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她死之后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她死之后

作者:余温。
2020-11-03 11:00


程佳因为工作积极表现优秀,在死后的第二年就升职当上了“文档管理员”。

文档室的电脑里保存着每个人的文档,文档里记录着他们生平所有的经历。

而程佳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每天整理“新人员”的文档。

今天是正式上班的第一天,程佳拿到第一批名单后就开始认真地工作了起来,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程佳的工作效率很高,没过一会儿就整理完毕。

休息的空当儿,程佳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盯着墙上的钟,等着下一份名单。

这工作虽然无聊但还算清闲,程佳嘴角轻轻勾了下,心想:“没想到我死之后竟然可以活得这么轻松自在。”

随即低垂的眼角里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那是一种旁人不易察觉到的哀伤。

突然,程佳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刚才的思绪里回过神来,迅速直起身子,重新打开电脑,在文档的搜索栏里输入了父母的名字。

好久,程佳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了,甚至,她在死之前都没见到父母最后一面。现在,她终于可以借着职务之便看看他们了。

想到这,程佳的心中泛起一阵酸涩,她极力忍住自己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双手在键盘上略微颤抖地敲击着。

搜索结果出来了,她迫不及待地点了进去。

视频里妈妈的头发几乎全部花白,背微微驼着,消瘦而憔悴。

一双布满红血丝的双眼深陷在眼窝里,脸色略显苍白。

妈妈坐在沙发上,迷惘失神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手里一张程佳生前的照片,嘴里在不停地小声呢喃着。

爸爸也瘦了,浑身看起来也没有多少肉,干瘦的像老了的鱼鹰。

爸爸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像被刀狠狠刻过的老树皮。

灰白色的头发有些蓬松凌乱,那双深褐色的眼眸里已经浑浊的看不出神色。

程佳看到父母现在的样子,心里有种刀绞般的疼痛,痛的她喘不过气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上父母的脸,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落在嘴角上,胸膛上,地上。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良久,程佳缓缓地说出了这句话。

她没想到自己的死竟把父母折磨成这个样子,她感觉自己是一个罪人。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工作人员送来了第二份名单。

程佳慌乱地关闭了视频,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伸手接过了名单。名单需要立即上报,所以程佳又重新开始工作。



程佳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出来,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手在胸前不停地来回轻抚着让自己镇定下来。

因为刚才哭过,她现在的气息很不平稳,略微小声地抽着气。

忽然,她动作一滞,正在打字的手停下来悬在半空中,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张名单,她惊愕地眨了眨眼睛,张着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好像失音了一般。

她看见“周海”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

周海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死的?

一连串的疑问一时间全部挤上了程佳的大脑,她没有多想,迅速地点开了周海的文档。

人生进度条开始了。

先是周海出生,幼儿园,小学.......程佳直接略过了这些。

画面转到周海考上了名牌大学,他们一家人都特别开心。

上大学两年后,周海恋爱了,女朋友是一个眉清目秀,文文静静的女孩子,他们看起来非常般配。

他们手牵着手在校园的林荫下散步,在夕阳下甜蜜地拥吻,一起在图书馆里并排坐着读书学习,他们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落日的余晖洒在身上,那画面美得让人心动。

画面一转,周海和女孩毕业后结婚了,一年后生了小孩,女孩为了照顾孩子辞去了工作做了家庭主妇。

程佳再次按下了快进键,然后忽然停下。

画面切到周海因为工作压力开始大量酗酒,脾气越来越暴躁,每天回到家都已经是酩酊大醉。

然后他和女人激烈地争吵,将女人狠狠地打倒在地,撕扯着她的头发,粗壮的拳头拼命地捶在女人的脸上,肚子上,胸上。

周海恶狠狠地指着女人对她大声咒骂,用尽所有他能想到的肮脏下流的词汇。

女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脸上充满了恐惧、痛苦和绝望。血从嘴角流出,一只眼睛已经青肿的无法完全睁开。

女人使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所有的肌肉都在用着力,像一只案板上即将被宰割的扑腾着的鱼,脸上的表情因疼痛而变得扭曲,浑身打着哆嗦。

此后文档的每一帧画面里几乎全是周海如同野兽似的发了疯地殴打着女人,狰狞的表情像是魔鬼一般在眼前放大,一句句辱骂声刺穿了耳膜。

女人毫无反抗地承受着施暴,颤抖蜷缩在地上的身影像一只马上要被吞噬的蝼蚁,是那样的无助与绝望。

事后,周海又痛哭流涕地跪倒在女人面前,求得女人原谅。

女人好像已经麻木了,双目无神,好像被掏空了灵魂,只是呆呆地,一动不动地坐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有脸上身上因被殴打而流出的鲜红血液还证明了她也是一个温热鲜活的生命。

程佳把进度调到视频最后,周海在开车上班的路上撞上了对面的一辆大货车,当场死亡,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文档全部播放完毕。



而此刻,当程佳看到视频里周海那具被大货车撞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时,突然咧嘴笑了,原本面若死灰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随即嘴角又放了下来。

程佳手脚麻木了,她的血液快要凝固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即将窒息,嘴唇被咬的毫无血色。她的嘴角微微抽动着,短促而痉挛地呼吸着,像是一条在干枯的河岸上濒临死亡的鱼。

当往事再次一幕幕重现在眼前,程佳感觉自己好像又重新掉入了那个水深火热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只感觉有一把尖锐的刀直直地刺进胸膛,随着她的每一口呼吸,刀子还再往深处刻。

恐惧和绝望再次侵占了程佳的大脑,周海那恶魔般的面孔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程佳再次陷入了良久的回忆......

最后,程佳打开了自己的文档记录,将文档进度调到最后。

视频里出现了周海的女人,也就是程佳的脸。

程佳脸色苍白,头发凌乱,脸上触目惊心的伤痕纵横交错。

她嘴唇微颤着,瞳孔已经没有了焦距,静静地躺在浴缸中,手腕处滴落的液体把整个浴缸染得血红。

忽然,她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这笑容在满缸刺眼血水的映衬下,像一朵正含苞怒放的洁白的花,她极其放松与释然地长舒了一口气:

“我终于,解脱了。”

然后,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那笑容依然定格在脸上,始终没有消散......



据调查,我国每年有15.7万妇女自杀,其中60%因家庭暴力所致。

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着身体或性暴力,然而仅不到10%的女性报过警。

据全国妇联统计,在中国的2.7亿个已婚家庭中有30%的已婚妇女遭受过家暴。

这一个个数字令人愤怒痛心,但是这就是最真实的数据反馈,因为我自己的家人有过被家暴的经历,我的姑姑被家暴长达十二年,所以我想呼吁女人们勇敢起来去维护自己的利益。

如果你此刻正在遭受家暴,请你一定要奋起反抗!

如果你身边有被家暴的女性,请你一定要伸出援助之手!

愿这个世界上不再有家暴。

愿所有女性都可以被尊重爱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