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关于她的犯罪
生活

生活:关于她的犯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榕紫
2020-11-03 09:00


她被欺负惯了,全年级的人都知道她家里很穷。

冬天的风在教室外面刮得呼呼作响,她穿着长袖校服坐在靠窗的位置,唇冻得发紫。 

男生爱嘲讽她矮胖的身材,女生们看到她时总会露出鄙夷的视线;

她成绩处于中下水平,老师的夸奖和青睐落不到她身上;

父母忙于生计无暇照顾她;她仿佛是一只永远不会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内向沉默,在死水般的生活水面上费力游啊游,不知方向。 

日子沉闷,世界上有她这般无聊的人,也有处于人群中心的耀眼女生。

她和班花肖筱的唯一交集便是秋季的某一天下午,她好心提醒了对方背后的裙子拉链没拉好,得到了一副冷漠的神情。 

而她此时此刻想起肖筱,是因为对方正坐在她前面,寂静无声的教室内只有监考老师在走动,偶有翻卷声在寒冷的空气里传开,她的思绪停在一道难题上,渐渐便走了神。 

等回神过来时,她看见监考老师冲着她倒竖的眉毛。 

肖筱作弊的纸条在监考老师快走到身边时来不及收回,慌乱之下她将其匆匆揉成一团,另一只手掩住,快速丢向后下方的地面上。 

结果就是她成了无辜的替罪羊,试卷被零分处理,监考老师刀子般的目光切割着她的心脏,众目睽睽之下她成了哑巴,承受着不属于她的责备话语。 

班主任打电话请来了她的母亲,迎面一巴掌落在右脸上,她在走廊上站立,不吭声,眼眶通红。 

她说不是我,母亲说你还有脸辩解。 

突然,她不知从哪生出的勇气,抬脚跨上走廊栏杆,作势要往下跳,班里看热闹的人群猛地爆发出一阵喊叫。 

她没死,平时看上去憔悴疲累的母亲反应意外得快,手腕粗的手臂及时将她拉回了鬼门关。 





于是第二天,她被班主任叫去进行了一番心理辅导。

她一言不发,始终低着头,没有人能走进她的内心。她变成了一块坚硬冰凉的石头。 

放学后她去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对店主腼腆笑着,说是用来切水果;

但她心底清楚,她将它看作一把报仇的利刃,她想捅死所有伤害过她的人。 

第三天醒来,是阴天,黑压压的乌云聚在天边,灰暗的颜色映衬着高低不一的楼房,远远看去就像涂鸦。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她进入教室,原本喧闹的空间内瞬间安静不少。她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明里暗里都在嘲笑她。 

班上最顽劣的男同学凑上来,冲她嬉皮笑脸:“哎呀你怎么不在家休养休养?” 

她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二话不说掏出那把崭新的水果刀,刀鞘被丢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刀刃没入血肉,很快鲜艳的红色从那位男同学的腹部流了出来,惹起接二连三的尖叫。 

女生们纷纷惊恐逃窜,有几个男生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场景,待反应过来时皆流露出畏惧之色。 

她向前一步,其他人就退几步。她以前从未得到过的尊重,在此刻得到了变相满足。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奇怪,一群人害怕一个人,只是因为她手上有一把小刀。她开始失去理智,逮到谁就刺过去,满目一片赤红。 

下雨了。 

豆大的雨点砸向地面,起初疏落几滴,渐渐成激烈之势,只见天与地间白色的丝线连在一起,交织出嘈杂的声音。 

“那个……对不起。我会跟老师说清楚的,其实作弊的是我……你……可别再想不开了。” 

雨势太大,肖筱的声音差点被埋没,但她听明白了,低下头去,眼泪就落了下来。 

“是我不对,真的对不起!”见她哭了,肖筱小心翼翼的语气里便夹杂了几分着急。 



第三天醒来,是阴天。

电视里播放着某某中学一学生因恨刺死同班同学的新闻,她看到后一个激灵,去商店买了把水果刀。 

在去学校的路上,她设想了很多遍接下来要发生的场景,她会成为一个罪犯,变成下一条新闻。 

她明明这样想着,可到了教室,肖筱把她叫了出来,并向她道了歉。

她一下子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只是一直掉眼泪,所有的委屈在一刹那散了去,包括许久以来压抑的心情,都在大雨中洗涤一空。 

那把水果刀,她最后偷偷放进书包背回家。 

客厅的桌子上少见地放了一袋苹果。 

那是她最爱吃的水果。 

母亲正在厨房炒菜,油烟味很浓。 

她从红色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苹果,再拿出水果刀将其切成两半,一半她吃了,很甜。 

另一半,她要留给母亲。 

原来世界是两面的,关于她想象中的犯罪是一面,而另一面,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分享到: