的小区叫骂,可任凭她在楼下喊了半天,除了邻居和门卫劝阻,肖琳压根没露面。
后来,斌子妈才知道,斌子带着肖琳娘俩旅游去了,逛游了大半个月才回来。

再往后,斌子索性收回家里一套出租房,和琳母女一块住了进去,不回家了。
斌子妈彻底慌了,啥都行,儿子没了不行。她和老伴都七十岁的人了,怎么能离开儿子呢。

最后,斌子妈还是没能拗过儿子,等她知道时人家都扯好证了。
斌子和琳倒也没大操大办,不过就是斌子妈被儿子逼着,给琳买了好几万的金首饰。

琳第一天进门,斌子妈还想端出一付婆婆的架势,给琳训诫几句。
她沉下脸来,说道:
“你俩结婚,我是不同意的,可事情已经这样了,既然你非嫁不可,你就要保证尽快给我刘家生个孙子......”

斌子妈话刚说了一半,琳就笑了,笑得挺没礼貌的。
琳笑着说:
“哎哟,妈呀,您这不是说笑呢。我哪有那个本事说生就生,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呀,而且生男生女也要看男人的种子好不好,这事,您得和斌子说。”

再看斌子满脸通红,肖琳正咬着嘴唇用手指戳他的腰,挤眉弄眼悄声道:
“我说,你的种子好不好呀?”
虽说是小声,但绝对能让同处一室的斌子妈听见。

斌子妈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还想说啥,斌子红着脸把琳拖了出去,俩人笑闹着去隔壁房间吃桔子看电视去了。

斌子妈想大喊,斌子爸拉了她一把,你少管点事吧,儿子这刚结婚,别吵吵了。
斌子爸几年前脑中风之后,腿脚就不利索了,如今很少开口管事。
斌子妈这一口老血,硬生生吞了回去。

婚后,斌子和肖琳只在家住了一天,肖琳就说女儿上学太远不方便,住回了她自己家。
第二天斌子也跟了去,那以后,人一家三口就不回来住了。

起初斌子隔三差五还能来看看,后来就是十天半个月才回来露个脸,肖琳索性连面都没露过。

斌子妈气不过,说自己年纪大了,儿媳妇不能这么不孝顺,当着斌子面给肖琳打电话,叫她回来干活,洗窗帘拆被套。
肖琳笑嘻嘻的一口答应。
到了下午有人敲门,斌子妈一开门,门口站一个粗壮的中年妇女,问:
“阿姨,是不是您家要家政服务打扫卫生的?”

斌子妈气的给斌子打电话,斌子有点不耐烦:
“不是给你叫人上门打扫了么?肖琳专门给你照的金牌家政,人家弄的可干净呢。你到底想干啥呀?肖琳一天也挺忙,你干嘛总和她过不去?”

晚上,琳和斌子赖在沙发上看电视,琳趴在他背后,环着他的腰,一双手在他胸前游走爱抚。
斌子说:“你的手摸着我真舒服,麻麻痒痒的。”
琳说:“哼,你妈要是再逼我去干活,可就不舒服了!”
言毕在他腰间狠掐了一把,痛的斌子呲牙咧嘴。

此刻的斌子,背上两团肉蹭来蹭去,腰间一双手掏来弄去,他早不记得他妈是谁了。

儿子结婚一年多,斌子妈半点便宜没讨到。
这一口郁气憋在胸口,下不去,出不来,简直难受的喘不上气。

她有心找儿媳妇大闹一场,无奈,琳滑溜的紧,根本不接招,连人影她都逮不着。
斌子妈就不停给琳打电话,骂的难听至极,可前脚她骂完,后脚儿子就给她脸色看。

斌子甚至吼道:
“你是不是我亲妈?你是压根就不想我安生好过吧!行,我不回来了!”

一句话说的老婆子心口绞痛,悲愤难平,当场就躺倒了。
去了医院,医生说无大碍,就是心情郁结,交代让少管闲事,安心静养。

斌子妈还没起来,斌子单位有个外派援建的差事,要去四个多月。
俩口子一合计,直接领回家来一个保姆。
琳一付女主人模样,领着保姆里外转悠,交代种种,还特别大声留下自己的电话给保姆:
“我爸妈有啥事,你就给我打电话,一定要好好照顾老人呀,拜托你啦!”

斌子妈气的在床上直捶,无奈头晕眼花浑身软塌塌的,有心无力。她想把保姆赶走,却被斌子爸拦住了:
“得有个人洗衣做饭,要不你现在这样子,我也伺候不了你呀。”

斌子妈说:“儿媳妇呢?娶儿媳妇是干啥的,她不伺候咱,还要花钱请人,她以为她是谁!”

斌子转进屋说:
“琳要照顾孩子,孩子小,学校又远,顾不上这边。再说了,你不是看不上她嘛,就别叫她来惹你生气了。”

就这,斌子转身出差去了,琳一次也没来过。
斌子妈感觉,自己老两口算是被儿子彻底抛弃了,偶尔来个电话假惺惺问几句。还多是劝她不要老骂保姆,真把保姆气走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
儿子话里话外透着他们都忙,可没时间管他们的意思。

斌子妈如今哪里敢骂保姆啊,之前仗着腿脚利索身体还好,如今一旦病倒,才发觉自己是真的老了,离不开人照顾了。
家里要只有自己老两口,有个不舒服啥的,想吃口热饭菜都难。

阳光好的时候,斌子妈挪到楼下坐坐,和左邻右舍老邻居唠起来,她就想到了美萍。
美萍,那是多好的儿媳妇啊!

斌子妈正欲哭无泪,就听见楼上保姆推开窗户喊:
“阿姨,你可回来吧,一会着凉又感冒,这不是成心不让人消停嘛。”

斌子出差回来的时候,琳给了他一个惊喜,说她怀孕了。
斌子一个多月前休假时,回来住了几天,琳说,一准就是那时候有的。

斌子可是打心眼里高兴,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就在眼前啊。
只是这高兴劲没能持续一周,就被斌子无意中在阳台门后地上发现的一条男式秋裤打断了。

斌子笃定那不是自己的裤子,那么瘦的腰头,塞不下自己的圆肚子。
琳一时也说不出是谁的,正愣怔间,琳四岁的女儿说:
“是叔叔的,是带咱们去看哪吒电影的小李叔叔的。妈妈你忘了?”

斌子看看琳发白的脸,蹲下身努力和蔼可亲的追问小女孩,小李叔叔是谁呀?
孩子说,就是在前几天在咱家住的那个小李叔叔呀,妈妈知道,是妈妈的好朋友。

事后,斌子终于打问清楚了,原来自己出差时,琳麻将桌上的小相好偶尔会来家住几天,也就住几天,不久。
这下闹翻了,士可杀,绿帽子不能忍呀。

琳也干脆,纠缠了几天,看看哭求道歉没用,立马做了人流,就和斌子去扯了离婚证。
斌子算了算,前前后后一年多,自己花在琳母女身上二十多万。关键都是吃吃喝喝玩玩买买,除了结婚时,斌子妈给的几万金首饰,其余还真要不回来啥。

可就是金首饰,琳也不乐意还他。
凭啥,你拔腿就想走?难不成老娘白给你睡了一年多?我闹死你!

斌子惹不起,不要脸的女人,一般人都惹不起。他也有点害怕绿帽子事件人尽皆知呢。
所以,斌子只能自认倒霉。

离婚后的斌子,又搬回了父母家。
斌子妈的病,一下子就神奇的好了,到底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儿子在,她的生活瞬间就有了生气

斌子搬回家没多久,后面楼上的王嫂子上家来。
王嫂说,她有个远房的远房的亲戚,农村人,27岁是个寡妇,如今在市里做工。想在市里找个人家就留下来了,年纪大点都没关系,只要结婚后房子能有她一份。

斌子妈都没让王嫂把话说完,就给拦住了:
“我家斌子不找了,不找了,只要我和他爸还活着就不找了。也就不麻烦他嫂子您费心了。“

这事啊,斌子不知道,斌子妈也压根就没想让儿子知道。
斌子妈想,不管咋说,是绝不能让儿子再离开自己了。至于孙子,等自己两眼一闭之后,就随他去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